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農莊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七章



  這年冬天分外難熬,尾隨暴風來的是凍雨以及大雪。接著,寒霜凍結大地,一直到二月才逐漸溶化。動物們使盡全力重建風車,因為他們很清楚外界都在看好戲,如果不能如期完工,妒火中燒的人類肯定得意叫好。

  壞心腸的人類壓根兒不相信雪球是兇手的說法,他們認為牆太薄弱才是主因,儘管動物們知道並非如此,但仍決定這次牆壁厚度要從先前的四十五公分增加到一公尺,這也意味著他們得採集更多石頭。礦場積雪好一段時間了,大家什麼事情都沒法做。接下來雖然仍有寒霜,但氣候較為乾燥,動物們趁機工作,處境十分艱辛,使得他們不如往常般樂觀。飢寒交迫之下,只有拳擊手和幸運草沒有失去信心。尖叫者憑著他那三寸不爛之舌,鼓吹為農莊效力之喜悅與付出勞力之尊貴。然而,真正激動其他動物的是拳擊手的氣力,還有他一聲聲「我要更努力!」的叫喊,他的語氣永遠那麼堅定。

  一月,食物短缺,穀物配給大幅縮水,原本說要以馬鈴薯替代,後來發現大部分馬鈴薯因當初種得不夠深而受到霜害。這些馬鈴薯既軟又爛且顏色異常,只有少部分能食用。結果動物們常常一連好幾天只吃粗糠和甜菜,饑荒近在眼前。

  這件事情絕對不能讓外界知道,風車崩毀壯了人類的膽,有關動物農莊的謠言又起,再度有人聲稱農莊裡的動物即將餓死、病死,不但互相攻擊,還吃食同類、殘殺幼獸。拿破崙深知缺糧危機被人類知道會有什麼後果,於是決定利用溫普先生散布相反的消息。如今,溫普先生仍舊每週造訪農莊一次,但動物們從不和他往來,就算有,次數也屈指可數。現在,拿破崙挑了一些動物,其中大多是綿羊,他們在溫普身邊故作若無其事地談話,讓他以為農莊的食物配給增加了。事實上,貯糧庫的貯糧桶幾乎見底,拿破崙於是要動物用沙填滿,再把剩餘的穀物、玉米粉鋪在上面。接著編了套適當的說詞帶溫普到貯糧庫晃一圈,更讓他看了幾眼貯糧桶。溫普因而被矇騙,繼續向外界表示動物農莊沒有缺糧危機。

  然而,到了一月底,從他處取得更多穀物已是勢在必行。這些日子裡,拿破崙甚少露面,幾乎只待在農舍裡,每道門皆有外表凶猛的大狗看守。拿破崙每次現身都很隆重,像是舉行典禮一般,六條狗護衛左右,誰靠得太近就吼叫。星期天早晨集會也經常不見拿破崙身影,命令總交由其他豬宣布,通常是尖叫者代勞。

  某個星期天早晨,尖叫者要剛下完蛋的母雞交出雞蛋。在溫普仲介之下,拿破崙接受了一份每週提供四百顆蛋的合約,買賣所得將用來購入足夠的穀物,讓農莊運作得以撐到夏天,缺糧情勢也能緩和下來。

  母雞一聽聞此事便強烈反對,之前就有動物提醒她們或許得做這樣的犧牲,但她們從不相信會成真。母雞們此時剛把春天要孵的蛋準備好,所以紛紛抗議說現在把蛋拿走根本就是謀殺。自瓊斯遭到驅逐以來,這是農莊內首次幾近抗爭的行動,母雞們在三隻年輕的米諾卡黑雞帶領下抵死不從,她們想到的法子是飛到屋椽上下蛋,讓蛋摔破在地上。拿破崙於是展開迅速而無情的反制行動,他下令停止提供母雞食物,更揚言處死任何給母雞糧食的動物,一穀一粟都不行,此命令由狗負責執行。母雞堅持了五天,最後終於屈服,回到雞舍。這段時間死了九隻雞,屍體葬在果園內,對外則宣稱是死於球蟲症。這件事情並未傳到溫普耳裡,農莊每週按時交蛋,由食品商的馬車載走。

  這陣子皆不見雪球蹤影,大家傳說他躲在鄰近農莊內,不是狐林就是狹地。而拿破崙和其他農人的關係此時也稍有好轉,正巧院子裡疊了一堆木材,為十年前清理櫸樹林所留,這時已經完全風乾,溫普便建議拿破崙賣掉這些木材。皮金頓先生和腓特烈先生爭相要收購,讓拿破崙下不了決定。大家發現,每當拿破崙打算賣給腓特烈時,就有消息說雪球在狐林農莊,而當他想賣給皮金頓時,狹地農莊就被傳作是雪球的落腳處。

  早春時分,有件事情讓農莊陷入恐慌,那就是雪球晚上常常回來!廄棚內的動物受到干擾,難以入睡。大家說,雪球在暗夜掩護下潛進來,做各種壞事。他偷穀物、打翻牛奶桶、弄破雞蛋、踐踏苗圃還咬掉果樹樹皮,只要出問題,通常是雪球幹的。如果窗戶玻璃破了或者排水系統堵住,就會有動物言之鑿鑿地說是雪球晚上跑回來了。當貯糧庫的鑰匙不見時,全莊動物一致認為是雪球把鑰匙丟到井裡。好笑的是,就算事後在一袋玉米粉底下找回當初放錯地方的鑰匙,大家還是這麼相信。此外,乳牛集體表示,雪球趁她們睡覺的時候偷跑進棚內擠她們的奶。更有甚者,在冬天製造不少麻煩的老鼠成了雪球同夥。


  拿破崙下令清查雪球所有活動,在狗群隨侍下,他動身前往各倉舍,仔仔細細地檢查了一番,其他動物跟在後面,恭敬地保持一定距離。拿破崙每走幾步就停下來嗅一嗅,說是雪球如果在地上留下蹄印,他一聞就聞得出來。他嗅遍每個角落,從穀倉、牛棚、雞舍到菜園,幾乎所有地方都發現雪球的蹤跡。拿破崙將鼻子靠近地面,深深地嗅,然後語氣可怖地大叫:「雪球!他來過這裡!我聞得清清楚楚!」「雪球」兩個字一出口,所有的狗就齜牙咧嘴咆哮不停,動物們聽在耳裡血液簡直立即凍結。

  大家完全嚇壞了,對他們來說,雪球彷彿成了某種無形的影響力,滲透進周遭空氣中,以各種不同的危險形式構成威脅。當天晚上,尖叫者把所有動物集合在一起,面帶驚懼地說他有個重要的消息。

  「同志們!」尖叫者一邊緊張地跳來蹦去,一邊高喊:「我們發現一件最可怕的事情,雪球投靠狹地農莊的腓特烈了,現在正計畫攻擊我們、奪走農莊,而且進行攻擊時,雪球會當他們的嚮導。更糟糕的是,我們以為雪球背叛只是因為他愛慕虛榮、野心勃勃,但我們錯了。同志們,你們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麼嗎?雪球從一開始就和瓊斯狼狽為奸!他一直是瓊斯的密探,我們剛剛發現雪球留下的一些文件,裡面就能找到證據。同志們,在我看來,這解釋了很多疑點。在牛棚之戰中,雖然他詭計沒有得逞,但我們親眼看到他是如何想讓我們吃敗仗的,不是嗎?」

  動物們呆若木雞,雪球做這件事情比他破壞風車要可惡得多。但大家花了幾分鐘才完全接受尖叫者說的話,因為動物們記得,或者認為自己記得,雪球在牛棚之戰帶領大家攻擊人類,每波攻勢都忙著重整、鼓動大家,即便被瓊斯的槍彈射傷了背仍舊毫不退縮。起初,大家很難把雪球這樣的舉動聯想成他是瓊斯的手下,就連甚少發問的拳擊手也感到困惑。他趴了下來,前腳縮到身體底下,閉上眼費力苦思。

  「我不相信,」他說:「雪球在牛棚之戰表現英勇,這是我親眼目睹的,我們在戰後不是還立即頒給他『動物英雄一等勳章』嗎?」

  「同志,這是我們搞錯了,這全記載在我們發現的密件裡面,我們現在知道他當時其實是要引誘我們走向滅亡。」

  「但是他受傷了,」拳擊手回道:「我們都看到他流著血衝向瓊斯。」

  「這是他們的安排!」尖叫者嚷道:「瓊斯那一槍只是剛好擦過他的身體,如果你識字的話,我可以給你看雪球的親筆紀錄。他們的計畫是,要雪球在重要時刻逃跑,把農莊留給敵人,而雪球差點得逞了。同志們,我甚至得說,要不是我們有英明的領袖拿破崙同志在,他早就得逞了。瓊斯跟他的手下進入院子時,你們記得雪球突然轉身逃跑,而且有很多動物跟著他逃離戰場嗎?另外,當大家陷入恐慌,眼看大勢已去的時候,拿破崙同志一躍而出,高喊『殺死人類!』,並且一口往瓊斯的腿咬,這件事大家也不記得了嗎?同志們,你們都還記得,對吧?」尖叫者跳來蹦去地喊著。

  尖叫者如此生動地描述當時情景,讓動物們以為自己對這一幕留有印象。不管怎麼說,他們記得雪球在大戰關鍵時刻確曾掉頭就跑。但是,拳擊手依舊有點不服。

  「我不相信雪球從一開始就是個叛徒,」他最後開口說道:「他之後的所作所為是另一回事,但在牛棚之戰中,雪球是個好同志。」

  「我們的領袖拿破崙同志很明確地表示,」尖叫者以緩慢而堅定的口吻說道:「同志,他明明白白地說了,雪球從最開始就是瓊斯的密探。沒錯,早在大家興起抗爭這個念頭之前就是了。」

  「噢,那就不一樣了!」拳擊手回道:「如果拿破崙同志這麼講,那一定是對的。」

  「同志,這樣的想法就對了!」尖叫者叫道,大家注意到他閃爍的小眼睛厭惡地瞥了拳擊手一下,接著轉身便要離去,卻突然又停下來,講了幾句讓動物們印象深刻的話:「我想提醒農莊內的每隻動物保持警戒,我們有理由懷疑,雪球的密探此刻正潛伏在我們身邊!」


  四天後,接近傍晚時,拿破崙要所有動物到院子裡集合。等大家到齊後,拿破崙從農舍中走出來,身上佩戴著兩面勳章(他最近頒給自己「動物英雄一等動章」和「動物英雄二等勳章」),手下九條大狗在身邊蹦跳還不時吼叫,嚇得動物們背脊發抖。大家安靜地縮在自己的位置上,彷彿預感到可怕的事情即將發生。

  拿破崙嚴厲的目光掃視底下的動物,接著尖嘯一聲,身邊的狗立即跳上前去,一口咬住四隻豬的耳朵,不顧他們因疼痛與恐懼而發出的慘叫,把他們拖到拿破崙跟前。豬的耳朵流出鮮血,狗嚐到血的滋味,頓時更加瘋汪,其中三條狗此時往拳擊手身上撲過去,讓動物們大吃一驚。拳擊手看到狗撲過來,舉起大蹄子一腳將一條還在半空中的狗壓到地上,結果這條狗哀聲求饒,其他兩條也夾著尾巴逃跑了。拳擊手看了看拿破崙,想知道自己該踩死這條狗還是放他走。最後,他舉起蹄子,受了傷的狗便哀叫著逃離了。

  這時,喧譁聲靜止,四頭豬渾身顫抖地等待著,臉上滿是罪惡感。此時,拿破崙要他們承認自己的罪行。其實他們就是當初拿破崙說要廢除星期天聚會時出言抗議的那四頭豬,不消進一步逼問,這些豬便坦承和雪球有祕密接觸,而且從他被驅逐的那天就開始了。他們一起破壞風車,還協議要將動物農莊送給腓特烈先生,雪球更私下向他們承認自己當瓊斯的密探已經好幾年。這四頭豬話一說完,馬上便被狗咬斷喉嚨。接著,拿破崙以十分可怕的聲音查問,是否有其他動物要坦承什麼事情。

  雞蛋抗爭事件中帶頭的三隻母雞站了出來,說雪球曾來到她們夢中,要她們違反拿破崙的命令,結果她們也被殺了。之後,一隻鵝坦承他在去年收成時偷藏了六穗小麥,趁晚上吃掉。一頭綿羊坦承在飲水池裡小便,她說是雪球叫她這麼做的。語畢,又有兩頭綿羊坦承謀殺了一頭老公羊,這頭公羊是拿破崙的忠實追隨者,卻在咳嗽咳得厲害的時候被他們追著跑,在火堆旁繞啊繞,最後不幸喪命。這些動物皆被當場處死,還有許多動物也在坦承罪行之後處決。拿破崙跟前屍體堆積如山,空氣中瀰漫著濃厚的血腥味,這是自從瓊斯被驅逐以來就不曾出現過的氣味。

  告解結束後,除了豬和狗以外,其他還活著的動物膽顫心驚地離開院子,他們飽受鷲嚇、悲痛欲絕,但不知道哪件事情比較震撼──是遭到與雪球狼狽為奸的動物背叛?還是親眼目睹的殘酷懲罰?以前常常有這樣血腥的場景,但動物們覺得這一次更糟糕,因為是發生在動物之間。自從瓊斯離開農莊至今,沒有動物殺害過另一隻動物,連老鼠也沒死過半隻。動物們來到小山丘上,蓋到一半的風車還矗立在這裡,大家不約而同地趴下來,幸運草、穆里兒、班傑明、牛、羊還有一大群鵝和雞靠在一起取暖。實際上,所有動物都聚在這裡,除了貓以外,她在拿破崙命令大家集合之前就突然消失了。動物們沉默了好一段時間。只有拳擊手依舊站著,他煩躁地來回踱步,沙沙地甩動又長又黑的尾巴,時而發出細微的驚叫。最後,他說:

  「我不了解,我不相信這種事情會發生在我們農莊裡,一定是我們哪裡做錯了,在我看來,只有更努力工作才是解決之道。從現在起,我每天早上都要整整早起一個小時。」

  接著拳擊手步伐笨重地往礦場跑,到了那裡就不停工作,一連拉了兩車石頭到風車工地,直到晚上才休息。

  其他動物靠在幸運草身旁,不發一語。他們所在的小山丘視野遼闊,整座動物農莊幾乎盡收眼底,狹長的牧場一直延伸到大馬路、乾草地、雜樹叢、飲水池。遠遠的那頭,耕地裡長著茁壯而青嫩的麥苗,農莊倉舍的紅色屋頂上有裊裊白煙從煙囪冒出來。這是個清朗的春季傍晚,青草和茂盛的樹籬在夕陽餘暉下閃閃發光,他們從來不曾像現在這般想要擁有這塊地方,而且還很驚訝地想到,這本來就是他們的農莊,這裡的每一寸土地都歸他們所有。幸運草往山坡下看,眼中盈滿淚水,如果她能夠將心情訴諸於言語,大概就是,這和幾年前推翻人類時的初衷大相逕庭。在老少校鼓動大家抗爭的那晚,恐懼和殘殺絕不在他們的期待之內。如果要她勾勒出一幅未來的景象,那會是個美好的社會,動物不再挨餓挨打,大家一律平等且各盡其能,強者會保護弱者,一如老少校演講那晚她拱起前腳保護沒了媽媽的小鴨子。她搞不懂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凶猛咆哮的大狗四處巡邏,大家不敢暢所欲言,且眼睜睜看著同志們在坦承不當罪行之後被撕咬成碎片。幸運草心裡沒有一絲抗爭或違逆的念頭,她知道現在的情形遠比瓊斯在時好很多,而且避免人類奪回農莊是最重要的事情。不管發生什麼,她都得要保持忠誠、努力工作、完成自己的使命、服從拿破崙的領導。然而,這真的不是她和其他動物日夜企盼、努力打拚所求的結果,他們建造風車、面對瓊斯的子彈為的並不是這個。這就是幸運草的想法,只是她無法以言語表達。

  最後,幸運草想到了個方式,多少能表達無法言喻的心情──她唱起〈英格蘭之獸〉。坐在身旁的其他動物也跟著唱起來,他們一連唱了三次,雖然歌聲優美,卻十分緩慢、哀傷,這種唱法以前從沒聽過。

  唱完第三遍時,尖叫者在兩條狗隨同下走過來,一副有要事相告的模樣,他宣布,依照拿破崙特別命令,〈英格蘭之獸〉已經廢止,今後不准再唱。

  動物們大吃一驚。

  「為什麼?」穆里兒嚷嚷道。

  「同志,因為沒必要唱這首歌了,」尖叫者語氣強硬地說:「〈英格蘭之獸〉代表抗爭,現在抗爭成功了,今天下午處決叛徒是最後的行動。如今,內神外鬼皆已剷除。我們唱〈英格蘭之獸〉是期待將來有個美好社會,現在,我們已經建立起這樣的社會,這首歌顯然沒有再唱的必要了。」

  大家都很害怕,有些動物或許有意表示反對,可是羊群又在大聲咩叫「四足善,雙足惡」,一叫叫了好幾分鐘,最後討論草草結束。

  就這樣,農莊內再也聽不到〈英格蘭之獸〉,而作詩大師小指則寫了另一首歌代替,這首歌開頭是這樣唱的:

  動物農莊,動物農莊,

  吾等絕不將汝傷!

  每個星期天升完旗後,全體就會合唱這首新歌。但在動物心裡,新歌的歌詞和旋律都比不上〈英格蘭之獸〉。

動物農莊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