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農莊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一章



  天色已晚,曼諾農莊的主人瓊斯先生鎖了雞舍大門,卻醉得忘記關上給雞走的小洞。他踉踉蹌蹌地走過院子,手中的提燈閃耀著一圈光環,晃來晃去就像在跳舞。瓊斯先生在後門口甩掉腳上的靴子,又從貯物室的酒桶裝了最後一杯啤酒來喝才上床。此時,床上的瓊斯太太早已鼾聲大作。

  臥室的燈一熄滅,農莊內的倉舍旋即一陣騷動。得過中等白豬獎的老少校前一晚做了個怪夢,他想與其他動物分享夢境內容。白天裡消息便已傳開,大家一致同意在確定瓊斯先生離開後於大穀倉集合。動物們口中的老少校,當初出展時其實被取名為威靈頓美豚。他在農莊裡德高望重,大家都很願意犧牲一小時睡眠時間來聽他談話。

  穀倉一端是高起的平台,上面鋪著一層稻草,老少校早已安坐在那裡,頭頂上的屋樑懸著一盞燈。十二歲的老少校雖然近來身形愈顯福態,但仍是頭儀表堂堂的豬,即使獠牙從未修過,看起來還是非常睿智、仁慈。沒多久,動物們陸續到來,各自找了個舒服的地方坐下。最先到的是藍鈴、潔西和品契爾這三條狗,接著是豬群,他們在平台前的稻草堆中直接坐下。母雞臥在窗臺,鴿子拍動翅膀飛到椽木上,羊和牛則坐臥在豬身後,咀嚼著反芻的食物。拳擊手和幸運草這兩匹拉車馬一同前來,他們走得很慢,每次放下毛茸茸的大蹄子時都非常小心,生怕稻草堆裡藏有什麼小動物。幸運草是匹慈祥的母馬,近中年的她體型肥胖,往日的身形在生下第四胎後已不復見。拳擊手是頭巨獸,個頭將近兩公尺,氣力是一般馬匹的兩倍,臉上的白色條紋一直延伸到鼻頭,看起來有點蠢。事實上,拳擊手的腦袋也的確稱不上一流,但他性格沉穩、工作時精力充沛,因而搏得其他動物的尊敬。馬到了以後,白羊穆里兒與驢子班傑明接著現身。班傑明是農莊裡年紀最長的動物,脾氣也最壞,他很少說話,只要一開口就是在憤世嫉俗。比方他會說,上帝給了他一條尾巴趕蒼蠅,但他寧願不要有尾巴也不要有蒼蠅。在農莊裡,班傑明是唯一不笑的動物,有動物問他為什麼不笑,他就會說沒什麼好笑的。不過,雖然沒有公開承認,但班傑明很喜歡拳擊手,他倆常常一起在果園那邊的小牧場度過週日,彼此肩並著肩吃草,不發一語地消磨時光。

  兩匹馬趴在地上後,一群沒了媽媽的小鴨子魚貫進入穀倉,一邊發出微弱的呱呱聲,一邊四處移動想找個不會被踩到的地方。幸運草於是拱起粗壯的前腳形成一道牆,小鴨舒適地坐在其中,很快進入了夢鄉。愚笨但漂亮的白色母馬莫莉平常都幫瓊斯先生拉車,她在最後一刻才嚼著糖塊踩著優雅的碎步翩翩駕到。莫莉選了個比較前面的位置,甩動起白色鬃毛,想讓其他動物注意到繫在上面的紅緞帶。貓是最後一個抵達的動物,一來就如往常般到處尋找最溫暖的位置,最後緊窩在拳擊手和幸運草中間,老少校在演講的時候她半個字都沒聽進去,只顧著滿足地呼嚕叫。

  所有動物都到齊了,獨缺被瓊斯先生當寵物養的烏鴉摩西,他在後門棲木上睡覺。老少校看大家都已舒服地坐好並專心等待演講開始,便清清喉嚨說:

  「同志們,你們已經知道我昨晚做了個怪夢,但這個夢我稍後再提,有件事我想先說一下。同志們,我能和你們相處的日子只剩下幾個月,在死之前,我認為自己有責任將經年累月得來的智慧傳授給你們。我這輩子活得夠長了,獨自在豬圈時,我有很多時間思考,我想我和所有活著的動物一樣,都體悟到生命的本質,這就是我想跟你們談的事情。」

  「同志們,我現在要問的是,活著的意義是什麼?讓我們面對現實吧,我們的一生既悲慘又辛勞,而且稍縱即逝。出生之後,我們每天所得到的食物只夠滿足身體基本需求。我們當中較有力氣的總是被迫為工作竭盡精力,一旦我們不再有用處,馬上就會遭到殘忍屠殺。英格蘭所有動物在滿週歲後都忘了什麼是快樂或悠閒。在英格蘭,沒有一隻動物是自由的,動物的生活等於悲慘與苦役,事實擺明了就是如此。」

  「但這真是自然法則嗎?是不是因為我們居住的土地過於貧瘠,所以這裡的動物無法過舒適的生活?不是這樣的,同志們,絕對不是!英格蘭的土壤肥沃、氣候良好,也因此物產豐饒,養活現在居住於此的動物綽綽有餘,就算有更多更多的動物也不成問題。光我們這座農莊就能養十二匹馬、二十頭牛和幾百隻羊,而且他們的生活會超乎我們想像地舒適、有尊嚴。那麼,為什麼我們還是過得這麼悲慘呢?那是因為我們勞力生產的成果幾乎都被人類竊占了。同志們,我們所有的問題有一個共同的答案,這答案能用一個字眼來簡單說明──人類。人類是唯一真正的敵人,只要把人類趕走,飢餓、過勞等問題就能從根本解決,不再出現。」

  「人類是唯一消費而不事生產的傢伙,他們不產乳、不下蛋、力氣太小無法拉犁、跑得不夠快不能抓兔子,但卻是所有動物的統治者。人類驅役動物,只給他們僅夠止飢的稀少糧秣作為回報,自己卻占走大部分食物。我們付出勞力耕地、以糞便肥沃土壤,換得的卻只是這身皮囊。你們這群坐在我面前的乳牛去年產奶量有幾千加侖?這些本該用來餵養健壯小牛的牛奶到哪去了?它們一點一滴都流進我們敵人的喉嚨裡。還有你們這些母雞,去年生了多少顆蛋?其中有多少孵化成小雞?其他全被拿到市場賣,為瓊斯和其他人增添收入。還有你,幸運草,你生的四匹小馬在哪裡?他們原本是你晚年的依靠與慰藉,但是都在一歲的時候就被賣掉,你以後也無法再見到他們。你四次懷胎而且在田裡辛勤工作,但是除了稀少的食物和一間馬廄還得到什麼嗎?」

  「再者,過著悲慘生活的我們也沒辦法壽終正寢。我自己是不會有怨言,因為我夠幸運的了。我現在十二歲,有四百多頭後代,這樣的生活對一頭豬來說再自然不過。但是沒有一隻動物逃得過殘忍的最後一刀。你們這群坐在我面前的年輕肉豬一年內全會在屠刀下慘叫喪生。我們都得面對這份恐懼──牛、豬、雞、羊,每隻動物皆然,馬和狗也不會有比較好的下場。你,拳擊手,瓊斯會在你氣力用盡那天把你賣給屠馬業者,讓他割斷你的喉嚨,把你煮來給獵狐犬吃。至於狗,當他們老了、牙齒掉光了,瓊斯會在他們脖子上綁一塊磚,在附近的池塘淹死他們。」

  「同志們,這樣還不夠清楚嗎?我們生活中所有的不幸都來自人類的暴虐。唯有趕走人類,勞力的成果才會歸我們所有,可以說在一夜之間,我們就能成為富有、自由的動物。那麼,我們該怎麼做呢?沒錯,我們要日以繼夜地奮鬥、投注所有心力,只求推翻人類!這就是我要傳達給你們的訊息,同志們,抗爭!我不知道抗爭什麼時候會開始,也許一週之內,或者百年之間,但是我知道正義遲早會到來,我非常確定,就像我看得到腳下的稻草一般。同志們,用你們剩下的短暫生命好好看著!還有,最重要的是,將我的訊息傳達給你們的後代,這樣他們才會持續地奮鬥下去,直到成功為止。」

  「還有,同志們,要記住,你們的決心絕對不能動搖,絕不能被任何論點導向歧途,絕不要聽信人類和動物共享利益、彼此共榮這種話,這些都是謊言。人類只會追求自己的利益,不顧其他生物。在這場抗爭中,我們動物要彼此緊密團結、合作無間。所有人類都是敵人,所有動物都是同志。」

  此時穀倉內一陣譁然,老少校在演講時,四隻大老鼠從洞裡爬出來,蹲坐著聽。狗意外發現老鼠,結果老鼠一溜煙鑽進洞裡保住小命。老少校舉起蹄子要大家安靜:

  「同志們,」他說:「這裡有個問題必須釐清。像是老鼠、兔子這類野生動物,算是我們的朋友還是敵人?讓我們投票表決吧,我在此聚會中提出這個問題•老鼠是同志嗎?」

  表決立即展開,絕大多數動物都同意將老鼠當作同志,只有三條狗及一隻貓投下四張反對票,後來大家才發現他們其實兩邊都投。老少校繼續說道:

  「我還有一些話要講,且容我重申,永遠記住要敵視人類及其所作所為,這是你們的責任。以兩隻腳走路的都是敵人,以四隻腳走路或是有翅膀的都是朋友。還有,你們也要記住,在對抗人類時不可愈來愈像人類,就算你們打倒他們了也不能染上他們的惡習。所有動物都不能住在屋子裡、睡在床上、穿衣服、喝酒、抽菸、碰錢,或者做買賣。人類所有的習慣都是有害的,最重要的是,動物不准欺壓同類,不管是強是弱、聰明或笨拙,我們情同兄弟。動物不准殺害其他動物,所有動物一律平等。」

  「現在,同志們,我要跟你們說我昨晚所做的夢,我實在不知如何描述,這個夢是關於人類消失以後的世界,而且讓我想起一件早已遺忘的事情。許多年前,當我還是頭小豬時,我的母親跟其他母豬曾經唱過一首老歌,但她們只記得旋律和開頭三個字。我從還是小豬的時候就知道這旋律了,但有好長一段時間不曾去回想。昨晚,這旋律在我的夢中再度響起,連歌詞也一併浮現。我敢肯定,這些歌詞曾在很久以前的動物口中傳唱,但好幾世代以來為大家所遺忘。同志們,我現在就為你們唱這首歌,我老了,嗓子啞了,但是我教你們怎麼唱以後,你們自己可以唱得更好聽。這首歌叫做〈英格蘭之獸〉。」

  老少校清了清喉嚨,唱起歌來。他的嗓子就像他說的一樣沙啞,但唱得算是不錯了,這首歌的旋律激昂,大概介於〈克萊門泰〉(Clementine)跟〈蟑螂歌〉(La Cucuracha)〔譯注:兩首歌皆為西方民謠,前者旋律緩慢,後者輕快。〕之間。歌詞如下:

  英格蘭之獸,愛爾蘭之獸,

  萬國眾地之獸,

  聽我悅人音信,

  大好未來良佳訊。

  ※※※

  那天遲早會到來,

  人類暴政終垮臺,

  豐饒土地英格蘭,

  只見眾獸足跡踩。

  ※※※

  鼻頭環勾不復見,

  背上挽具不再配,

  口銜靴刺永蒙鏽,

  無情長鞭絕咻鳴。

  ※※※

  超乎想像之富饒,

  小麥與大麥,燕麥與乾草,

  苜蓿、豆類與甜菜,

  屆時吾等囊中包。

  ※※※

  明光普照英格蘭,

  水更純,

  風更輕,

  解放時日之情景。

  ※※※

  為了這天須努力,

  為求成功死不計,

  乳牛及馬,鵝及火雞,

  皆為自由盡心力。

  ※※※

  英格蘭之獸,愛爾蘭之獸,

  萬國眾地之獸,

  用心傾聽,傳我音信,

  大好未來將來臨。

  這首歌讓動物們無比激動,老少校還有一小段沒唱完,他們就自顧自哼起來了。即使最笨的動物也已經記得旋律和零星歌詞,至於豬和狗這些比較聰明的動物,幾分鐘內已將整首歌默記在心。大家演練了幾次後齊聲高唱,完美的合唱聲響遍農莊,牛哞狗吠,羊啼馬嘶,鴨子呱呱應和。他們非常喜歡這首歌,從頭到尾連續唱了五次,要不是被打斷,搞不好會唱上一整晚。

  可惜的是,這場騷動吵醒瓊斯先生,他從床上一躍而下,以為院子裡有隻狐狸,因此抓起總是擱在臥室角落的槍,一發六號子彈旋即射入黑暗之中,子彈散粒鑽進穀倉牆內,聚會因而匆匆解散。動物們紛紛溜回自己睡覺的地方,家禽跳上枝頭,家畜俯臥稻草之中,沒多久,所有動物都進入了夢鄉。

動物農莊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