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傳奇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十六章 你那好冷的小手



  落花娘子動容道:「原來『小妹』就是『中方霸主』!」

  江傷陽也不禁問:「那麼這一切的事,都是田堂策劃的了?」

  中叔崩的眼色甚是熱烈:「『小妹』是要把我們這幾個人聯合起來,不致成為一盤散沙,方能有望在武林中有番大作為……我們單打獨鬥及不上九臉龍王,但若『十方霸主』全部聯合起來,慕容不是和歐陽獨,又算得了什麼?就算拿下『梁王府』也是輕而易舉的事!」

  江傷陽忍不住道:「聯合十方霸主,倒是非同小可的力量,但是東方霸主陸見破、四方霸主汪逼威、東北霸主辜倖村都已先後逝去,在實力上已大大削弱了!」

  中叔崩道:「這是無可奈何的事!」

  落花娘子卻道:「陸見破傲慢重權,自不臣伏於田堂屬下,汪逼威武功僅在田堂之下,也不甘雌伏,辜倖村更有野心,不肯認輸……他們三人身死,在中方霸主心目中,正是死得其所。」

  中叔崩笑道:「他們死了不要緊,我們一樣可以聯合起來。」

  落花娘子冷冷地道:「聽你這樣說,死了的人一樣有人可以填補了?」

  中叔崩對答如流:「正是。」

  江傷陽忍不住問:「卻是誰人?」他確想不到江湖上還有誰可以接替他們的位置。

  中叔崩道:「幾個年輕人。」

  落花娘子緊接著又問:「哪幾個年輕人。」

  中叔崩咧嘴一笑:「告訴你們也無妨。現在最近江湖上出了一個叫『剛極柔至盟』的,你們可聽說過?」

  落花娘子和江傷陽兩人眼睛也都亮了起來。

  「自然聽聞過了。」

  「聽說是唐門一個女娃子創下的一個幫會,最近蠻出風頭,聲名大噪的。」

  中叔崩點點頭:「正是他們,其中有個叫蕭七的,會當上新任的『四方霸主』,還有個叫容肇祖的,便是將來的『東方霸主』,還有個叫鐵恨秋的,可以頂替『東北霸主』的空缺。」

  落花娘子慢慢恍悟道:「你是說……剛極柔至盟……與十方霸主合併……以取得天下武林之權?」

  「正是如此。」中叔崩左右手各拍拍甄厲慶與海難遞的肩膀,得意笑道:「如此要奪得天下,應無困難,只要天書神令一到手,霸權?只怕也變作了王權了!哈哈哈……」

  江傷陽忿忿道:「中叔崩,你這種做法,豈不是把『十方霸主』的名聲,賣給了乳臭未乾的後生小子的『剛極柔至盟』了麼?」

  中叔崩皮笑肉不笑:「這是見仁見智的事,說來,應是我們將『十方霸主』的聲威進一步的拓展與躍進才對。」

  江傷陽心想自己坐擁東南一方,雖比不上其他幾方霸主,但一呼百應,做個小小的土皇帝,無限威風,又何必受人頤指氣使?心中甚不願意。便道:「我對結盟沒有興趣,這東南一方,是我自己辛辛苦苦建立得來的,也不圖拓展,你們就少算我這一份吧。」

  中叔崩陰陰一笑道:「十八爺,你別死牛一邊頸,多多考慮一下吧,你就算不顧自己,也得體念你在大本營的妻母兒女啊!」

  江傷陽竟然大怒道:「你……你要怎地?你這是……威嚇我老江?」

  中叔崩臉肌牽動,算作笑容,道:「十八爺,威嚇不敢當,那要看你怎麼個看法了。」

  江傷陽正待發作,落花娘子卻道:「中叔崩,你既肯將此事講給我們知,大概心裏就沒把我們當活人看了?」

  中叔崩居然說:「這個當然,不過你們隨時可以堅持作個活人的。」

  落花娘子忽然將話題一轉道:「這不關唐姑娘的事,你們又抓她幹嗎?」

  中叔崩嘿嘿笑:「唐方是『小妹』勢在必得之人,也是我們的本錢,有了她,不愁公子襄不俯首稱臣;天書神令亦多有仗賴,此女豈可放得!」

  落花娘子見中叔崩肯定了是要跟她過不去,便道:「中叔崩,你以為憑你們三個人,就可以把我兩人放倒麼?」

  中叔崩歎了一口氣:「很可惜,我也沒想到像落花娘子你那麼聰明的人會做那麼笨的事,跟我們抗拒,那是無用的!唐方跟你,非親非故,你護著她,又有何用?早知,我就不解開你的穴道了。」

  落花娘子道:「你解開我穴道,讓我有放手一搏的機會,這點我倒要感謝你……」說到這裏,驀然腰間一陣寒冷澈骨的疼痛,不禁呻吟了一聲。

  中叔崩笑嘻嘻地說:「落花娘子,我看,你還是把感謝省省吧……在解你穴道時,我已下了『鋼骨椎心刺』刺在你的穴道中,你內力是絕提不起來的。」

  落花娘子嬌聲道:「你……」臉色盡白,全身發抖。

  江傷陽嚇了一大跳,忙單手護胸,環臂護背,躍開七尺,全神戒備,中叔崩淡淡笑道:「江十八爺,落花娘子已如同廢人,束手待斃,大勢所趨,你還是降順了吧.」

  江傷陽情知聯合落花娘子二人,也難以敵得過海難遞、甄厲慶、中叔崩三人,而今只剩下自己一人,更是孤掌難鳴,心中一橫,暗忖:情勢如此,忍辱詐降,再圖他法。於是道:「好,我就答應你們……不過,東南之地,我決不讓人。」

  中叔崩立刻歡容滿臉:「是囉,這才是識時務者為俊傑……」話未說完,瓷器後面有一甜如蜜的聲音笑道:「加入聯盟只有擴大領域,又怎會失去根據地,十八爺是聰明人,怎麼說出這等糊塗話呢!」

  中叔崩、甄厲慶、海難遞一見,立刻低首揖道:「盟主到來,鴻福無疆,有失遠迎,罪該萬死。」

  只見香風撲鼻,其香如麝,其甜如蜜,就站在唐方身後,唐方只聽到其聲,卻不見其人。

  「你們用計抓唐方來,很好。我引五老懷疑公子襄是殺地眼凶手,結果打是打起來,但沒有用,還是給說穿,倒是這唐方手到擒來的計中計,生了大效。」

  「你們,也建了個大功。」

  那女子的聲音甜膩無比,唐方覺得甚為熟悉,想回頭去看,卻又絲毫不能動彈,只聽那女音又甜笑道:「妳還是別想轉過頭來,說不定妳見了我,會惹火了我,我一刀把你殺了:天書神令押後再取。也無不可。」

  唐方聽得心裏一寒,只覺此姝語調嫉憤至極,似對她恨之入骨,但只覺語音熟稔,卻不知是誰。唐方個性甚是倔強,若非真個轉動不得,一定會回頭看個清楚。

  江傷陽眼見落花娘子生死不知,呻吟掙扎,輾轉於地,唐方被制,對方除海難遞、甄厲慶及中叔崩三大高手外,又來了「小妹」,而「小妹」盟主身旁,還有一個文謅謅的青年,提著柄油紙傘,不知是何方神聖,但武功也差不到哪裏去。自己以一敵五,無論如何,都如同飛蛾撲火,要強不起來的。好漢不吃眼前虧,江傷陽心中已打定主意,乾脆巴結到底,服從就是。

  想到這裏,正待開口講幾句「改邪歸正」的話,正在這時,又掠入了二人,這兩人的輕功極快,但甫足尖沾地,即聽「通」地一聲,周圍瓷器幾乎崩倒,身體卻又極重。

  這二人掠入,卻喚了兩聲。

  「小妹。」

  「容小哥兒。」

  只聽那「小妹」淡淡地道:「你們來得正好,蕭七的戰書,有沒有呈上去給公子襄?」

  只聽一個男子粗聲道:「呈上了。蕭老大還差點兒跟那公子襄動起手來,後來有個老和尚礙事,才沒打成。」

  「小妹」稍微沉吟一下,只聽她說:「那麼蕭七為何還不回來?」

  「快了,」一個怪裡怪氣的女音道:「蕭七好像發現有九臉龍王手下的人潛伏在附近,所以要抓幾個來問問究竟。」

  「小妹」似有些詫異:「我們的行蹤;也教『龍王廟』的人給盯上了?看來慕容不是確非易惹之輩。」

  那牛一般的男子卻道:「九臉龍王麼?這傢伙陰得很!咱們『剛極柔至盟』,應該拿他來開刀!」

  那「小妹」卻甜笑道:「對付這等人,豈急得來的,咱們暗中來,公子襄、歐陽獨、慕容不是,一個個,不怕飛上天。」

  唐方一直在聽著,心中忖度著那「小妹」聲音怎那麼熟?──想著想著,心裏一動,想起一人,竟脫口叫了出來:「甜兒!」

  這麼一叫,眾人都怔住,一時鴉雀無聲。

  ※※※

  良久,唐方只聽幾步輕如鵝掌的腳步聲,一雙黃絨鞋子,鞋尖有個白兔毛球,就在自己眼前。

  唐方道:「我知道是你,甜兒!」

  只見那腳慢慢屈膝下來,唐方就見到一張圓腮尖頷的甜臉,黑白分明的眸子裏有一顆小痣,笑得甜得滿滿──照理應在腮邊有個小酒渦──可是就是沒有!

  「甜兒」當然就是唐甜。

  唐甜也正是「小妹」。

  這是當然的,也是必然的。

  ※※※

  唐甜盈盈地俯下身來,嬌媚地暱叫:「方姨,正是甜兒囉!」

  唐方叫出了那一聲,首先是驚震於甜兒竟就是那聽來老謀深算,諱莫如深的「小妹」,其次在失聲叫出之後,又詫異自己能喚得出聲了。

  隨後她心裏也明白,抱殘老僧封她的穴道,所用的手法本來就不重,現在已過了幾個時辰,已經恢復了一點脈絡血氣,可以發聲了。唐方心裏也真有些後悔,剛才自己叫了出來,確是十分不智。

  唐甜繼續說下去:「方姨,好久沒見……也沒想到,方姨離開唐門,跟了世間第一等大俠蕭秋水,今日,卻是這般相見。」

  唐方淡淡地道:「這般相見,也沒有什麼不好。」

  唐甜眉花眼笑道:「真的麼?令方姨死心塌地的蕭大俠,而今下落不明,卻不能來救小姨了!」

  唐方毫不動容:「他不知道我受制於人,假使他知道,他一定會來的。」

  唐甜臉色稍變了變,又笑道:「哦?他還能知道麼?只怕他已在黃泉下徒乾著急,你在紅塵中空自受苦了。」

  唐方一笑道:「反正黃泉紅塵,天下人間,只要心心相念,還怕見與不見?」

  唐甜冷笑,又故意笑道:「可惜方姨青春年華,春花嬌容,就為伊消得人憔悴麼?當初方姨脫離唐門時,可是何等風光,怎會料到有今日悲涼……」

  唐方哂道:「我倒不覺得,上天入地不管他另娶、再續,不管他是人是鬼,我們說過,在一起很好過,又有什麼憾事可言?」

  唐甜聽得心裏一陣凄酸:「可是方姨在危難之中,蕭大俠既懵然不知,也不能相救,受苦的,只有方姨你一人,伶仃可憐的呀。」

  唐方笑了,酒渦深深,溫柔淺淺。「他是英雄好漢,天下最不能受冤屈的人,偏是命裏都叫他含辛茹苦,我是他栽培出來的人,為他多受點苦,心裏會多點快樂。」

  窗外月亮照在瓷器上,回映燭光微暈,映在唐方臉上,如許美麗安詳,彷彿心隨月光,唐甜臉上不禁冒起一絲歹狠的恨意。

  「方姨,你的天涯知己公子襄可出了點事兒……哦,你知道嗎?」

  唐方有些動容:「他怎麼了?」

  唐甜「唉呀」一聲:「他,他現在可能已死在『懷抱五老』手裏了。」

  唐方微笑,平安靜定:「少林五大長老若是如此青紅皂白不分,那還稱什麼神僧!」

  唐甜一咬唇,道:「就算公子襄逃得過這一關,也躲不掉另一關!」

  唐方淡淡地問:「什麼關?」

  唐甜冷笑道:「你反正是我籠中之囚,告訴你也無妨,你知道江湖中有個方覺閒吧?」

  唐方眨眨眼道:「趙師容趙姊昔日確曾收了一個不記名的窮家子弟,為免其在險惡江湖中打滾,所以沒引入『權力幫』中,她的『五展梅』絕招,卻都傳了給這叫方覺閒的年輕人了。」

  「是了。」唐甜又笑得像隻狐狸:「柳五也懷著同樣心思,而且覺得自己生平太過陰詐,不敢胡亂將武功傳給外人,他當日之時也知道,武林中最忠厚至誠的是大俠梁斗,所以暗地裏把三招絕學,傳授給了梁大俠的兒子。」

  唐方點頭,也察覺她竟然能轉動頸項了──但這次她及時控制不動脖子。

  「他便是公子襄,他為人武功,確不負梁斗大俠和柳五公子所望。」

  「不負所望是一回事,不過,」唐甜甜絲絲地道:「若讓公子襄與方覺閒來次大拼鬥,可精彩極了……」

  唐方粉臉煞白,叱道:「你──」

  唐甜冷酷地說:「剛才我已遣蕭七送去一封信,便是冒方覺閒之名挑戰公子襄,同樣也以公子襄之名挑釁方覺閒,他們這場決鬥,可謂上代恩今日解,嘻嘻嘻……還有,適才你也聽到了,公子襄已經收了約戰書,以他現在找不到你正好生疑竇的當兒,必定會對方覺閒的挑戰生疑,屆時勢必赴約,這一戰在所難免,到那時候,嘻嘻嘻,可有好戲看了……」

  唐方叱怒道:「唐甜,你好歹毒的手段啊!」

  唐甜臉色一寒,在月色反映下猶如隻吸血的精靈,陰冷地道,「我毒?我更毒的是可以把你手筋腳筋挑斷,叫甄、海、中叔霸主姦污你,再把你賣到青樓去!」

  突聽一聲大叫道:「不可以,絕對不可以的!」

  唐甜即返頭望去,雙目盡是凌厲的殺氣。

  叫的人是唐三千。

  ※※※

  唐三千聲淚俱下,喚道:「甜姐兒,真的不可以,真的不可以這樣做的……」她跪下來泣不成聲:「老太奶奶要是知道,她最疼方姑姑的,她會多麼傷心啊……」唐三千將臉埋在雙手裏。

  「不可以的,有我唐三千在的一天,絕對不能看這同門相殘的事,我唐三千給你叩頭……」唐三千一面說著,一面用額角大力地叩地,喊道:「甜姐兒,我知道我是奴僕,沒有資格求你,但是請你饒了方姑娘,不要下此毒手,老太爺,老太奶奶在天之靈,都會感謝你甜姐兒的……」

  唐甜瞳孔收縮,冷冷地道:「死了的人,還提它作甚,目前最重要的,還是振興唐門。」

  唐三千埋首在地上,雙手卻抱住唐甜的雙足踝,哭道:「甜姐兒,振興唐門也不是要同門相殘啊……請你聽我的話,放了方姑姑吧。」

  唐甜臉色完全沉了下去,如一隻遇獵物在口的狐狸:「唐三千,你是僕婢,居然膽敢背叛我?」

  唐三千忙又在地上磕頭不已:「奴僕不敢,奴僕一家,皆受過老爺恩惠,怎敢有些微叛意……」

  唐三千一家,原不姓唐,身世十分可憐,險些給強人盡戮,幸得唐甜父親出手相救,唐三千才倖存下來,並能為全家復仇雪恨。

  唐甜冷笑道:「豈止些微叛意,是很忤逆的叛變哩……」

  唐方實聽不過去,叱道:「三千,別求她,這種人,休想她心軟!」

  唐三千滿眼是淚,向唐方拜道:「方姑姑,你昔日也曾助我復仇,多次照顧我,我今日不報答你,我唐三千還是人不是?」

  唐甜一字一句地道:「你是人,我不是人!」

  唐三千又嚇得不敢作聲。

  忽聽一人怒罵道:「王八羔子!唐門什麼臭規矩?求這種人,不如求豬求狗,你又何必求她!」

  說話的人便是鐵恨秋,一面說著,便要攙起唐三千。

  唐三千卻未見唐甜答允,怕她見罪,伏在地上不肯起來,不給鐵恨秋來扶。

  唐甜考慮了一下,咬了咬牙,終於遞出手來。

  唐三千驀然抬頭,淚光在她眼眶中打轉。

  她沒想到唐甜居然肯扶她起來,伸手提攜她起來也等於表示同意了她的話。

  唐三千委實太過感動,她顫抖著,雙手抓緊了唐甜的小手,喜極而泣:「甜姐兒,姑娘,你真好……」

  忽然覺得唐甜的手凍得像一塊地底的寒冰,不禁機伶伶地打了個寒慄,脫口道:「你那好冷的小手……」

  說未說完,聲音忽然嘶啞,雙目幾裂眶而出,七孔流血,舌頭僵便,全身痙攣起來。

大俠傳奇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