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傳奇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十三章 淡青色的匕首



  公子襄一見匕首,目定口呆,卻知道是他自己舊日時貼身的匕首。

  抱月厲聲問:「真是你的?」

  公子襄道:「我共有五柄刀,都是淡青色刀芒的……這柄刀……大師是怎麼得來的?」

  抱風叱喝道:「你拿這柄刀做過什麼事?」

  公子襄一呆,但已知道情況十分不妙,只聽抱花靜靜地道:「別多說了,納命來吧!」

  公子襄心中一凜,忙道:「這是怎麼一回事,晚生百思不得其解……」

  抱月冷冷地道:「我們五人中,你選一個吧。」

  公子襄道:「不……」

  抱殘冷笑:「你是要我們五人齊上才肯出手?」

  公子襄急道:「晚輩為什麼要和各位大師動手?」

  抱殘怪眼一翻:「你別裝模作樣,我不讓蕭七和你先交手,耗了你體力,免得他日江湖上有人傳說:『風花雪月殘』除倚大欺小,以眾擊寡外,還加了個乘人之危!」

  公子襄知事態非同小可,道:「各位大師,要晚生動手可以,但要說明了再打,否則晚生縱遭身死,也不知是怎樣一回事!」

  抱雪叱道:「我們平生最恨,就是假惺惺,作態之人!」

  公子襄道:「原來如此!」

  抱雪忍住問:「什麼如此?」

  公子襄淡淡地道:「原來名動江湖數十年的武林名宿『殘雪風花月』,不過如此。」

  公子襄說話中故意把「風花雪月殘」的位份調亂,更令眾僧生氣,抱花和抱月尤其忿憎,搶著邊罵邊問: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自己的事還抵賴?」

  「晚輩悔聽江湖傳言,說五位大師如何了不得,不得了,原來卻只是些不分青紅皂白的人,這樣武功縱然再高,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公子襄緩緩道:「我一直以為諸位大師昔日曾為武林祭酒,主持江湖大事,定必恩怨分明,是非清楚,今日一見,卻與事所想大謬。」

  五人的憤懣,倒是一時平復下來了,互相面面相看,其中抱風年紀最大,事理也較分明,說:「有什麼連篇鬼話,你要問就問,要說就說吧。」

  公子襄道:「謝謝前輩給予機會。」

  抱月冷哼:「卻來聽這種廢話!」

  公子襄道:「敢問諸位大帥,這柄匕首犯了什麼樣的惡事,使諸位大師這般氣惱……」

  抱月冷笑截道:「你問得倒好,把自己的事推得一筆勾銷。」

  抱風卻說:「告訴他也好,省得他死得不瞑目。」

  抱雪道:「他閉目,地眼師侄又何曾閉目了?」

  公子襄一聽,全身一震,訝然道:「少林……寺監……地眼……地眼大師仙逝了?」

  抱花唔了一聲,指指已插在地上那柄刀,道:「就是你用這柄刀殺的。」

  公子襄此驚非同小可,真個是滔天大罪,而且水洗不清,當下喃喃道:「怎麼……怎麼會這樣的……」

  抱月道:「你是不是想說,這刀雖是你的,但卻早為人盜走,別人拿來殺了地眼,然後再嫁禍於你,你自己是全不知情的,是不是?」

  公子襄呆了一呆,道:「……確是這樣……」

  抱雪冷冷地道:「你要說的就是這些話?」

  公子襄唉聲跺足,道:「……事實如此……」

  抱雪淡淡地道:「現在,你的話說完了?」

  公子襄長歎一聲:「可惜,可惜。」

  抱雪倒是奇道:「可惜什麼?」

  公子襄仰天道:「我素來尊敬地眼禪師,家父亦屢屢向晚輩讚譽地眼大師各種善業慈因,可惜地眼大師,死不瞑目,就算在下抵命,也只不過枉死而已,不能報此大仇,啊,可惜,可惜……」

  「懷抱五老」彼此相顧了幾眼,還是由抱花道:「你是說不是你殺的?」

  公子襄慘然道:「晚生確未做過這等大逆不道之事,晚生曾多次拜謁地眼大師,受益匪淺,請各位大師相信晚生絕不會作出這等人神共憤的事。」

  抱月冷哼道:「就是因為你與地眼相熟,才致如此!」

  公子襄惑道:「此話怎說?」

  抱月道:「地眼是被人驟擊之下,暗殺身亡的,如果不是他至為熟稔的人,怎會讓人接近他到這個地步?」

  公子襄震了一震:「然則致命原因就是這一刀麼?……會不會是先捱了毒手,再挨這一刀的?」

  「懷抱五僧」又互相覷了一眼,抱殘冷冷地道:「這一刀足以喪命,又何必再查?」

  公子襄道:「若蒙諸位大師信任,讓晚輩看看地眼禪師遺體,或可供給些微線索……」

  抱月忽然大聲道:「我看不必了!」他指著公子襄叱道:「凶手必是你們梁王府裏的人!」

  公子襄臉色一沉,冷笑反問道:「難道我們梁王府的人,天生就是愛暗殺佛門高僧的嗎?」

  抱風唉了一聲,道:「小夥子,你怪不得人家這樣說,因為地眼除了心窩口挨了這一刀外,身上還著了『六合先天混元罡氣』,這種掌力,也只有你們梁府的人才有──」抱風驀然暴瞪著公子襄說:「如果不是你殺的,那只好是你父親殺的了,對不對?」

  這一問,使得公子襄猶如晴天霹靂,退了一步,喃喃地道:「是『六合先天混元罡氣』……怎麼……怎會……」

  抱花瞇著眼睛看著他,說:「我們也懷疑你父親,但……那淡青色的刀既然是你的,而令尊在江湖上數十年來,向無污點,可以說得上是一直仁俠為懷,我們沒有理由懷疑他的……」

  公子襄失神地重覆道:「……懷疑我……懷疑我好了……」

  抱雪淡淡地道:「只要小施主肯承認,這血案就到你為結束,絕不牽累別人,你說怎樣呢?」

  公子襄垂臉忽又剔眉飛鬢,抬首揚聲道:「好!我確非殺地眼大師凶手,但諸位大師不肯相信,晚輩也無法,但求一搏……不過……」

  抱殘撫掌道:「好!痛快!」

  抱月道:「一人做事一人當,一戰而死,也算光榮戰死。」

  抱雪問:「又不過什麼?」

  公子襄終於把內心最想問的話問了出來。

  「唐方姑娘呢?」

  「懷抱五神僧」也互相看了一眼,道:「她在我們這裏,很好,不會難為她的,你還是顧著自己吧。」

  「你要選擇哪一個作為你交手的對象,你只要勝了我們其中一個,包管沒有人會再找你報仇的。」

  「不。」公子襄冷靜地說:「我要和你們五人一起交手。」

  五老齊齊一震,抱花、抱月、抱殘同時脫口道:「好大的口氣!」

  抱雪瞇著眼睛反問:「你不覺得你太狂妄無知一些了嗎。」

  公子襄搖頭道:「不是。在下情知不是諸位大師其中之一的對手,與其如此,不如求五位一齊出手,讓晚輩死得快些,死得光榮一些……」

  抱風喝道:「憑你才智,以你武功,挑戰我們其中之一,還有半成勝算,何必自甘作賤尋死?」

  公子襄道:「不是尋死,而是置之死地而後生,如圖僥倖,自在無意,有半成與無半成生機,又算得什麼?不如……我是抱必死之心,求五位大師相允一事。」

  抱風道:「既是以將死之軀誠心相求,那沒有什麼不答應的事。」

  抱月一哂道:「你要求我們限定幾招之內定勝負嗎?好,老衲懂得你的意思,就三招吧。」

  公子襄搖頭,抱花、抱殘看了哈哈大笑。

  「你當然搖頭了。要知道我們五人三招,天底下又有誰能接得來?當日蕭秋水和燕狂徒要我們合擊之下,逃過三招,也還不易得很呢!」

  公子襄當然知道那段武林軼事,武林第一狂人燕狂徒以畢生絕學「玄天烏金掌」,才能破五老的「懷抱天下」無限禪功,而蕭秋水也逼得用「忘情天書」的「天意」一訣,以解五大長老「五指聯心陣」之困!

  公子襄很清楚自己而今的武功聲勢,又哪裏能與昔日當時的蕭秋水、燕狂徒相比?

  「我搖頭不是為了求大師讓招,我自度必死,殊無倖理,除非天意相憐……故又豈敢奢求前輩相讓?」

  抱風道:「那你求的是什麼?」

  公子襄道:「家父素仰地眼大師人品功德,不可能與他有任何關連,而今這事,一切由我承擔,請千萬不要牽累家父,萬望諸位大師高抬貴手。」

  五老默然,好半晌,抱雪道:「公子孝心可感,若此案與令尊確無牽連,老衲等必照尊意。」

  公子襄這才一笑,卻又憂形於色,道:「唐姑娘為蕭大俠平生之至愛,而今蕭大俠失蹤多年,生死未明,晚生本想竭盡綿力,照顧唐姑娘,而今……不管在下生死如何,還請諸位事後放了唐姑娘……」

  五長老紛紛點頭,抱風道:「這事本就與唐姑娘無關,老衲因圖誘公子前來,故勞了唐姑娘前來,實在不該,但咱們一定禮待加之。並護送唐姑娘安全為止。」

  公子襄一揖到地道:「如此晚生就向諸位謝過了。」

  抱花歎道:「公子義薄雲天,很教老衲相信,可惜……公子還有何求?」

  公子襄道:「尚有一事。」

  抱花問:「何事?」

  公子襄臉有微愁:「若我不測,請諸位對地眼大師被殺事,千萬不要以為案已終了,請繼續追查……襄一死何足惜?但教賊子奸謀得逞,可能還有連環幾著,動搖武林安靖,可是大大不好了……還有,晚生一死,九臉龍王及餘下數方霸主,必來侵佔『梁王府』,我的門下弟子,恐非其敵,請各位禪師轉達晚生之意,令彼等早作解散,各自回鄉,或可逃得此劫……並萬萬不可為再下報仇!」

  抱殘冷笑道:「公子事到如今,還是不肯承認殺人一事,唉……」

  抱月卻道:「公子放心,地眼一案,確有疑點,我們自不會就此放棄,若有一日發現冤枉了公子,咱們五老,也有一人給你賠上性命便了。」

  抱雪搶著道:「一人先死不好,不如咱們一人剁一條手臂下來,也好對得住他了。」

  抱花卻道:「公子尚記掛府中弟子,可謂情至義至,仁也誠也……解散一事,定會替公子做到,慕容不是若太囂張,咱們也定不饒他!」

  抱風卻道:「公子年紀輕輕,難得能顧全大局……可惜──可惜!」

  公子襄再一揖到地,抱拳道:「如此就謝過五位大師,至於萬一能在晚生死後查出真兇,諸位將之償命足矣,無須再自殘手足,今晚生難安於九泉。」

  五神僧聽公子襄一番談吐,對他的印象也漸漸好起來,皆生不忍之心,這次連好找碴的抱殘也道:「別說了,再說下去,真叫老衲捨不得殺你!」

  公子襄緩緩站出來,肅然而立,道:「好,就請諸位大師動手吧.」

  抱風道:「我們就出三招。」

  抱花道:「公子你留神了。」

  抱雪道:「接不來不要硬接。」

  抱月道:「最好能逃掉。」

  抱殘跌足歎道:「出手吧──」

  就在這時,公子襄沖天而起!

  他就算明知死,也要掙扎。

  何況他更知道,只要五僧一出手,自己恐怕連一招也接不了。

  ──當今之世,還沒有幾人能硬接下這五大高僧、學貫古今、旁通少林武當深奧絕學的「五指聯心」及「懷抱天下」神功的!

  所以他要採取主動!

  他先行出招!

  ──只求撐過三招!

  ※※※

  但凡大勇者,皆敢於死中求生,而大智者,更以險中求勝,敗中謀攻。

  公子襄一出手,就是捨身傷敵的招式,玉石俱焚的打法。

  他掠起之際,正是五大高僧未發動之際。

  但是他意念一起,五僧也立刻結陣。

  只在五神僧結陣之瞬間,公子襄已發動了攻擊!

  「懷抱五僧」這時的「懷抱天下」陣勢,也剛剛結成!

  這剎那間,公子襄的攻勢,已向抱殘竭盡全力、不留餘地地發了出去!

  但「懷抱天下」舖天捲地的功力,也如排山倒壑、天風地雨般地向公子襄罩了下來!

大俠傳奇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