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外奇俠傳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回 劫後忽逢奇女子



  這剎那間,楊雲驄又驚又怒。他驚恐的不是自己生命的危險,而是關心同行的哈薩克人。他自信以他精妙的劍術,闖出一百幾十人的包圍,尚非難事。何況他幾年來出生入死,早已把生命置之度外了。可是他卻不能不為同行的夥伴擔著心,他們都是哈薩克族最優秀的青年,敵眾我寡,若然折損在這一望無際的大沙漠中,那可比損失一百個羊群還慘重。他驚恐,他更憤怒,他憤怒的是自己師弟楚昭南,年紀輕輕,正是有為之年,心靈卻像腐爛的蘋果,他居然變節投降,給敵人帶路,要把自己的鮮血染紅他的頂子。

  然而這也祇是一剎那間之事,驚恐與憤怒的情緒,電光石火般在他腦子裡一閃而過。時間不容許他思想,敵人的兵刃已經劈刺來了。就在這剎那間,他大吼一聲,一柄短劍驀然出手,「迎風掃塵」,展出天山劍法中的精妙招數,四面一蕩,登時有幾個敵人的兵刃,給掃出了手。

  楊雲驄猛如怒獅,一口短劍,精芒電閃,在敵人的包圍圈子裡左衝右突,不一會就碰著了自己的師弟楚昭南。楚昭南叫道:「師兄,你過我們這邊來吧,何苦去幫那些哈薩克人!」楊雲驄一劍劈去,喝道:「我沒有你這樣的師弟!」楚昭南連退三步,又道:「天命已定,滿清已在北京坐穩龍廷,中原百萬明軍全部瓦解,回疆叛亂,也快敉平。你帶著幾個人,奔馳大漠,又成得了什麼事!」楊雲驄咬著牙齒,唰!唰!唰!連刺三劍,罵道:「無恥之徒,為虎作倀!」一劍緊似一劍,把楚昭南殺得手忙腳亂。

  楚昭南在拚命招架中,忽地一聲長嘯,在旁助戰的清兵,像退潮般兩邊分下。楊雲驄正在奇怪,祇見一個滿洲軍官,策馬上來,離開他們還有七八丈的光景,驀然在馬背上騰空掠起,手持著一把奇形怪狀的短兵器,當頭插下就像蒼鷹一般,楊雲驄大怒,雙足一頓,也平地拔起短劍,「舉火燎天」,往那人的兵刃上一搭一撩,祇聽得噹的一聲,那人的兵刃,已給震出了手。就在此際,楊雲驄身子懸空,猛見一股寒風,直射上來,他顧不了傷害敵人,以絕頂輕功「細胸巧翻雲」之技,倒蹦出去,輕飄飄落在地上。回頭一看,祇見楚昭南也剛落在地上,橫劍四顧。剛才乘虛進襲,救出那傢伙的正是自己的師弟。

  楊雲驄目閃精光,重凝浩氣,短劍倏翻,要和兩個人打在一起。那滿洲軍官名叫紐祜廬,乃是長白山派風雷劍齊真君的門下,手使一把喪門銼,能當五行劍使,又可作點穴搠用,在八旗兵中,武功數一數二,滿清的宗室年輕的將領多鐸,論起輩份,還是他的師侄。他自入關以來,罕逢敵人。最近才給調到新疆,幫助伊犁將軍納蘭秀吉,平定回部。他也是因自恃過甚,不知楊雲驄天山劍法的神妙,所以一見面就凌空下擊,想顯一手給楚昭南看,哪料輕功跳躍之術,正是楊雲驄所長,方一交鋒,就幾乎死在楊雲驄劍下,他不由得氣焰全消,驕氣盡斂,執起「喪門銼」,打點精神,施展平生所學,再和楊雲驄纏鬥。

  這樣一來,楊雲驄倒不容易得手了。紐祜廬的喪門銼,飄來晃去,時而當刀劍劈下,時而當判官筆指來。所指的全是人身三十六道大穴。更加上精通天山劍法的楚昭南,一面在旁牽制,一口長劍緊緊跟定楊雲驄,一面隨時提醒紐祜廬,叫他如何應付,就好像教練一般。楚昭南的功力雖淺,遠不如楊雲驄,但因他熟悉本門劍法,做教練指揮紐祜廬協同作戰,卻是甚為不錯。兩人這一配合纏鬥,倒把楊雲驄絆得很緊,不讓他脫出身來,援救其他的哈薩克人。

  這時大漠上已陷於混戰之中,楊雲驄祇聽得伊士達和麥蓋提這兩個哈薩克勇士呼喊叱吒之聲,敢情已是打得十分激烈。他勃然大怒,劍法一變,凌厲無前,劍光閃閃,繽紛飛舞,盤旋進退,起落變化,不可名狀,不可捉摸。楚昭南雖然知道這是天山劍法中的迴旋連環劍法,但因為楊雲驄越展越快,迅速之極,而且是把招數拆散來用,令他目不暇給,自顧不暇,哪裡還能提醒紐祜廬。

  楊雲驄越戰越勇,忽地楚昭南使了一招「極目滄波」,劍尖斜指,楊雲驄輕輕一閃,短劍已乘虛直取中路,楚昭南回救不及,本來萬難逃脫。不料楊雲驄下手之際,忽見楚昭南滿面恐懼之容,心中一軟,劍尖在他胸前輕輕一點,祇割破他的衣服,不傷他的皮肉。短劍迅又收回,叫道:「師弟,你還不悔悟過來嗎?」

  楊雲驄心地純厚,他想起同在天山之際,楚昭南在技藝上有不明之處,常向自己請教。師兄弟感情本來就好。而且他又是個孤兒,先是為晦明禪師一個俗家師弟收養,後來才送上山的。楊雲驄見他可憐,也就特別照管他。不料他下山三年,卻變成這個樣子,楊雲驄想:他定是年少無知,給壞人誘叛,因此手下留情,仍想勸他改過。

  不料這樣緩得一緩楚昭南分外留神,劍法乘勢反擊,更為緊密。而紐祜廬的喪門銼,所使的也儘是毒招。兩人又連吹胡哨,叫來了十多個清兵再把楊雲驄圍在核心。這時近處又傳來哈薩克人慘叫之聲,想是已有傷亡。楊雲驄鬚眉倒豎,怒極氣極,天山劍法一緊,倏前倏後,立時劍光揮霍,酣戰中好幾個清兵中劍倒下。紐祜廬和楚昭南二人,也屢遇險招,祇覺寒風縷縷就似在面前劃來劃去!

  正打得十分火熱,極度緊張之際。忽然間,大漠上黃沙四起,有人大叫「狂風來了!」楊雲驄吃了一驚,紐祜廬和楚昭南已收起兵刃,跳出圈外。霎那間,狂風刮地而來,一望無際的大沙漠上,儘是黃灰色的沙霧,像數十百里重厚厚的黃幕,遮天蔽地,白日青天,頓成黑夜,沙霧中祇見人影幢幢,四處奔逃。各自去搶駱駝,找帳幕,或尋覓蔽掩之地。

  楊雲驄高聲大叫:「伊士達!麥蓋提,你們在哪裡?」但在狂風呼嘯中,他的聲音正如孤舟之淹沒於海洋,哪裡有人答應。就在此際,楊雲驄又覺背後被沙石猛擊,他這一驚非同小可,若是沙漠上的沙丘被風移動,任武功再高,也會被活埋喪生。

  危急中他避過風頭,發足狂奔。他雖在新疆多年,卻未曾在沙漠中過過日子。本來若碰到這樣大的風,最好是掘地成溝,躲在其中。假如剛好碰著沙丘落下,那當然沒命。但若不是這樣湊巧,沙石在上面刮過,卻是無傷。而且縱算沙土積有幾尺厚,風過後也可以挖出來。楊雲驄卻沒有抵禦風沙的經驗,祇是狂奔。他的輕功雖然超卓絕倫,卻怎樣也不及狂風的迅疾。跑了許久,還是在狂風威脅之下,衣裳已被沙石刮破,神志也漸迷糊。這時忽聞有水聲潺潺,楊雲驄精神一振,心想:莫非是找到了沙漠中罕有的湖泊,他循著水聲,奮力跑去。猛然間,風勢驟大,狂風挾著大量的黃沙,似千軍萬馬,疾湧而來,中間還有著幾塊大石頭,落下時正擊中了他。楊雲驄筋疲力倦,腦袋欲裂,大叫一聲:「我命休矣!」掙最後一口氣,奮力一躍,祇覺落足處軟綿綿一片,人也立時昏了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楊雲驄才悠悠醒轉。神志初復,便覺幽香縷縷,沁人心肺。楊雲驄睜眼一看,發覺自己竟是躲在一個帳幕之中,帳幕四周堆著鮮花,中間竟是一位穿著獵裝的少女,背向著自己,捧著一卷書在閱讀。

  疑假疑真,如夢如幻。楊雲驄幾乎要叫了出來,但他久經戰鬥,處處小心。他雙眼一瞌,假裝未醒,細察動靜。

  那少女不知他已醒轉,仍在低聲吟哦。楊雲驄細聽,那少女正在念一首詞。詞道:

  「楚江空晚,恨離群萬里,恍然驚散,自顧影欲下寒塘,正沙淨草枯,水平天遠。寫不成書,祇寄得相思一點。料因循誤了,殘氈擁雪,故人心眼。

  誰憐旅愁荏苒,漫長門夜悄,錦箏彈怨。想伴侶猶宿蘆花,也曾念春前,去程應轉。暮雨相呼,怕驀地玉門關重見。未羞他雙燕歸來,畫簾半捲!」

  楊雲驄是忠臣之後,幼讀詩書。在天山學藝,也未曾丟荒功課。一聽就知是南宋詞人張炎詠孤雁的一首詞。他想:這少女處在塞外,想是寂寞極了,孤獨極了,所以才念這一首詞!

  正思想間,帳幕外又走進一個少女,向獵裝少女問道:「小姐,那人醒了沒有?你有什麼吩咐嗎?」獵裝少女掩卷說道:「還沒有醒嗎?你去看看,他還有沒有出冷汗?頭上的熱退了沒有?若有冷汗,你就給他換衣。」那進來的少女「喲!」了一聲道:「小姐,你專差遣我去服侍這個臭男人,我可不幹。」楊雲驄想:這走進來的少女大約是個丫環,獵裝少女定必是富豪或官家的小姐,要不然就是部落酋長的女兒。

  獵裝少女「呸」了一聲說道:「你幾時學起漢族小姐的派頭了,我們滿洲女兒,從不研究什麼男女授受不親這一套,你別瞧我喜歡讀漢人詩書,我可不喜歡他們那些虛文俗禮。再說,你留心聞過他身上的氣味嗎?怎說他是個臭男子。」那個丫環掩嘴笑道:「小姐的口越來越厲害了,專拿我們做下人的來打趣。是啊!他一點也不臭,還是個美男子呢!」獵裝少女板著臉道:「別胡說,我是見他佩的短劍乃是寶物,想他定有來歷,這才救他,你知道什麼?」那個丫環又道:「是呀,我什麼也不知道,祇知道小姐還沒有如意郎君!」獵裝少女給她逗得笑了出來,笑罵道:「你再胡說,看我不撕破你的嘴。」

  那個丫環向楊雲驄緩緩行來,那個獵裝少女也轉過了面。楊雲驄微啟眼皮,偷偷一看,祇見她美艷絕倫,連那丫環也是姿色不俗。那丫環忽然拍掌笑道:「小姐,他醒來了,偷偷在看你呢!」

塞外奇俠傳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