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傳奇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六章 冬雷震震夏雨雪



  唐方出手三次。

  海難遞都避過了。但他臉上那輕薄的笑容也不見了。唐方的第一次出手,讓他幾乎出了醜。第二次出手,他已全神應付,第三次出手的主動機會,依然讓唐方搶得。

  海難遞避過了唐方三次出手,臉色一沉,在唐方未曾第四次出手前,叱喝了一聲:「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唐方一聽,如同雷殛,一下子,整個人都怔住了。她的臉白如紙,眼眸漾著淚光。

  海難遞本可趁這剎那間出手,但他一看唐方的樣子,長歎一聲,說:「要想知道詳情,明早到紫金山。」

  他說完就迅速地閃出。唐藕不及追敵,只求護住唐方。這時客棧住店的旁人,有很多人已因聽聞打鬥聲而出來探看究竟了。

  ※※※

  那一句話,對別人來說,根本起不了什麼作用,但在唐方而言,卻無疑是旱雷,如雪消融,如天崩地裂的一句話語。

  因為這句話是蕭秋水在決戰唐門前,與她分手時,她說的。

  而在場的,僅有數人,這些人,不是已經死了,就是極親密的唐門高手,斷斷不會洩露出來。

  而且,除了唐方自己之外,又會有誰把這話牢記了七載,朝思夜想,夢寐回想呢?

  而今突然從海難遞嘴裏道了出來,唐方心中所引起的驚愕、詫異,以及千頭萬緒剪不斷理還亂的情感,真是一發不可收拾。

  ──他怎麼知道這句話?

  ──難道他見著了蕭大哥?

  ──大哥大哥你在哪裏?

  她心口一陣陣痛,差點暈了過去;待清醒時便要追問,但海難遞已人影無蹤,只留下那一句話。

  ※※※

  唐方一定要去紫金山。

  就算紫金山上刀山火海,她也一定毫不猶豫地。

  因為她一定要問清楚海難遞。

  她一定要找到蕭秋水。

  ※※※

  這時大廳上群情湧動,辜倖村知已引發大家的恚怨與貪念,正想賴著不走,或可討得一些便宜未定,便假意揚聲道:「大家不要衝動……公子襄,一定會給我們滿意交代的……」

  於是大家仍是望定公子襄,這是給公子襄一大難題,只是公子襄不大在乎,他說:「就算我沒權決定天書神令該如何處理……但當前之急,在晚生而言,是找蕭大俠──在蕭大俠未找到以前,天書神令是不會出現的;找到蕭大俠之後,天書神令自會有適當的交待。」他淡淡一笑又道:「現下妄談分配,未免言之過早操之過急了。」

  眾人的喧嚷又開始平息了下來。的確,如果天書神令真的不在公子襄手裏,迫他又有何用?何況公子襄顯露了那一下實力,卻又是誰都不敢輕捋的。

  可是這時有人站出來,叫了一句話:「他說謊!」

  眾人返首望去,那是一個臉有污垢、但眼睛精靈的小個子:「他早已找到蕭秋水,並收了天書神令!」

  眾又嘩然。

  「真的!」「公子襄騙我們!」「這還得了!」「好啊!他想獨霸武林,獨步天下!」

  公子襄冷然反問:「朋友,你這是聽誰說的?」

  眾人回心一想,也覺有理,此人不知是誰,可能只是信口開河,怎可糊里糊塗地信了他,便向那人望去,那人不慌不忙,答道。「陶醉。」

  ※※※

  「陶醉!」眾人訝問。

  「陶醉!」那人傲然答,彷彿這名字就等於他已倚在鐵鐫圍牆上一般:「陶醉,嘉應陶醉。」那人一挺胸,又說:「也就是『君子無戲言』陶醉。」

  ※※※

  誰都知道,在武林中,陶醉的武功高低很少人知道,但他的地位,卻如高峰上的月光,誰都摘不到。因為陶醉雖然整天酗酒,但從不說謊話。

  一句謊都沒有說過的人,無疑實在很少,這句話本身就是一句謊言。

  有人說陶醉之所以喜喝酒,係因為他不願太清醒。一個人整天清醒是痛苦的。

  可惜陶醉雖然喝得醉醺醺,但依然說不出半句假話。

  所以他更痛苦。

  他原本叫做陶焉冰,但因為他一天到晚都大醉,所以別人都叫他做「陶醉」。甚至大多數的人,已忘了他的真名字。

  所以如果一句話,是陶醉說的,那便一定是真話。

  至少武林中人都這般認為。

  而且陶醉曾被人威脅說一句無關痛癢、但對九臉龍王有利的謊話,陶醉拒絕。慕容不是於是一刀刀的殺,恫嚇陶醉要將他一家人──包括高堂祖父母,父母及兒女──殺光。

  結果真的把他全家殺光了,陶醉還是不說。

  陶醉從此以後,酗酒得更加厲害了。

  這樣的人,他說的話,就如秦始皇泰山刻石的碑碣一般,每個字都是鐫入鐵石去的,經得起日曬水淋的。

  如果是陶醉說公子襄拿了天書神令,那神令天書自然是公子襄拿的了。

  甚至不容公子襄辯白。

  ※※※

  公子襄也怔住了──他沒想到他一向尊重的陶醉也會這樣說。

  眾人都望向公子襄:現在已不用說話,只差動手了。

  就在這時,外面又湧進來一大批江湖人,這干人,就像互相約好了似的,全在「梁王府」中會聚奪寶。

  秦歌衫慧黠的唇,唇邊的小痣因聰明甚至狡猾的笑意而更顯靈巧活潑:「那位小哥兒,既然陶醉曾講過這話,為何陶醉不親來?」

  ※※※

  場中默然。

  無人回話。

  秦歌衫再問一遍,「正人君」仲孫湫的眼睛也亮了,他也揚聲問:「正是。那位小哥,陶醉先生在哪兒?他因何要告訴小哥,可否賜告?」

  他的聲音不故作響亮,但能清晰地傳入每個人耳中去,還是沒有回應。眾人這才發現,那原先說話的滿臉污垢的年輕人,早已不見了。

  仲孫湫又問了兩遍,微微笑道:「是歹人造謠生非,卻要冒上陶醉先生的金號,真是見不得人的東西!」

  眾人一時啞然。還是辜倖村死不息心,而且足智多謀,道:「那小哥兒溜了,可能是懼怕『梁王府』的聲威……」

  仲孫湫截道:「辜霸主是說咱們『梁王府』的人會對付他麼?在列位英雄扯破面麼?」

  辜倖村話音一塞,換得乾笑三聲,在這三笑裏已想好了應對之策,道:「那是年輕小子的不懂事,以公子清譽,又怎麼會作出此等令人貽笑大方的事來呢?」他一下子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卻道:「但是人說: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又說: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公子是明人,當然明人不做暗事,但為澄清起見,嘿嘿嘿,不如我們還是當面去向陶醉問個究竟!」

  眾人卻哄然說好,公子襄淡淡地道:「現在陶醉行蹤,辜前輩可有所知?」

  辜倖村為之瞠然。公子襄點頭,向弟子群中叫了一聲:「元三遷、覃九憂。」

  只見兩人站了出來,一人道:「回公子的話,陶醉先生近日就在襄陽一帶,三日前剛入襄陽城。」

  另一人道:「他住在『客來客棧』,除了每日三餐外,絕少出外。似在練什麼武功。」

  公子襄點點頭揮手道:「好。」旋又含笑向眾人道:「既然陶醉先生就在這裏不遠的『客來客棧』,為了澄清這件事,使各位滿意,晚生就依辜霸主之見,請各位移駕城中如何?」

  辜倖村臉色一陣尷尬,終於強笑道:「赫赫赫,好厲害,公子的手下,遍佈江湖,咱們一行一動,原來早在公子耳目之中……」

  秦歌衫眼珠一轉,笑了一笑,道:「辜霸主,你不要去問陶醉先生也可以,可是你又想要天書神令,急於搜『梁王府』,不如這樣吧,剛才比了三場。江霸主、落花娘子,甄霸主都比過了,就只差你光說不動手,不如跟仲孫大哥較量一下,若您老贏了,搜宅奪寶不是大有希望嗎?」

  辜倖村心裏暗咒這妮子總有一日落到我手裏,我就……但臉上依然笑態可掬,道:「比武徒傷感情,實無必要,何況仲孫兄的『正字五劍』,我一向就欽儀得很。」辜倖村道:「我們還是先找陶醉吧。」

  忽聽落花娘子說:「我們不是要見唐方嗎?」她聽說唐方那麼美,所以念念不忘要一見!

  落花娘子這一提起,唐藕又想起了她和唐方晨上紫金山的情形。

  ※※※

  晨上紫金山。山上的紫金宮,就像皇帝頭上的金冠一般,輝煌莫比。海難遞到了之後,觀中的道士全都被趕了出來,愁眉苦臉,只敢在山下徘徊,所以唐方很容易就知道「西方霸主」日前落腳的地方。

  紫金宮在山路曲曲折折,迂迴而上,直到觀前的「日月門」,一路上有遮篷涼亭,唐藕緊跟唐方背後。

  唐方什麼也不怕,她穿黑色勁裝,棗紅披風向前疾行。她急切想知道海難遞因何能背得出她和蕭秋水最後說的那番話。

  沒有晨鐘,更不是暮鼓,山上隱隱傳來一陣唱諾。

  這時晨色清濛,天灰灰光,那一陣佛唱,唐藕不禁聆神起來,聽得幽幽惚惚。她在這渾穆的佛號之中,不禁起了憂思,想起她曾經暗戀過的人,和被她拒絕過愛慕她的人,還有很多很多的情懷,而且因年歲的增長而變得如晨曦一般幽幽邃邃,她一陣恍惚,忍不住如同呻吟般喚了一聲:「梵唱!」

  忽聽唐方堅定冷如冰的聲音叱道:「非梵唱!」

  在出語同時,已「啪」地摑了她一巴掌。

  這清脆的一巴掌,立時使唐藕清醒過來,那聲音明明是如魔如魘的咒語,哪裏是心清意靜的梵唱!

  唐藕大吃一驚,一排階梯,如牆直高聳而上,上面還有兩角飛簷,正是「紫金宮」的「朝王殿」。

  唐方粉臉煞白,道:「好好一座廟宇,給你們這干惡徒裝神弄鬼,攪得雞犬不寧,人神共憤,快給我滾出來!」

  只聽咒語一歇,一人笑嘻嘻地道:「想不到『西洋靡音』也制不住姑娘……姑娘要我滾出來,我這就滾出來。」

  說著那海難遞,穿著黑色半袖至肘袍,橫在階梯之上。

  「我既已出來……姑娘也就多走幾步,上來吧。」

  唐方冷笑道:「第四、二十五、三十八級處,有機關埋伏!」

  海難遞道:「不錯。」他背負雙手,仰天歎道:「在下知道這些陷阱,是瞞不過姑娘的。但是……」

  「姑娘若要知道在下所背的『乃敢與君絕』係何處得來……則少不免還是要過這一關,除非姑娘答應在下一個要求,在下就馬上撤除障礙,恭迎姑娘,回答問話。」

  唐方寒著臉問:「什麼條件?」

  「說條件實在太難聽了;」海難遞悠然道:「實因在下實在愛慕姑娘,只要姑娘肯答允……」海難遞居然也有些靦腆起來:「委身在下,在下就一定坦承相告,盡除埋伏,並一定全面支助姑娘尋找蕭大俠。」

  唐方冷笑。海難遞急道:「……這是在下第一次動了真情。在下不才,但向來不作婚娶之念,雖有不少女子想嫁在下……但在下自從得見姑娘後,執見才完全打破,決意非卿不娶……」

  唐方截道:「好了。」

  海難遞一呆,隨即喜道:「好?」

  唐方靜若寒霜,她的眼神既無譏誚也無憤懣:「你的條件我不答應。」

  海難遞一震,恚然道:「難道你不想救蕭秋水?」

  唐方冷冷地道:「要找蕭大俠也不必靠你。」

  海難遞臉色一沉,旋又冷笑道:「那你不想知道我昨天的話……」

  唐方道:「想知道……」

  海難遞又一怔,道:「你要闖關?」

  唐方不應,堅決地頷首。

  海難遞訝然:「你可知道這難關為何人所設?」

  唐方瀏顧四周一陣道:「這是『紫金宮』,為當年于骨烈于大師所建。」唐方道:「于骨烈于大師是妙手神匠,他的機關佈設,更是九州一絕,這點我知道。」

  「唐姑娘不愧為蜀中唐門的才女。果然博通情理,遍曉古今。好,好,了不起!」海難遞又涎著臉笑道:「只是如此一個美人兒,聰明人兒可人兒,若讓機關給……給傷著了那多麼不好啊。」

  「那是我的事。」唐方道:「我寧可闖機關,揪你下來,逼出那話是從何得知的因由!」

  海難遞臉色也變了,他漲紅了臉:「你既然不識抬舉,就闖吧!」

  唐藕一閃身,就要替小姐掠陣,唐方出手攔住,道:「我來!」

  她如燕子抄水一般,已掠過第四級階梯,海難遞大呼道:「那不算!那不算!你要想知道蕭秋水的消息,就得蹲下去,觸動機關才算!」

  唐方半空中一咬貝齒,身子迴旋下降,緩緩向第四階梯落下。唐藕瞧得一顆心,都幾乎自口腔躍出。

  唐方的腳尖甫觸階梯,石級中裂,下方突現一個大洞,在此等情形之下通常人身形下沉,雙足凌虛,並不能再提升高躍。

  但唐方卻能。

  她的輕功原就是唐門年輕一代中最好的,何況她最後又得唐老太太悉心調教!

  她竟能借足尖觸石級之力,在石級裂開之前,她已及時斜橫飛出。

  飛落至第十三級階梯上,如迎風飛絮一般,欲飛而逝,卻猶落花人獨立。

  唐方身子倏然打橫飄開,在裂開洞口射出來的五排連環淬毒強弩快箭,便完全落空了;等於射向天空,機簧力盡時,紛紛都無力地落了下來。

  海難遞見唐方的輕功如此佳絕,身形如此曼妙,竟也看呆了,忘了要對付唐方,失聲喝采:「好!」

  唐方嫣然一笑,又飄上了第二十三級,凝視第二十五石階輕慢地舉足……

  海難遞情急叫道:「小心。」

  唐方見海難遞倒是真情,嫵媚一笑,問:「我若三關都闖過,那些話你從何而得知,便得告訴我,蕭秋水在什麼地方,也得悉盡相告。」

  海難遞見唐方此刻念著的仍是蕭秋水,便頓時不高興起來,沉著臉點了點頭。唐方又是一笑,笑得海難遞心盪神搖。

  唐方卻突然一步,踩落於第二十五級有機關佈置的石階!

大俠傳奇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