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傳奇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十七章 掐死你的溫柔



  這時唐方一聽唐三千說「你那好冷的小手」,心中乍然一亮,急叱道:「放手!」

  但這時唐三千已倒地,輾轉掙扎,鐵恨秋狂吼一聲,隨即衝了過去,抱緊唐三千。

  唐三千已臉色變藍,眼看活不了了。鐵恨秋咆吼:「你……你就為這樣殺她?」

  唐甜臉不改容,冷笑,唐方苦不能起,向唐甜厲聲道:「你……你居然用『冷月搜魂手』!」

  唐甜淡淡笑道:「『冷月搜魂手』在唐門來說,也不算得怎樣的毒,只是唐三千太大意,才著了道兒,她本來就有生機,我已經給她機會了,她武功要勝我不易,但偕鐵恨秋二人要逃生卻也不難,是她自己沒留心,死了也怨不得我。」

  唐方痛心地說:「她不是不防備,而是信錯了你。」

  唐甜臉上又浮起了一絲溫柔的笑容,比起她適才毒辣的手段,反令人不寒而慄。

  「隨便你怎麼想都好,反正你已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了。」

  唐方忽叫道:「鐵恨秋,你快走!」

  鐵恨秋眼見唐三千雙目盡血,掙扎說了聲:「不要為我報仇……」終於咽氣,號啕大哭起來。

  他這種人,不易動感情,一旦動情,寧以身相殉,不似鐵星月,乃是鐵錚錚的漢子,成仁取義,足不旋踵,但對男女之情,一概不通。

  他不講私情,故對情字反不動心,落得個終身清淨大方。

  唐方又再叫道:「你快走,她會殺你的!」

  可是鐵恨秋仍充耳不聞。

  唐甜淡淡地道:「你也不用急,他現在要走,也走不了了。」

  鐵恨秋猛然躍起,可能因傷心過度,只覺一陣頭暈腦脹,他向唐甜握緊雙拳,血流滿手,嘶聲道:「我……我……我要殺了你!」

  唐甜笑嘻嘻地道:「三千不是叫你不准為她報仇嗎?你知道不知道她為何要說這句話?」

  「她說這句話就是為了怕你傷害我──我是她的主人,她畢竟是我的奴才啊!」唐甜居然說得一點也不愧疚:「可惜的是,她不知道,要不要殺你,是在我,而不是你殺不殺我的問題。」

  「你……」鐵恨秋恨得鋼牙也咬出血來,忽地不理一切,「咚咚咚」在地上向唐三千的遺體叩了三個響頭,哭喊道:「我不管了──三千,我一定要殺她給你報仇!」語音令人酸楚。

  唐甜卻無奈地說:「好吧;你報仇吧,我就在這裏,如你的願了。」

  鐵恨秋只覺頭重腳輕,憤疾莫名,大吼一聲,一躍而起,忽覺天旋地轉,竟站立不住。

  他雙腳一軟,「咚」地又栽倒在地。口唇變白,呼吸也急促起來。

  唐方在地上側目所見,痛心疾首:「妳竟然……妳竟然用『沾衣十八毒』?」

  唐甜笑道:「方姨好眼光!我用『冷月搜魂手』後,再偷偷將『沾衣十八毒』灑在唐三千屍身上,估料鐵根秋這呆子必會上當,而今果然……」

  說著把唇兒一噘又說:「看他現在還怎麼報仇?」

  鐵恨秋這時已全身發軟,劇毒攻心,又似萬蟻噬心,在地上打滾呼號不已。

  唐方看著不忍,道:「你就給他個痛快吧!」

  唐甜一道眉梢飛起,道:「痛快?」

  「他痛快我可就不痛快了。」

  轉頭望向甄厲慶道:「聽說你一面向著我們,也一面投向九臉龍王,不知是否真有其事?」

  唐甜的聲威及手段之歹毒,眾人在場中早已見到。

  這些人在江湖上都以心狠手辣稱著,但見唐甜如此將自己貼身一名跟隨多年的婢女處死,又施計使鐵恨秋中毒,心中都不禁慄然起來。

  唐甜這麼一問,三人都怔了一下,才回過神來。

  海難遞心想:還好不是問我。

  中叔崩暗忖:幸虧我對她可是夠忠心的。

  甄厲慶卻臉上變了色,慌忙道:「沒有,沒有的事。」

  他心裏暗自慶幸:畢竟曾替唐甜的「剛極柔至盟」收攬「十方霸主」成立「縱橫幫」一事,立下不少汗馬功勞。

  「我對『小妹』……唐姑娘一向都忠心耿耿,怎會……怎會作出這等無恥的事來呢!唉呀傳言真是……」

  「你忠心耿耿……」唐甜一笑,不置可否,甄厲慶一顆心,卻吊得老半天高。

  唐甜卻不說下去,顧左右而言他,轉對江傷陽怩聲道:「你想清楚沒啊?江十八爺!」

  江傷陽忙不迭地一疊聲道:「想清楚了,想清楚了,不用想,不用多想了,我老糊塗,實在糊塗,有姑娘這等人才……這等一流角色在,還有什麼可想的?跟著姑娘,自然是有福同享,一帆風順,還有再想的必要嗎?還靠姑娘提拔,還仗姑娘帶攜……」

  唐甜也不禁有些躊躇滿志起來,向唐方得意地道:「以前『神州結義』的失敗,就是因為蕭秋水和你們做事太過婆婆媽媽,優柔寡斷。試想作大事豈可不狠不辣,若普通感情的事尚放不下,斬不斷,焉能足以成事?今後我們要起,就一定要不重蹈蕭秋水的覆轍──他不是敗在耍權,而是敗在無權,俗語說:成者為王,敗者為寇,只要別人控制了你,便得聽人說你的錯,就算做對了做好了又如何?蕭秋水感情用事,又顧全什麼義氣之類的,結果到最後『神州結義』作鳥獸散,到如今不是讓人訕笑得不值一文!」

  唐方聽完了之後,只淡淡地說了一句:「所以無論你怎樣精明能幹、心狠手辣,還是比不上當年的蕭秋水,還是及不上昔日的『神州結義』!」

  唐甜愣了半晌,卻冷笑道:「可是現在我對你要宰要剮,想做就做,你的道理都是白說。」

  故意嫵媚一笑又說:「我要殺一個人,可以狠毒快捷地一刀殺死,也可以緩慢溫柔地慢慢弄死;」唐甜的眼睛像把蘸了糖水的刷子,在唐方臉上刷來刷去,唐方感到很不舒服。

  「要我溫柔地,還是明快地殺你,你選擇一樣。」

  唐甜說,她的話剛剛說完,忽聽一人接道:「我選擇溫柔,掐死你的溫柔!」

  ※※※

  這句話一響起時,便立即起了極大的變化。

  屋裏的瓷器驟然都裂了,粉碎,排山倒海地向唐甜等壓下來。

  瓷器破裂中,一人出現。

  他是用挺著的大肚子撞倒擺瓷器的鐵櫃的。

  唐甜在剎那間也看清楚了這個人,叫了半聲:「你不是李大福……」

  她只說了半句話,便忙得說不下去,她忙著要飛騰、挪閃,避開瓷器向她飛襲的碎片。

  但這變化無疑太突然。

  她閃得過如雨點的瓷片,卻避不了那人抓住時機的片瞬間,所發出的凌厲攻擊。

  那人一面還發出瓷器破裂般樣的笑聲:「我是夠福氣,只不過不是李大福,而是慕容……」他這時已肯定自己的一擊唐甜是逃不過去了。

  「那姓李的傢伙,早已在黃泉路上等你了。」

大俠傳奇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