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農莊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章



  冬天腳步愈來愈近,莫莉也愈來愈讓人傷腦筋。她每天早上工作都會遲到,老是拿睡過頭當藉口,常常抱怨身體沒來由地疼痛,胃口卻出奇地好。莫莉會以各種推託之詞逃避工作,跑到水池邊傻傻地凝視自己的倒影。但是,聽說還有更嚴重的事情。有一天,莫莉快活地溜達進院子裡,邊走邊搖著長長的尾巴,嘴裡還嚼著根乾草,這時幸運草把她拉到一旁說話。

  「莫莉,」她說:「我要跟你談件很重要的事情。今天早上,我看到你探頭望動物農莊和狐林農莊之間的籬笆。皮金頓的手下就站在籬笆另一邊,雖然我離你們有一大段距離,但是我的確見到他對你講話,你還讓他摸你的鼻子。莫莉,這是怎麼回事?」

  「他才沒那麼做!我也沒讓他那樣!那不是真的!」莫莉大聲叫道,接著來回踱步還伸出前蹄刨著地。

  「莫莉,看著我!你願意用名譽保證,那個人沒有摸你鼻子嗎?」

  「那不是真的!」莫莉如此重複道,卻不敢直視幸運草,然後拔腿就往田地裡跑。

  幸運草腦中閃過一個念頭,她並未向其他動物提起這件事,逕自前往莫莉的廄棚,以蹄子挑開稻草,結果在底下找到一些糖塊和好幾條不同顏色的緞帶。

  三天後,莫莉不見了,有好幾個星期下落不明。之後才從鴿子的報告中得知她身處威靈頓另一邊,在一家酒館前幫人拉車。她拉的車外形精巧,顏色以紅、黑為主。有個男人臉紅體胖,身穿方格子馬褲及綁腿,看起來像是酒館老闆,他摸著莫莉的鼻子並餵她糖吃。鴿子還說,莫莉神色自得地穿著全新剪裁的衣服,額毛上繫著一條紅緞帶。從此,動物們絕口不提莫莉。

  到了一月,天氣十分惡劣,大地凍得像鐵一樣硬,田裡沒活可幹,因此大穀倉裡舉行了多次聚會,豬隻們全神規劃下一季的工作。所有動物都接受讓明顯比其他動物聰明的豬決定農務方針,不過,他們下的決定依舊得通過多數決。這樣的模式本來很不錯,但雪球和拿破崙卻造成問題。他們彼此意見不合,一見著機會就表態反對,如果其中一方建議多種一畝大麥,另一方一定會要求多種燕麥;如果其中一個說某塊田地適合種包心菜,另一個就非要說根莖類作物才是唯一選擇。他們各有支持者,雙方發生過幾次激烈辯論。在聚會中,雪球常靠出色演說取得多數動物認同,拿破崙則擅長於休息時拉票,他這招對羊群特別有效。近來,羊群迷上咩叫「四足善,雙足惡」,他們嘴裡無時不在嘟囔這句話,常因此害聚會中斷。大家還注意到,他們最常在雪球的演講進入高潮時突然大喊「四足善,雙足惡」。雪球在農舍找到幾本過期的《農人與畜牧者》雜誌,仔細研讀後,胸中滿是革新與改進計畫。他談起農地排水、飼料保鮮及鹼性爐渣等頭頭是道,還研擬出一套複雜的制度,要動物們每天直接在田裡不同地點排泄,以精簡運送所需勞力。拿破崙沒規劃過任何方案,總平靜地說雪球的方案終將失敗,而且看起來就是在等這一刻到來。這兩隻豬爭執良多,最嚴重的一次當屬風車建造計畫。

  倉舍不遠處有塊狹長的牧場,那裡有座小山丘,是農莊內的最高點。經過一番地形考察,雪球宣布要在這裡建造風車,以此運作發電機,為農莊提供電力,一來用作廄棚照明,二來以備冬天時取暖,還能發動圓鋸、鍘草機、甜菜切片機與電動擠奶機。動物們以前從沒聽過這些東西(因為這是座舊式農莊,只有較為簡單的機器),大家目瞪口呆地聽著雪球講述這些神奇的機器將如何提供協助,讓他們能輕鬆地在田裡吃草,或者透過閱讀、聊天提升心智。

  沒幾個星期,雪球便將風車建造圖完全設計好,細部構造主要參考瓊斯先生的三本書!《一千種蓋房子的有用技巧》、《人人都能當磚瓦工》及《電力學入門》。他把以前作為孵蛋室的棚子當書房,棚內平滑的木質地板很適合繪圖。雪球在裡面往往一待好幾個小時,他拿石頭壓著翻開的書,前蹄夾著一根粉筆,在裡面來回快速移動,隨著建造圖一橫一豎地被勾勒出來,時而發出細微的驚喜歎叫。建造圖慢慢出現許多複雜的曲軸和齒輪,畫滿了半片地板,其他動物雖然完全看不懂,但仍感到欽佩。動物們一天至少會來觀看雪球作圖一次,連母雞和鴨子都來,他們很小心地不去踩到粉筆痕跡。只有拿破崙對此漠不關心,他從一開始就表明自己對於風車建造計畫的反對立場。然而,有一天,他卻出乎意料地現身查看建造圖。拿破崙腳步沉重地在棚內走動,端詳每處細節,嗅了嗅建造圖一兩次,還站起來一會兒,斜眼盯著圖看。突然間,他抬起後腿,對圖撒了一泡尿,然後一語不發地離開。


  農莊動物在風車計畫上歧見甚深,雪球不否認建造風車是棘手工程。大家要搬運石頭來蓋牆,還得製作風車翼,之後更需要發電機和纜線(雪球並未說明這些東西要從何取得)。但他強調這些事情可在一年內全部完成,並表示竣工之後將能省下許多勞力,大家每週只需工作三天。持反對意見的拿破崙則認為,當下最需要做的是增加食物產量,如果浪費時間在建造風車上,大家最後都會餓死。動物們分成兩派,各自鼓吹「票投雪球,週休四日」以及「票給拿破崙,食物永豐足」。班傑明是唯一沒有選邊站的動物,他既不相信食物會豐足也不認為風車能節省勞力。他說,不管有沒有風車,生活還是一如往常,也就是同樣糟糕。

  除了風車所帶來的爭端,農莊的防禦工事也是項議題。雖然人類在牛棚之戰吃敗仗,動物們都很清楚他們會捲土重來,甚至將展現更強烈的決心要奪回農莊、讓瓊斯先生再度掌權。人類這次敗績傳遍英格蘭各地,鄰近農莊的動物加倍難以駕馭,因此更有理由要討回顏面。不過,雪球與拿破崙依舊意見相左。拿破崙的見解是,動物們現在要做的是設法取得槍枝並學會用法。但雪球認為他們必須派出更多鴿子,煽動其他農莊的動物起而抗爭。拿破崙辯說,如果沒有自衛能力,那麼終將被打敗。雪球則強調,如果抗爭四起,自我防衛便不再需要。動物們聽完拿破崙的意見接著又聽雪球的觀點,無法決定誰說的對。事實上,他們發現,誰開口說話他們就買誰的帳。

  這一天終於到來,雪球完成了建造圖,接下來的週日聚會將表決是否要造風車。當所有動物都到大穀倉集合後,雪球站起身,儘管偶爾受到綿羊咩叫聲干擾,仍向大家闡述造風車的理由。之後,拿破崙起而回應,他非常平靜地說,造風車十分無意義,要大家不要投它,說完旋即坐下。他開口僅三十秒,有說跟沒說差不多。此時,雪球一躍而起,對底下再度發出咩叫聲的羊群大喊,要他們安靜,並激昂地呼籲大家支持造風車。在此之前,動物們並未明顯贊同哪一方,但能言口善道的雪球打動他們的心。他口若懸河地勾勒出動物農莊新未來,屆時動物們不再艱苦辛勞。他的夢想藍圖不只局限在鍘草機和蕪菁切片機,他表示電力將帶動打穀機、耕耘機、碎土機、滾筒式碾米機、收割機還有捆把機。此外,每座廄棚也將有獨立電燈、冷熱水以及暖氣機。雪球一閉口,便不難想見票會投給誰了。就在這個時候,拿破崙站了起來,以一種奇特的眼神睨視雪球,發出一聲尖叫,那種叫法其他動物從未聽過。

  穀倉外傳來恐怖的吠叫,九頭配戴黃銅項圈的大狗跳進穀倉,筆直衝向雪球。雪球及時跳離座位,躲過大狗利齒,接著逃出門外,狗群則在後頭追趕。所有動物驚怕得說不出話來,他們蜂擁而出,觀看這場追逐行動。雪球使盡吃奶的力氣往前跑,快速穿越狹長牧場,往大馬路上逃,而狗已經快追上他了。突然間,雪球滑了一跤,原本是會被狗抓住的,但是他再度爬起來,以生平最快的速度狂奔,接著狗又逐漸縮短距離,其中有隻狗幾乎快咬到他的尾巴了,雪球及時甩開,加速衝刺。就在只差一小段距離便可逃出狗掌時,雪球卻摔進籬笆中的洞裡,失去了蹤影。

  動物們嚇得張口結舌、魂不附體,偷偷溜回穀倉。沒多久,九頭狗再度跳進穀倉。一開始,大家都猜不到這些狗打哪來的,但問題馬上有了答案。他們是拿破崙當初從狗媽媽身邊帶走、私下調教的小狗,雖然還沒完全長成成犬,身形已然十分碩大,外表凶狠如狼。大家注意到,這些狗站在拿破崙身邊搖著尾巴,和其他狗對待瓊斯先生的方式如出一轍。

  拿破崙在狗群簇擁下,走上老少校當初發表演說的高台,宣布從此取消週日朝會,因為那沒必要且浪費時間。今後,所有農莊事務相關課題都將由豬群所組成的專責委員會處理。由他擔任委員會主席,豬隻委員私下開會,事後再將決議公告周知。不過,動物們週日早晨仍要舉行升旗典禮,唱〈英格蘭之獸〉,接受未來一週之工作分派,但不再進行任何辯論。


  雪球遭到驅離令動物們大驚失色,這項公告更教他們沮喪不已。如果找得到適當的論點,很多動物都想抗議。就連拳擊手都覺得有點不快,他雙耳緊貼頭部,數度聳動額毛,很認真地想釐清思路,但終究無法發表任何意見。有些豬比較善於表達,像四頭坐在前排的年輕肉豬就發出刺耳的尖叫表達不滿,甚至站起來準備開口說話。但拿破崙身旁的狗立刻發出低吼聲,迫使這些豬閉口坐下。接著,羊群大聲咩叫「四足善,雙足惡」,喊聲持續近十五分鐘,終結所有討論的機會。

  會後,尖叫者被派到農莊各處,針對此一新的安排向其他動物做解釋。

  「同志們,」他說:「拿破崙同志將這份額外的差事往身攬,我相信在場所有動物都很感謝他的犧牲。同志們,不要以為當領導是件樂事!正好相反,那是沉重的責任。沒有動物能像拿破崙同志這般堅信所有動物一律平等,你們想自己作主,他高興都來不及了,但你們有時可能會下錯誤的決定,到時我們該怎麼辦?現在我們知道雪球跟罪犯一樣壞,假設你們當初支持他還有那番風車蠢話,結果會怎樣呢?」

  有動物說:「他在牛棚之戰中英勇戰鬥。」

  「英勇是不夠的,」尖叫者回道:「忠誠與服從更重要。至於牛棚之戰,一段時日之後,我相信大家就會發現雪球的表現被誇大了。紀律,同志們,鐵的紀律!這就是今天的口號。一步走錯,敵人就會擊垮我們,同志們,你們不想讓瓊斯回來,對吧?」

  這項論點再次讓動物們啞口無言,因為他們的確不希望瓊斯回來。如果週日朝會的辯論可能造成他重返農莊,那就該立即停止。拳擊手現在有時間好好思考,於是將自己的看法簡單說出來:「如果拿破崙同志這麼講,那就一定是對的。」從那時起,拳擊手除了座右銘「我要更努力」外,又將「拿破崙永遠是對的」當作格言謹記在心。

  此時,氣候回暖,春耕也已展開。雪球繪製風車建造圖的廄棚如今大門深鎖,大家都認為地板上的建造圖已經擦掉了。每週日早上十點鐘,動物們都到大穀倉集合,接受新一週的工作指派。老少校的頭如今僅剩白骨,動物們將它從果園裡挖出來,放置在旗底下的台子上,就在槍旁邊。每次升完旗,物們都得排成一列,恭敬地經過頭骨,再進入穀倉。現在,所有動物不像以前那樣全部坐在一起了,拿破崙、尖叫者以及一頭善於編歌寫詩、名叫小指的豬坐在高起平台的正前方,九條年輕的狗則以他們為中心圍成一個半圓。剩下的豬隻坐在後頭,其餘動物則坐在穀倉中央空地上。在聚會中,拿破崙以軍人般一板一眼的語氣宣讀下週工作指令,接著大家合唱一遍〈英格蘭之獸〉便告散會。

  雪球遭到驅逐後的第三個週日,拿破崙宣布風車還是要建造,這讓動物們有點意外。拿破崙並未解釋自己為何改變心意,只提醒大家這份額外的任務將會非常艱辛,必要時可能還得減少食物配給。而建造計畫已經完全規畫好,沒漏掉任何細節,豬群所組成的專責委員會過去三週就是在處理這件事情。根據估計,建造風車加上其他各種改善工程總共得花兩年。

  當晚,尖叫者私下向其他動物解釋,拿破崙實際上從未反對建造風車,相反地,這主意一開始是他提的。此外,雪球畫在孵蛋室地板上的建造圖其實是從拿破崙的文件中偷來的。事實上,風車是拿破崙的創作。有動物問道,為什麼他當時要強詞反對?此時尖叫者一臉狡猾地回說,這就是拿破崙同志精明之處,他看似反對風車,其實是趕走雪球的手段。雪球是個危險角色,只會帶來不良影響。現在,雪球走了,計畫就能不受干擾順利進行。尖叫者表示,這就是所謂的策略。「策略,同志們,策略!」他帶著愉悅的笑聲一連重複好幾次,邊講邊跳來蹦去、甩動尾巴。動物們不是很懂這個字眼,但尖叫者語氣太有說服力,再加上他身旁剛好有三條狗發出威脅性的低吼,所以大家都不再追問,接受了他的說法。

動物農莊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