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傳奇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章 白天賣寶劍



  在一家野集的歇舖裏,稀稀落落地坐有幾個趕路歇腳的人,其中有一桌,兩個男,兩個女。

  那四人當中,其中一男一女,尤惹人注意。那男的長得高大英挺,額角高,笑起來的時候,一排白牙齒,像在陽光下的刀尖一般耀眼。

  但最吸引人的,當然是那女子,不管看的人是男是女,都喜歡看女子,不大喜歡看男子,男的看女的,當然是「食色性也」,至於男的看男的,就是「同性相斥」了,而女的也喜歡看女的,看看對方有多美,跟自己能不能比,有什麼了不起,要是真的好看,氣量大的女子,也會以讚羨的眼光,更加多看幾眼,女子看女子,因為比男子看女子不用顧忌,所以更可以看得放肆。

  而這女的,看了讓人覺得像吞了一服蜜蘸糖麻花兒,只在舌上便融入心坎裏去了。

  好甜。

  唐甜。

  ※※※

  唐甜知道很多雙眼睛在看她,所以她就越發笑得甜,蕭七看得眼睛發呆,發覺自己好像掉入了糖湖去了。可是,鐵恨秋好像什麼都看不見,因為他也掉進「湖」裏去了──他掉的是「酒壺」!

  唐甜膩聲道:「鐵二哥,你有黃疸病,這酒,是萬萬不能喝太多的。」

  可惜鐵恨秋不能不飲酒,他只是咧嘴向唐甜笑了一笑,表示無奈,聳了聳肩,又埋首喝他的酒去了,宛似沒把唐甜看成一個女子。

  鐵恨秋越沒把唐甜看成女子,唐甜就越是要跟他說話,但是蕭七卻要跟唐甜講話:「我不明白。」

  唐甜甜甜一笑道:「我知道,你是不明白我在一路上替武林同道做那幾件不大不小的事情之時,所說的那些話。」

  蕭七緩緩地道:「咱們鏟平了『九九峰』牛八德的股匪,又掃蕩『笑裏藏刀』李九妹的黨羽,更助『劍試鏢局』掀開了皮老闆就是黑白道兩吃的『人狼』波老大,這幾樁事都做得極為漂亮,也使我們的『剛極柔至盟』大享名聲……」

  唐甜笑瞇瞇地道:「更重要的是我們不走兩面得靠人的路──要快竄起,必定要討好勢力大的一面,另外擇實力較弱的黑道人物下手,就可坐享俠名。」

  她笑笑又道:「從前蕭秋水就不懂這『順天則昌』,結果四面不討好,部下眾叛親離者有之,糊里糊塗喪失性命更不計其數。」

  蕭七點點頭,他點了頭,卻忽然覺得好似失去了什麼似的,可是又說不上是什麼東西來。

  「但我還是不瞭解,為什麼要說那些話……要找『忘情天書』,咱們捷足先登,不就是了?」

  唐甜又笑了,她的甜笑足可把人融化,但她的語鋒像刀鋒般冷靜清楚。

  「捷足先登?固然是好,但公子襄不是死人,別說公子襄他本人武功深不可測,單止他手下『歌衫氣伯正人君』三人,是武林中享有盛名的『正氣歌』之傑,單憑我、你、鐵二哥、唐三千,還真闖不過去……所以,我們要武林豪傑先替咱們闖,首先要把公子襄攪得暈頭轉向!咱們要漁人得利,就不難窺出時機了……何況,我倒真認為公子襄貓哭耗子,難說『忘情天書』已早在他手裏,只是捂著不說出來罷了。」

  蕭七道:「如果不在他手裏呢?」

  唐甜道:「那麼這一逼,至少迫得公子襄全力去找,以他的實力、加上七十一子弟,只要發狠,沒有找不到的,省了咱們費工夫在尋尋覓覓上。」

  蕭七又問:「如果這下找到了,卻讓『十方霸主』等人攫走了呢?」

  唐甜展顏一笑道:「你心急要去是不是?別急躁,公子襄不是易與的角色,不是那麼快三扒兩撥就給人撂倒的。」

  蕭七長長地吁了一口氣,一口把杯酒乾盡,道:「好厲害,你都算準了。」

  唐甜也一口把酒飲盡,兩頰即刻現出淡淡酡紅色來,蕭七看了,比喝酒還醉:「當然,我以唐方侄女的名義,有意無意間地透露,公子襄已找到蕭秋水,正在學習『忘情天書』,研究『天下英雄令』,你想,這一干武林豪傑,加上什麼『十方霸主』、『九臉龍王』的,哪有不爭無恐後去找公子襄麻煩的道理,如此拼下去,公子襄的實力,必定大為折損,這干餓虎擒羊的,也啃著了石頭──到時候,咱們『剛極柔至盟』,就可以出來幹一番大事了。」

  蕭七喝了一口酒,歎了一口氣,又呷了一口酒,再歎了一口氣,斜睨著唐甜。

  「然後就是引出唐門實力,稱霸武林的時候了。」

  唐甜甜瞇瞇地笑道:「那你歎什麼氣啊?」

  蕭七盯著她,好一會,才緩緩吐出幾個字:「老實說,我不知因何要幫你。」

  唐甜淡淡地笑道:「因為你也是唐家的人。」唐甜臉上的酡紅似桃花一樣醉人,她的聲音更溫柔若夢,「近三百年來,入贅唐門,而飲譽江湖的一流高手,如江南霹雷堂的雷震天,大風堂的上官刃,都是名震天下的好手……你……你不會嫌棄吧?」

  蕭七一聽,心跳加快,握住酒杯的手,也拿捏不穩了,卻去想握住唐甜的柔荑,唐甜卻別過臉去叫鐵恨秋道:「喂。」

  鐵恨秋也「喂」了一聲,仍然只管飲酒。

  唐甜笑了:「你為什麼叫鐵恨秋?」

  鐵恨秋沒好氣地瞪了唐甜一眼,一道:「我是鐵星月的弟弟,當然姓鐵,恨秋是恨我自己一生人還沒見過蕭秋水。」

  唐甜「噗嗤」一笑道:「你跟我們一道,創『剛極柔至盟』,卻只顧飲酒……足可君臨天下的『英雄令』,足可雄霸武林的『忘情天書』,以及足可號令江湖的『蜀中唐門』,你對哪一樣都不生興趣?」

  鐵恨秋放下酒杯,一雙大眼,瞪住唐甜,慢慢地說,說了好久,才把話說完,一反他平常含糊亂說話的態度:「我是鐵恨秋,我不懂什麼武林紛爭,也不要什麼江湖名利,我跟蕭七,近二十年朋友,他去哪兒要咱去,咱就去,何況沿路他供我喝酒,而且還可能見到蕭秋水蕭大俠……所以我才跟來的,你懂了沒有?」

  唐甜居然依然甜笑:「我懂。」

  「砰」地一聲,唐三千一捶桌面,「霍」地站起來,跳到鐵恨秋面前,她長得比牛高馬大的男子漢還高大,站在鐵恨秋面前,宛如一座山似的,戟指罵道:「你是什麼東西?敢對咱們小姐這般說話?」

  桌子上的東西全給她一拳擂得蹦跳起來,在地上摔得個稀巴粉碎,乒乒乓乓的,客店的人都吃驚地看見一個熊腰虎背的女人在大發脾氣。

  鐵恨秋卻眼明手快,一把撈住酒罈子,咕嚕咕嚕地喝了三四口酒,才擦擦嘴巴上沾的酒沫子,道:「好酒。」

  然後抬頭看看這個身材比他還高大,眼睛比他還大的女人,同行這許多時日,彷彿還是第一次正式看到她,道:「你就是唐三千?」

  唐三千道:「怎樣?」

  鐵恨秋忽然大聲道:「好!」

  沒有人知道接著下去會怎樣,兩人惺惺相惜,還是大打出手?沒人知道,因為蕭七在這時說了一聲:「來了。」

  他們等的人來了。

  他們等的人是誰?

  「賣劍啊。」

  他們等的是一個賣劍的人。

  ※※※

  一個人,賣兩把劍。

  人是落魄的人,但他落魄得一點也不在乎。

  他皮膚很白,個子很高,但瘦削,鼻子很挺,身上的衣服雖已洗得發白又將破,但他還是不在乎。

  他一進來,叫了聲:「賣劍啊!」

  就大模大樣,而且十分閒適地坐下來,彷彿落魄賣劍的不是他,而他只是在這裏安居樂業,正在吟詩作對的文人。

  他放在桌上的劍,有兩把。

  一把全黑,一把純白,劍鞘如此,劍身不知如何。

  唐甜見了,全身一震,失聲道:「這不是……」

  蕭七點了點頭,唐甜沒有再說下去。

  而且在這時候已不能再說下去,店子裏的人,都悄悄地走得一乾二淨,因為在東、西、南、北方,都出現了一些人。

  這些人一出現,也沒什麼,只是天地間彷彿風都不吹了,樹上鳥都不叫了,連守門的狗,都夾著尾巴一聲不響逃走了。

  只有一身充滿殺氣的人,才有這種魔力。

  而這些人少說也有三四十個。

  但是這三四十個人,到了這茶館前,便自四面八方站住,雙腳似樁子釘入土裏般,再也沒有誰移前一步。

  除了兩人。

  這兩人穿得甚為光鮮,人中有痣,大步踏入店來,一個人在櫃台換了個熱茶壺,一個人拿了三個杯子,老實不客氣地往那文士的桌子邊一坐。

  一個把三個杯子擺著。

  一個倒茶。

  茶立刻倒滿。

  一個將茶杯推到三人面前。

  一個拿起茶杯,說:「請。」

  那文士絲毫沒有錯愕,也沒有吃驚,好像一個人看到自己一隻手有五隻手指一般正常,好像理所當然似的,拎起茶杯,飲茶。

  三人都把茶一口喝乾淨。

  鐵恨秋在旁,禁不住喝了聲:「好內力。」

  ※※※

  那人中有痣的兩人,都稍稍回頭,對鐵恨秋掃了一眼,那文士依然毫不在乎。

  那三杯茶是燙熱的茶,就算在瓷杯外拎著,也叫人受不了,三人卻都隨隨便便的灌到肚子裏去了。

  左邊人中有痣的人指指桌上的劍,道:「我們要買劍。」

  文士淡淡地道:「我的劍要賣給識貨的人。」

  右邊人中有痣的人說:「多少?」

  文士豎起了三隻手指。

  左邊的人略略皺起了眉頭,然後又是一展,道:「三千兩?」

  右邊的人使個眼色,道:「昔年蕭開雁蕭二俠的『陰陽雙劍』,有這個份量,有這個價錢。」

  文士搖搖首,淡淡地道:「三兩,或三百兩。」

  那二人斷未料到如此便宜,左邊額繫紅巾的道:「一千兩吧,我們買了。」

  右邊額繫藍布的道:「小兄弟,我們就算是交個朋友。」

  文士淡淡地道:「三兩,或三百兩,多了,或少了,我都不賣。」

  兩人相顧愕然,文士道:「我爹欠人賭債三百兩,我家欠柴米三兩,我賣劍,為的只是先還一樁。」

  紅巾漢笑道:「兄弟規矩奇怪!究竟是三兩?還是三百?」

  文士斜乜著眼,他的鼻子著實又挺又高:「那要看人。」

  藍巾漢頗有自信地大笑道:「小兄弟,你知道你的劍賣給的是誰?便是威震四方武林的『十方霸主』之『四方霸主』,汪逼威汪大俠!」

  那文士淡淡地抬頭,掃了二人一眼,道:「汪大俠?」

  兩個人中有痣的人,一齊點頭,「九雷重手」汪逼威的大名,抬出來壓不死人,也可以壓彎人腰脊的。

  那文士卻抓起兩把劍,拍拍身上的灰塵,小心得就好像他的袍子是金絲織的一般,便起身要走了。

  兩人相顧一眼,迅速站起來,腳步稍一移動,那文士便顯得前進不得,後退無路了,這等配合,身手天衣無縫,令在旁的蕭七,也皺了皺眉頭。

  紅巾大漢伸手作勢一攔道:「怎麼,不賣了?」

  那文士宛似完全不知險境,從容地說了一個字:「賣。」

  然後伸出了三隻指頭。

  兩條大漢,略為鬆了一口氣,藍巾漢要伸手拍那文士的肩膀,賣交情地道:「怎麼?還是三兩,或是三百?」

  那文士淡淡地道:「三萬。」

  藍巾漢的大手,僵在半空,文士繼續道:「汪逼威這種人,不出三萬,休想碰一碰劍鞘。」他的鼻子翹得高高的:「我是說,他出三萬,我只賣給他劍鞘。」

  藍巾漢僵在半空的手,突然布滿了青筋。

大俠傳奇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