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傳奇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九章 客來客棧



  三大霸主、各路豪傑及梁王府的門人弟子一行人眾勢洶洶,先後搶入「客來客棧」。

  公子襄與九臉龍王走在前面,以二人武功及地位而言,自然是「走在前面的人」,而且兩人實力,也足以平起平坐。

  ──雖然照現在看來,公子襄只有弟子七十一名,還不及來「奪寶」的群眾三分之一。

  ──而九臉龍王的手下,卻連一個都沒有出現。

  但是誰都知道,他們這兩人的分量。

  江傷陽、甄厲慶,以及秦歌衫、泰誓、仲孫湫三人,緊躡公子襄與九臉龍王之後。江傷陽與甄厲慶,對「氣伯歌衫正人君」,自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在他們手下吃過虧,但忌於三人武功高強,不敢發作,又不到黃河心不死,怎樣都要看個究竟,俟已無便宜可撿時,才告罷手。

  一干武林人物,以及公子襄弟子們,亦隨其後。

  行人之末,倒是唐方、唐藕與落花娘子。

  唐方認為公子襄不是武林中所傳言的那種人,只要她認為一個人確不是那種人,無論別人說什麼,她都會為對方辯護,無論別人講什麼,她都不會相信。

  有人說女人永不可信,那是因為得不到一個紅顏知己──有時候,一個紅顏也許比十個壯士更知心。

  ※※※

  「姊姊你是不是落花娘子?我好喜歡你。」唐方說。

  落花娘子受寵若驚,她好喜歡唐方,因為她在唐方身上、眼中、臉容,看到了她一直不曾有的美好和青春,可是她沒想到唐方會先招呼她。

  她立即放慢了腳步,很多人都越過了她,但她不知說些什麼好。

  唐方道:「姊姊的名字我聽聞已久,今日一見,才知道風韻有那麼的好。」

  落花娘子臉紅了。她也沒料到自己居然還會臉紅的。她已經十年沒有臉紅過了。

  她一向自度自己所做出來的事,別人聽了一小部份就要把臉藏到褲襠裏去,但她做事卻絲毫不感到赧然。

  她以為自己的臉已又厚又老,再也不會臉紅了。

  誰知今日,為這「好姑娘」的一句話,竟然臉紅了起來。

  臉紅是一件沒辦法的事,縱使不去照鏡子,也可以感受到臉上的一陣熱辣,手腳也不自然起來,但心裏知曉:自己已臉紅了,這時越要掩飾,越想不要臉紅,但這心情卻會使「不爭氣」的臉更紅。

  落花娘子面對所有的男子都不會臉紅,而今卻在她自己心裏所注重的「小妹妹」前紅了臉,她不由微喟一聲:「唐……姑娘,我也好喜歡你。」

  唐方笑了:「真的?」

  落花娘子有一份真心的慈愛,很想撫拂唐方的烏髮,「你有我所羨慕的青春、美麗、純真、可愛、堅定……和一切。」

  唐方嫣然一笑:「但姊姊卻有我所沒有的嫵媚與風姿。」

  落花娘子目光一黯,「我老了。」她悠悠一歎。

  唐方一仰下頷道:「誰說姊姊老?」唐方向唐藕道:「才不老呢,又好看,心地又好,又有俠情。」

  落花娘子聽了,心頭一陣激動,她一面隨唐方、唐藕向前奔馳,但心中卻有一陣楚愴,又似滂沱大雨灑在餘燼上,灼熱的濕透。

  她決定為她這從來未想過但仍保有的形象去做點事。

  正在她想到這裏的時候,忽聽前面一陣騷動,似發生了什麼事,打斷了她的思潮。

  ※※※

  公子襄和九臉龍王當先,已走入「客來客棧」,這時一道人影正自門隙閃出,公子襄、九臉龍王行得極快,那人也閃得極其巧妙,一點也沒碰著人。

  這人匆匆行去。

  卻在這一瞬間,公子襄心裏有一種感覺,覺得這人年紀不算大,但氣魄卻很不得了。

  九臉龍王也同時生起一種感覺,覺得此人有迫人的氣勢,但又有種十分熟悉的感覺。

  只是此刻間兩人都無暇細想,因為已到了寅字號房前,泰誓和仲孫湫一個箭步已搶到門前,公子襄一頷首,仲孫湫輕咳一聲,輕輕叩門……

  「陶先生……陶老先生……陶醉陶老前輩……」

  ※※※

  ──門打開之後會怎樣?

  ──要是陶醉一口咬定是自己拿了天書神令,該怎樣應對群眾的爭奪?

  公子襄自己心裏知道,他確實沒有做過此事,他的朋友信任他,但是,他的敵人也正在環視著他。

  ──究竟是誰主使陶醉蔑栽於他?

  陶醉曾被人削斷左手三隻手指,對方只威脅他說一句無關重大的謊話,在「插翅虎」萬人日的女友面前說一句:萬人日是條好漢!僅僅這七個字,對他人並無影響,而純粹是萬人日為了要討得一個他心儀的女子之青睞──誰知陶醉就是不肯說,累得兩人大打出手,陶醉左手失去了三根手指,萬人日也不能「插翅」足足三個月。

  ──陶醉不是個說謊的人,他外號叫「君無戲言」,真是一點也沒錯。

  ──那麼,陶醉為何誣陷於他?又如何才能迫使他說出內情?……

  ※※※

  可是局勢有了變化,使公子襄不能再想下去,也不必再想下去了。

  叫了很多聲,叩了很多門,並沒有絲毫回應。

  公子襄偏首去問:「陶先生是不是真的在裏面?」

  元三遷立即站了出來,答:「一定在的。」

  覃九憂也站了出來,補充道:「他自午飯後一直在裏面,沒有出來過。」

  就在這時,一陣微風吹過,公子襄和九臉龍王都皺起了眉頭。

  別人還沒有嗅得出來──但是九臉龍王和公子襄已一齊發覺,房間內傳來血腥味。

  公子襄揚聲道:「陶前輩,你再不回應,我們就要無禮撞門了。」

  他話說完,仍沒有回答,九臉龍王忽道:「你難道要把凶手叫走才甘心?」

  公子襄揮了揮手,砰地一聲,氣伯泰誓運氣全身,已撞開了木門。

  但就在他撞開木門剎那,兩道人影已隨他撞勢而掠入門內,這兩人就似粉碎的木板一樣,飛飄在泰誓之前,更令氣伯嘆服的是,這兩人在他未撞開門前,還是站在他身後,而門口又十分狹窄,可是這兩人居然一點也不阻滯地閃了進去,其中還有一個是極之痴肥的人。

  這兩人當然就是公子襄與九臉龍王。

  這兩人掠人房間,立時站住。

  房裏的情形,已一目瞭然,

  房裏亂糟糟一片,痰盂、凳子、桌椅、鏡子、床架、蚊帳、箱匣、櫃子,全被掀翻打碎,顯然曾有一番惡鬥,在這裏進行。

  房裏地上,一片血腥。

  一人倒在地上,腰間一壺老酒,已被擊破,人也死去多時,左手正缺了三隻手指。

  公子襄稍為看了一下,立即叫:「覃九憂。」

  一人閃出來,應道:「公子吩咐。」

  公子襄隨即問:「你何時離開陶先生的?」

  覃九憂道:「他飯後回到房中,約莫子時,我們就派人在外邊監視,沒見他出來過。」

  公子襄即又問:「那你怎知他沒有出來?」

  覃九憂道:「因為我們的人一旦見他出來,就會立即通報我們。」

  公子襄接著又問:「你派駐守在這裏的是誰?」

  覃九憂答:「『白髮童』屈仁。」

  公子襄緊接又問:「你有沒有叫他留意,除了陶先生行蹤外,還有沒有別人來找他的情況?」

  覃九憂直截了當地答:「有。」

  公子襄簡單地下令:「叫他進來。」

  覃九憂:「元三遷已去叫了。」

  這時元三遷已飛步趕來,臉色很不正常。公子襄問:「屈仁怎麼了?」

  元三遷微微喘氣:「死了。」

  公子襄問:「怎麼死的?」

  元三遷答:「被殺於溝邊,有人從後面用鐵鏈,幾乎拉斷了他的脖子。」

  這時,大部分武林豪客已上樓來,知道了客房陶醉被殺的消息,議論紛紛,有人說:「好哇,這可死無對證了!」

  有人說:「你看,這不是不打自招嗎?」

  也有人說:「難怪公子襄一早派人跟蹤陶醉了,原來是早有預謀的。」

  又有人說:「居然用此鄙劣手法殺人滅口,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真是可惡。」

  九臉龍王和公子襄對望一眼,兩人都覺察到對方狐疑的神色。忽然兩人向後拔起,不顧眾人,飛撲出樓,因在這同一剎那,兩人心頭都掠起了一個孤獨的影子。

  ※※※

  就在公子襄與九臉龍王雙雙掠出客棧大門時,公子襄忽只見唐藕一人,便急問了一句:「唐姑娘呢?」

  「唐姑娘見到一可疑的人,匆匆追去了……」唐藕的話未答完,公子襄已宛若白鴻,飛投而去,但就在這稍稍一頓間,九臉龍王只剩下一點人影,遠在前面了。

大俠傳奇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