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傳奇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十四章 左圓右方



  這一招要是捱個正中,就算有七個瘋玩老人,也是一命歸西定了!

  瘋玩老人絕未料到海難遞當真猝下殺手,情急之下,一腳踢了出去!

  這一腳就算踢在海難遞要害上,因危急出腳,準頭力道均有偏差,海難遞一定硬接硬捱,為的是要一舉奪掉瘋玩老人之命!

  只是瘋玩老人這一腳,卻是向後踢出,踹向倚在樹幹的唐方身上。

  原來在這生死一髮間,瘋玩老人自知絕無倖理,踢向海難遞,也難傷及對方,因怒此事乃由自己對唐方多嘴而引起的,所以這一腳便後蹴唐方。

  這一腳要是唐方中了,也不致死,瘋玩老人危急出腳,力道十分散渙,但因為唐方穴道被封,便無法聚氣硬受,所以受傷定然。只是海難遞又怎會讓唐方承受這無端的一腳呢?

  海難遞對唐方,連自己手指觸沾著了,也怕冒瀆了對方,何況他對瘋玩老人練「雜燴童子功」那玩意兒,連他也覺惡心,更不肯讓唐方捱上。所以他狂吼一聲,意隨心生,手隨意變,易拂為推,「砰」地一擊,把瘋玩老人直推出去。

  這下變化,既急且險,若不是海難遞素習「左圓右方」不同搏法,斷無法變招如此巧妙!

  就算海難遞認穴無誤,一舉搏殺瘋玩老人,但那一腳依然會踢中唐方,海難遞本因瘋玩老人語態中辱及唐方,引起殺機,而今卻為唐方,易拂為推,將瘋玩老人直推了出去。

  但若這一拂不是改為推而是擊,這一掌擊實瘋玩老人,也會教他吐血三升,只是對他踢出那一腳,依然無補於事,所以海難遞不顧功敗垂成,只將瘋玩老人推了出去!

  這一推力道何等之大,「蓬」地一聲,瘋玩老人被一股大力撞得倒飛而起,高達八尺,那一腳也等於後撐在樹幹上,他的腳幾乎震折,跌下來是滿天星斗,紅珠樹下的紅珠,更是如雨般下。

  瘋玩老人死裏逃生,一摔下來,就呼嘯了一聲,如狼似虎,如哭如唳,十分怪異。

  瘋玩老人在趴跌之際,海難遞若上前搏殺,猶大有可為,上風佔盡,只是他這時一個飛身,抱了唐方,飛退七尺,惟恐被瘋玩老人自樹上跌下碰到,

  這時紅珠紛落,唐方忽覺自己手臂濕熱一陣,原來海難遞內傷已然發作,吐了一口血,紅珠打在三人身上、髮上,衣上,唐方瞧得清楚,知得分明,不禁失聲道:「你……」海難遞卻以為唐方嫌他吐血濺身,忙小心翼翼將她身子放在石上,滿臉歉疚道:「……我不是故意的……」

  那邊的瘋玩老人,第二次發出怒嘯來。

  海難遞見唐方驚懼地瞧著自己,便關切地道:「……你怎麼了?有沒有受傷?」一面說一面咯血。

  唐方見他如此痴心,竟為之驚心,不禁問:「你受傷了,不要管我。對敵要緊。」

  海難遞一聽對方柔聲說出「你受傷了」四個字時,登時腦門「轟」地一聲呆住了,這四個輕聲如珠玉落盤之聲,在他來說,是血為之歡歌、骨為之激舞的樂韻。他一時站在當堂,什麼話都沒有聽進去了,剎那間,只覺得為眼前的唐方死百次千次,也是值得了。

  但這時瘋玩老人已然撲起,欺近他的背後。

  ※※※

  瘋玩老人無端端給海難遞一輪搏命攻擊,幾乎枉送了性命,心中恨極,他撞在樹上,一跤跌得甚是狼狽,但除了一足被震得有些微跛外,並沒有什麼重大損傷,只是心裏怒恨到了極點。

  他撲到了海難遞背後,雙掌一交,便要以數十年修練攸關的罡氣劈打海難遞。

  而海難遞此刻心裏卻正有一千個聲音在迴響:她在問我受傷沒有?她在關心我受傷了沒?……只覺喜悅之情不知如何表達,一直重覆著說:

  ──唐姑娘,那天我打了你一掌『芳蘭竟體』,我下流、我卑鄙、我無恥,但我一直後悔到現在,希望你不要見怪,不要懊惱我……

  如此想著,但竟一直沒有說出來,他卻以為已經說了千遍萬遍了。

  這時瘋玩老人的掌勁已然攻到。唐方叫道:「注意後面──」海難遞仍未回過神來,對「注意後面」四字,一時未解其意。

  高手出招,宛若閃電驚虹,是何等快速之事,一剎那瘋玩老人雙掌已經攻到,但在這時,「左圓右方」八名男女,男右女左,一齊出掌,十六道掌力,分別抵擋瘋玩老人凌厲無匹的兩道掌風!

  這乾坤八傑的掌力一格上去,只聽一陣格格連聲,八個人十六條手臂,一齊像彈琵琶般地亂顫了起來!

  瘋玩老人的臉色,卻越來越紅潤,到了後來簡直似臉皮薄得要噴出血來一般。

  而乾坤八傑的雙手已漸漸內縮,被前力壓得不住向後仰倒,唐方瞧在眼裏,知道這身為「十方霸主」之一的瘋玩老人,確有過人之能。

  其實「十方霸主」,雖比不上九臉龍王的武功,但能稱霸一方,自有卓絕武藝;只是江傷陽、落花娘子、辜倖村等都遇著了更厲害的高手,才致無從發揮。

  就在這時,局勢忽然變了。

  乾坤八傑的雙手,又慢慢伸展出去,後仰的身體,又漸漸前趨,瘋玩老人以一人力拼八人,初占上風,到得後來,發現自己掌力精純處盡被一種方形流轉的力道所封鎖,而內力渾厲處又給另一種圓形迴圈的力量消融,如此周旋下去,這方形力道和圓形勁道,漸漸將自己發出去的真力反擊過來,這一股難以匹禦的大力,當真不是瘋玩老人接得下的。

  瘋玩老人已處在下風。

  這時海難遞也已清醒過來,正要出手,但在這刻間,呼嘯四起,四面八方,都有人撲過來。

  海難遞大喝一聲,左圓右方,一下子已搭上了兩人,將其擊得重傷,便立即又有三人圍攻過來。海難遞遞招變招,見招拆招,東倏西突,詭異無常,「砰砰砰」三聲,又將三人擊倒。

  但他立時又被四人包圍了。

  原來這些人都是北方霸主瘋玩老人的手下,紛紛趕來救駕。此刻瘋玩老人已被「左圓右方」、「乾坤八傑」的奇功扣住,勝敗盡在海難遞跟瘋玩老人手下的交手上,海難遞雖受內傷,但抖擻神威,只見他左手圈圓不絕、周轉自如,大圈、小圈、粗圈、細圈、平圈、立圈、正圈、斜圈,圓圓化圈,右掌卻大方、小方、粗方、細方、平方、立方、正方、斜方,方方成格,掌掌或正斫斜劈,不消片刻,已將四人打倒。

  只是這時又擁來七名瘋玩老人座下高手,海難遞奮力接應,拼得一回,已擊倒二人,但因為內息不調,傷勢嚴重,一時便無法解決其餘五人。

  他無法速戰速決,敵人便越來越多,又趕到了三人,八人合戰海難遞,西方霸主海難遞便很有些力不從心了。

  「左圓右方、乾坤八傑」本來轉劣為優,漸漸已佔上風,瘋玩老人越來越力竭,他平時妄自尊大,每次與人交手運氣「雜燴童子功」,都滿臉通紅,他的手下們並不知道他已處在捱打局勢,加上他平日自恃慣了,而今跟幾個並非主要的人交手,誰也不能上前相幫。這一來,瘋玩老人心中暗暗叫苦,但又苦於喊不出聲,只要叫出半聲,「雜燴童子功」真氣便破,只有死得更快。

  而他的手下們,還只敢先纏住海難遞再說。這時又來二人,西方霸主雖以方圓拳掌並發,打發掉一人,但敵人已增至九人,海難遞左絀右支,屢遇險招。

  這時的戰局是:西方霸主海難遞與九名高手作戰處於下風,而瘋玩老人和乾坤八傑拼掌卻命在危殆。

  可是局面卻有了變化。

  「乾坤八傑」中的人見海難遞遇難,彼此相覷一眼,似下了極大的決心。

  這八人只要再消半炷香的時間,就可以「左圓右方」的勁氣流轉方式,將瘋玩老人的「童子功」逼了回去,但是挨不到一盞茶光景,海難遞就可能傷在那九人手中。

  「乾坤八傑」臉上都忽生起一種視死如歸的表情,而且,又有說不出的依戀。

  這時,站在對方掌力最前面的兩人,左邊是女的叫海阿事,右邊的是男叫海阿背,兩人臉上都現出無比堅毅的神色來。

  只聽一聲大喝,其他三男三女都向前傾了一傾,將力道全印在前面一人身後,便一齊撤掌向後彈飛出去!

  本來前面由海阿事左掌蓋在右掌背上,右掌貼在瘋玩老人右掌上比鬥真力,而其他三女,一個接一個,雙掌貼往前面那人的背心,將掌力源源不絕地轉了過去。而海阿背也是一樣,右掌搭在左掌背上,左掌跟瘋玩老人的右掌對上,而其他三男,也將功力一個傳一個輸入他背上,現下突然之間,其餘六人,將功力湧至兩人背上,然後一齊抽掌離開,只剩下了阿事、阿背二人力拼瘋玩老人的掌力。

  初時六人掙脫時曾將餘力注在二人身上,所以八人雖去其六,但餘下二人反而一挺,掌力壓下,力生萬鈞,瘋玩老人心口一痛,已被反挫之力傷及內腑。

  但跟著下來,勁道銳減,瘋玩老人怎肯坐失良機,運勁全力反擊,登時如暴雨狂風,阿事阿背二人微弱的力勁,如風雨孤舟,飄蕩不已,隨時隨地有被巨浪驚濤拍打得支離破碎之虞。

  但是其他六傑,飛快地闖入海難遞的戰團中,迅雷不及掩耳地殺了對方的六名高手。

  剩下的三名敵手,兩個給海難遞格斃,剩下一個,眼看厄運難逃,這時又湧現了六個北方霸主的部下,撲殺過來。

  這六人和乾坤六傑血戰在一起,殺得難分難解,海難遞這時把僅存的一名敵人也殺了,回頭一看,只聽兩聲哀鳴,阿背阿事口中,齊齊狂噴出一道血箭,全身都癱軟了下來,身上骨節,寸寸碎裂!瘋玩老人的「雜燴童子功」,以無匹大力,震碎了他們兩人的心脈。

  海難遞見兩名手足慘死,狂嚎一聲,就要撲上,瘋玩老人好不容易逃過大難,大有脫力之感,再也不敢戀戰,撮嘯一聲,逃逸而去。

  瘋玩老人一逃,那六個救助北方霸主的高手更加倒霉透頂,主帥已去,本已膽戰心驚,加上海難遞參入戰團,不消片刻,六人盡被殲滅。

  大敵既去,「乾坤六傑」一齊摟屍痛哭,海難遞也在一旁暗暗垂淚。唐方目睹適才一場大戰,一一瞧在眼裏,對西方霸主的一干兄弟為義捨身,心中有些感動起來。

  當年之日,唐方也是跟著蕭秋水和一干兄弟:鐵星月、大肚和尚、林公子、李黑、陳見鬼、藺俊龍、施月、胡福等人,他們彼此的深厚情誼,以及共同經歷,更是可歌可泣的,雖然到最後,各奔前程,而部份因利忘義,而不惜作出叛逆出賣兄弟的事來,唐方想到唐肥、秦瘋八等人的反目成仇,狠辣手段,背義反噬,心中就一陣刺痛。

  唐方在蕭秋水身後知道哀榮冷暖,對海難遞及其幾個手足情義,更有一份情切的關心。

  海難遞對敵雖心狠手辣,行事乖辟,但卻臉冷心熱,此刻垂淚向倒臥在地上的二人道:「阿事,阿背,都是我,害了你們……」說著內心創痛牽動傷勢,口角又溢出血來。

  乾坤八傑中的阿門道:「老大,您也別傷心,我們為你盡力,是天經地義的……」

  阿行道:「老大還是速撤離此地好,你已經受傷,我們人手又有折損,若瘋玩老匹夫再糾眾來犯,那更不好應付。」

  海難遞猛想起唐方,不可讓她受累,當下道:「好。我們先安葬他們,拜祭之後,即赴蜀中,大概一天半路程也就到了,沿途小心老匹夫暗算,盡少生事為要!」

  眾人都答:「是。」

  北方霸主瘋玩老人門下人數遠較海難遞為眾,何況今天西方霸主海難遞只帶了八名精英出來,現已犧牲二人,當竭力避免與北方霸主捲土重來的遭遇戰。

  海難遞轉過頭來,道:「唐姑娘,我們這就往唐家堡出發,可好?」唐方雖然沒理睬他,但海難遞已從唐方的眼神裏第一次感覺到沒有敵意的溫柔。

  ※※※

  到了次日,他們抵達了離唐門百餘里之地「坦口」高崗,已經入夜,所以解馬在客店歇腳。

  這一路來,海難遞對唐方處處尊重,絕無過分逾矩之處,「乾坤六傑」暗傷友好之亡,但對唐方,也悉心照顧,無微不至。

  唐方盥洗之後,被扶至一間大房休息,唐方可不喜受人擺佈,便說:「你們何不解開我的穴道?」

  這時她由三女替她洗身沐浴過後,鬢髮微濕,走過飯廳,對海難遞冷冷說出了這一句話。

  西方霸主早已把全間客棧包下,正與三男傑在商議進發路線,剛剛有一個公子哥兒打扮的人和二名書僮要進來投宿,已被他打發出去,後來海難遞覺得來者有些古怪,四人便商議起來,唐方這突如其來的一問,海難遞抬起頭來,只見唐方沐浴過後更加清麗的臉龐,微濕的髮髻,清秀得像一朵雨後的白花,一剎那間,海難遞覺得這就是他畢生以來所見過最美的女子,以前不曾見過,日後再也不會見到。

  他隨即想:他若不侵占這女子,他就會失去她了。但他又立刻想:他若玷污這女子,會後悔終身的。這兩個想法迅速地自他腦海中打了一個又一個的轉,好像麻索般亂在一起,海難遞心裏亂到了極點。

  但是他立即看到了唐方清晰明亮的眼光,唇邊帶有一絲不屑,他整個臉立即熱辣辣了起來,只知道自己這等想法何等卑污,實沒有資格跟她在一起。所以他立刻避開了眼光,站起來說:「如姑娘不見責,我解開姑娘穴道便是。」此話一出,他心中大大惱悔,生怕一解唐方穴道,她便要離開,而自己則恨不得跟她多相聚片刻也是好的,於是便說:「待到了唐家堡,我便解開你穴道。」

  唐方知他不肯答應,也不多說,舉步走上樓去。這時抱殘所封的穴道已過二天二夜,勁力漸消,她已勉強可以行動,但身上仍發不出絲毫功力來。

  阿逆、阿天、阿行扶她上房間之後,本要換件衣衫,唐方總覺不好,便只披了件寬袍,三女服侍她躺下了,三人相覷,眼中流露異色。

  唐方見她們有情有義,心存好感,便問:「有什麼事,儘說好了。」

  阿行左看右看,忍不住第一個先說話:「唐姑娘,奴婢有些話兒,心裏想說,說出來又怕不得體,姑娘別見怪。」

  唐方素來不擺架子,在唐門年紀雖輕,輩份卻高,也從不對下人疾言厲色,便笑著道:「今天偏勞了幾位服侍,心裏好生過意不去,什麼奴婢不奴婢的,以後再也不准這麼稱呼。」唐方笑了笑又說:「有話就直說好了。不可拘世俗之禮。」

  三人聽了很是感動,終於阿逆大著膽子道:「承姑娘准允,奴……」唐方瞪了她一眼,阿逆改口道:「……我才敢說的……」唐方笑道:「說吧,支支吾吾算什麼?」

  阿逆期期艾艾半天,終於鼓起勇氣道:「海老大對唐姑娘……是一片真心的,難道姑娘不知?」唐方一愣,沒想到她居然提出這種事情來說。

  阿天見阿逆結結巴巴的,始終說頭沒尾,心裏著急,便接過了話題說下去:「海老大對唐姑娘一片痴心,我們看了姑娘樣貌人品,也欽慕歡喜……遺憾的是,姑娘對老大好像……我們做奴婢的,很希望姑娘與老大能珠聯壁合,配成一對……」

  聽到這兒,唐方再也忍耐不住,斥叱道:「是海難遞叫你們來說項麼?」

大俠傳奇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