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傳奇 線上小說閱讀

《大俠傳奇》溫瑞安

《二○一七年四月七日版》
《好讀書櫃》典藏版


第一章 兩小述往事


  某年某月某一天,陽光底下……

  「你為什麼成天跟著我?」那笑起來蜜一般甜的女孩子說,「天下那麼大,你儘是跟著我走,已經三個月又七天了。」

  「因為我一定要見到你。」

  「為什麼?」那桃花般緋紅色的女孩,眨了眨瞇瞇的眼,微側著稚氣的圓臉,略帶驚詫地睨了那青年一眼。

  那青年笑了。卻說:「蕭秋水蕭大俠當年見著了唐方唐女俠時,為了她苦了一輩子!她沒有問他為什麼。」

  那女孩垂下了圓臉,睫毛輕微地顫動對剪著,然後她抬起了眼眸,眼眶裏有一層感動的薄霧,她的聲音如夢般輕軟:「但你不是蕭秋水。」

  那青年笑了,兩排白白的牙齒像閱兵一般在陽光下亮著閃爍的兵器:「我也姓蕭。」

  那女孩甜甜地笑開了,側著頭問:「你,蕭什麼?」

  那青年傲然笑道:「我沒有名字。」隨後又道:「我跟了你三個月又七天,你才跟我講話,我就叫『蕭七』好了。」

  那女孩子噗嗤地笑了一聲,摀嘴笑道:「那你又不叫『蕭三七』?」

  那青年卻認真得像聽「子曰」一般,緊接著道:「你若真要我叫『蕭三七』,我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叫『蕭三七』。」

  那女孩子感動地看了他一眼,紅著臉,低聲說:「蕭七,蕭七,你可知道我是誰?」

  蕭七搖頭,但他的眼神是很想知道。

  那女孩子笑著說:「我姓唐,蜀中唐門的唐。」她笑得如一滴正在滴的蜜糖。

  「你的名字叫做甜,唐甜?」

  「我正是四川唐家的人,唐方是我的小姨。」

  蕭七整個人都怔住了,但他雙眉卻剔了起來,眼睛裏不止有亮,還有光,更有神采。

  可是那女孩子又斂起了笑容,她有笑容的時候,像甜蜜的兔子,沒笑容的時候,卻似一隻美極的紅狐,她正色道:「自從蕭大俠闖唐門後,唐家聲望,大不如前,上一輩的高手和這一代的好手,大都在連番戰役中喪盡,可是……」唐甜的聲音如刀兵碰擊,從低柔的聲韻變成了一種特有成熟的女子才有的殺伐之氣:「唐門還是唐門。唐家只要有一人在,唐門精神不死。」

  蕭七肅容道:「是。」

  唐甜道:「你既然姓蕭,我既然姓唐,你就要幫助我,完成一個心願。」

  蕭七立即點頭,而且立刻就問:「什麼心願?」

  唐甜的眸子裏發出了一種無法形容的光芒,如一隻野外寒風中的紅狐,在荒漠中仰首看到了皓月。

  「設法找到蕭秋水的下落,從他的下落,就可以取得『忘情天書』、『天下英雄令』,就可以光復唐門!」

  蕭七聽得一震,唐甜即刻問:「怎麼了?你怕?」

  蕭七冷笑,他的白齒在陽光下可以令人眩目。「這是大男子漢才做的事。」他笑笑又道:「而且,也是我想了好久的事。」

  唐甜又瞇瞇地,帶著深深酒渦地笑了,蕭七下面的話令她更喜歡:「何況單止是為了你,再大的險,我也要冒。」

  唐甜的聲音又低又柔,但是卻聽得蕭七熱血往上沸騰,本來就筆直的腰脊,而今更畢挺了。

  「對。那我們就像蕭秋水和唐方一樣,在武林中,要做一點顯赫赫、轟烈烈的大事來。」她忽又側著頭,向蕭七怩聲問:「如果我有一日像唐小姨一般,給人擄了,你會不會像蕭大俠一樣,不顧名譽地位,犧牲性命青春,冒九死一生來救我呢?」

  「會。」蕭七的聲音自牙縫裏迸出來:「一定會。」

  唐甜笑了,她低下了頭,小小的額在陽光下很讓人心動,但不知她在想些什麼,蕭七也是一個極聰明的人,他問:「蕭大俠赴蜀,七年沒有消息了,如果他已遇不測了呢?尊上唐老太太,和唐老太爺子,都是武林中頂尖的人物,蕭大俠只怕……」

  唐甜道:「依我看,如果老奶奶還在,不致會匿伏著不出來領導唐門的,這些日子以來,江湖動盪,群龍無首,如果到時候找不到蕭秋水,只找出老奶奶,那天下大勢,仍是唐家堡的……何況老奶奶的暗器,也不能就此失傳,她跟蕭秋水是一起失蹤的,老太爺子好像也同時失蹤……我們不管找出的是誰,都是一定要找出來的。」

  唐甜語音一頓,又甜甜地笑道:「昔年蕭秋水和小姨在一道的時候,有他歃血為盟的忠兄義弟……你……」

  蕭七笑了,他一面笑一面看著唐甜,唐甜這才發現蕭七的眼睛,笑時也有點狡獪,蕭七說:「我有個朋友,叫鐵恨秋,外號『黃臉老二』,腦瓜欠紋路,但憑熱血一腔,跟我攏得來。」

  唐甜甜甜地笑道:「我聽說過,這漢子這幾年很有點名聲……以前蕭大俠身邊不是有個鐵星月嗎?這人倒合對了鐵星月的路子。」

  蕭七接著又說:「我還有個朋友,腦筋活絡,武功也較高,表面恬淡,心底裏很傲氣,志向很高,就不知道請不請得動他。」

  唐甜問:「他是誰?」

  蕭七道:「就是『打鼓書生』。」

  唐甜詫然:「容肇祖?」

  蕭七點點頭道:「『打鼓書生』容肇祖。」

  唐甜沉思了一下,道:「若能請得動此人,倒是個好助手。」

  蕭七道:「我去試試看。」說著看看唐甜那桃花一般美的臉,又有些遲疑。

  唐甜甜甜地道:「那也不僅是你一個人貼本兒,我身邊有個丫鬟子,叫做唐三千,她會跟我們一道。」

  唐甜露出白白的兔子牙笑,看起來很天真,但其實有一種說不出的驕傲:「唐三千在江湖上的名頭很響,外號『三千煩惱絲』,這是形容她的暗器手法,但她的武功更高……雖然她在唐門裏,只是一個丫頭片子。」

  蕭七點點頭道:「唐三千能來,那是更好了。」

  唐甜婉然笑道:「現下有你,有我,有容肇祖,有唐三千,還有鐵恨秋,我們還等什麼?……該有個名字了吧?」

  蕭七奇道:「什麼名字?」

  唐甜白了蕭七一眼,道:「從前蕭秋水烏江起事,對抗『權力幫』和『朱大天王』時,即有『神州結義』,俗話說:人的名兒,樹的影兒。名頭闖響了,行事起來,自然事半功倍……所以咱們也該有個名字。」

  蕭七皺起的眉頭一舒,又露出他兩排白白的牙齒笑道:「這取名的事兒,我不在行,就由你來作主好了……不如,叫上鐵老二、容小哥兒和唐三千等一塊兒才取好了。」

  唐甜笑道:「說得也是,」她低下頭來忖思一陣,使得她又像一隻美極了的紅狐:「昔年蕭秋水起義時,首要的敵手是『權力幫』的『九天十地,十九人魔』,而今我們也有強敵……」

  蕭七緊接著道:「九臉龍王,十方霸主!」

  唐甜的甜臉也宛似舖了一層寒霜,與她的天真甜美,看來很不相襯,她重複地說:「九臉龍王,十方霸主……」

  蕭七見唐甜凝重之色,他即把胸膛一挺,道:「這些人也沒什麼不得了、了不得的,論武功,他們不過和當年十九人魔不相伯仲,但昔日的『十九人魔』之上,還有『八大天王』及『雙翅一殺三鳳凰』等,武功可更高上一籌數倍,這『十方霸主』上面,又沒有棘手的角色,……昔年蕭大俠做得,咱們有什麼做不得的。」

  唐甜瞟了蕭七一眼,甜甜一笑道:「好豪氣。」蕭七被美人一讚,熱血往腦門裏衝,一下子倒紅充了臉,一股氣反而豪不起來。唐甜笑笑又道:「十方霸主加起來,恐怕都及不上一個九臉龍王,不過……他們十個人,比起以前的權力幫,十九個人魔、八個大天王、雙翅、一殺、三鳳凰、李、柳、趙外,還有『朱大天王』的『五掌六劍,四棍三英,雙神君』,實不可同日而語……這江湖歷次遭劫後,破落多了,現今除『血河派』崛起外,十六大門派都因屢次劫難中而沒落,徒具聲名而已。……」唐甜抬起頭來,她的美眸發出一種彷如狐狸見著小雞般的神色。「所以我說,只要能找到蕭秋水的武功,或者把老奶奶重新請出來,蜀中唐門,就可以天下無敵,重振聲威了。區區一個『血河派』,算得了什麼?」

  蕭七皺皺眉頭,道:「可是……」話只說了一半,沒有說下去。

  唐甜甚是機伶,一瞧便知道蕭七有難言之隱,便笑道:「你有什麼不滿意,儘說好了。」

  蕭七皺眉道:「鐵恨秋、容肇祖他們,都是心高氣傲的人,若為創幫立道,為名為義而戰,相信沒有什麼問題,但如果叫他們好端端的為唐門而戰,恐怕……恐怕……」

  唐甜「嗤」地一笑,道:「這我早就想到了,天底下的事,哪有白幫的道理?所以我才要給咱們取個名兒,待闖出名堂了,再來建立唐門,唐門畢竟是威震八方,現下雖然受挫,但論起實力聲威,各大門派又有誰能及得上?當年蕭秋水之所以在武林中大大摔了觔斗,被『權力幫』、『朱大天王』甚至宋、金雙方聯手對付,就是做事太過擰腦瓜直性子,一時兩時都不轉彎兒,後台不夠硬,所以『神州結義』,終究還是散板。──我們要好好幹,就得避免到處樹敵:而且,要立穩了根底再往前伸,容小哥兒、鐵老二等人,不會不明白事體的。」

  蕭七緊皺的雙眉,才算舒了舒,笑道:「唐姑娘,還是妳有辦法,我們這就去找鐵老二和容小哥兒。」

  唐甜笑問:「咱們第一步,既不能明著挑『十方霸主,九臉龍王』.你說該怎麼辦?」

  蕭七想了一下,道:「咱們不是要先把蕭大俠失蹤之謎探出個究竟嗎?只要蕭大俠有留下武功,或者老太太尚在人間,便算是有了底兒了。……不過……」

  「不過什麼?」唐甜問。

  「要是蕭大俠沒有死……或者,或者蕭大俠死了,但沒有留下任何武學的秘笈呢?」

  「以蕭大俠的為人,他要是有一口氣在,他還會不出來找方阿姨嗎?」唐甜肯定地道:「蕭秋水確是不世英才,就算他死了,也不會不把武功留下的……就算他來不及留,『忘情天書』、和『天下英雄令』,也會在他身上啊。」

  蕭七笑道:「你這一說,我可開竅了。」他心中有一種幸福的樂陶陶的感覺,天底下,有哪個男兒郎不希冀自己心繫的女孩子又美麗又聰明啊。

  唐甜笑著問:「我們要去找蕭大俠,這,可不是我們單幫人而已,天下也不知道有多少英雄好漢在找,算一算……」唐甜在陽光下豎起稍短而秀小的手指,一隻一隻地算:「……至少就有『十方霸主』,『九臉龍王』、鐵星月、陳見鬼、李黑他們這幾股……這樣找法,輪也輪不到咱們沾上邊兒,你說,」唐甜曉得自己什麼時候應該把決定性的話留給男孩子說,所以她就很巧妙地收住了,反問:「我們該怎麼找法?」

  可是這仍把蕭七給難倒了。

  唐甜恬然一笑,她不會讓他覺得窘,她只要他適到好處的傾慕她就可以了:「要找到蕭秋水,只有先找到唐方。」

  蕭七不是笨人,他當然明白。「因為世上找蕭秋水的,沒有比唐方更急切、更不顧一切的。」

  「所以如果誰能找到蕭秋水,唐方一定更先找到。」

  「方小姨武功不算很高,」唐甜甜笑的聲音卻精於分析:「她雖曾得老奶奶真傳,但憑我們幾人之力,還應付得了她,何況……」唐甜笑笑又道:「她找蕭秋水是在乎他活與不活,而不是在於武功。」

  蕭七當然明白:「何況妳跟她又是親戚關係。」

  唐甜瞇著眼睛,露出兔子牙,笑:「所以說,如果有人動手在搶,小姨在那種心情之下……也不見得不優先讓給我這小侄女吧?」

  蕭七看著唐甜的笑容,樹影扶疏,陽光些微些微地照下來,蕭七看得似痴了。

  唐甜笑著問:「看什麼?」

  蕭七趕忙找個話題說:「……但是如何才能找到唐方?」

  唐甜道:「現在要找唐方,只要找到公子襄。」

  蕭七詫然道:「公子襄?」

  庸甜點點頭道:「正是威震中原的公子襄。」

  「因為現在唐方跟公子襄在一起;」唐甜的一半笑容在陽光下,亮晃晃的,一半笑容在樹影裏,深盈盈的,「公子襄是現在中原武林『黃河歐陽、長江公子』的最有力量的兩人之一,唐方為了要找到蕭秋水,不得不投靠他,因為公子襄有最宏厚的實力……」

  「而且公子襄也樂意幫這個忙,因為他喜歡唐方;」唐甜笑咪咪地說,但她的酒渦這一次卻沒有顯出來。「不管找到蕭秋水的活人或者屍體,對公子襄要得到唐方的心來說,都是有利,而且……」唐甜的眼角連笑意都沒有了,陽光下,她的稚氣像神奇一般地消失不見了。

  「以蕭秋水的武功,如果還活著,哪還用得著讓人來找?他自己早就石破天驚地出來了。」

  蕭七點頭覺得有理,但卻想起師父的一句話:「世間上有些事情,是由不得人的意旨,就可以行事的,有些是天意,不是人為的阻滯,可能蕭秋水就是因為……因為這樣而無法出來,也不一定……」

  唐甜靜靜看著他,問:「可能嗎?」

  蕭七不知道唐甜聽了會不會不高興,但被她這一看,心裏著了慌:「大概不可能。」

  唐甜笑了,又現出了她的稚氣來了。

  「那我們就去找容小哥兒,鐵老二,唐三千……」

  「然後再去找公子襄。」

大俠傳奇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