冰河洗劍錄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十七回 心事難言揮玉笛 風雲不測陷冰河



  那白裘少年忽地一聲冷笑,說道:「你害得她還不夠嗎?」話猶未了,已是翩如飛鳥般地撲了到來,洞簫一揮,疾點江海天脅下的「愈氣穴」。

  這「愈氣穴」乃是人身死穴之一,江海天在間不容髮之際,用「天羅步法」閃開,不禁心頭火起,說道:「華姑娘是我義妹,她剛才叫的就是我,你怎麼可以不許我去看她?我有話自然會對他去說,不必你來多管閒事,你是她的什麼人?」

  那少年厲聲喝道:「滾開,你和她是義兄義妹又怎麼樣?你對不住她,這就已經恩斷義絕了。她現在是我的客人,我不許你見就不許你見!」他口中說話,手底絲毫不緩,片刻之間,已是遍襲江海天的三十六道大穴。江海天以天羅步法配合上乘輕功,雖然一一避開,但卻衝不過去。

  江海天怒道:「你再不讓路。我可要不客氣啦!」那少年仍是喝道:「滾開!誰與你講交情,你不客氣,我更不客氣!」江海天默運玄功,一掌拍出,但他見這少年的說話似乎是處處幫著華雲碧,想來不是壞人,故而這一掌只用了三成功力,意欲將他推過一邊,便衝過去。

  哪知這少年只是晃了一晃,依然攔在他的面前,江海天大感意外,心道:「難道他練有金剛不壞神功?」要知江海天自服食了天心石之後,功力之深厚,除了他師父金世遺之外,早已無人能及,他用了三成功力,心裡還在害怕那少年禁受不起,只因他見那少年的點穴手法極是高明,這才用到三成功力的。在他意想之中,那少年不是一跤摔倒,就定要遠遠避開,哪知這少年正面硬接了他的一掌,只不過晃了一晃。

  但那少年晃了一晃,已是滿面通紅,原來這少年也是驕傲得緊,一向自負的人,他還不知道江海天僅僅是用了三成功力,吃了點虧,又羞又怒,心中也是大感意外!

  江海天心念未已,忽地一股熱風迎面吹來,原來是那少年在洞簫中吹出一股純陽真氣。這少年的內功雖然未到最上乘的境界,也還未練成無形罡氣,但他練的獨門內功頗為怪異。他所用的洞簫名為「溫玉簫」,也是一件異寶,這股純陽真氣從「溫玉簫」中吹出,竟然熱浪迫人,觸臉如燙。

  江海天有護體神功,當然不怕他這股純陽真氣,但卻也不能不提防傷及眼睛,當下雙眼一閉,霍地一個「鳳點頭」,側身一閃,聽風辨器,左掌從肘底穿出,就要硬搶那少年的玉簫。那少年也確是了得,趁著江海天閉眼的剎那之間先發制人,玉簫倏然中途轉向,已點中了江海天腰背的「精促穴」!

  江海天的護體神功,立時生出反應,只聽得「卜」的一聲,玉簫觸體,如擊敗革,那少年虎口發熱,手臂酸麻,不由得踉踉蹌蹌地退了兩步。

  這少年固然吃了虧,但江海天也不能如心所願。原來這一戳早在江海天意料之中,他恃著護體神功,有心讓那少年點中他的穴道,好乘機奪取他的玉簫的。他也知那少年功力非凡,但卻料想不到還在他估計之上,這一戳雖然未能傷及他的經脈,但在這剎那間,竟似有股電流倏然通過一般,江海天也不由得心頭一震,遍體酥麻,勁力發揮不出,他意欲奪取玉簫的那一抓也就落空了!

  那少年給江海天的護體神功震退,大吃一驚,但他也是個武學行家,看出江海天正在運氣通關,功力在一時之間,定然不能運用自如,一退即上,手揮玉簫,又來點江海天的穴道。

  江海天遍體酥麻,急切間確是不能恢復,見那少年乘危進襲,不禁動了怒氣,喝道:「好呀,你既不知進退,我且先讓你嘗點厲害!」「嗖」的一聲,寶劍出鞘,儼如一道銀虹,驀然飛出!

  江海天的功力雖然不能全副用來對付那個少年。但只要能使出三分,已是強勁非常,何況他的精妙劍招,依然還是能夠隨心運用。這一招拿捏時候,恰到好處,且聽得「噹」的一聲,玉簫銀劍,已是碰在一起:

  裁雲寶劍,天下無雙,江海天擬這一劍定然把那少年的玉簫截斷,哪知「噹」的一聲響過,那少年的玉簫依然無損,乘暇抵隙,繞過他的背後,又來點他的「風府穴」。江海天反手一劍,加了一兩分力道,那少年溜滑非常,這一次卻不與他硬碰,倏地中途變招,再點他腰背的「歸藏穴」,而且還冷笑說道:

  「領教了,也不見得怎麼厲害呀!」

  江海天聽風辨器,就如背後長了眼睛似的,唰、唰、唰,連環三劍,把那少年的攻勢一一化解,在這片刻之間,他已功行百穴,氣透重關,酥麻之感,盡都消失,功力恢復,大喝道:「你讓不讓開?」

  那少年口頭雖是調侃江海天,心裡卻實是知道他的厲害,見他劍光暴長,劍尖尚自離身數尺,一股勁力已是無聲無息的襲來,不由得怯意暗生。

  江海天劍掌兼施,將功力逐漸增加,加到了七成力道的時候,那少年已是無法防禦,只得閃開,江海天疾衝過去,「砰」的一掌,在那冰牆上重重一擊,打得層冰碎裂,聲如雷鳴,但因冰牆太厚,卻還未能破屋而入。

  江海天叫道:「碧妹,你別害怕,是我來了!」說也奇怪,只在江海天剛剛上到這靈鷲峰頭的時候,華雲碧曾叫過他兩聲,以後就一直沒有聽到她的聲音了。現在江海天已經來到冰屋之前,而且掌擊冰牆,準備破屋而入了,論理華雲碧是該出聲呼喚的,但冰屋裡仍是一點動靜也沒有。這時江海天以宏厚的金剛掌力,擊碎了一大塊堅冰,冰牆減薄,冰塊透明,屋內的景物已隱約可見,中間有一張大床,形式古怪,顏色墨綠,也不知是什麼東西做的。床上睡著一個人,臉向著裡面的冰壁,隱隱約約看得出是個女子。

  江海天驚疑不定:「難道不是碧妹,但她的聲音我絕不會聽錯,這屋內的人分明是她,她剛才還在叫我,怎的現在反而熟睡了?哎呀,莫非……」要知江海天在外面打得地動山搖,如今又掌擊冰牆,聲如雷震,縱然華雲碧是在熟睡中,也會驚醒,何況她在江海天初初來到的時候,還會出聲呼喚?這只有一個解釋,除非華雲碧已經氣絕!

  江海天不敢再想下去,就在這時。只聽得那白裘少年喝道:

  「你想害死她嗎?」手揮玉簫,又已點到,江海天反手一劍,將他格開,說道:「你趕快讓我進去救她,要不然只怕她當真會給你害死了!」

  那少年大怒道:「胡說八道,她現在好端端的,要你救她?」江海天不假思索,衝口而出,問道:「她在床上動也不動,你知道她真是沒有死麼?」那少年厲聲斥道:「你再亂打這堵冰牆,那就是當真要害死她了!」

  江海天猛地一驚,這才想起冰牆不比普通的牆壁,普通的牆壁打穿一個大洞,房屋不會倒塌;冰牆被他的掌力所震,那可就不敢保險了。江海天連忙住手,說道:「那麼,你告訴我怎樣進去?」那少年道:「我叫你滾開!」

  江海天怎肯罷休,改為求懇的語氣道:「你只讓我看一看她都不成嗎?」那少年道:「她不要見你!」江海天道:「你怎麼知道?」那少年道:「她親口對我說的。」江海天道:「她為什麼剛才還在叫我?」那少年怒道:「我不與你胡纏了,你走不走?」玉簫揮舞,又是一陣狂攻。

  江海天心中隱隱作痛,暗自想道:「她背向著我,難道當真是不想見我嗎?不,我一定非見她不可!」突然得了個主意,改以劈空掌力,將那少年擋在二尺之外,卻用寶劍去穿刺冰牆,這樣震力不大,不至於有倒塌的危險。

  厲復生一直袖手旁觀,這時忽地喝道:「你這小子真是不識好歹,硬要死賴胡纏!好,那就只好把你打跑了!」抽出玉尺,上前助戰,氣沖沖的就朝著江海天的腦門砸下,

  厲復生的玉尺也是件寶物,不懼江海天的裁雲寶劍,兩下一碰,火花飛濺,各無傷損,但厲復生卻多退了一步、這還是因為江海天只能用一半功力去對付他的緣故。江海天道:「厲叔叔,我看在師父和過世的師母份上,一向不願與你為敵,你卻又何苦與我為難?」江海天雖沒有聽師父直接說過,但從他父親和姬曉風等人的口中,他也知道這厲復生和他死去的師母厲勝男定有淵源,故而如此說法。

  厲復生怒道:「你還提你的師父,你們師徒倆都不是好東西!」一退復上,玉尺掄圓,強攻猛打,厲復生的功力雖然不及江海天,卻也甚為不凡,而且他的玉尺可以硬碰寶劍,江海天又不願將他殺傷,這麼一來,厲復生與那少年以二敵一,已與江海天打成了平手。

  那少年得厲復生之助,玉簫點穴的手法得以盡展所長,奇詭變化、層出不窮,江海天曾吃過他的虧,也不得不小心防備。

  雙方你退我進;有守有攻,但江海天因為究竟不敢全力搶攻。打了約半炷香的時刻,竟給他們迫得逐步後退,與那間冰屋的距離也漸漸遠了。

  正自打到緊處,忽聽得唐努珠穆和華天風的聲音幾乎是同時問道:「江師兄,你在上面是和誰打架嗎?」「海兒,你的碧妹可是在上面嗎?」原來他們二人相繼登山,但因功力不及江海天,所以此時方到。江海天大喜,連忙叫道:「你們快來,碧妹是在這裡!」

  那白裘少年也是個武學行家,一聽就知是又來了兩個勁敵,不敢戀戰,忽地一聲呼嘯,便與厲復生雙雙逃跑。江海天本來只是想救華雲碧,當然不會追趕他們,逕自便去設法破那冰屋。

  哪知就在他走近冰屋之時。忽見冰屋內有兩頭毛茸茸的畜生,正是厲復生那兩隻金毛狻,江海天大吃一驚,轉眼間,那兩頭金毛狻突然消失,床上的那個少女也不見了。江海天呆了一呆,隨即恍然大悟:「想必是有地道通進屋內,這兩隻金毛狻是從地道進去的。」

  心念未已,只見那兩隻金毛狻果然從數十丈外的地面突然鑽了出來,白裘少年和厲復生早已在那兒等候,金毛狻一鑽出來,白裘少年立即將華雲碧接了過去,跟著便和厲復生都跨上了金毛狻背脊。

  江海天這一急非同小可,連忙大叫道:「碧妹,碧妹,你爹爹來啦!」奮起神力,一掠數丈,三起三伏,儼如弩箭穿空,竟然追到了金毛狻的背後,幾乎抓著了牠的尾巴,就在這時,只見華雲碧伏在那少年的肩頭上,似乎動了一下,用微弱的聲音,又斷斷續續地叫了兩聲:「海哥,海哥。」

  江海天可以看見她的頭部,奇怪的是,只見她嘴唇微微開闔,眼睛卻沒有張開,她那斷續的呼喚,就似夢中的囈語。江海天又喜又驚,大叫道:「碧妹,你怎麼啦!」華雲碧沒有回答,似是一個人說了夢話之後,又回到沉沉熟睡之中去了。江海天奮力一躍,伸手去拉金毛狻的尾巴,那白裘少年回過頭來,「喬」的一聲,從玉簫中吹出一股純陽真氣,江海天怕誤傷華雲碧,不敢發掌還擊,只好側身一閃,那股真氣吹到江海天的虎口,儼如火燙一般,江海天一抓抓空,那頭金毛狻已邁開四蹄,如飛疾走。

  江海天盡其所能,也不過在短距離內與金毛狻競走,時間稍長,金毛狻其行如風,那已是非人力所可追上了。

  華天風與唐努珠穆分兩路上山,這時也都已到了山上。華天風距離那白裘少年較近,大叫道:「你是誰?快把我女兒放下來!」唐努珠穆捏了一團雪,以大乘般若掌力發了出去,打那金毛狻。那白裘少年似乎呆了一呆,但卻並沒有止住金毛狻。

  說時遲,那時快,那團雪塊已似彈丸射到,呼呼帶風,那白裘少年又從玉簫中吹出一股熱風,雪塊在熱風中溶化,起了一重白濛濛的水氣,雙方都為對方的功力而感到驚奇。

  那白裘少年吹化了雪塊,這才說道:「你縱是她的父親,我也不放心現在就把你的女兒交還給你。普天之下,只有我能醫她,你知道麼?」說到最後一句,兩頭金毛狻在雪地上已變成了兩點黑點,轉眼之間,連黑點也不見了。在白茫茫的雪地土,極目而望,只依稀可見一線金光,風馳電掣!

  白裘少年人影已杳,但他的簫聲卻在遠遠傳來,華天風雜學頗豐,醫卜星相,音律詞章均所通曉,聽他吹的,是唐人張九齡一首五言古詩譜成的曲子,原詩是:「蘭葉青葳蕤,桂華秋皎潔。欣欣為生意,自爾為佳節。誰切林棲者,聞風坐相悅。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詩句高雅,譜成曲子,音韻悠揚,令人有塵俗頓清之感。

  華天風不覺心中一動,細味詩中意思;似乎也可以解釋為那少年的自我表白,那是說他志行高潔,對華雲碧決無邪念,但相遇之後,卻有所傾慕,他並不求華雲碧對他如何報答,只是出於他的本心,因而他要看護華雲碧。

  華天風心道:「倘若我所揣度的當真是他的本意,那麼這少年倒也不俗。」對這少年的敵意不覺消滅了幾分,但隨即想道:

  「少年人知好色則慕少艾,這少年縱然沒有壞意,但讓他和碧兒獨處,總是不妥。唉,可別要鬧出事才好。」

  要知在華天風的心目之中,早已把江海天與他女兒連在一起,看成一對勢相結合的佳偶;因而見那少年將他女兒帶走,就難免多了許多顧慮。

  江海天未能將華雲碧尋回,雖然也很失望,但在失望之中,也有幾分欣慰。在此之前,他是為華雲碧的存亡未卜而擔憂,現在這塊心上的大石頭是放下來了,而且儘管那少年口口聲聲責罵於他,但可以聽得出來,這也是出於愛護華雲碧的一番好意。

  當下江海天將發現那個少年以及動手的經過,都對義父說了,只是將那少年責備他的說話略去不提。

  江海天笑道:「聽這少年的口氣,似乎他正在為碧妹治病療傷,卻可笑他有眼不識泰山,不知乾爹就是當代神醫。」華天風道:「天下的奇難雜症很多,我也未必都能醫治。咱們且進這冰屋瞧瞧,我要看碧兒是怎麼過活的,」

  江海天用寶劍開了一個窟窿,三人依次鑽了進去。華天風見了那張墨綠色的怪床。失聲說道:「哦,原來冰屋裡還有這件寶物,怪不得碧兒能受嚴寒。」江海天道:「這是什麼做的?」華天風道:「你摸一摸。」

  江海天用手一摸,只見一片溫暖,有說不出的舒服。華天風道:「這是崑崙山特產的溫涼玉做的床,冬溫夏涼,對病人是最好不過。溫涼玉在崑崙山上還不算太難得,但要採集這許多來做一張床,卻不知要費盡幾許心力,那當然也是一件異寶了。」

  江海天暗暗後悔,說道:「這麼說來,咱們將那少年趕跑,不是反而對碧妹的病體不利麼?」華天風道:「這也不盡然,只要她危險時期已過,在山下養病,那就更好得多,也無須這張床了。」江海天道:「這少年撒手就跑,卻放心得下這張寶床?」華天風笑道:「上得這靈鷲峰頂的能有幾人?能來此間的自必是高人異士,也就未必會希罕他這寶物。而且縱使有人動了貪念,要把這張床搬下去亦不大容易呢!咱們倒不必為他擔憂。」

  江海天道:「這少年不知是什麼來歷,獨自住在這高峰之上、冰屋之中,屋中又有這樣一張寶床,倒是古怪得緊!他這張寶床也不知當初是怎樣搬上的?」

  華天風道:「當然不是去搬上來的,想必是在崑崙山上採集了溫涼玉之後,才在這裡造的。他在這裡居住,有這樣一張寶床,縱使不是為了避寒,對他修練內功,也大有裨益,只是他為何要在這裡獨守荒山,倒是令人猜想不透。」

  他們雖然猜不透這少年的來歷,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這少年對華雲碧確是慇勤呵護,決無壞意,因而他們也就寬心不少了。

  走出冰屋,山風吹來,華天風吸了口氣,忽地說道:「你們可嗅到風中有淡淡的幽香?」江海天道:「不錯,但這氣味好奇怪,似乎在香氣之中還混雜著一股腥味,令人又是舒服,又是厭煩,這感覺簡直難以言語形容。」剛才他們來到的時候,大家都因為心中有事,未曾留意,如今呼吸山風,彼此印證所得的感覺,果然都感到是有這麼一股奇怪的氣味。

  華天風沉吟半晌,說道:「這兩股氣味,一清一濁,混在一起,確是奇怪。我只可以判斷那清淡的幽香是三色奇花的香氣,但那股腥味卻不知是什麼東西所發了。那三色奇花,只有這靈鷲峰上才有,既到此地,倒不妨前去看看。」

  這種三色奇花有個名字叫做「雪裡紅妝」,服食之後,可以白髮變黑,煉成藥丸,經常服食,更可以永保容顏,青春長駐。

  不過它也只是能保著容顏,卻不能延長壽命,不能醫療疾病。因此華天風從藥書上雖然早已知道靈鷲峰上有此種奇花,卻因它醫療價值不大,不願冒險來採。但他一生研究藥物,既然來到了此花的唯一產地,也就想去見識見識了。

  江海天與唐努珠穆也動了好奇之心,當下一行三眾,朝著風向走去。那兩股氣味越來越濃,到了一個所在,只見在一塊冰巖之上,孤零零地長著一棵樹,樹上沒有花朵,樹下卻還有幾片零落的花瓣,有的潔白,有的嫩黃,還有一片在粉白之中帶著紅暈。

  華天風將神鷹帶來的那朵「雪裡紅妝」拿來一比,說道:

  「一點不錯,在這樹上開的就是三色奇花了。看留下來的痕跡,本來已開了三朵,都給人摘下來了,這幾片花瓣,大約是那頭神鷹那日撲下來時,煽起一股狂風,吹落了這幾片的。」他拾起那幾片花瓣,嗅了又嗅,只覺得清香撲鼻沁人脾腑,說道:「奇怪,那股腥氣卻又是從何而來?」

  江海天在冰巖下信步徘徊,忽然觸著一物,只覺奇寒澈骨,比冰雪更為寒冰,吃了一驚,說道:「這裡有件怪物!」用寶劍挑起來一看,卻原來是一條通體透明的怪蛇,頭頸好似被利爪抓了一道裂痕,早已死了多時,因牠通體透明,而又臥在冰雪之中,要不是偶然觸著,根本就看不出來。這條怪蛇一挑起來,腥氣瀰漫,登時蓋過了花香。

  華天風道:「快快把牠遠遠摔開。」這股腥氣使人欲嘔,江海天聞了也不舒服,當下將那條怪蛇摔入冰川。華天風掩鼻說道:「幸虧這條怪蛇已死,否則只怕除了海兒之外。我與珠穆世兄怕都要中毒了。」江海天駭然問道:「這是什麼毒蛇,如此厲害?」

  華天風道:「這怪蛇名叫雪練蛇,本身的毒性倒並不怎樣厲害,厲害的是牠所噴的寒霧,沾上一點寒毒便侵進血脈之中,但卻並不即時身死,只是以後會不時發作,一次厲害過一次,發作的時候,比最嚴重的瘧疾還緊要百倍,全身如墜進火窟之中。」

  唐努珠穆道:「這麼厲害,一個人能禁得起幾次煎熬?」華天風道:「據古老的藏文醫書記載,黃教始祖八思巴有個弟子,武功很好,冒險到這靈鷲峰來採「雪裡紅妝」,不提防被這雪練蛇噴了一口毒霧,結果奇花是採到了,身上也受了奇毒,他禁不起煎熬,未曾下山,就投進冰河之中自盡了。」

  唐努珠穆道:「我也知道有這個故事,八思巴和他十個弟子的塑像,缺少了一個弟子,就因為這個弟子是自殺的,違反教規,所以不能給他立像。但我卻不知道這弟子是因被雪練蛇噴了毒霧而自殺的。」江海天道:「這種雪練蛇總是伴著那三色奇花的嗎?」

  華天風道:「不錯,天地間大凡有一奇珍異寶或者靈藥仙花,在牠的周圍總會有這種或那種險阻,看來這種雪練蛇生來就是保護那三色奇花的。」唐努珠穆道:「那麼天地之間可有克制雪練蛇的東西嗎?是不是中了蛇的寒霧就無藥可醫?」華天風道:「只有一樣東西可以克制牠。那是吐魯番火焰山附近所產的『火練蛇』,這種蛇身蘊奇毒,用牠的膽配藥,可解雪練蛇的寒毒。只是這種火練蛇藏在火焰山山腳的熔岩漿中,更難捕捉。」

  江海天如有所思,忽地問道:「乾爹,你剛才說那寒毒發作之時,比最嚴重的瘧疾還緊要百倍,那麼病人也必定是昏迷的了?」華天風道:「這還用說,當然是神智不清,昏迷過去了。」江海天道:「那麼他還會說夢話嗎?」

  華天風怔了一怔,忽地叫道:「不好,碧兒中的就是這種寒毒!」江海天剛才聽他義父解說這種「雪練蛇」的毒性,心中已有疑慮,如今聽義父這麼一說,已是證實了他的疑慮,不禁慌得一顆顆冷汗迸了出來,呆若木雞,不知如何是好了。

  華天風忽道:「你剛才問的什麼?」江海天定了定神,抹去了額上的冷汗,說道:「身受這種寒毒的病人,是不是會說夢話?」華天風道:「你聽見碧兒說什麼夢話了?」江海天顧不得面紅,說道:「我初上靈鷲峰頭的時候,聽得她叫我兩聲。後來那少年將她帶走,我追到金毛狻的後面,又聽得她叫我兩聲。但她一直沒有張眼睛,我想這多半是夢中的囈語了。」華天風一拍腦袋,說道:「對了,後來那兩聲我也聽到的了!」

  華天風說了這兩句話,負手徘徊,若有所思,唐努珠穆和江海天知道他正在用心推究華雲碧的病象,都不敢打攪他,過了好一會。華天風忽地叫道:「還好,還好!」江海天連忙問道:

  「怎麼?」華天風道:「我不但知道碧兒已脫了險境,而且前因後果,我也都明白了!」

  江海天道:「乾爹,你是怎麼推究出來的?」華天風道:「你剛才用寶劍挑起那雪練蛇的時候,牠頸骨上是否有道裂痕?」江海天道:「不錯。」

  華天風道:「這雪練蛇身堅如鐵,尋常的刀劍也不能將牠剖裂,碧兒身上沒有寶劍,這是被神鷹的利爪所抓裂的。其實我早就應該想到了,碧兒跌落在這三色奇花之旁,所以她才能在昏迷之前,摘下一朵雪裡紅妝,叫神鷹給我報訊。現在我連她當時何以跌下的原因,也知道了。」江海天心上有個疑團,問道,「碧妹跌落在這兒,這是一定的了。但我想不通的是,神鷹飛在天上,難道雪練蛇的毒霧能夠噴到牠的身上,波及了碧妹。」

  華天風道:「你不知道禽獸蛇蟲都有生剋的習慣,例如貓要捉老鼠,蛇要吞青蛙,貓只要聞到老鼠的氣味。就會撲過去了。我這頭神鷹專除毒物,這雪練蛇有股特殊的腥味,神鷹飛過,嗅到這股氣味,便撲了下來,將牠頸骨抓裂。雪練蛇的寒霧傷不了神鷹,卻傷了我的碧兒了。」江海天道:「神鷹身上中的那兩枝短箭呢?這又如何解釋?」華天風道:「是那白裘少年射的。」江海天道:「這我又想不通了。他對碧妹小心照料,當時何以又要傷害碧妹的神鷹?」

  華天風道:「依我想來,那少年獨自在這靈鷲峰上居住,為的就是守候『雪裡紅妝』開花,這『雪裡紅妝』每六十年開花一次,想必是少年的上一代已發現了這裡有一株『雪裡紅妝』,卻不知它何時開花,因而在這山上造了一座冰屋,又採集了崑崙山的溫涼玉,造了屋中的那張寶床,定居下來,既可守候花開,又可借著這高峰氣候,和這張寶床的功能,練他們獨門的內功。父傳子,甚或是祖傳孫,傳到了剛才所見的那個少年這代,『雪裡紅妝』方始開花!」

  華天風將那幾片花瓣拾了起來,接續說道:「神鷹飛過那天,恰巧樹上的三朵『雪裡紅妝』全都開了,那少年在此守候,為的就是要摘這三朵紅花,他怎肯讓神鷹傷殘了花朵,因此他遠遠的一見神鷹撲下,便發出了那兩枝短箭,過後才知道鷹背上還有個人。」江海天道:「我明白了,碧妹跌下來的時候,那少年還未及趕來,碧妹見他射傷神鷹,定然是將他當作了敵人。神鷹已傷,不能再馱她高飛,她在昏迷之前,摘下花朵,縛在神鷹爪,縱牠飛回。可憐,這頭神鷹帶箭飛行,一定是飛一會歇一會,因而比我的步行竟快不了多少。」

  華天風道:「不錯,你推斷得合情合理。算起日期。神鷹飛到水雲莊的時候是咱們到終南山的前兩天。」接著說道:「照這情形看來。那少年隨後趕到,這才發覺了你的碧妹身中寒毒,於是將她搬到冰屋之內,將那張寶床也讓了給她。」江海天道:

  「這麼說來,這少年倒是個好人呢!」唐努珠穆道:「他能夠射傷神鷹,功力也大是不凡!」

  江海天道:「他是我碰到的第二個勁敵,武功僅次於寶象法王。我的內功是靠藥物增進的,他卻是自己練成功的。實在說來,他的本領還在我之上。」其實那少年與江海天相差何止一籌,即使江海天未食天心石之前,那少年至多也不過和他打成平手,決不能勝得過他。江海天有意誇張那少年的武功,實是想使自己的義父對這少年更具好感。

  華天風接著說道:「這少年世代在這裡守候花開,當然也早已知道有這麼一種厲害的雪練蛇,看守著那雪裡紅妝。想必也早已知道克制這毒蛇的法子,備有火焰山所產的火練蛇的蛇膽,配成解藥了。」

  江海天笑道:「怪不得他敢在你的面前誇口,說是碧妹的病,普天之下,只有他一人能夠醫治。義父,你說碧妹已是脫離危險,可是根據這個理由?」

  華天風望江海天一眼,說道:「不僅僅是單憑推斷,而是因為她在昏迷之中,還會叫你。」歇了一歇,說道:「若是身受的寒毒十分厲害,昏迷之時,就如死去一般,根本就絲毫不能思想,連夢也不會有的。有夢即是還能思想,夢中而能說話,那更是在一種半醒半睡的狀態中,病得極沉重的人是不會說夢話的。」

  江海天放下了心頭的石頭,說道:「這就好了。日後我倘若碰著那個少年,我要向他道歉。」唐努珠穆道:「這少年給碧妹治病,是該感謝。但我卻不解,他何以不肯將碧妹交還你們?甚至知道了華老伯是她父親了,也還要將她帶走?」華天風與江海天訥訥說道:「這少年的行徑是有些古怪,但總是一片好心。」

  華天風笑道:「我的碧兒不夢見我而夢見你,看來她最記掛的人還是你呢!」江海天不禁心頭一震,暗自想道:「這白裘少年十分歡喜碧妹,那是無疑的了。但願碧妹完全醒來之後,會感他這片恩情。」隨即又想:「單是感恩,那還不成。碧妹何嘗不對我有恩,但我卻只願娶蓮妹為妻。」一時歡喜,一時愁慮,不覺心如亂麻。

  華天風道:「事情的經過我差不多都推究出來了,只是有一件事我還感到有點意外。」

  江海天問道:「是哪一件事?」華天風道:「厲復生是天魔教的副教主,想不到他會在靈鷲峰上出現,而且和這少年同在一起。我本來可以放心的,但想到這少年和天魔教的妖人來往,我又有點擔憂了。」

  江海天連忙說道:「厲復生只是著了天魔教主的迷,我卻從沒聽說他做過什麼壞事。我師父也很看重他,說他是個好人呢!」其實金世遺為了愛屋及烏,對厲復生另眼相看倒是真的,說他是個好人的話,那卻江海天想當然耳。

  華天風怔了一怔,說道:「既然是你師父這麼說,那想必是好人了。」江海天道:「厲復生有否做過好事我不知道,但這少年救護碧妹,如今咱們都知道了,他更是個大大的好人。」

  唐努珠穆笑道:「不必研究誰是好人誰是壞人了,事情已經明白,咱們該下去啦,雲瓊兄妹只怕也等得心焦了。」華天風心裡雖然還有許多顧慮,但總算知道了女兒的下落,而且並無性命之憂,心情也就輕鬆許多了。

  冰峰陡峭,下山比上山更難,一不小心,就會跌得粉身碎骨。華天風功力雖很深厚,究竟比不上江海天,又是上了一點年紀,江海天怕出意外,緊緊跟在他的身邊,小心翼翼的照顧他,走到險峻之處,就扶他過去。這麼一來。江海天功力最高卻反而落後,唐努珠穆卻走在前頭。

  走到峰腰,唐努珠穆忽地叫道:「江師兄,你聽,這是不是兵器碰擊的聲音?」江海天吃了一驚,側耳一聽,連忙說道:

  「不錯,是四個人分成兩對廝殺,想必是雲瓊兄妹遇上了敵人,你快點下去!」唐努珠穆施展神功,提了口氣,腳不沾地,幾乎是御氣而行,轉瞬之間,和江、華二人的距離已拉長了數十丈。

  華天風道:「海兒,你不必照顧我了。現在已過了一半,底下已沒那麼險峻了。」江海天道:「珠穆的大乘般若掌,在武林中能受得他一掌的,只怕也還不多呢。有他下去,已足可應付得綽綽有餘。」

  就在江海天說話的時候,唐努珠穆已看得見了敵人。江海天以為唐努珠穆是可應付有餘,唐努珠穆卻是大吃一驚。這兩個敵人都是他認識的,一個是文廷璧,一個是那奸王蓋溫之子蓋蘇。

  雲瓊拼了性命,以金剛掌力敵文廷璧,但究竟是功力相差太遠,給文廷璧打得步步後退,還幸雲家的金剛掌天下無雙,雲瓊年輕力壯,使這種威猛的掌力,在最初三十招之內,每一掌都是可裂石開碑,因而還可以勉強抵禦文廷璧的三象神功,但亦已是岌岌可危。另一邊雲璧與蓋蘇各以刀劍交鋒,卻是相差不遠,雲璧只是略處下風。

  唐努珠穆叫道:「璧妹別慌,我來了!」雲璧聽得他的聲音,精神一振,唰唰唰,連環數劍,將蓋蘇的攻勢遏止,打成了平手。另一邊,文廷璧卻加緊進攻,將雲瓊迫得步步後退。唐努珠穆搶下山來,見雲璧業已轉危為安,雲瓊卻是險象環生,他略一躊躇,心想:「蓋蘇本領有限,諒他逃不出我的掌心,還是先救雲瓊要緊。」

  文廷璧的掌力已把雲瓊罩住,眼看雲瓊就要支持不了,唐努珠穆來得恰是時候,「蓬」的一聲,雙掌相交,文廷璧退後一步,唐努珠穆也晃了一晃。

  就在此時,只聽得一聲長嘯,宛若龍吟,震得眾人耳鼓都嗡嗡作響。文廷璧吃了一驚,心道:「糟糕,江海天這小子也來了!」說時遲,那時快,唐努珠穆第二掌又已劈到,文廷璧面色灰白,接了這掌,悶哼一聲,搖搖欲墜。

  唐努珠穆上次在馬薩兒王宮與文廷璧對掌,雙方功力悉敵,誰都勝不了誰,今次只是僅僅兩掌,便把文廷璧打得連招架之力似乎也沒有了,心裡不禁有點奇怪,還只道是由於文廷璧先惡鬥了一場,功力已是有所損耗的緣故,當下也就無暇推敲,第三掌又即迅速發出。這一掌唐努珠穆運足功力,掌力有如排山倒海而來,文廷璧大叫一聲,唐努珠穆尚未打到他的身上,只見他已似皮球一般地拋了起來,人在半空,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直飛出了三丈開外,眼看是不能活命了。

  就在此時,只聽得蓋蘇也是一聲大叫,拔步便逃,敢情是因見文廷璧身亡,嚇得只恨爹娘生少了兩條腿。蓋蘇是奸王蓋溫之子,又是與昆布蘭國的使臣同來馬薩兒國盜寶的人,關係重大,唐努珠穆焉能容他逃走?當下一聲喝道:「奸賊還想逃麼?」飛步便追!

  看看就要追上,忽聽得「蓬」的一聲,後面似是有人跌倒,隨即聽得文廷璧哈哈大笑,雲璧則在尖聲驚叫!唐努珠穆這一驚非同小可,回頭看時,只是雲瓊跌在地上,還未曾爬得起來,文廷璧已把雲璧挾在脅下,向著與他相反的方向逃了!

  原來文廷璧的吐血、跌倒,都是假裝出來的,唐努珠穆與蓋蘇都以為他是死了,其實他只是受了一點點輕傷而已,唐努珠穆服食天心石之後,距今已兩月有多,功力確是比文廷璧高出少許,但亦僅是高出少許而已,還未足制他死命。他之所以要詐死,乃是為了恐懼江海天的緣故。他正是要唐努珠穆以為他不死亦已重傷,他這「調虎離山」之計才能實現,唐努珠穆一走開,他就可以在江海天未到之前,施展他的辣手了。

  本來以雲瓊兄妹的本領,雖說是在激戰之後,力竭筋疲,也絕不至於被文廷璧如此輕易得手,只因他們也是同一心思,以為文廷璧不死亦已重傷,壓根兒就沒有戒備,以致雲瓊被他一掌擊倒,隨即雲璧也被俘了。

  唐努珠穆聽得叫聲,回頭一看,見雲璧落在敵人手中,這一驚自是非同小可、只好放走蓋蘇,轉過身來。向文廷璧追去。

  唐努珠穆輕功本來就比文廷璧略勝一籌,文廷璧又挾著個人,不消片刻。唐努珠穆已然追上,看看就要到了他的背後,文廷璧冷笑說道:「你不怕傷了這妞兒的性命,就上來吧!」聲出掌發,反手一拍,勁風呼呼。

  唐努珠穆雖然不懼,但他卻不敢以劈空掌還擊,只得運起護體神功,避開了對方這一掌,如此一來,兩人的距離又拉開了幾步。

  雲瓊爬起身來,也向前追趕,唐努珠穆因為不時要躲避文廷璧的劈空掌力,不多一會,雲瓊也已與他會合。但雲璧落在敵人手中,他們兩人都是無計可施,只好鍥而不捨,緊緊跟住文廷璧背後。文廷璧逃下冰谷,他們也追進了冰谷。

  冰谷在兩面冰峰夾峙之下,追了一會,轉過一處冰坳,忽見前面那座冰峰,噴出一團團蒸氣,附近層冰溶解;灼熱的水花,飛濺空中,在淡淡的斜暉映照之下,形成一圈圈彩色絢爛的光環,比元宵所放的煙花更為悅目。

  原來在西北的高原地帶,地下到處都有火山,火山附近,往往有灼熱的噴泉,成為高原的一種天然奇景,但這些火山十九都是地氣已經宣洩,即將「衰老」的火山,地下溶漿所佈的範圍也大都很小,不是那種突然會爆發的大火山,人們習以為常,也就不以為奇了。

  唐努珠穆為了救回雲璧,即算前面有座「活火山」,他也要追過去,何況根本就沒有見到冒煙的活火山,而只是看到灼熱的噴泉,更何況谷底與山上噴泉的所在,少說也有百數十丈的高度距離,他當然更不以為意了。

  文廷璧踏上一塊形如尖刀的冰塊,忽地腳步一個蹌踉,險些跌倒。唐努珠穆大喜,趁此時機,使出「隔空點穴」的功夫,將真氣凝成一線,向文廷璧背後的「尾閭穴」遙遙一戳,文廷璧一聲大叫,就在這剎那間,奇事出現,他腳下的冰塊突然裂開。接著一連串的爆炸之聲,不絕於耳,快如閃電,轉眼間周圍數十丈的冰塊全都裂開,一股洪流突然湧上,文廷璧嚇得魄散魂飛,連忙將雲璧一摔,霍地便跳起來,想跳出這危險的地帶。

  在這同一時候,唐努珠穆也霍地跳了起來,;但他並不是想逃出這危險地帶,而是飛身向雲璧撲去。雲璧被摔在冰塊上,冰塊突然裂開,洪流湧上,她全身已浸入水中,只露出一頭頭髮和一雙高高舉起的手臂。

  原來在他們腳下正是一條冰河,河面結冰,下面則仍是暗流洶湧。只因附近有火山噴泉,地氣溫暖,河面所結的冰層不厚,文廷璧踏碎了一塊冰塊,立時引起連鎖反應。周圍的冰塊全都裂開了,霎時間恢復了本來的面目,成了一條帶著浮冰,水流湍急的冰河!

  唐努珠穆奮起神力,一掠數丈,從空中撲下,抓著了雲璧的手臂,將她提了起來、可是沒有可以落腳的地方,周圍十丈之內都是一片急流。唐努珠穆左腳在右腳腳背一踏,勉強又拔高少許,但在半空中究竟是使不出氣力,何況他又提著個人,怎麼飛出十丈之外?他竭盡所能,雙足交踏,三落三起,終於還是與雲璧雙雙跌進了冰河,被那洪流捲去。唐努珠穆不會游水,只能仗著精純的內功,閉住了呼吸,同時緊緊地抱著了雲璧,免得被激流衝開。他雙腳不能著地,天大的本事也沒有用,到了此時,也只好聽天由命了。

  文廷璧也沒能跳上陸地,他落下之時,腳尖點著一塊浮冰,恰好落在雲瓊的身邊,雲瓊抓著一塊比較厚的冰塊,尚未沉沒,騰出手來,向他拍了一掌,文廷璧碰上這突如其來的災禍,早已嚇得六神無主,根本就不知底下有人,而且他腳尖點著浮冰,也無法使勁還手,登時被雲瓊這一掌打翻,在洪流之中沒頂!雲瓊哈哈一笑,說道:「惡賊,我總算報了你這一掌之仇!」笑聲未絕,他抓著的那塊冰塊已是碎成片片了。雲瓊失了憑借,登時也被洪流捲去了。

  這突如其來的災禍,誰也料想不到。江海天剛下了靈鷲峰,便聽到那冰塊炸裂的聲音,慌忙趕去,到了冰谷底下,只見一片汪洋,唐努珠穆、雲瓊兄妹全都不見了!江海天連聲呼喊。

  只聽得急流衝擊岩石的轟轟發發之聲,哪裡有人回答?江海天發狂似的,沿著冰河一口氣跑了七八里路,前面的峽谷越來越窄,冰河兩邊已是石壁,根本就無路可通了。江海天欲哭無淚,呆若木雞,倚著石壁,看看那滔滔的江流,只覺眼睛發黑,心裡茫然。

  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忽聽得一個慈和的聲音說道:「海兒,離開這兒吧。」華天風將他拉開了幾步,江海天這才發覺河水已浸上岩石,濕了他的雙腳。江海天哇的一聲哭了出來:「他們,他們都已被急流捲去了!」

  正是:

  世事茫茫難預料,變生不測奈何天。

  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

冰河洗劍錄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