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農莊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章



  過了三晚,老少校在睡夢中安詳去世,遺體葬在果園一隅,靠近山腳處。

  這時候是三月初,接下來的三個月裡,農莊內進行著一場極為機密的行動。老少校一席話讓較有智慧的動物對活著產生嶄新的看法,他們不知道老少校預言的抗爭何時來臨,也沒理由認為自己在有生之年看得到,但他們清楚自己有責任為抗爭作準備。教導、組織其他動物的任務自然落在豬的身上,大家都認為他們是最聰明的動物。在豬群中,最有本事的要屬雪球和拿破崙這兩頭瓊斯先生原本打算養來賣的年輕種豬。拿破崙是農莊內唯一一隻波克夏種豬,身形巨大、長相凶狠、不擅言詞而且大家都知道他喜歡為所欲為。與拿破崙相比,雪球顯得較為活潑,他口齒伶俐、見解獨到,但個人色彩沒有拿破崙鮮明。農莊內其他豬隻都是肉豬,其中最有名的是名為尖叫者的小胖豬,他臉頰豐滿、雙眼閃爍、動作靈巧且聲音尖銳。尖叫者能言善道,在爭辯一些棘手的議題時,總習慣跳來蹦去並甩動尾巴,這動作莫名地具說服力,其他動物都說尖叫者能把黑的說成白的。

  這三頭豬將老少校的教誨仔細整理成一套完整的思想系統,稱之為動物主義。他們一週總會花上好幾晚,趁瓊斯先生入睡時在穀倉內舉行祕密聚會,向其他動物闌述動物主義的信條。剛開始動物們不是聽不懂就是沒興趣,有些動物會大談對瓊斯先生應有的忠誠,或者把話題轉到基本面上,例如「瓊斯先生餵養我們,如果他不見了,我們會餓死」。對他們來說,瓊斯先生是「主人」。有些動物會問其他問題,像是「我們為什麼要去管死後才會發生的事情?」或者「如果抗爭一定會發生,我們出力與否有什麼差別?」豬隻們實在難以讓他們了解這與動物主義的精神相悖。其中最愚蠢的問題出自白色母馬莫莉之口,她問雪球的第一個問題是:「抗爭以後還會有糖吃嗎?」

  「不會,」雪球肯定地說:「農莊裡沒有製糖機器。但是你到時也不需要糖了,你可以隨意享用所有的燕麥和乾草。」

  「那我還可以在鬃毛上綁紅緞帶嗎?」莫莉問。

  「同志,」雪球說:「你所著迷的緞帶是奴役的象徵,你難道不了解自由比緞帶更可貴嗎?」

  莫莉表示同意,但聽起來不太服氣。

  瓊斯先生養了隻特殊的寵物,就是烏鴉摩西。他是間諜,喜歡四處造謠,而且能言善道,對豬群來說,摩西所散布的不實說法更難處理。他聲稱有個神秘的地方叫糖果山,動物死後全會去那裡。他說,糖果山在天上雲間,山中一週都是星期天,苜蓿一年四季皆可見,籬笆還會長出糖塊和亞麻仁餅。摩西只會講故事從不做事,動物都很討厭他。但有些動物卻相信糖果山的確存在,所以豬隻們得要費盡唇舌讓他們明白世界上沒有這樣的地方。

  豬隻們最忠誠的信徒是拳擊手與幸運草這兩匹拉車馬,他們非常拙於思考,在將豬視為導師之後,便全盤接收他們的一切想法,並以簡單的用語轉述給其他動物聽。這兩匹馬按時出席穀倉密會,還帶頭唱聚會末尾必唱的〈英格蘭之獸〉。

  從結果來看,抗爭從開始到成功過程既快又輕鬆,出乎大家預料。過去幾年來,雖然瓊斯先生一直是個苛刻的主人,但也是名能幹的農夫,可是這陣子卻在走楣運,自從官司打輸賠了一筆錢後,瓊斯先生灰心喪志、常常酗酒。他會一連幾天窩在廚房的高背木椅上看報紙、喝酒,有時還拿沾過啤酒的麵包屑餵摩西。他的手下既懶散又不誠實,農田裡滿地雜草,倉舍屋頂年久失修,籬笆乏人整理,動物未能飽食。

  到了六月,即將進入乾草收割期,今年仲夏夜為星期六,瓊斯先生在威靈頓的紅獅酒吧喝得酩酊大醉,隔天中午才回到農莊。他的手下一大早替牛擠過奶就出門獵兔去,完全忘記要餵動物。瓊斯先生回到家便睡倒在客廳沙發上,臉上還蓋著《世界新聞報》。動物們一直到晚上都沒進食,最後受不了了,有隻牛用角撞開貯糧庫大門,大家衝進去各自找食物吃。說時遲那時快,瓊斯先生突然驚醒,他和四名手下趕到貯糧庫,手持皮鞭四處亂抽。飢餓的動物忍無可忍,在沒有事先計畫的情況下不約而同撲向施虐者。來自四面八方的頭頂腳踢讓瓊斯及其手下意識到局面已經失控,他們從沒看過動物這樣子,過去任人鞭打虐待的牲畜轉眼發狂,嚇得這群人魂不附體。沒多久,他們放棄抵抗,拔腿就逃,沿著車道飛奔至大馬路上,動物們得意洋洋地在後頭追趕。


  瓊斯太太從臥室窗戶向外望,看見底下發生的事情,急忙將一些家當往手提袋裡塞,從另一條路倉皇逃離農莊,而摩西則大聲地呱呱叫著,拍動翅膀飛離悽木跟在她身後。此時,動物們將瓊斯及其手下驅逐至大馬路上,一把甩上柵門。就這樣,在他們回神之前,抗爭便已成功。瓊斯被趕走,農莊屬於他們了。

  最初幾分鐘,動物們簡直無法相信運氣會這麼好,他們做的第一件事是集體繞農莊跑一圈,彷彿是在確認沒人躲在莊內。然後他們回到倉舍,將瓊斯留下的可恨痕跡全部清除。動物們撞破馬廄內的農具房,口銜、鼻環、狗鍊以及瓊斯先生用來替豬羊去勢的殘忍利刃全被扔到井底。韁繩、籠頭、眼罩以及羞辱馬的飼料袋通通被丟進院子裡的垃圾火堆中,其中也包括鞭子。看著火舌吞沒鞭子,動物們歡喜雀躍。瓊斯在市集日總會在馬兒的鬃毛及尾巴繫上緞帶,這些也被雪球一併扔進火裡。

  雪球說:「我們應該將緞帶看作衣服,這是人類的象徵,所有動物都該光著身子。」

  聽完雪球這麼講,拳擊手咬起夏天戴來防止蒼蠅在耳邊亂飛的小草帽,拋進火裡一起燒了。

  不一會兒,動物們摧毀所有和瓊斯先生有關的東西。拿破崙帶領大家回到貯糧庫,發給他們兩倍的穀物,每條狗也分到兩塊餅乾。接著他們唱起〈英格蘭之獸〉,從頭到尾一共唱了七次。隨後天色已晚,大家稍作休息便進入夢鄉,睡了場前所未有的好覺。

  不過,動物們依舊在黎明時醒來,猛然想起昨天的光榮事蹟,全都往牧場跑。牧場附近有座小山丘能眺望整座農莊,大夥兒衝到那上面,在清澈的晨光中俯視四周。沒錯,農莊是他們的了,從這裡舉目所及皆為他們所有!這念頭讓動物們欣喜若狂地蹦來蹦去,興奮得一跳就跳到半空中。動物們在露濕草地上打滾,滿口香甜的夏日青草,還一腳踢起黑色土壤,嗅聞濃郁的土香。然後,他們在農莊各處巡視,看著耕地、草地、果園、水塘和樹叢,欽歎得說不出話來,彷彿從未見過眼前景象。直到現在,動物們都還不敢相信,這些已全歸自己所有。

  動物們魚貫打道回府,卻在農舍大門前默立良久,這裡也屬於他們了,但他們不敢進去。過一會兒,雪球和拿破崙以肩膀撞開大門,讓動物逐一入內,大家小心翼翼,生怕驚動什麼似地躡手躡腳察看每個房間,說起話來也輕聲細語,大家帶著敬畏的眼神凝視如此難以置信的氣派景象,映入眼簾的有羽絨床鋪、鏡子、馬鬃沙發、布魯塞爾地毯以及客廳壁爐上端的維多利亞女王平版畫像。下樓時,大家發現莫莉不見蹤影,回頭一找,才發現她待在最奢華的臥室裡。莫莉從瓊斯太太的梳妝台上銜來一條藍色緞帶擱在肩上,站到鏡子前顧影弄姿,舉止十分愚應。其他動物厲聲斥責她,之後便一起離開臥室。廚房裡掛了幾串火腿,動物們全拿出去埋了,貯物室內的酒桶也被拳擊手的蹄子踹破一個洞,除此之外,屋內其他東西都沒被動過。動物們當場無異議通過,保留農舍作為博物館,而且任何動物都不准住在這裡。

  吃完了早餐,雪球和拿破崙把動物們叫到跟前。

  「同志們,」雪球說:「現在是六點半,接下來將是漫長的一天,我們要收割乾草,但在這之前還有一件事情得先處理。」

  豬表示,他們從垃圾堆中撿來一本老舊的拼字練習簿,是瓊斯小孩不要的,結果成了豬隻們過去三個月來學習閱讀寫字的工具。拿破崙要動物拿來黑色和白色油漆,然後帶領大家到通往大馬路的柵門前。雪球(因為他最會寫字)前蹄拿起刷子,塗掉柵門最上方橫木的「曼諾農莊」四個大字,改成「動物農莊」,作為這座農莊今後的名稱。完成後,他們回到倉舍,雪球與拿破崙要動物搬來梯子,靠在大穀倉牆邊。他們解釋說,根據過去三個月的鑽研,豬群成功將動物主義的原則歸納成七誡,這七誡現在要寫在牆上,當作動物農莊內所有動物必須遵從的不變律法。雪球費了一番功夫(因為要豬在梯子上保持平衡是件難事)才爬上梯子開始作業,尖叫者則在雪球下方托著油漆罐。在塗滿瀝青的牆壁上,雪球以斗大的白色字體寫下七誡,就算在三十尺外都看得見。此七誡為:


  一、雙足行走者皆為敵人:

  二、四足行走或者具翅膀者皆為朋友:

  三、不可穿衣:

  四、不可睡於床上:

  五、不可飲酒:

  六、不可殺害其他同類:

  七、動物一律平等。

  牆上字跡工整,只是「朋友」寫成了「明友」,還有個「不」字筆劃錯誤,除此之外都正確無誤。雪球為其他動物大聲念出七誡,大家點頭如搗蒜,完全同意這些內容,比較聰明的動物更立刻將這些誡律默記起來。

  「現在,同志們,」雪球丟下刷子高喊著:「到乾草地去吧!我們要收割得比瓊斯和他的手下快,當作是種成就。」

  就在此時,三頭早已感到不適的牛放聲哞叫,已有一整天沒人幫她們擠奶了,她們的乳房飽漲欲裂。豬隻們想了一會兒,要其他動物取來桶子,由豬隻動手,相當順利地為牛擠出奶來,他們的蹄子很能適應這種差事。過沒多久,豬擠出五桶還帶著泡沫的鮮奶,吸引許多動物帶有幾分覬親的目光。

  「這些牛奶該怎麼處理?」有隻動物問道。

  「瓊斯有時會加一些在我們飼料裡。」一隻母雞說。

  「同志們,不要管這些牛奶!」拿破崙站在五桶牛奶前面叫道:「有動物會負責處理的,收割乾草比較重要,雪球同志會帶路,我幾分鐘後就到。同志們,前進!乾草在等著我們。」

  於是動物們成群結隊走向乾草地,展開收割工作。晚上回到倉舍卻發現牛奶已經消失了。

動物農莊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