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農莊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章



  動物們是多麼辛勤地在收割乾草啊!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收成比預期還可觀。

  工作有時比較費勁,畢竟那些農具是設計給人用的,而非動物。最讓人傷腦筋的是,沒有動物能使用僅靠兩隻後腳站立來操作的工具。然而,在面對難題時,聰明的豬總能找出解決之道。至於那些馬,他們對於田裡的事情瞭若指掌,事實上,還比瓊斯及其手下更清楚割草耙地的要訣。豬其實不用工作,主要負責指揮監督其他動物,他們學識較為淵博,理當作為領導人物。拳擊手和幸運草則負責拉割草機或者馬拉耙(現在當然不需要口銜、馬韁了),步伐平穩地在田裡來回作業,身旁還會有隻豬隨行,視情況喊著「同志,前進!」或者「同志,後退!」所有動物不分尊卑一起收集乾草,就連母雞和鴨也用嘴啣,在太陽底下往來運送。最後,收成完畢,他們的速度整整比瓊斯先生及其手下快了兩天!這還是農莊歷來收成最豐碩的一次,因為母雞與鴨眼力敏銳,一根乾草都不放過,所以田裡沒有半點漏收之成。此外,動物們也不敢偷吃這些乾草半口。

  那年夏天,動物們按時處理各項農事,像這種幸福日子,他們以前想都沒想過。每口食物皆帶來無比歡愉,因為這真真正正是自己的食物了。他們自給自足,不需吝嗇主人施捨。寄生蟲般的無用人類遭到驅逐後,大家得到更多食物,空閒時間也增加了,這是動物們從未有過的經驗。但他們也碰到許多困難,比方說,由於農莊內沒有打穀機,所以在年底採收完穀物後,動物們得依循古法踩踏穀子,再吹走穀殼。碰到麻煩時,足智多謀的豬和力大無窮的拳擊手總能帶大家度過難關。拳擊手是所有動物仰慕的對象,他從瓊斯還在時就很勤奮,現在更是能完成三匹馬的工作,有時還一肩扛下所有差事。拳擊手從早到晚推這拉那,最棘手的部分總是由他處理,他還要一隻小公雞每天早半小時叫醒他,因為他自願在每天工作開始前完成一些急待處理的事情。每次碰到問題或挫折,他的回答都是「我要更努力」,這句話儼成為他的座右銘了。

  每隻動物各展其才,像母雞和鴨就幫忙拾回五蒲式耳〔譯注:一蒲式耳在英國等於三十六點三六八公升,在美國等於三十五點二三八公升。〕的穀子,大家不偷也不對配給量有所抱怨,以往司空見慣的爭吵、互咬和嫉妒幾乎消失,而且動物們無一(或者該說鮮少)偷懶。不過,有些動物就是貪圈安逸,莫莉不善於早起,還會拿石頭卡在蹄子裡當藉口提早結束工作。貓的舉止也有點詭異,大家發現一有工作貓就不見蹤影。她會索性失蹤幾小時,用餐時段或者晚上工作結束後才若無其事地再度現身。但她總有很棒的藉口,配上輕柔的嗚叫聲,讓動物們不得不相信她動機純良。老班傑明這頭驢子在抗爭之後似乎沒多大改變,他還是像在瓊斯時代一樣,做事緩慢而固執,雖不偷懶但也不會自願多負責一些事情。他對於抗爭及其結果不予置評,如果動物問他,瓊斯走了是否覺得比較開心,他只會回答說:「驢子壽命很長,你們都沒看過死驢子吧。」而其他動物也只能接受這種隱晦的答案。

  星期天不用工作,早餐比平常晚一小時,用餐後還有個每週都會進行的儀式。首先是升旗,雪球在農具房找到一塊瓊斯太太的綠色舊桌布,他拿來當作旗子,在上面畫上白色的蹄子和角,每週日早晨在農舍院內的旗上升起。雪球向大家解釋,綠色旗子代表英格蘭的綠色大地,蹄和角象徵推翻人類後所成立的動物共和國。升旗儀式過後,動物們一起進入穀倉集合,稱之為聚會,目的在於規劃未來一週的工作以及提出建議事項並進行辯論。提出意見的都是豬,其他動物雖然曉得怎麼投票,但想不出什麼建議。辯論過程中,雪球和拿破崙的表現最為活躍,不過,大家發現他們總是不認同對方,彼此意見相左。就算是已經決定好的事情,像是把果園後面那片小牧場留作年老動物安養天年的場地,這種提議大家都不會反對,但他們還是能針對各種動物的適當退休年齡展開激烈辯論。聚會總以〈英格蘭之獸〉作結,下午則讓大家休息。

  豬將農具室獨立出來作為總部,還從農舍找來各類書籍,內容含括鍛冶、木工及其他必備技術,晚上就在這裡研讀。雪球更忙著為動物組織各種委員會,並且樂此不疲,除了安排閱讚及寫字課程,他為母雞成立雞蛋生產委員會,替牛創辦尾巴清潔聯盟,還專門為了馴化老鼠與野兔創設野生同志再教育委員會,此外也有綿羊專屬的白淨羊毛運動及其他更多各種不同的組織。但是,整體而言,這些規劃都不見成效。舉例來說,馴化野生動物這項行動幾乎是立即失敗。野生動物依然故我,還得了便宜就賣乖。貓也是再教育委員會的成員,有幾天表現很活躍,某天,其他動物看到她坐在屋頂,對著伸掌不及的麻雀說,所有動物現在都是同志,只要願意,任何麻雀都可以在她爪子上棲息,不過麻雀依然離得遠遠的。

  閱讀及寫字課程倒是成效卓著,農莊內動物們幾乎都在入秋前多少認識了一些字。

  豬早就善於閱讀寫字。狗閱讀學得很不錯,可是只對閱讀七誡感興趣。白羊穆里兒的閱讀能力比狗好一點,有時會從垃圾堆中找來破報紙,在晚上念給其他動物聽。班傑明的閱讀能力和豬一樣優秀,但從不善用這份能力,他說,就他所知,沒什麼值得一讀的東西。幸運草把所有字母學起來了,但是把字母拼成字卻是個難題。拳擊手只學到D,他會用大蹄子在地上寫出A、B、C、D,然後豎起耳朵站在原地盯著字母看,時而聳聳額毛,絞盡腦汁想記起接下來是哪個字母,但每次只是白費功夫。事實上,拳擊手有好幾次都把E、F、G、H學起來了,但是記住這四個字母卻忘掉A、B、C、D。最後,他決定對只會前四個字母感到滿足,還習慣每天練習寫一兩次來加強記憶。莫莉除了拼出自己名字的六個字母外,其他什麼都不想學,她常常拿樹枝工整地排出自己的名字,再摘一兩朵花來裝飾,接著繞著自己的名字不停讚美。

  農莊其他動物頂多只能記住A,羊、母雞和鴨之類較為愚笨的動物連七誡都記不牢。雪球左思右想,宣布七誡一言以蔽之即「四足善,雙足惡」。他說,這包含了動物主義的精髓,只要完全參透就能免受人類影響。鳥兒們起初持反對意見,因為他們也算在雙足這邊,但雪球向他們證明事實並非如此。

  「同志們,」他表示:「鳥的翅膀是飛行器官,而非操作事物的工具,所以應視為腳。人類最明顯的特徵是手,萬惡皆源自於此。」

  鳥兒們雖然搞不懂雪球的長篇大論,但還是接受這番解釋,於是,動物們很認真地想將新格言默背起來。「四足善,雙足惡」也寫在穀倉牆上,位置就在七誡上方,字體也比較大。羊群記牢這句格言後愛不釋口,躺在田野上時經常一齊咩咩叫著「四足善,雙足惡」、「四足善,雙足惡」,一叫好幾個小時,從不厭倦。

  拿破崙對於雪球組織的委員會興趣缺缺,比起為成年動物所做的一切,他認為教育年輕一代更為重要。收割完乾草沒多久,潔西和藍鈴正好產下九隻健壯的小狗,小狗一斷奶就被拿破崙帶走,說是要教育他們。他將狗兒安置在閣樓,那是一個得從農具房搭梯子才能上去的地方。小狗待在這麼隱密的空間,其他動物沒多久便忘了他們的存在。

  牛奶消失之謎不久便真相大白,原來被摻進豬群每天的飼料裡。青澀蘋果現已成熟,被風吹落在果園草地上。動物們認為照例該均分這些蘋果,可是有天一道命令下來,要大家把被風吹落的蘋果都送到農具房供豬食用。有些動物感到不滿,卻也於事無補,因為所有豬隻皆無異議,就連雪球和拿破崙也是如此,他們還要尖叫者去向其他動物做些必要的解釋。

  「同志們,」尖叫者喊道:「希望你們不要以為我們這些豬這麼做很自私,許多豬其實不喜歡牛奶和蘋果,我自己就是如此,我們只是想要靠這些食物保持健康。牛奶和蘋果(同志們,經由科學證明)含有健康豬隻不可或缺的重要養分。我們這些豬成天動腦,負責整座農莊的管理與組織,不分日夜捍衛各位的福利,所以,我們是為了你們才喝牛奶、吃蘋果的。如果我們沒辦法工作,你們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嗎?瓊斯會回來!沒錯,瓊斯會回來!同志們,事實就是如此。」尖叫者跳來跑去、用動尾巴,近乎懇求地吶喊著:「你們都不想讓瓊斯回來,對吧?」

  現在,如果要說有什麼事情是動物們百分之百肯定的,那就是不希望瓊斯回來。這番言論讓他們無話可說,維持豬的健康很明顯是件重要大事。也因此大家不再爭論,同意將牛奶和被風吹落的蘋果(以及絕大部分熟成採下的蘋果)留給豬食用。

動物農莊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