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外奇俠傳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十二回 負氣出奔



  楊雲驄一聽,大吃一驚,從情感的紛擾中陡然醒來,接了一騎馬,猛的一鞭,如飛追去,在馬背上並高聲叫道:「哈瑪雅,助我一臂之力,快追,快追,把那叛賊擒回!」飛紅巾悶聲不響,也接了一騎馬,跟著追去。

  草原上四騎馬風馳電掣,霎那間把其他的人拋在背後,楊雲驄和飛紅巾並騎風馳,可是飛紅巾連看也不看他,過了一會,辛龍子楚昭南的兩騎馬已經在望。楊雲驄雙腿一夾馬腹,疾風一樣的衝去,回首對飛紅巾道:「等下你截著那個辛龍子,不要傷他的性命,我去捉楚昭南。」飛紅巾仍是悶聲不響,楊雲驄的馬已跑到前頭,看看就要和前面兩騎,銜尾相接。

  陡然間,迎面又飛馳來兩騎快馬,楊雲驄尚未看清,忽聽得前面辛龍子大聲叫道:「師叔祖!替我擋一擋,他們要害我!」楊雲驄陡然一勒馬韁,那兩騎馬已衝到面前,馬上人是兩個道士,各使著一把寒光閃閃的長劍。楊雲驄正欲發話,背後飛紅巾疾衝上來。年老的黃冠道士喝道:「你是白髮魔女的什麼人?」飛紅巾正滿肚悶氣,唰的一鞭掃出,怒道:「你們做什麼攔阻我?你們還膽敢叫我師父的名字!」兩個老道互相一望,叫道:「哈,果然碰到,道爺且先把你們這兩個小妖孽廢了再去找你的師傅。」一人一邊,長劍一指,寒光電射,全是進手的招數。

  楊雲驄急忙喝道:「喂,有話慢說!」道士喝道:「誰耐煩和你說!」唰!唰!唰!連環三劍,迅捷異常,竟是武當派極上乘的劍法,楊雲驄雖然料到他們的來歷,但武林高手對敵,生死存亡祇是毫髮之間,不能不凝心一志,細拆敵招。那老道劍劍辛辣,而且功力之高竟是楊雲驄平生未遇過的敵手。楊雲驄無奈,把天山劍法中的「寒濤劍法」使將出來,短劍一抖,驀然寒光點點,一柄劍就好像化了幾十柄一樣,使到急處,真如寒濤掠地,怒潮捲空,銀光飛灑,千點萬點,亂灑下來!那老道也端的厲害,一口劍使得不疾不徐,劍光繚繞,劍影如山,竟似在楊雲驄之前,佈了一面銅牆鐵壁。楊雲驄的劍尖指處,到處都碰著一股潛力,反擊過來,寒濤劍法將要使完,兀是不能將他擊退,百忙中偷看飛紅巾,見她已戰至披頭散髮,長鞭亂舞,短劍盤旋,看來已是不成章法,楊雲驄大急,把天山劍法的精妙招數,盡量施出來,攻如雷霆迅電,守如江海凝光。那老道微微噫了一聲,仍是緊守門戶,一口劍上下翻飛,暗運內力,時不時把楊雲驄的劍黏出外門,楊雲驄滿頭大汗,兀是不能脫出圈子。楊雲驄的天山劍法本是天下無雙,比那道人精妙許多,但若論功力,卻還不如道人的深厚,因此竟是處在下風,而那一邊飛紅巾已力竭筋疲,堪堪就要落敗,楊雲驄毫無辦法,正想施展絕招和老道拚命,忽然那老道托地跳出圈子,大叫:「住手!住手!」楊雲驄短劍一收,橫在胸前,看那邊時,飛紅巾也已氣喘吁吁,跳出圈子。

  和楊雲驄對敵的老道招呼他的同伴道:「師弟,這兩個人有點來歷!」與飛紅巾對敵的道士道:「不錯,是有點來歷,她的獨門武功,正是白髮魔女的傳授,她並沒有瞞騙我們,他們既是白髮魔女的孽徒,師兄為何罷手?」黃冠老道仰天長笑,朗聲說道:「久聞天山劍法,天下無雙,果然不錯。咄,你是晦明禪師的什麼人?」那老道以幾十年功力,武當派的第一高手,竟給年紀輕輕的楊雲驄拆了這麼多招,額上也是微微沁汗,也是十分驚詫。

  楊雲驄恭聲答道:「晦明禪師正是家師。不敢問老前輩法諱。」那邊的道士喝道:「你既是晦明的弟子,為何顛倒起來,反給白髮魔女的徒弟助拳?」楊雲驄朗聲說道:「我沒門戶之見,這位女英雄是南疆各族盟主,馳名草原的女英雄飛紅巾,我為什麼不該幫她?」老道驀然道:「咳,原來這位女居士就是飛紅巾,想不到她竟是白髮魔女的徒弟!」飛紅巾傲然道:「我是白髮魔女的徒弟!塞外英豪,誰不知道?我的師父怎麼,她是武林中第一位女劍客,有什麼辱沒武林之處?」那老道士詞色已轉溫和,歉然說道:「女英雄,失敬了!說來話長,我不願當面罵你的師父。但你年紀尚輕,許多事情都不知道,你去抗清兵,行俠義,我們祇有助你,決不阻撓,祇是你若聽你師父差使,去欺負我的師侄,那我們可就不能放過你了!」楊雲驄驚問道:「這麼說,兩位是卓大俠的師叔了!」兩個道士微一稽首,說道:「正是!」排起來,楊雲驄要低兩輩,急忙施禮。老道士又道:「我們和晦明都是幾代交情,各交各的,我們和他是平輩相稱,他因為尊重我們的師侄曾是一派掌門,所以他們是平輩相稱,你們既然按班輩敘禮,那你就稱我師叔好了。」楊雲驄道聲:「得罪。」施禮之後,十分納悶,卻不敢動問。

  這兩個道士,都是新從四川來的,所以不知道飛紅巾來歷。原來卓一航本是貴家公子,後來做了武當掌門,他頭上還有四個師叔,他的武功除了比二師叔黃葉道人(即和楊雲驄對敵的這人)稍低外,比其他師叔還強,和飛紅巾對敵的則是卓一航的四師叔,名喚白石道人。白髮魔女原是川中大盜,卓一航與她相愛,已論婚嫁。他的師叔輩卻認為武當派是武林正宗,卓一航是本門最傑出的人,又是初接掌門之位,不應和女強盜匹配。在那個時候,婚姻還是要聽父母之命,尊長之言。卓一航已無父無母,那就該聽師叔的話,他的師叔橫加阻撓,令他非常苦惱。本來,這還不是不可挽回,偏生白髮魔女性情極為暴躁,一怒之下,竟和卓一航的師叔對敵起來,當時黃葉道人和白石道人都不在場,卓一航的另外兩個師叔紅雲道人和青蓑道人率領門下六大弟子圍攻她。白髮魔女獨戰武當派八名高手,竟把紅雲道人傷了,而她自己也中了青蓑道人一劍,兩敗俱傷,白髮魔女既失意情場,又自知不能在川中立足,所以遠遁塞外,獨上天山。頭髮在一夜之間,全部變白!卓一航經過這場大變,也是心灰意冷,忽然撇下掌門不做,也跑到塞外,可是白髮魔女和他之間,誤會太多,對他又恨又愛,反不肯和他和解了。幾十年來,兩人就是這樣的恩愛冤家,參商異路,無緣復合。最近白髮魔女誤會他與黃葉道人的俗家女弟子何綠華相戀,發怒起來,要把他們逐出新疆,卓一航知道白髮魔女手底最辣,怕她傷害了何綠華,急忙把她送出關去,不料黃葉道人不知從何得訊,遠遠趕來。辛龍子少時見過黃葉一面,他們這一突然撞來,恰恰替辛龍子和楚昭南解了困厄。

  再說飛紅巾聽了黃葉道人的話,大為生氣,說道:「哼!你們還說幫助我抗清兵,你們卻把清兵的奸細放了!」黃葉道人大吃一驚,急忙問道:「怎麼,辛龍子是奸細?不會吧!我雖然不在天山,但也素聞卓一航這個徒兒,十分虛心學藝,他怎會出來幫助清廷!」楊雲驄道:「辛大哥或許不會,可是恕弟子直說,他為人一向糊塗,可能是受楚昭南謊言所騙,放他逃走了!」黃葉道人問道,「哪個楚昭南?」楊雲驄道:「楚昭南就是弟子那不成材的師弟,背叛師門,投效清軍,為虎作倀,昨晚為弟子所擒,今朝給他逃跑了!」黃葉道人敲敲額角,連聲說道:「是我老糊塗了!這樣吧,我們找著卓一航,請他嚴懲辛龍子好了。至於楚昭南,他不是我本門中人,我們不便理他。」這時,辛龍子和楚昭南早已去遠,要追也追不到了。楊雲驄和飛紅巾祇好與黃葉、白石兩位道人告別,回轉哈薩克族的草原營地。

  一路上楊雲驄逗飛紅巾說話,飛紅巾都不理不睬,楊雲驄不覺流下熱淚,誠摯說道:「飛紅巾,算我辜負你一番心意,但咱們還是要合力抗清呀!」誰知道這話一出,越發招惹飛紅巾的惱怒,恨聲說道:「楊雲驄,誰對你有什麼心意了!你就把我飛紅巾看得這樣下賤,非要跟定你不行!哼!」她連打幾鞭,放馬飛跑,楊雲驄嚇得再也不敢說話!

  回到帳幕之後,楊雲驄見了哈薩克族的酋長,告罪之後,細說經過。老酋拈鬚笑道:「算了,給楚昭南逃脫,雖然可惜,但有你和我們在一起,還怕不能再捉住他嗎!正義必勝,真主保佑我們,敵人和叛賊一定不能得逞的。你去休息吧!」

  楊雲驄心頭苦悶,回到帳幕,又不便去找飛紅巾。第二天一早,哈薩克族酋長忽然闖進,大聲叫道:「這是怎麼說的?飛紅巾帶她的人走了!」

塞外奇俠傳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