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農莊 線上小說閱讀

第九章



  拳擊手裂開的蹄子過了好長一段時間才復原,而動物們在慶祝活動後便著手重建風車。拳擊手連一天假都不肯放,忍著痛不讓其他動物發現,並以此為榮。只有在夜裡,他才會私下向幸運草坦承受傷的蹄子造成他很大的麻煩。幸運草總會將咀嚼過的藥草泥敷在拳擊手的蹄子上,也常和班傑明一起勸拳擊手別那麼拚命,她說:「馬的肺不可能永遠不出問題。」但拳擊手就是不聽,總說他現在只有一個目標,便是在退休之前看到風車順利運作。

  動物農莊的律法剛制訂時,馬和豬的退休年齡為十二歲、牛十四歲、狗九歲、羊七歲、母雞和鵝五歲,而且還慷慨地規定要發老年津貼給退休動物。然而,至今還沒有動物領津貼退休,這個話題最近也愈炒愈熱。果園邊的小牧場現在被拿來種大麥,所以有傳言說,大牧場一隅將會以柵欄圈起來,改成退休動物養老吃草的地方。傳言還說馬的津貼是每日五磅穀物,冬天則為十五磅乾草,法定假日有紅蘿蔔或蘋果吃。來年夏末,拳擊手就要過十二歲生日了。

  這段時間裡,動物們的生活十分艱苦,冬天像去年一樣寒冷,糧食卻更短缺。因而除了豬和狗以外,其他動物的食物配給再度縮水了,尖叫者解釋說,太過強調配給平等有違動物主義原則。不管情勢如何變化,尖叫者總能輕易向其他動物證明食物實際上並沒有短缺。現在這種時候,配給是需要調整一下(「調整」是尖叫者慣用的字眼,他從不說「短缺」),但和瓊斯時代比起來還是好很多。尖叫者以刺耳又急促的聲音念出數據,仔細地向動物們證明,與瓊斯時代相較,目前貯藏的燕麥、乾草和蘿蔔更為可觀、工時較短、飲用水較為純淨、動物壽命更長、幼年動物存活率提升、廄棚內有更多稻草且跳蚤減少了,動物們全都信以為真。老實說,動物們已經幾乎記不得瓊斯和他那個時代的事情了。他們只知道目前的生活很艱苦,常常得挨餓受凍,而且睜開眼就是工作。不過,無庸置疑地,過去的日子比現在還慘,他們很樂意這麼想。尖叫者還不忘補上,以前大家是奴隸,現在則是自由之身,這可說天差地遠。

  現在,農莊內有更多張嘴吃飯。秋天時,四頭母豬幾乎同時分娩,總共產下三十一頭雜色小豬。農莊裡的種豬只有拿破崙,因此他們的父母是誰並不難猜。豬宣布,等購得磚塊和木材後,農舍花園裡將會蓋一間教室。在那之前,拿破崙會在農舍廚房內親自教導這些小豬。小豬們在花園裡運動,禁止和其他幼年動物玩耍。也差不多這個時候,農莊內又多了一條規定,當一隻豬和其他動物在路上相遇時,其他動物必須站到一邊去。此外,每個星期天,所有豬隻不論身分都可以繫綠色緞帶在尾巴上,這是他們的特權。

  農莊這一年萬事順利,但是財源依舊短缺,現在等著要買磚塊、泥沙和石灰來蓋教室,也得為風車的機械裝置再次存錢,還要添購農舍照明用的燈油及蠟燭、拿破崙專用餐桌的糖(他禁止其他豬隻吃糖,理由是他們會愈來愈胖)以及所有日常消耗品,如各種工具、釘子、繩子、煤炭、鐵絲、廢鐵和狗餅乾。目前,剩下的乾草還有部分馬鈴薯都賣掉了,賣蛋合約做了修改,每週交貨數量增加到六百顆蛋,結果母雞那年孵化的小雞不夠,造成雞隻總數下降。十二月才減少過一次的食物配給二月又縮水了,而且為了節省燈油,廄棚禁止點燈。不過,豬隻過得似乎還滿愜意的,實際上甚至都胖了幾公斤。二月底某天下午,空氣中飄來一陣新鮮、濃郁、讓人垂涎三尺的香味,這股動物們以前從來沒有聞過的氣息從小釀造坊那兒傳遍整個院子。小釀造坊在廚房旁邊,瓊斯時代就已經廢棄不用。有動物說那聞起來像煮大麥的味道,動物們飢腸轆轆地嗅著,心裡猜測晚餐不知道有沒有暖呼呼的麥糊吃,但是並沒有什麼暖呼呼的麥糊。到了接下來的那個星期天,豬隻宣布今後所有大麥均歸他們食用。沒多久,有消息走漏,說每隻豬每天有一品脫的啤酒配給,拿破崙自己則享有半加侖,而且他的啤酒都用皇冠德比高級湯碗盛裝。

  然而,舉凡碰到什麼困難,動物們多少會安慰自己現在的生活比以前更有尊嚴。農莊內有愈來愈多的歌曲、演講和遊行,拿破崙下令每週舉辦一次名叫「自發表演」的活動,目的在於讚揚動物農莊的奮鬥與勝利。指定的時間一到,動物們便得離開工作崗位,行軍般繞農莊一圈。遊行隊伍由豬帶頭,接著依序是馬、牛、羊、家禽,狗走在隊伍兩旁,最前面則是拿破崙的黑公雞。拳擊手及幸運草總一起咬著一塊綠色布條,上面畫有蹄子和角以及「拿破崙同志萬歲!」幾個大字。詩作朗誦會在遊行後舉辦,所有作品的主題都在歌頌拿破崙。接著則是尖叫者演講時間,通常在細數最近食物產量的增加情形。除此之外,時而會有鳴槍儀式。綿羊是自發表演最熱情的參與者,如果有動物犯嘀咕(有些動物偶爾會趁豬或狗不在身邊的時候發些牢騷),覺得這是在浪費時間,還得在寒冷的天氣中站那麼久,羊群便會放聲高喊「四足善,雙足惡」來讓抱怨的動物閉嘴。不過,動物們大致上還滿喜歡這些慶祝活動的,那讓他們體會到自己是真正的主人、所做的工作都是為了自己,進而從中獲得慰藉。在歌曲、遊行、尖叫者的一長串數據、鳴槍聲、雞啼聲和飆揚的旗幟中,動物們忘記飢餓之苦,或至少暫時將之拋到腦後。


  四月時分,動物農莊宣布組成共和國,需要選出一位總統,而候選人只有拿破崙一個,所以全體贊成通過。同一天,有消息說找到了新的文件證據,能夠進一步證明雪球和瓊斯狼狽為奸。而且現在看來雪球不只如大家所想的打算耍詭計輸掉牛棚之戰,他還公開幫瓊斯做事。實際上,他才是人類的首領。衝進戰場時,他嘴裡喊的是「人類萬歲」。有些動物還記得看過雪球背上的傷,其實那是拿破崙咬的。

  夏天過完一半,消失好幾年的烏鴉摩西突然回到農莊。他沒什麼變,還是不工作,整天講糖果山之類的事情。摩西常常站在樹枝上,拍動黑色翅膀,一小時、兩小時地向有興趣的動物們敘述。「同志,在那上面,」他的黑色大鳥嘴指著天空,語氣嚴肅地說:「在那上面,你眼前那片烏雲的另一端,糖果山就在那裡,那是歡樂之地,我們這些可憐的動物到那裡就不需再工作,永遠得歇息!」摩西甚至聲稱他偶爾飛得很高,有一次曾飛到那裡去。他在山上看到綿延不絕的苜蓿,還有亞麻仁餅和糖塊長在籬笆上。很多動物相信摩西說的話,他們的理由是現在的生活又餓又累,世界上有個更美好的地方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嗎?不過,豬對摩西的態度曖不明,他們輕蔑地表示糖果山是編造出來的,可是卻又讓摩西繼續待在農莊裡,不需工作,每天還有四分之一品脫的啤酒喝。

  拳擊手蹄傷復原後,工作比以往更加賣力。說實話,動物們那一年都如奴隸般工作,除了固定要處理的農事和重建風車之外,三月的時候又開始忙著為小豬蓋教室。做得多吃得少有時總讓動物難以忍受,但拳擊手始終如一,他所說的每句話、所做的每件事都顯示自己的氣力一如過往,只是他的外表有了些許不同,皮毛變得較沒光澤,原本粗壯的後腿也消瘦了。其他動物總說:「等地上長出春草,拳擊手就會胖回來了。」然而,春草是長出來了,拳擊手卻沒有胖回來。在將石頭往礦場斜坡上拉的過程中,當拳擊手繃緊肌肉穩住又重又大的石塊時,他偶爾會覺得自己之所以能撐下去完全是靠意志力。每當這種時候,動物們就會看見拳擊手嘴裡默念著:「我要更努力。」幸運草和班傑明再次提醒拳擊手要注意健康,但他就是不聽,隨著十二歲生日即將來臨,他現在什麼都不在乎,只想在領津貼退休之前收集好足夠的石塊。

  某個夏夜,太陽才剛下山不久,一個消息在農莊內傳開,說拳擊手出事了,當時他獨自出門拉了一車石頭到風車工地去。傳言是真的,幾分鐘後,兩隻鴿子急急忙忙飛回來,說:「拳擊手倒下去了!他側身倒在地上,站不起來!」

  農莊內半數動物皆往風車矗立的山丘衝去,拳擊手就倒在那裡,在推車的兩根把手之間。他脖子伸得長長的,頭抬不起來,眼神呆滯、全身冒汗,嘴裡還流出細細血絲。幸運草見狀,屈膝跪在拳擊手身旁。

  「拳擊手!」幸運草喊道:「你還好嗎?」

  「我的肺出問題了,」拳擊手有氣無力地說:「但是沒關係,我相信你們沒有我也能蓋好風車,現在,石頭已經收集得夠多了,而我大概只剩一個月能幹活。老實說,我一直很期待退休,而且,班傑明也愈來愈老了,或許他們會同意讓他同時退休,好跟我作伴。」


  「我們得馬上求救,」幸運草說:「誰趕快去跟尖叫者說這件事情?」

  其他動物全跑回農舍向尖叫者報告,只剩下幸運草與班傑明陪著拳擊手,班傑明不發一語地趴在他身邊,甩著長長的尾巴替他趕蒼蠅。約莫過了十五分鐘,尖叫者滿臉同情與關心地來到現場,表示拿破崙同志已經聽說這項萬分悲慘的消息,知道農莊最忠誠工作者的不幸遭遇,且已安排好要將拳擊手送到威靈頓的醫院去。大家對此覺得有些不妥,除了莫莉和雪球以外,其他動物沒有離開過農莊,也不希望生病的同志接受人類治療。然而,尖叫者輕易地說服了他們,他說威靈頓的獸醫比農莊動物更能診治拳擊手。大約半小時後,拳擊手比較好過一點,便吃力地站起身,一拐一拐地往馬廄走。在那裡,幸運草與班傑明已經為他鋪好一層舒服的稻草。

  接下來兩天,拳擊手都待在自己的馬廄裡,豬從浴室藥櫃中找到一大罐粉紅色藥水,由幸運草負責每天兩餐餐後餵拳擊手喝。在夜裡,幸運草待在拳擊手的馬廄內和他聊天,班傑明則在一旁幫他趕蒼蠅。拳擊手跟他們說自己不覺得難過,如果復原良好,那還能多活三年呢!他很期待生活於大牧場一隅的平靜時光,那將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有空好好學習以增長智慧,他表示打算用剩餘的時光來學習剩下的二十二個字母。

  不過,班傑明和幸運草只有在工作結束以後才能陪拳擊手,而他就在某天中午被有篷大馬車運走了。當時,動物們在豬監督下於蘿蔔田裡除草。突然間,班傑明從倉舍那裡跑來,並且放聲大叫,讓大家嚇了一跳,這是他們第一次看到班傑明這麼激動。實際上,這是大家第一次看到他跑起來。「快點!快點!」他嚷嚷著:「趕快過來!他們要把拳擊手帶走了!」動物們不等豬下令,馬上丟下工作往倉舍跑。想當然耳,院子裡有一輛車門緊閉的馬車,前頭有兩匹馬拉著,車身還刻了些字,車夫座坐了一名面容狡獪的男人,頭上的圆頂禮帽帽沿壓得低低的。拳擊手的馬廄空空如也。

  大家擠向馬車,齊聲喊道:「再見!拳擊手,再見!」

  「傻瓜!傻瓜!」班傑明大聲叫道,他繞著動物們跳來蹬去,瘦小的蹄子不停跺著地面:「傻瓜!你們沒有看到馬車那一邊寫了什麼字嗎?」

  這讓大家停了下來,現場頓時一片靜默。穆里兒慢慢地拼出車身上的字,但班傑明將她推到旁邊,在一片死寂中念道!

  「『阿飛席蒙斯•威靈頓屠馬商兼煮膠商•皮毛與骨粉販售商•狗屋供應商』,你們不明白那是什麼意思嗎?他們要把拳擊手送到屠馬業者那裡去!」

  所有動物嚇得尖叫,此時,車夫座上的男人抽打馬匹,馬車輕快地駛出院子。動物們跟在後頭,使盡全力大叫,而馬車速度愈來愈快,幸運草擠到前頭,試著要抬起肥胖的四肢加速奔跑,但速度僅僅差強人意。「拳擊手!」她大喊:「拳擊手!拳擊手!拳擊手!」就在這個時候,拳擊手彷彿聽到外頭的喧嚷,把那張白色條紋一直延伸到鼻頭的臉湊近馬車後頭的小窗。

  「拳擊手!」幸運草厲聲叫道:「拳擊手!出來!快出來!他們要把你送去屠宰場!」

  所有動物跟箸喊:「出來,拳擊手,出來!」但馬車已經加速駛離,大家不確定拳擊手是否聽懂幸運草對他說的話。過沒多久,他的臉消失在窗後,接著,車內傳來蹄子踹擊的巨大聲響,拳擊手試圖要踹破車門。只差幾下就能把車門踢成碎片了,可是,唉!拳擊手已經氣力用盡,蹄子踹擊聲愈來愈弱,最後終於消失。絕望之餘,動物們不斷懇求拉馬車的那兩匹馬停下腳步,他們叫道:「同志們!同志們!不要把你們的弟兄帶去送死!」但這兩頭笨馬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只管把耳朵貼緊頭部並加快速度。拳擊手的臉沒有再次出現在窗戶另一邊,一切都太遲了,有動物想衝到前面去關上柵門,可是馬車已然通過,迅速消失在路的那一頭。從此,大家沒有再見過拳擊手。

  三天後,大家得知,拳擊手在威靈頓的醫院內接受各種適合馬的治療方式,但仍舊回天乏術。尖叫者向其他動物傳達這則消息,還表示自己陪拳擊手走完最後幾個小時。

  「那是我這輩子見過最感傷的一幕!」尖叫者一邊舉起蹄子拭淚一邊說:「我一直到最後都待在他床邊,幾乎沒有力氣說話的拳擊手在我耳邊輕輕地說,他唯一的遺憾是沒能在死前看到風車完工。他還細聲喊著:『同志們,前進!以抗爭之名前進。動物農莊萬歲!拿破崙同志萬歲!拿破崙永遠是對的。』同志們,這就是他最後的遺言。」

  一說完這段話,尖叫者態度突然改變,先是沉默了一會兒,小小的眼睛滿是猜疑地掃視在場動物,然後才又繼續講下去。

  他表示,在拳擊手被送走的時候,聽說動物之間流傳著一個愚蠢、缺德的謠言。有些動物注意到,載走拳擊手的馬車上標有「屠馬商」幾個字,於是便下了個結論,說拳擊手被送到屠馬業者那裡去了。尖叫者說,有動物笨到這種地步實在讓他不敢置信,他跳來蹦去、甩動尾巴憤慨地說,你們應該知道,親愛的領袖拿破崙同志不會做這種事情,對吧?事情其實非常單純,那輛馬車先前為屠馬業者所有,之後由獸醫買走,只是車身上的舊名字還沒塗掉,這就是產生誤會的原因。

  一聽完解釋,動物們大為寬心。尖叫者進一步生動描述拳擊手死前所躺的床、當時所接受的完善照護以及拿破崙不計價格所購買的昂貴藥物,這讓大家的疑慮一掃而空。至少,拳擊手走得很愉快,想到這裡,同志死去的哀傷不再那麼強烈了。

  拿破崙在接下來那個星期天的早晨聚會中現身,簡短地發表了一段演說頌揚拳擊手。他說大家都很懷念這位同志,雖然沒辦法將他的遺體運回農莊安葬,但他已下令從農舍花園採摘月桂做成大花圈,送到拳擊手墳上。此外,豬群還打算在幾天後舉辦拳擊手追悼宴。演講末尾,拿破崙重述了一次拳擊手最愛的兩句格言:「我要更努力」、「拿破崙同志永遠是對的」,他表示所有動物都該謹記在心。

  追悼宴當天,一輛從威靈頓來的食品商馬車進入農莊,在農舍外擱下一大木箱。當晚,農舍內傳來喧鬧的歌聲,接著似乎是一陣劇烈爭吵。十一點左右爆出了巨大的玻璃碎裂聲,之後一切歸於平靜。農舍裡的豬一直到隔天中午才醒來,有傳言說豬不知道從哪籌到錢,買了一箱威士忌。

動物農莊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