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農莊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章



  四季流轉,數年經過,壽命較短的動物先後死去。如今,除了幸運草、班傑明、烏鴉摩西和一些豬,其他動物都不記得抗爭以前的事情了。

  穆里兒已死,藍鈴、潔西與品契爾亦然,就連瓊斯也走了,他死在威靈頓其他地方,一個酒鬼家裡。而大家都把雪球忘了,拳擊手的事情也只剩下一小部分認識他的人記得。如今,幸運草是頭年邁的肥胖母馬,關節僵硬還經常流眼淚,她的年紀已經超過退休年齡兩年。然而,沒有動物真的退休了,以前大家都在討論,大牧場一隅會獨立出來為退休動物所用,但這已經好久沒有動物提起。拿破崙現在是頭一百五十多公斤重的成年種豬,尖叫者則胖到很難睜開眼。只有老班傑明一如過往,差別僅在於嘴邊的毛花白了些,自從拳擊手死後,他更加孤僻寡言了。

  農莊的動物數量增加幅度雖然不如早年預期的高,但也相當可觀。許多新生命只透過口耳相傳得知抗爭這個不清不楚的傳說,而從外頭買來的動物在進到農莊前都沒聽過這件事情。除了幸運草以外,農莊現在多了三匹馬,他們身強體壯、任勞任怨,各個都是好同志,可是非常愚笨,字母頂多學到B。這三匹馬對抗爭的故事還有動物主義全盤接受,還特別聽幸運草的話,因為她就像他們的母親。然而,大家懷疑他們聽得懂多少。

  農莊現在更繁榮、更井然有序,甚至還從皮金頓那裡買了兩塊地。風車最後終於順利完工,目前農莊有打穀機及乾草堆高機,多蓋了幾棟不同的建築物,溫普則添了輛雙輪馬車。風車始終沒能用來發電,只當作穀物磨坊,但為農莊帶來了豐厚的收入,動物們正努力建造第二座。大家說,等這座風車蓋好就會裝上發電機。不過,雪球當初為動物們勾勒出的美好夢想,像是有電燈及冷熱水的廄棚還有週休四日等,都已不再被提起。拿破崙譴責這些夢想違反動物主義精神,他說最實在的幸福乃是辛勤工作、儉撲生活。

  不知道為什麼,雖然農莊欣欣向榮,動物們似乎沒有比較富足。當然,豬和狗例外,或許這多少是因為莊裡有太多豬、狗。他們並非不工作,而是做的事情不一樣。尖叫者總不厭其煩地解釋,他們要忙著監督,好維持事情的條理,這差事怎麼做也做不完,更有很多地方是憑其他動物的智慧所無法理解的。尖叫者舉了例子,豬每天得花費大置精力在一些謎般的事情上,如「卷宗」、「報告」、「筆記」還有「備忘錄」,這些全是很大張的紙,上面要寫滿密密麻麻的文字,寫好後立即丟到火爐裡燒掉。尖叫者表示,這工作對農莊福利影響至鉅。但話說回來,豬和狗不事生產,偏偏他們數量龐大且胃口很好。

  至於其他動物,照目前看來其實沒什麼改變。他們常挨餓、睡在稻草上、喝水池水、在田裡工作、冬天受冷、夏天被蒼蠅騷擾。有時候,年紀較長的動物努力探索模糊的記憶,試圖判定現在的生活是否好過抗爭成功初期,也就是瓊斯剛被趕走的時候,但什麼都記不得了。他們找不到東西來跟目前的生活比較,唯一的參考只有尖叫者的一長串數據,那些數目總是顯示一切愈來愈美好。動物們發現這個問題根本無解,然而不管怎樣,他們現在也沒什麼時間能思考。只有老班傑明聲稱自己記得這漫長的一輩子發生過的所有細節,而且知道生活從來沒有變好或變壞,以後也將如此。他說,飢餓、困苦、失望,這些都是生活中改變不了的定數。

  不過,動物們從未放棄希望,而且身為動物農莊一員的榮譽感與優越感一直存在於他們心中,片刻未曾消逝。他們依舊是整個國家──整個英格蘭!唯一一座歸動物所有、由動物經營的農莊,動物們總對此驚嘆不已,就算是最年輕或者從幾十公里外的農莊被帶來的新成員也不例外。聽著槍響,看著綠色旗幟在旗上飛揚,這些動物內心便洋溢著永不磨滅的驕傲感。聚會演講總會談到過去那段英勇歲月,像是驅逐瓊斯、塗寫七誡以及幾場擊敗人類入侵者的偉大戰爭等等。動物們沒有放棄任何舊日夢想,老少校所預言的動物共和國,領土上那片毫無人類足跡的英格蘭綠地,仍是大家心中的信仰。這個夢想有天會實現,或許不會馬上成真,或許目前活著的動物皆無法親眼見證,但總有那麼一天。農莊內的動物大概還會偷偷地哼唱〈英格蘭之獸〉,不管怎麼說,其實莊內每隻動物都知道這首歌,只是不敢大聲唱出來。他們的生活或許艱辛,心中的希望或許沒有全部達成,但他們很清楚自己和其他動物不一樣。他們挨餓並不是因為要餵飽暴虐的人類,他們辛勤工作至少是為自己努力,他們之間沒有誰是靠兩隻腳站立的,也沒有誰要叫誰「主人」,所有動物一律平等。


  初夏某一天,尖叫者命令羊群跟他走,把他們帶到農莊一端的荒地去,那裡長滿了樺樹苗。在尖叫者監督下,羊群吃了一整天樹葉。到了晚上,尖叫者獨自回到農舍,因為天氣暖和,所以他要羊群留在原地。他們在那裡待了整整一個星期,這段時間裡,其他動物沒見著半頭羊。尖叫者每天大部分的時間都和羊群在一起,說是在教他們唱新歌,得選在安靜的地方進行。

  羊群回來後沒多久,一個舒服的夜裡,動物們結束工作回到倉舍,院子裡突然傳來可怕的馬鳴聲,大家嚇了一跳,紛紛停下腳步。那是幸運草的叫聲,她再度嘶鳴,所有動物趕忙衝向院子,幸運草所見畫面映入大家眼簾。

  一頭豬正在用後腿走路。

  沒錯,是尖叫者,他走路的樣子有點笨拙,彷彿還不太習慣以這種姿勢來支撐龐大的身軀,但步伐很平穩,他正在院子裡散步。之後,一長列豬群從農舍大門內走出來,全部用後腿走路,有些走得比其他好,然而其中一兩頭豬甚至有點不穩,看起來好像需要柺杖,不過這些豬各個成功繞了院子一圈。最後,一陣凌厲的狗叫和黑公雞刺耳的啼叫後,拿破崙直挺挺地走了出來,高傲的目光掃視四周,狗群在他身邊蹦蹦跳跳。

  拿破崙蹄子夾著一根皮鞭。

  現場一片死寂,動物們驚恐地擠在一起,看著豬列隊在院子中緩慢繞行,彷彿整個世界顛倒過來了。第一時間的震驚消退後,動物們突然覺得,雖然狗很恐怖,而且大家那麼多年下來已經習慣對任何事情不抱怨、不批評,但這次該不顧一切地表達些反對意見吧。就在這個時候,所有羊群彷彿接收到暗號齊聲咩叫:

  「四足善,雙足更善!四足善,雙足更善!四足善,雙足更善!」

  咩叫聲毫不停歇地持續了五分鐘,等到羊群靜下來,大家也沒機會抗議了,因為豬群已經走回農舍裡。

  班傑明覺得有動物用鼻子頂他肩膀,回頭看才發現是幸運草,她雙眼老花得比以往更嚴重了。幸運草一語不發地咬著班傑明的鬃毛,把他拉到大穀倉一頭,寫著七誡的那面牆邊。他們站在這面塗滿瀝青的牆壁前,盯著上面的白色字體看了一兩分鐘。

  「我眼睛快不行了,」幸運草最後開口道:「就算是年輕的時候,我也讀不懂上面的字,但這面牆看起來好像有點不同。班傑明,七誡的內容依舊是那樣嗎?」

  這一次,班傑明同意破個例,將牆上寫的東西念給幸運草聽。如今,這面牆上什麼都沒有,只有一條誡律,內容是:

  所有動物一律平等,

  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為平等。

  這之後,到了第二天,豬在監督農事時,蹄子上總會夾條皮鞭,他們買了無線收音機,準備要裝電話,訂了《約翰牛報》〔譯注:約翰牛(John Bull)指英國人。〕、《珍事報》和《每日鏡報》,大家也看過拿破崙嘴裡叼著菸斗在花園裡散步,這些現在已經不足為奇,豬甚至從衣櫥裡拿瓊斯先生的衣服出來穿。拿破崙一身黑色大衣、捕鼠馬褲及皮革綁腿,他最愛的母豬穿著瓊斯太太星期天最常穿的波紋綢洋裝,這些也都見怪不怪了。

  一週後,有天下午,幾輛雙輪馬車駛進農莊,原來鄰近農莊受到邀請派代表來參訪。他們整座農莊繞了一圈,對所見到的一切讚歎不已,尤其是風車更為他們所稱道。動物在蘿蔔田裡除草,辛勤工作,臉總是向著地面,不知道是比較怕豬,還是比較怕來訪的人類。

  那天晚上,農舍內傳來宏亮的笑聲和歌聲,各種聲音交錯之下,動物們突然感到好奇,動物和人類首次以對等身分碰面,會發生什麼事情呢?於是大家不約而同地爬向農舍花園,儘量不出半點聲響。

  動物們在大門前停住,有點不敢再往前走,最後由幸運草帶頭進入,他們踮起腳尖走近房舍,比較高大的動物則從餐廳窗戶往內看。餐桌邊坐著六名農夫以及六隻更為顯眼的豬,拿破崙則坐在桌頭主位,這些豬坐在椅子上看起來很怡然自得。他們之前在玩紙牌遊戲,現在稍作歇息,顯然是準備要乾杯。一個大酒罐在桌上傳來傳去,斟滿一杯杯啤酒,裡頭的人或豬都沒有發現窗戶外有動物滿臉疑惑地向內張望。


  狐林農莊的皮金頓先生手拿酒杯站起來,說他希望在場各位可以乾一杯,但在這之前,他認為自己應該先說些話。

  皮金頓表示,長久以來的不信任與誤解如今終於告一段落,相信這對他以及在座諸位來說都是件彌足欣慰之事。過去曾有一段時間,不論他自己或在場各位都沒有這樣的感受,當時,人類鄰居對受到敬重的動物農莊所有者懷有疑慮──不是敵意,疑慮罷了。之前發生過不幸事件,也有過一些誤會,大家覺得一座歸豬所有、由豬管理的農莊總是違背常理,可能會為鄰近農莊帶來紛擾。很多農夫不先打聽清楚就以為這樣的農莊鼓吹放縱思想、脫序行為,擔心自己的牲畜或手下也會被影響。但這些疑慮如今盡皆煙消雲散,今天,他和他的朋友參訪動物農莊,親眼目睹農莊內的一點一滴,他們看到了什麼呢?最先進的制度。而且莊內紀律嚴明、井然有序,足以當所有農夫的榜樣。他認為,和威靈頓其他農莊動物比起來,動物農莊裡的低下動物可說做更多的活、吃更少的糧食。事實上,他和其他造訪者今天觀察到許多特點,回去後打算馬上在自家農莊施行。

  皮金頓表示自己的話到此為止,還不忘再次強調動物農莊及其鄰居之間已然存在且應該維繫下去的友誼。豬和人類之間沒有、也不該有任何利益衝突,因為他們努力的目標和面臨的困難都一樣,勞力問題不是到處相同嗎?說到這裡,皮金頓顯然是準備幽默一下,但他卻開心到說不出話來。他努力抑制笑意,下巴都憋得發紫了,最後才說出:「你們有低下動物要傷腦筋,我們也有低下階級要處理!」這句妙語在餐桌上引起一陣大笑。之後,皮金頓再次向豬道賀,恭喜他們能以少量配給讓動物長時間工作,一點都不讓動物飲食過量。

  最後,皮金頓示意大家站起來,並在杯子裡斟滿酒。「各位先生,」他說道:「各位先生,我們來乾杯,祝動物農莊繁榮昌盛!」

  熱烈的喝采聲和跺腳聲四起,拿破崙非常開心,於是離開座位,繞到皮金頓身邊,和他乾完最後一口酒。喝采聲歇止後,依舊以雙腳站立的拿破崙表示也有些話要講。

  這席話和拿破崙其他演講一樣簡明扼要。他說,他也很高興看到那一段彼此誤會的時期告一段落。長久以來,始終有謠言說他和其他豬隻同僚在鼓吹顛覆行動,甚至提倡革命,他合理懷疑散布者為某些邪惡敵人,這些敵人把他們講成是抗爭分子,企圖煽動鄰近農莊的動物,但事實是無法扭曲的!一直以來,他們唯一的願望就是與鄰居和平共處、維持正常的貿易關係。之後,拿破崙又補了一句,他有幸治理的這座農莊其實是合作事業,手中的農莊地契其實為所有豬隻共同擁有。

  拿破崙表示,過去那些猜忌不會再繼續下去,而且農莊生活習氣最近也做了些改正,相信能進一步增強彼此信任。從過去到現在,農莊動物有個愚蠢的習慣,老是稱呼對方「同志」,這以後要加以禁止。莊內還有一個奇怪規矩,花園裡有根木杆,上面釘了個公豬頭骨,每星期天早晨大家都得列隊經過。這規矩不知道是從哪來的,也要禁止,那顆頭骨現在已經埋起來了。再者,來訪人士不知是否看見旗上飄揚的綠色旗幟,若有,應該會注意到原本畫在上面的白蹄白角已經不見了,這面旗幟今後都會維持綠色素面。

  對於皮金頓出色、友善的演說,拿破崙說他只有一點意見,皮金頓先生從頭到尾都以「動物農莊」相稱,當然,皮金頓先生還不知道,畢竟這是拿破崙首次宣布,「動物農莊」這個名字已經廢除,從今以後,這座農莊改名為「曼諾農莊」,拿破崙認為這才是最正確、最初始的名稱。

  「各位先生,」拿破崙演講末尾說道:「我也想向大家敬酒,但說辭有點不一樣。現在,請把酒斟滿。各位先生,我敬你們一杯,祝曼諾農莊繁榮昌盛!」

  餐廳內再次響起熱情的喝采,大家將酒一飲而盡。外頭的動物盯著裡頭看,他們覺得似乎有點不對勁。豬的臉是不是變了?幸運草老花的雙眼瞥過所有豬隻,有的有五層下巴,有的四層,有的三層,那些不斷融化、改變的是什麼東西?接著,掌聲停歇,餐桌邊的豬和人重新拿起紙牌,繼續玩到一半的遊戲,動物們則悄悄地爬離農舍。

  在離開農舍還不到二十公尺的時候,動物們突然停下腳步,因為屋子裡傳來喧鬧聲。他們趕緊往回爬,再度往窗內望去,沒錯,屋裡的豬和人吵得不可開交,他們嘶吼叫罵還拍打桌子,一邊眼神滿是猜忌,一邊不斷矢口否認。爭端好像是拿破崙和皮金頓手上同時持有黑桃A。

  十二種不同的聲音同時憤怒叫喊,但其實都一個樣。如今,不須再問豬的臉有什麼變化。外頭的動物看看豬又看看人,看看人又看看豬,接著又看看豬再看看人,眼前已是豬人難辨。

動物農莊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