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裡花落知多少 線上小說閱讀

似曾相識燕歸來──〈迷航之三〉



  維也納飛馬德里的班機在巴塞羅納的機場停了下來。

  由此已是進入西班牙的國境了。

  離開我的第二祖國不過幾個月,乍聽鄉音恍如隔世,千山萬水的奔回來,卻已是無家可歸。好一場不見痕跡的滄桑啊!繁忙的機場人來人往,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歸程,而寂寞的我,是不急著走的了。

  「這麼重的箱子,裡面裝了些什麼東西呀?」

  海關人員那麼親切的笑迎著。

  「頭髮捲。」我說。

  「好,頭髮捲去馬德里,你可以登機了。」

  「請別轉我的箱子,我不走的。」

  「可是你是來這裡驗關的,才飛了一半呢!」

  旁邊一個航空公司的職員大吃一驚,他正在發國內航線的登機證。

  「臨時改了主意,箱子要寄關了,我去換票……」

  馬德里是不去的好,能賴幾天也是幾天,那兒沒有真正盼著我的人。

  中途下機不會嚇著誰,除了自己之外。

  終於,我丟掉了那沉沉的行李,雙手空空的走出了黃昏的機場。

  沒有做什麼不好的事情,心裡卻夾著那麼巨大的驚惶。自由了!我自由嗎?為什麼完全自由的感覺使人乍然失重。

  一輛計程車停在面前,我跨了進去。

  「去夢特里,請你!」

  「你可別說,坐飛機就是專誠來逛遊樂園的吧?」司機唬的一下轉過身來問我。

  哪裡曉得來巴塞羅納為的是什麼,原先的行程裡並沒有這一站。我不過是逃下來了而已。

  ※※※

  我坐在遊樂場的條凳上,旋轉木馬在眼前一圈又一圈的晃過。一個金髮小男孩神情嚴肅的抱著一匹發亮的黑馬盯住我出神。

  偶爾有不認識的人,在飄著節日氣氛的音樂裡探我︰「一個人來的?要不要一起去逛?」

  「不是一個人呢!」我說。

  「可是你是一個人嘛!」

  「我先生結伴來的。」我又說。

  黃昏盡了,豪華的黑夜漫住五光十色的世界。

  此時的遊樂場裡,紅男綠女,擠擠攘攘,華燈初上,一片歌舞昇平。

  半山上彩色繽紛。說不盡的太平盛世,看不及的繁華夜景,還有那些大聲播放著的,聽不完的一條又一條啊浪漫的歌!

  我置身在這樣歡樂的夜裡,心中突然漲滿了無由的幸福。遺忘吧!將我的心從不肯釋放的悲苦裡逃出來一次吧!那怕是幾分鐘也好。

  快樂是那麼的陌生而遙遠,快樂是禁地,生死之後,找不到進去的鑰匙。

  在高高的雲天吊車上,我啃著一大團粉紅色的棉花糖,吹著令人瑟瑟發拌的冷風,手指繞著一雙欲飛的黃氣球,身邊的位子沒有坐著什麼人。

  不知為何便這樣的快樂,瘋狂的快樂起來。

  腳下巴塞羅納的一片燈海是千萬雙眼睛,冷冷的對著我一眨又一眨。

  今天不回家,永遠不回家了。

  ※※※

  公寓走廊上的燈光那麼的黯淡,電鈴在寂寂的夜裡響得使人心驚。門還沒有開,裡面緩緩走來的腳步聲卻使我的胃緊張得抽痛起來。

  「誰?」是婆婆的聲音。

  「Echo!」

  婆婆急急的開著層層下鎖的厚門,在幽暗的光線下,穿黑衣的她震驚的望著我,好似看見一個墳裡出來的人一般。

  「馬利亞媽媽!」我撲了上去,緊緊的抱住她,眼裡湧出了淚。

  「噢!噢!我的孩子!我孤伶伶的孩子!」婆婆叫了起來,夾著突然而來的嗚咽。

  「什麼時候來馬德里的?嚇死人啊!也不通知的。」

  「沒有收到我的明信片?」

  「明信片是翡冷翠的,說在瑞士,郵票又是奧地利的,我們那裡弄得懂是怎麼回事,還是叫卡門看了才分出三個地方來的!」

  「我在巴塞羅納!」

  「要死囉!到了西班牙怎麼先跑去了別的地方?電話也不來一個!」婆婆又叫起來。

  我將袖子擦擦眼睛,把箱子用力提了進門。

  「睡荷西老房間?」我問。

  「睡伊絲帖的好了,她搬去跟卡門住了。」

  在妹妹的房內我放下了箱子。

  「爸爸睡了?」我輕輕的問。

  「在飯間呢!」婆婆仍然有些淚濕,下巴往吃飯間抬了一下。

  我大步向飯廳走去,正中的吊燈沒有打開,一盞落地燈靜靜黃黃的照著放滿盆景的房間。電視開著,公公,穿了一件黑色的毛衣背著我坐在椅子上。

  我輕輕的走上去,蹲在公公的膝蓋邊,仰起頭來喊他︰「爸爸!」

  公公好似睡著了,突然驚醒,觸到我放在他膝上的手便喊了起來︰「誰?是誰?」

  「是我,Echo!」

  「誰嘛!誰嘛!」公公緊張了,一面喊一面用力推開我。

  「你媳婦!」我笑望他,摸摸他的白髮。

  「Echo!啊!啊!Echo!」

  公公幾乎撞翻了椅子,將我抱住,一下子老淚縱橫。

  「爸爸,忍耐,不要哭,我們忍耐,好不好?」我喊了起來。

  我拉著公公在飯廳的舊沙發上坐下來,雙臂仍是繞著他。

  「叫我怎麼忍?兒子這樣死的,叫我怎麼忍──」說著這話,公公抓住我的黑衣號啕大哭。

  能哭,對活著的人總是好事。

  我拉過婆婆的手帕來替公公擦眼淚,又是親了他一下,什麼話也不說。

  「還沒吃飯吧!」婆婆強打起精神往廚房走去。

  「不用麻煩,只要一杯熱茶,自己去弄。先給爸爸平靜下來。」我輕輕的對婆婆說。

  「你怎麼那麼瘦!」公公摸摸我手臂喃喃的說。

  「沒有瘦。」我對公公微笑,再親了他一下。

  放下了公公,跟在婆婆後面去廚房翻櫃子。

  「找什麼?茶葉在桌上呢。」婆婆說。

  「有沒有波雷奧?」我捂著胃。

  「又要吃草藥?胃不好?」婆婆問。

  我靠在婆婆的肩上不響。

  「住多久?」婆婆問。

  「一星期。」我說。

  「去打電話。」她推推我。

  「快十點了,打給誰嘛!」我嘆了口氣。

  「哥哥姐姐他們總是要去拜訪的,你去約時間。」婆婆緩緩的說。

  「我不!要看,叫他們來看我!」我說。

  門上有鑰匙轉動的聲音,婆婆微笑了,說︰「卡門和伊絲帖說是要來的,給你一打岔我倒是忘了。」

  走廊上傳來零亂的腳步聲,燈一盞一盞的被打開,兩張如花般艷麗的笑臉探在廚房門口,氣氛便完全不同了。

  「呀──」妹妹尖叫起來,撲上來抱住我打轉。

  姐姐卡門驚在門邊,笑說︰「嗄!也有記得回來的一天!」

  接著她張開了手臂將我也環了過去。

  「這麼晚了才來!」我說。

  「我們在看戲呢!剛剛演完。」妹妹興高采烈的喊著。

  荷西過世後我沒有見過妹妹,當時她在希臘,她回馬德里時,我已在台灣了。

  「你還是很好看!」妹妹對我凝視了半晌大叫著又撲上來。

  我笑著,眼睛卻是濕了。

  「好,Echo來了,我每天回家來陪三件黑衣服吃飯。媽媽,你答不答應呀?」妹妹又嚷了起來。

  「我叫她去看其他的哥哥姐姐呢!」婆婆說。

  「啊!去你的!要看,叫有車的回來,Echo不去轉公共汽車。」

  「喂!吃飯!吃飯!餓壞了。」卡門叫著,一下將冰箱裡的東西全攤了出來。

  「我不吃!」我說。

  「不吃殺了你!」妹妹又嚷。

  公公聽見聲音擠了過來,妹妹走過順手摸了一下爸爸的臉︰「好小孩,你媳婦回來該高興了吧!」

  我們全都笑了,我這一笑,妹妹卻砰一下衝開浴室的門在裡面哭了起來。

  妹妹一把將浴室的門關上,拉了我進去,低低的說︰「你怎麼還穿得烏鴉一樣的,荷西不喜歡的。」

  「也有穿紅的,不常穿是真的。」我說。

  「我們什麼時候才能講話?」她緊張的又問。

  「這裡不行,去卡門家再說。」我答應她。

  「不洗澡就出來嘛!」卡門打了一下門又走了。

  「Echo,記住,我愛你!」妹妹鄭重其事的對我講著。二十二歲的她有著荷西一式一樣的微笑。

  我也愛你,伊絲帖!荷西的手足裡我最愛你。

  「明天我排一整天的戲,不能陪你!」卡門嚥著食物說。她是越來越美了。

  「演瘋了,最好班也不上了,天天舞台上去混!」婆婆笑說。

  「你明天做什麼?」卡門又問。

  「不出去,在家跟爸爸媽媽!」我說。

  「我們要去望彌撒的。」婆婆說。

  「我跟你去。」我說。

  「你去什麼?Echo,你不必理媽媽的嘛!」妹妹又叫起來。

  「我自己要去的。」我說。

  「什麼時候那麼虔誠了?」卡門問。

  我笑著,也不答。

  「Echo是基督教,也望彌撒嗎?」婆婆問。

  「我去坐坐!」我說。

  吃完了晚飯我拿出禮物來分給各人。

  卡門及伊絲帖很快的便走了,家中未婚的還有哥哥夏米葉,都不與父母同住了。

  我去了睡房鋪床,婆婆跟了進來。

  「又買錶給我,其實去年我才買了一隻新的嘛!荷西葬禮完了就去買的,你忘記了?」

  「再給你一個,樣式不同。」我說。

  沒有,我沒有忘,這樣的事情很難忘記。

  「你──以後不會來馬德里長住吧?」婆婆突然問。

  「不會。」我停了鋪床,有些驚訝她語氣中的那份擔心。

  「那幢迦納利群島的房子──你是永遠住下去的囉?當初是多少錢買下的也沒告訴過我們。」

  「目前講這些都還太早。」我嘆了口氣。

  「是這樣的,如果你活著,住在房子裡面,我們是不會來趕你的,可是一旦你想賣,那就要得我們同意了,法律怎麼定的想來你也知道了。」婆婆緩緩的又說。

  「法律上一半歸你們呀!」我說。

  「所以說,我們也不是不講理,一切照法院的說法辦吧!我知道荷西賺很多錢──」

  「媽媽,晚安吧!我胃痛呢!」我打斷了她的話,眼淚衝了出來。

  不能再講了,荷西的靈魂聽了要不安的。

  「唉!你不肯面對現實。好了,晚安了,明天別忘了早起望彌撒!」婆婆將臉湊上來給我親了一下。

  「媽媽,明天要是我起不來,請你叫我噢!」我說。

  終於安靜下來了,全然的安靜了。

  我換了睡袍,鎖上房門,熄了燈,將百葉窗捲上,推開了向著後馬路的大窗。

  微涼的空氣一下子吹散了旅途的疲勞,不知名的一棵棵巨樹在空中散佈著有若雪花一般的白色飛絮,路燈下的黑夜又彷彿一片迷濛飛雪,都已經快五月了。

  我將頭髮打散,趴在窗台上,公寓共用的後院已經成林。我看見十三年前的荷西、卡門、瑪努埃、克勞弟奧、毛烏里、我,還有小小的伊絲帖在樹下無聲無影的追逐。

  ──進來!荷西!不要猶豫,我們只在這兒歇幾天,便一同去島上了。

  ──來!沒有別人,只有我們了。

  夢中,我看見荷西變成了一個七歲的小孩子,手中捧著一本用完了的練習簿。

  「媽媽!再不買新本子老師要打了,我沒有練習簿──」

  「誰叫你寫得那麼快的!」婆婆不理。

  「功課很多!」小孩子說。

  「向你爸爸去要。」媽媽板著臉。

  小孩子憂心如焚,居然等不及爸爸銀行下班,走去了辦公室,站在那兒囁嚅的遞上了練習簿,爸爸也沒有理他,一個銅板也不給。

  七歲的孩子,含著淚,花了一夜的時間,用橡皮擦掉練習簿的每一個鉛筆字,可是老師批改的紅筆卻是怎麼也擦不去,他急得哭了起來。

  夜風吹醒了我,那個小孩子消失了。

  荷西,這些故事都已經過去了,不要再去想它們,我給你買各色各樣的練習簿,放在你的墳上燒給你──。

  婚後六年日子一直拮据,直到去年環境剛剛好轉些荷西卻走了。

  夢中,總是一個小孩子在哭練習簿。

  我的淚濕透了枕頭。

  「Echo!」婆婆在廚房緩緩的喊著。

  我驚醒在伊絲帖的床上。

  「起來了!」我喊著,順手拉過箱子裡的格子襯衫和牛仔褲。

  「噯呀!太晚了。」我懊惱的叫著往洗澡間跑。

  「媽媽!馬上好。」我又喊著。

  「不急!」

  我梳洗完畢後快速的去收拾房間,這才跑到婆婆那兒去。

  「你不是去教堂?」婆婆望了一眼我的衣著。

  「噢,這個衣服──」我又往房間跑去。

  五月的天氣那麼明媚,我卻又穿上了黑衣服。

  「實在厭死了黑顏色!」我對婆婆講。

  「一年滿了脫掉好囉!」她淡淡的說。

  「不是時間的問題,把悲傷變成形式,就是不誠實,荷西跟我不是這樣的人!」

  「我不管,隨便你穿什麼。至於我,是永遠不換下來的了。荷西過去之後我做了四套新的黑料子,等下給你看。」婆婆平和的說,神色之間並沒有責難我的意思。

  公公捧著一個小相框向我走來,裡面有一張荷西的照片。

  「這個相框,花了我六百五十塊錢!」

  「很好看。」我說。

  「六百五十塊呀!」他又說了一句。

  六百五十塊可以買多少練習簿?

  「你們好了沒有?可以走了吧!」公公拿了手杖,身上又是一件黑外套。

  「啊!我們三個人真難看。」我嘆了口氣。

  「什麼難看,不要亂講話。」公公叱了我一句。

  星期天的早晨,路邊咖啡館坐滿了街坊,我挽著公婆的手臂慢慢的走向教堂,幾個小孩子追趕著我們,對我望著,然後向遠處坐著的哥哥姐姐們大喊︰「對!是Echo,她回來啦!」

  我不回頭,不想招呼任何人,更受不了別人看我的眼光。

  黑衣服那麼誇張的在陽光下散發著虛偽的氣息。

  「其實我不喜歡望彌撒。」我對婆婆說。

  「為什麼?」

  「太忙了,一下唱歌,一下站起來,一下跪下去,跟著大家做功課,心裡反而靜不下來。」我說。

  「不去教堂總是不好的。」婆婆說。

  「我自己跟神來往嘛!不然沒人的時候去教堂也是好的。」我說。

  「你的想法是不對的。」公公說。

  我們進了教堂,公公自己坐開去了,婆婆與我一同跪了下來。

  「神啊!請祢看我,給我勇氣,給我信心,給我盼望和愛,給我喜樂,給我堅強忍耐的心──祢拿去了荷西,我的生命已再沒有意義──自殺是不可以的,那麼我要跟你講價,求你放荷西常常回來,讓我們在生死的夾縫裡相聚──我的神,荷西是我永生的丈夫,我最懂他,忍耐對他必是太苦,求你用別的方法安慰他,補償他在人世未盡的愛情──相思有多苦,忍耐有多難,祢雖然是神,也請你不要輕看我們的煎熬,我不向祢再要解釋,只求祢給我忍耐的心,靜心忍下去,直到我也被你收去的一日──。」

  「Echo,起來了,怎麼又哭了!」

  婆婆輕輕的在拉我。

  聖樂大聲的響了起來。

  「媽媽,我們給荷西買些花好嗎?」

  教堂出來我停在花攤子前,婆婆買了三朵。

  一路經過熟悉的街道,快近糕餅鋪的時候我放掉公婆自己轉彎走了。

  「你們先回家,我馬上回來。」

  「不要去花錢啊!」婆婆叫著。

  我走進了糕餅店,裡面的白衣小姑娘看見我就很快的往裡面的烤房跑去。

  「媽媽,荷西的太太來了!」她在裡面輕輕的說,我還是聽到了。

  裡面一個中年婦人擦著手匆匆的迎了出來。

  「回來啦!去了那麼久,西班牙文都要忘了吧!」平靜而親切的聲音就如她的人一般。

  「還好嗎?」她看住我,臉上一片慈祥。

  「好!謝謝你!」

  她嘆了口氣,說︰「第一次看見你時你一句話也不會講,唉!多少年過去了!」

  「很多年。」我仍是笑著。

  「你的公公婆婆──對你還好嗎?來跟他們長住?」口氣很小心謹慎的。

  「對我很好,不來住。下星期就走了。」

  「再一個人去那麼遠?兩千多公里距離吧!」

  「也慣了。」我說。

  「請給我一公斤的甜點,小醉漢請多放幾個,公公愛吃的。」我改了話題。

  她秤了一公斤給我。

  「不收錢!孩子!」她按住我的手。

  「不行的──」我急了。

  「荷西小時候在我這兒做過零工,不收,這次是絕對不收的。」她堅決的說。

  「那好,明天再來一定收了?」我說。

  「明天收。」她點點頭。

  我親了她一下,提了盒子很快的跑出了店。

  街角一個少年穿著溜冰鞋滑過,用力拍了我一下肩膀︰「讓路!」

  「呀!Echo!」他已經溜過了,又一煞車急急的往我滑回來。

  「你是誰的弟弟?」我笑說。

  「法蘭西斯哥的弟弟嘛!」他大叫著。

  「來馬德里住了?要不要我去喊哥哥,他在樓上家裡。」他慇勤的說。

  「不要,再見了!」我摸摸他的頭髮。

  「你看,東尼在那邊!」少年指著香水店外一個金髮女孩。

  我才在招呼荷西童年時的玩伴,藥房裡的主人也跑了出來︰「好傢伙!我說是Echo回來了嘛!」

  「你一定要去一下我家,媽媽天天在想你。」

  東妮硬拉著我回家,我急著趕回去幫婆婆煮飯一定不肯去。

  星期天的中午,街坊鄰居都在外面,十三年前就在這一個社區裡出進,直到做了荷西的妻子。

  這條街,在荷西逝去之後,付出了最真摯的情愛迎我歸來。

  婆婆給我開了門,接過手中的甜點,便說︰「快去對面打個招呼,人家過來找你三次了!」

  我跑去鄰居家坐了五分鐘便回來了。

  客廳裡,赫然會著哥哥夏米葉。

  我靠在門框上望著他,他走了過來,不說一句話,將我默默的抱了過去。

  「夏米葉採了好大的玫瑰花來呀!」婆婆在旁說。

  「給荷西的?我們也買了。」我說。

  「不,給你的,統統給你的。」他說。

  「在哪裡?」

  「我跟夏米葉說,你又沒有房間,所以花放在我的臥室裡去了,你去看!」婆婆又說。

  我跑到公婆的房裡去打了個轉,才出來謝謝夏米葉。

  婚前,夏米葉與我有一次還借了一個小嬰兒來抱著合拍過一張相片,是很親密的好朋友,後來嫁了荷西之後,兩個便再也沒有話講了,那份親,在做了家人之後反而疏淡了。

  「兩年多沒見你了?」我說。

  夏米葉聳聳肩。

  「荷西死的時候你在哪裡?」

  「義大利。」

  「還好嗎?」他說。

  「好!」我嘆了口氣。

  我們對望著,沒有再說一句話。

  ※※※

  「今天幾個人回家吃飯呀?媽媽!」我在廚房裡洗著一條條鱒魚。

  「伊絲帖本來要來的,夏米葉聽說你來了也回家了,二姐夫要來,還有就是爸爸、你和我了。」

  「鱒魚一人兩條?」我問。

  「再多洗一點,洗好了去切洋蔥,爸爸是準備兩點一定要吃飯的。」

  在這個家中,每個人的餐巾捲在銀質的環裡,是夏米葉做的,刻著各人名字的大寫。

  我翻了很久,找出了荷西的來,放在我的盤子邊。

  中飯的時候,一家人團團圓圓坐滿了桌子,公公打開了我維也納帶來的紅酒,每人一杯滿滿的琥珀。

  「來!難得大家在一起!」二姐夫舉起了杯子。

  我們六個人都碰了一下杯。

  「歡迎Echo回來!」妹妹說。

  「爸爸媽媽身體健康!」我說。

  「夏米葉!」我喚了一聲哥哥,與他照了一下杯子。

  「來!我來分湯!」婆婆將我們的盤子盛滿。

  飯桌上立刻自由的交談起來。

  「西班牙人哪,見面抱來親去的,在我們中國,離開時都沒有抱父母一下的。」我喝了一口酒笑著說。

  「那你怎麼辦?不抱怎麼算再見?」伊絲帖睜大著眼睛說。

  姐夫咳了一聲,又把領帶拉了一下。

  「Echo,媽媽打電話要我來,因為我跟你的情形在這個家裡是相同的,你媳婦,我女婿,趁著吃飯,我們來談談迦納利群島那幢房子的處理,我,代表媽媽講話,你們雙方都不要激動……」

  我看著每一張突然沉靜下來的臉,心,又完全破滅得成了碎片,隨風散去。

  你們,是忘了荷西,永遠的忘記他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我看了一下疼愛我的公公,他吃飯時一向將助聽器關掉,什麼也不願聽的。

  「我要先吃魚,吃完再說好嗎?」我笑望著姐夫。

  姐夫將餐巾啪一下丟到桌子上︰「我也是很忙的,你推三阻四做什麼?」

  這時媽媽突然戲劇性的大哭起來。

  「你們欺負我……荷西欺負我……結婚以後第一年還寄錢來,後來根本不理這個家了……」

  「你給我住嘴!你們有錢還是荷西Echo有錢?」

  妹妹叫了起來。

  我推開了椅子,繞過夏米葉,向婆婆坐的地方走過去。

  「媽媽,你平靜下來,我用生命跟你起誓,荷西留下的,除了婚戒之外,你真要,就給你,我不爭……」

  「你反正是不要活的……」

  「對,也許我是不要活,這不是更好了嗎?來,擦擦臉,你的手帕呢?來……」

  婆婆方才靜了下來,公公啪一下打桌子,虛張聲勢的大喊一聲︰「荷西的東西是我的!」

  我們的注意力本來全在婆婆身上,公公這麼一喊著實嚇了全家人一跳,他的助聽器不是關掉的嗎?

  妹妹一口湯嘩一下噴了出來。

  「呀──哈哈……」我撲倒在婆婆的肩上大笑起來。

  ※※※

  午後的陽光正暖,伊絲帖與我坐在露天咖啡座上。

  「你不怪他們吧!其實都是沒心機的!」她低低的說,頭都不敢抬起來看我。

  「可憐的人!」我嘆了口氣。

  「爸爸媽媽很有錢,你又不是不曉得,光是南部的橄欖園……」

  「伊絲帖,連荷西的死也沒有教會你們一個功課嗎?」我慢慢的嘆了一口氣。

  「什麼?」她有些吃驚。

  「人生如夢──」我順手替她拂掉了一絲樹上飄下來的飛絮。

  「可是你也不能那麼消極,什麼也不爭了──」

  「這件事情既然是法律的規定,也不能說它太不公平。再說,看見父母,總想到荷西的血肉來自他們,心裡再委屈也是不肯決裂──」

  「你的想法還是中國的……」

  「只要不把人逼得太急,都可以忍的。」

  我吹了一下麥管,杯子裡金黃色的泡沫在陽光下晶瑩得眩目。

  我看癡了過去。

  「以後還會結婚嗎?」伊絲帖問。

  「這又能改變什麼呢?」我笑望著她。

  遠處兩個小孩下了鞦韆,公園裡充滿了新剪青草地的芳香。

  「走!我們去搶鞦韆!」我推了一下妹妹。

  抓住了鞦韆的鐵鏈,我一下子蕩了出去。

  「來!看誰飛得高!」我喊著。

  自由幸福的感覺又回來了,那麼真真實實,不是假的。

  「你知道──」妹妹與我交錯而過。

  「你這身黑衣服──」我又飛越了她。

  「明天要脫掉了──」我對著迎面笑接來的她大喊起來。

夢裡花落知多少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