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農莊 線上小說閱讀

第六章



  那一整年裡,動物們如奴隸般工作,但他們樂在其中,不遺餘力也不吝犧牲。他們很清楚這一切為的不是會偷走成果的怠惰人類,而是自己及後代子孫。

  春夏兩季,動物們每週工作六十小時,到了八月,拿破崙宣布星期天下午也要工作,雖採完全志願制,但不參加的動物食物配給就會減半。即使到了這種地步,有些差事仍無暇顧及。收成不如去年豐碩,有兩塊地本來在初夏時分就該種植根莖作物,卻因沒有早點犁好而作罷。由此可想見,接下來的冬天將會很難熬。

  建造風車的工程遇上意想不到的困難。農莊內有座藏量豐富的石灰岩礦場,動物們還在一間倉庫裡找到足夠的泥沙,建造風車所需材料一應俱全。然而,動物們首先面臨不知如何將石頭分割成適當大小的問題。這工作要用到十字鎬和鐵橇,但大家沒辦法以後腿站立,也就無法使用這兩樣工具。幾個星期徒勞無功之後,有隻動物想到了個好主意,那就是善用重力。無法直接取用的大石頭全擺在石灰岩礦場上,動物們拿繩子綁住,接著,牛、馬、羊等能夠拉繩的動物同心協力,必要的時候連豬也得加入,以極為緩慢的速度將石頭往礦場斜坡上拉,再從坡頂把石頭推下,將它摔成碎片。相較之下,搬運碎石比較輕鬆,馬一車車拉,羊一塊塊叼,就連穆里兒和班傑明也拖著老舊的雙輪馬車,運送自己負責的那一份。夏天接近尾聲時,動物們收集好足夠的石頭,建造工程旋即在豬群監督下展開。

  不過,準備過程既緩慢又吃力,光把一塊石頭拉到礦場斜坡上往往就得耗掉一整天的精力,而且石頭推下來以後,有時還不見得碎裂。此外,倘若少了拳擊手,什麼活兒都完成不了,他的氣力可比其他動物的總合,當石頭下滑,連帶將大家往下拉時,其他動物絕望地吶喊,而拳擊手總會拉緊繩子,穩住下滑的石頭。看到拳擊手在坡道上艱辛而緩慢地移動,氣喘吁吁,蹄子緊抓地面,全身滿是汗水,所有動物莫不敬佩。幸運草有時會提醒他,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緊,但他老是不以為意,對他來說,「我要更努力」以及「拿破崙永遠是對的」這兩句口號足以解決所有問題。他原本和小公雞說好,要他每天早半小時叫他起床,現在變成提前四十五分鐘。儘管空閒時間不多,但是只要有機會,他就自個兒到礦場,收集一車碎石再拉到風車工地去,全程不靠其他動物幫忙。

  雖說工作辛苦,動物們也不是整個夏天都過著水深火熱的生活,畢竟,就算他們的食物沒有多過瓊斯時代,至少不比當時差。只需餵飽自己,不用滿足五個奢侈人類,這是很大的優勢,失策不夠多還不至於產生影響。再說,從許多角度來看,動物做事情的方式更省時省力。舉例而言,除草之類的工作讓動物來做能比人類更為徹底。再說動物們現在不會偷吃,所以沒必要把牧場與耕地隔開,也因此不用維修籬笆和柵門,省下許多力氣。然而,夏天一天天過去,各種料想不到的短缺逐一浮現,煤油、釘子、繩子、狗餅乾以及鑄造馬蹄鐵所需的原料,這些物資農莊都無法生產。雖然有各種不同的工具,而且風車將帶來機械化,但是種子及化肥也將面臨短缺。對於要如何取得這些物資,動物們束手無策。

  星期天早上,動物們集合接受工作指派,拿破崙宣布,他制定了一項新政策,從今以後,動物農莊要與鄰近農莊進行貿易,當然不是以商業買賣為目的,純粹是為了取得一些迫切需要的物資。他表示,沒有什麼比滿足建造風車所需更為重要。因此,拿破崙準備要賣一批乾草以及一部分今年收割的小麥,之後如果需要更多錢,那麼就得賣蛋,這種生意在威靈頓不怕沒買家。拿破崙說,這是母雞對於建造風車的特殊貢獻,理當欣然同意。

  這一次,動物們又隱約感到不妥,不准和人類從事交易行為,不准做買賣、不准碰錢,這不是最初的決議嗎?早在成功趕走瓊斯後的第一次聚會中便拍板定案,所有動物都記得當初通過了這些決議,或者說,至少他們認為這件事情發生過。拿破崙廢除聚會時曾出言反對的那四頭年輕肉豬怯怯地提出異議,但馬上因為狗狺狺咆哮而住口。接著,羊群如往常一樣又突然大喊:「四足善,雙足惡!」使當時的尷尬氣氛隨之消散。最後,拿破崙舉起前蹄示意安靜,並宣布他已經安排妥當,動物們不用違背自己的心意與人類接觸,他會扛下這份重擔,而且住在威靈頓的溫普律師同意當動物農莊與外界之間的往來橋樑,每星期一早上會到農莊接受指示。語畢,拿破崙照例大喊:「動物農莊萬歲!」並在唱完〈英格蘭之獸〉後宣告散會。


  會後,尖叫者整座農莊走了一回,安撫所有動物,他向動物們保證,當初並沒有通過禁止買賣、不得用錢的決議,甚至連提都沒提過,這完全是憑空想像,說不定是雪球造的謠。雖然有些動物仍存一絲疑惑,但尖叫者狡猾地問道:「同志們,你們確定不是作夢夢到的嗎?你們將決議記錄下來了嗎?決議白紙黑字寫在什麼地方了嗎?」因為這些決議的確沒有留下文字紀錄,所以動物們確信是自己記錯了。

  每星期一,溫普先生都照約定前來農莊。他身材矮小,臉上蓄著落腮鬍,看起來老奸巨猾。身為律師,溫普主要經手極小規模業務,但敏銳的直覺讓他比其他人更早料想到動物農莊需要一名中間人,而且這工作將帶來豐厚的佣金。動物們看著他來來去去,心裡很是懼怕,無不盡可能避開他。不過,看著四腳站立的拿破崙對兩腳站立的溫普發號施令,令大家感到驕傲,也就多少對新政策釋懷了。現在他們跟人類的關係和以前大相逕庭,眼見動物農莊逐漸繁榮興盛,人類心頭恨意未曾稍減,事實上還更甚以往,每個人都相信動物農莊遲早會破產,而且風車工程會以失敗告終。人們常常在酒吧碰頭,以圖表向彼此證明風車會垮掉,就算真的建好也沒辦法運作。儘管人類內心心不甘情不願,但還是得承認動物們管理事務的效率令人佩服,這帶來一些效應,其中之一就是人類不再假裝農莊的名稱叫曼諾,而改採動物農莊這個較為恰當的字眼。他們也不再支持瓊斯,瓊斯則已放棄奪回農莊,搬到威靈頓其他地方去了。除了溫普先生,動物農莊與外界沒有任何聯繫,但有傳言說,拿破崙準備從狐林農莊的皮金頓先生和狹地農莊的腓特烈先生之間做選擇,簽訂具體貿易協定,但絕不會同時和這兩人簽約。

  大概也是這個時候,豬群突然搬進農舍裡住了下來。動物們再次想起,以前曾經決議禁止這種作法,而尖叫者又再次讓他們相信事實不然。他表示,豬負責籌畫農莊大小事,絕對需要一個安靜的工作場所。再說,和豬圈比起來,屋子和尊貴的領袖(最近只要提到拿破崙,他就會加上領袖這個稱號)比較搭調。不過,一聽說豬隻不但在廚房用餐、把客廳當娛樂室,還睡在床上,有些動物感到很不快。拳擊手一如往常以「拿破崙永遠是對的」這句話帶過,但幸運草記得有明確規定禁止睡在床上,於是她跑到穀倉一角,試圖從寫在牆上的七誡看出端倪。幸運草只讀得懂個別字母,所以找來穆里兒。

  「穆里兒,」幸運草說:「念第四誡給我聽。那一誡是不是說不能睡在床上?」

  穆里兒費了些勁才將第四誡拼讀出來。

  「上面是寫『不可睡於有床單的床上』。」她最後這麼說。

  奇怪的是,幸運草完全不記得第四誡提到了床單,但是既然上面這樣寫,一定就是如此。此時,尖叫者在兩三條狗護衛下碰巧經過穀倉,於是特別釐清應該如何看待這整件事。

  「同志們,你們已經聽說,」他說道:「我們豬群現在睡在農舍床上,對吧?這有何不可?你們該不會以為有什麼不准睡在床上的誡律吧?床不過是一個睡覺的地方,正確來說,廄棚裡的稻草堆也是床。誡律禁止的是床單,這是人類發明的東西。我們已經撤掉農舍裡每一張床的床單,只睡在毯子裡,這樣也夠舒適的了!但是,同志們,我可以跟你們說,和我們目前所進行的腦力工作相比,這種舒適度只是剛好而已。同志們,你們不會想讓我們不得安歇吧?你們不會想讓我們累到不能工作吧?你們都不希望看到瓊斯回來,對吧?」

  動物們再次保證絕無此意,也不再對豬睡在農舍床上多說什麼。過了幾天,他們得知豬今後會晚一個小時起床,但也沒出言抱怨。

  到了秋天,動物們雖疲憊卻開心,他們這一年過得很辛苦,賣掉部分乾草和穀物後,過冬用的貯備檯食並不十分充足。然而,風車建造計畫讓這一切都值得了。目前風車蓋到一半,在秋收之後那段晴朗乾燥的日子裡,動物們吃力地搬運一塊塊石頭,幹的活比以往更重,但他們認為,只要這麼做能讓風車邊牆多個三十公分,那就夠了。拳擊手連晚上都待在外頭,在仲秋滿月的光芒照耀下,獨力工作一兩個小時。閒暇之餘,動物們一圈圈繞著蓋到一半的風車散步,讚佩邊牆堅固高聳、驚歎自己竟然能蓋出如此雄偉的建築物。只有老班傑明對風車冷眼看待,他還是老樣子,常常說驢子活很久之類令人費解的話。


  進入十一月,西南風呼嘯,氣候潮濕影響水泥拌製,建造工程因而延宕。一天夜裡,暴風來襲,農莊倉舍被吹得搖搖晃晃,穀倉屋頂還有幾塊瓦片飛走了。母雞們聽到遠方一聲槍響,不約而同醒過來,驚慌地咕咕叫。隔天早上,動物們走出廄棚,發現旗吹斷了,果園一隅還有幾棵榆樹像蘿蔔般被連根拔起。接著,動物們把注意力轉移到另一個地方,紛紛發出絕望的鳴叫,慘不忍賭的景象映入眼簾──風車垮掉了。

  動物們一窩蜂往工地跑,一向緩步徐行的拿破崙衝在最前面。沒錯,全塌了。大家付出血汗的成果被夷為平地,那些摔碎後再費力運來的石頭散落四處。動物們起先說不出話來,只是站在原地,悲傷地盯著地上的亂石。拿破崙一語不發地來回走動,時而嗅聞地面,僵直的尾巴迅速地左右甩動,這代表他正在沉思。突然間,他停下來,彷彿已釐清頭緒。

  「同志們,」他平靜地說:「你們知道這是誰幹的好事嗎?你們知道是哪個敵人晚上到這裡破壞風車嗎?是雪球!」拿破崙忽然大叫,聲音像雷一樣響亮:「這是雪球幹的!他就是不安好心眼,想破壞我們的計畫,報自己被狼狽趕走之仇。這個叛徒在夜色掩護下潛進這裡,摧毀我們近一年的成果。同志們,我在此時此地宣判雪球死刑。將雪球就地正法的動物可獲得『動物英雄二等動章』以及半蒲式耳蘋果,活捉他的可獲得一蒲式耳蘋果!」

  一聽到是雪球犯下的惡行,動物們十分震驚,憤慨之聲不絕於耳,各個都想盡辦法要在雪球回來的時候抓住他。沒多久,山丘附近的草地上發現豬的足跡,雖然蹄印只有幾公尺,但顯然是往籬笆破洞的方向去,拿破崙使勁聞著,並對大家說這是雪球所留,他認為雪球大概是從狐林農莊那個方向過來的。

  「同志們,不要再拖延了!」調查完足跡以後,拿破崙喊道:「我們還有事情得做,從今天早上起,我們要重建風車,冬天、雨天、豔陽天都不休息。我們要給這叛徒一個教訓,讓他知道,要破壞我們的計畫沒那麼容易。同志們,記住,我們的計畫絕不改變,而且要即刻展開。同志們,前進!風車萬歲!動物農莊萬歲!」

動物農莊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