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傳奇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十六章 鬼雨



  阿逆當然不知道房裏的事情,她在瀰漫的雨霧中行走,一路哼著小曲,走了一段路,她的低哼忽然轉了,淡了,停了。

  因為,她嗅到一種氣味,血的味道。

  「背叛師門,逆天行事,左圓右方,乾坤八傑」八大高手,能在江湖上闖出名堂來,得西方霸主寵信,也當有過人之能,亦曾終日在刀尖上打混過。血腥味對阿逆來說,是不新鮮的事兒。

  只是在這凄濛苦雨裏的血味,未免令人驚心。

  就在阿逆提高警覺之際,她腳下忽然踢到一件東西,幾乎令她摔了一跤,加上地滑,阿逆往地上伏倒,但雙掌一拍,立時又藉力彈起。

  只是在她一伏一起之間,她已看清楚地上絆倒她的東西。

  那是一個人。

  一個死人。

  ──阿師!

  阿師在剛才還是活得好好的,現在卻死了,嘴裏含著一根桃木釘,天靈蓋被人一掌擊碎,這說明了什麼,阿逆比任何人都清楚,她現在驚心之餘,只知道一件事,就是她必須叫出來「有敵來犯」,否則不止她一人,全部的人,都難逃毒手。

  她必須叫出那一聲來。

  可是阿師的死狀太可怕,在她腦中留下的印象太恐怖,她一時竟失了音,叫不出聲來,這剎那間,她自己也恐懼和焦急到了頂點。

  ※※※

  「波」的一聲,海難遞手中握的一只杯子,猝然被搓成粉碎,瓷片已嵌入他掌心裏,但肉體上的痛楚,依然止不住他心裏的需切。

  燭光下的唐方,那幾分清勁,也變作了柔和,婉轉得像一朵柔花,飄在良夜的水上。海難遞只覺一顆心,跳得擂鼓也似的,十分辛苦。

  唐方問:「你不舒服,為什麼要捏碎了杯子呢?」

  海難遞張口道:「我……」

  唐方偏一偏頭,問:「怎樣?」

  海難遞只覺千言萬語,都說不出來,燭光一晃,「噗」地一聲,竟跪了下去。

  唐方倒嚇了一跳,問:「你這是幹什麼?」

  海難遞無限艱苦地道:「我……」

  唐方跺足問:「你什麼嘛?要說什麼,快說出來。」在這一剎那間她與海難遞的目光相觸,唐方是敏銳的人,一下子,她已完全明白海難遞要說的是什麼了。她粉臉飛紅,後悔剛才向海難遞問出了那句話。

  海難遞幾經艱辛,才能說:「自從我見過姑娘,我心中時時刻刻的,都想著姑娘……」

  唐方垂下頭去,卻不料海難遞忽然竄前,雙手捉住唐方纖足,竟然狂吻,嘴裏發出渾濁的聲音,說:「我只求姑娘……我只求姑娘給我……」

  唐方心中亂極,但通體乏力,撐不開海難遞,聽海難遞如此話,知難逃這淫魔之手,心中反倒一片清明,必要時嚼舌自盡便了,只聽海難遞聲音泣訴:「我求姑娘……就算不喜歡我……也不要不理睬我……將我當奴僕使喚,只要跟在姑娘身邊,作牛作馬,我都甘願……」

  唐方叱道:「你這樣算是什麼?」

  海難遞雖被唐方一喝,登時停止了狂吻,心裏只覺摟住了唐方雙足,便是極好的事物,願生生世世如此,就心滿意足,他抬頭望唐方,哀求道:「求姑娘應承我……就算不喜歡我……他日……姑娘和蕭大俠共結良伴……也把我當作奴僕,跟在姑娘身邊,侍奉一世……」

  唐方聽著覺得有些好笑,心想:你可把人作奴婢使用,我可沒你這種德性,但想到自己處境危殆,又笑不出來了,倒是覺得先順從著他,免得這登徒子狂性大發,便說:「不管什麼事,你想要我答允你,都得放開我再說!」

  海難遞一聽唐方語氣,似頗有希望,忙放開雙手,爬了起來,又扶著唐方在燭邊坐下,只見唐方雲髮微亂,呼息微急,清麗婉容,真是美到了極點,不禁看得呆住了。

  唐方起來後,稍微整理一下,見海難遞痴痴地望著自己,便道:「看什麼?」

  海難遞如大夢初醒,道:「姑娘太美了……」

  心裏想到:如果唐方是他自己的……那就是世間上最完美的事了,縱教自己只有一天一夜可活,也死無所憾。

  唐方知道人痴痴迷戀,很是麻煩。

  這時窗外雨聲又密了,唐方便說:「夜深了,你還是回去吧,有什麼事,明天再說。」

  海難遞道:「是。」但雙眼依然痴痴地看著唐方,依戀不已,不捨離開,只覺一床溫暖被襖,燭光溫熙,不禁有非非之想。

  唐方知此情此境,萬萬不能對他稍加緩色,寧可一死,也不可污了清白,當下幽幽一歎道:「海公子。」

  海難遞聽她叫他,便慌忙走前幾步,應:「在。」

  唐方噗嗤一笑,只見她在燭光中嬌靨乍起兩顆深深的酒渦,美得什麼似的,海難遞一顆心都在眼睛裏迷醉了。

  唐方隨而正色道:「我向不喜歡收奴收婢,你若不嫌,我們交個朋友可好?」海難遞一時只覺受寵若驚,也不知怎麼是好。

  唐方道:「你也知道,我雖未曾嫁給蕭大俠,但一顆心,早已是他的了。」海難遞聽得心中一陣酸楚,答:「是。」

  唐方莞爾道:「你知道就好。」又悠悠一歎,接下來的話,說得無比堅決:「不管任何人,任何事,任何變化,都改不了我對蕭大俠的心意。若我知道他在世,我也會好好地活在世間等他相聚;假如他死了,我也不會再活多一天,無論是誰,都不能來碰我,我寧可死,也不會讓人碰的。海公子──你要是真尊重我,那你就解開我穴道,我會終身待你像個朋友一般。」

  海難遞只聽得腦裏轟隆轟隆響,一顆心似被千軍萬馬,在地上踩了又踩,連他自己,也狠不得狠狠地踏上兩腳,心裏一陣淒涼:海難遞啊海難遞,人家心目中只有蕭大俠,你還懷著什麼希望,不自量力而自作多情呢……當下一笑,笑得比哭還難受,道:「唐姑娘,我放你,我一定放你。」聲音凄苦得就像咽泣一般。

  唐方呆了一呆,道:「你怎麼了?你傷口……」海難遞只覺不知為什麼,已全無希望,便說:「我已經沒有傷口了。」他暈噩噩的,站起來,見唐方美艷不可方物,便有一種狂烈的衝動,想親她一親,雖然立刻就死,也無怨愧。

  就在這時,霧雨中傳來一聲凄厲已極的慘呼:「有敵來犯!」

  然後聲音中斷,就像一隻雞被猝然折斷了脖子。

  唐方和海難遞,都呆了一呆,這慘呼如同山水冰涼的雨滴,打熄了海難遞心頭的想望,他只呆了一呆,立即翻飛出門,閃電般掠了下去,直撲發出叫聲的地方。

  因為那是他的情同手足的弟子所發出的哀鳴。

  ※※※

  海難遞飛出去的同時,唐方聽得屋瓦上「篤」地一聲,似有一物到了屋上,若在平時,唐方早已飛身上去探看,但此刻功力全失,當然不敢造次。

  才過片刻,接下便傳來喊殺之聲,格鬥之聲過了半晌,忽然靜了下來,然後「砰」的一聲,木門四分五裂,一人撲了進來,全身衣衫鮮血點點,唐方吃了一驚,定睛看時,卻正是海難遞。

  唐方見海難遞才下去不過片刻,便受創如此慘重,心中暗驚,只見海難遞氣喘吁吁,撲到自己身邊,唐方不知他要做什麼,只聽海難遞急道:「那班殺千刀的……我來……解你穴道……」

  原來阿逆看到阿師的屍體,終於發出了那一聲大叫。大叫聲甫起,在房間裏恣意淫樂的兩名凶手,不由得怔住當堂。

  這兩人正是瘋玩老人和中叔崩,也正是北方霸主和南方霸主。

  瘋玩老人幾次在海難遞及「左圓右方,乾坤八傑」手下吃過苦頭,知道厲害,更有自知之明,自己若是單槍匹馬闖去,斷不是剩下的乾坤六傑合海難遞七人之敵,於是含忿而逃,卻不料在半途中恰好遇到中方霸主的傳召旗火令。

  中方霸主田堂亦即是唐甜,她不知何故,出發較遲一些,一路上召集人手,北方霸主自是其中之一。

  瘋玩老人一見到唐甜,便將海難遞與唐方關係曖昧的事說了,唐甜恨唐方入骨,只覺自己從聲望到酒渦都不及她漂亮,海難遞為唐方而叛她,更氣不過,但想到唐方落在海難遞手裏,哪裏還保得住清白?便不禁開心起來。

  瘋玩老人觀顏察色,道:「海難遞好色如命,見到唐方,還會吃素不成,只是……」

  唐甜聽得開心,笑問:「只是怎樣啦?」

  瘋玩老人道:「我看海難遞那小子意亂情迷,神魂顛倒,不是好路數……萬一他變成上了套的猴子,給唐方這麼一耍,若跟咱們作對,那也礙手礙腳的。」

  唐甜只要讓唐方活著,總是不開心,當時沉下了臉,道:「你找幾個人,去收拾了那姓海的!」瘋玩老人道:「姓海的只剩下六個人,只要小妹派幾個高手相助就行了。」

  這時唐甜身邊,蕭七、容肇祖剛好不在,正派出去和某人聯絡,唐甜胸有成竹,道:「就派中叔崩跟你走一趟。」

  頓了頓,唐甜又道:「我就要唐方先不清不白,然後再死得不明不白。」

  於是中叔崩,瘋玩老人便趕了過來。

  兩人一路追查,先擄住了戍守中的阿叛,逼他說出客店中佈置,才殘忍地殺了他,然後閃入房內,先姦殺了阿行,又誘殺了阿師,趁阿天和阿逆分手時,再捉住了阿天,正施強暴,只聞阿逆的呼叫聲,兩人立刻竄出,以兩大霸主的武功,阿逆一人怎抵擋得住,不消片刻,便給殺了。

  這時海難遞衝到,和瘋玩老人及中叔崩惡戰起來,海難遞身受內傷,自不是兩人合力之敵,未幾便背上著了桃木釘挑傷,挨了瘋玩老人半掌,他自知難逃活命,便要衝上樓去,解唐方穴道,好讓她自行逃走。海難遞饒是在危難之中,猶不忘唐方安危,他衝上去之際,剩下阿門一人守在門口,死力抵擋。

  阿門只是「背叛師門」中之一人,若是「背叛師門,逆天行事」八人俱在,尚可一拼,只剩他一人,哪是兩大霸主之敵?所以奮戰之下,仍是給瘋玩老人劈中一掌,給中叔崩一釘透胸而過,因而斃命。

  兩人衝上樓來,海難遞己替唐方第三次解穴,由於前二次海難遞運指如風,使唐方被封之穴,依然解不開去,海難遞心下大急,這一次已是全力施為,唐方感覺四肢已恢復力道,但全身功力,並未恢復,抱殘的封穴手法果是常人無法解除。瘋玩老人和中叔崩一見,齊聲怪笑,瘋玩老人邪笑道:「這生死關頭,還來摟抱一番,海霸主、唐姑娘果真是一對妙人。」

  中叔崩接著道:「你們要怎樣就怎樣,我們倆可以大飽眼福,也無所謂,說不定看到興趣來潮,也來……」海難遞怎肯讓人辱及唐方,大吼一聲,奮掌賁拳,要撲過去。

  唐方又氣又羞,但她聰敏過人,立時看出二人用意,向海難遞低聲叱道:「別中他們的激將計!」

  海難遞一聽,登時為之一省,唐方喝聲雖低,但仍教中叔崩聽到了,笑道:「倒像老婆教丈夫不要生事也似的,我們海大少多聽話呀!」

  心裏卻想:這唐方果不易惹!唐方心裏又羞又恨,但在生死關頭,把持得住,不去理他,海難遞聽唐方關心自己,如奉玉旨綸音,心裏甜絲絲的,再大的艱險,也沒放在心裏。

  這二人一時間各想各的,惟獨是瘋玩老人見著了海難遞,正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吆喝一聲,運起「童子功」,雙掌如鐵石,一掌又一掌打了出去!

  海難遞怕他傷及唐方,低聲道:「別怕!」竄身而出,左手成拳,右手為掌,左手接則右手放,右手引則左手納,抱元歸一,運力轉道,力戰瘋玩老人。

  本來海難遞一受傷,誠難再與瘋玩老人匹敵,只是瘋玩老人也有微傷,一足不良於行,加上海難遞一心一意維護唐方,渾忘自己身上所受之傷,反而因此而發揮了潛能,打得瘋玩老人只有招架之功而無還手之力。中叔崩本想加入戰團,他慣用的武器是桃木釘,長足三尺有餘,另外手扣無數小桃木釘,成為他的暗器,他才踏前一步,忽聽唐方道:「兩個打一個,算什麼英雄好漢!」

  中叔崩哈哈一笑:「我們是霸主,又不是什麼英雄好漢!一個死的英雄好漢,不如半個活著的龜兒子!」說話到此處,這才看清楚唐方,在燭光下明媚得像天女嵌刻在石壁上一樣。

  中叔崩雖然見過唐方幾次,唐方也落入他手中幾次,但他一直沒有好好端詳過唐方,現下他剛作過傷天害理的罪孽,姦污了阿逆阿天,慾火全消之際,只覺得那燭光下的影子,美得足可洗淨他心靈中的污穢。但畢竟那只是一剎那間的事,中叔崩畢竟是淪入魔道數十年的人,一下了,他便向唐方逼來,只是還沒有決定要不要向她出手。

  海難遞心念唐方,當下不理一切,急攻瘋玩老人兩掌兩拳,狂吼一聲,截向中叔崩,不讓他傷害唐方。

大俠傳奇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