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傳奇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十八章 葡萄成熟時



  中叔崩忽然大喊:「等一等。」

  那老太婆站住,半側著身,問:「什麼事?」

  中叔崩笑著走過去:「前輩手抱葡萄,卻不知是要吃的還是賣的?」

  老婆婆歎道:「葡萄成熟時,我又賣又吃。」

  中叔崩道:「那前輩就是『龍王廟』一流殺手『鬼見愁』走鬼婆婆了?」

  老婆婆又歎了一口氣,道:「正是老身花非花。」

  這幾句對答裏,眾人都弄清楚了這老太婆的身份,原來就是九臉龍王手下頭子「走鬼婆婆」,這「走鬼婆婆」心狠手辣,殺人如麻,江湖上正邪二派,武林中黑白二道,無不對之畏如蛇蠍,故稱之為「鬼見愁」。她的閨名卻十分清雅,叫花非花。她的一雙鐵爪,稱著江湖,平素裝作賣水果老婆婆,據悉她水果都是武器,尤喜拎著串葡萄,到處替「九臉龍王」作劊子手。

  走鬼婆婆既是「龍王廟」的人,她兩不相幫,是合情全理的。

  中叔崩道:「果然是花老前輩!」

  走鬼婆婆無精打采道:「什麼前輩不前輩,只不過虛活了幾歲,我老人家只是九臉龍王的跟班,不像你閣下是一方霸主!」

  中叔崩聽「九臉龍王」四字,臉色稍變了一變,又道:「其實以婆婆這等身手,又何必屈居人之下?」

  走鬼婆婆苦笑道:「你看,我且不良於行,還能成什麼大事!」

  中叔崩笑道:「我看婆婆還硬朗得很哩。」

  走鬼婆婆淡淡地道:「如中叔霸主沒什麼事情吩囑,老身要走了。」

  中叔崩道:「適才婆婆在屋頂上坐那麼久,還不急著要走……而今這麼快便離開,可不是嫌我中叔崩嚼舌吧?」

  走鬼婆婆無可奈何地道:「那你想怎樣?」

  中叔崩笑道:「也沒怎樣,只是想吃婆婆的葡萄而已。」說著伸手到走鬼婆婆懷裏。花非花笑道:「我的葡萄,不是隨便什麼人都可以吃的。」她的一張臉,又長又窄,眼又瞇又細,說話像一根針落地般輕細,一笑之下,臉紋縱橫,令人不寒而慄。

  中叔崩眉一剔「嘿嘿」笑問:「是麼?吃了會怎樣?」走鬼婆婆笑道:「瀉肚子,稀哩嘩啦,瀉得肚子、腸子一地。」

  中叔崩怪笑道:「有那麼厲害?」

  走鬼婆婆道:「不信你就吃吃看。」

  中叔崩道:「好!」倏然之間,一釘往走鬼婆婆心口鑿了過去!

  走鬼婆婆一旋身,避過了這一記,歎了一口氣,但足下絲毫不慢,已踢了四腳,踢向中叔崩身上四處不同的要穴!

  走鬼婆婆快,中叔崩也不慢,只見他身上似蛇一般扭閃,已避過四腳、手上的桃木釘,可一絲也不容情,向走鬼婆婆猛攻過來。

  原來走鬼婆婆的雙手,早在「龍王廟」前一役中,教少年衛悲回扭斷,她位居「九臉龍王」貼身殺手,武功自是不低,若在平時,至少與中叔崩打個平手,至於中叔崩與海難遞扭打在先,已受傷不輕,本可佔盡先機,但中叔崩比她傷更重,所以極不願動手。

  她此刻己不受「九臉龍王」重用,只忝作個「龍王廟」、「黑殺」赴唐門路上接應而已,她見到海難遞一干人帶唐方投宿此處,知道是重大訊息,早已留下暗號,通知慕容不是,一方面貼在屋頂上監視諸人動靜,不巧恰好遇上「剛極柔至盟」的中叔崩、瘋玩老人來襲「西方霸主」一役,打到最後,連她也無處遁形。

  中叔崩這邊,知道走鬼婆婆伏在屋上,早把一切聽去,今日萬萬不能留下活口,初時還忌走鬼婆婆武功厲害,但見之十指全折,而且隱忍退讓,知道此人並不足畏,更萌殺人滅口之念,要知道「南方霸主」中叔崩這等人是「凶則懼,順則欺」的人,走鬼婆婆愈是想退走,他愈是覺得非下毒手不可。

  這點走鬼婆婆也甚瞭然。所以中叔崩猝下殺手,卻殺不了她;她反攻絕招,也打不著中叔崩。兩人較量起來,走鬼婆婆吃虧在雙手俱折,她一生功力,大半浸淫在雙手之上,所以漸落下風。

  唐方趁這個機會,為海難遞解穴,惜功力不佳,幾次都解不開禁制,唐方只好一連串用力推拿,希望能撞開血栓,這可苦了海難遞,強忍血氣翻騰之苦,咬緊牙齦不作聲。他肉體雖苦,但精神上卻猶墜仙境,只覺唐方抱他、救他、為他解穴,一股似蘭似麝的幽香襲入鼻來,他覺得陶陶然,如墜神仙境界,就算一輩子穴道不解,他也甘心情願,只恨不得這美好情景不要過去。

  中叔崩佔了上風,估計在五十招內可以解決這老太婆之際,走鬼婆婆忽然將身上的葡萄向他拋去!

  中叔崩不知是什麼作用,但知是極厲害的武器,否則走鬼婆婆斷無理由手腳不離地將它攜帶著,當下急翻滾閃避,只聽「轟隆」一聲,木屑紛飛,忽然間天塌地陷,唐方、海難遞、中叔崩以及尚未掠出房外的走鬼婆婆,還有在走廊外淋雨的瘋玩老人,一齊站足不住,向下跌落!

  走鬼婆婆的「葡萄」,當然不是葡萄,而是炸藥!

  這一炸,本來被瘋玩老人、中叔崩打劈得千瘡百孔的房子,終於坍倒下來。唐方功力未復,海難遞穴道被封,瘋玩老人自以為中毒且不說,連同走鬼婆婆和中叔崩也不例外,在這凌厲炸藥的震盪下,直摔了下來。

  中叔崩、走鬼婆婆二人一跌下即設法掃除身上事物,跳將起來,準備再鬥,兩人中以中叔崩受傷較輕,雙手靈便,動作較快,但炸藥在他極近處瀑炸,他所受波及也最鉅,所以當他撥開障礙之際,走鬼婆婆已厲嘯踢到!

  中叔崩忙亂之中,也雙手陡出,剎那間點了走鬼婆婆雙足「中瀆穴」,接著又點中了她的「京門」、「五樞」二穴,走鬼婆婆「砰」地摔了下來。

  但在他點中走鬼婆婆穴道的同時,走鬼婆婆的雙腳已同時踢中了他的「中注」、「育俞」兩穴,中叔崩只覺全身一震,雖已打倒了走鬼婆婆,但全身同樣動彈不得。

  這一來,中叔崩、走鬼婆婆、海難遞三人皆穴道受制,動彈不得,唐方穴道將開未開,似閉未閉,只是全身無力,剩下瘋玩老人,又以為中了唐方毒鏢,只凍得在那兒抖哆,卻不敢亂動。

  這種情形十分古怪,幾個名動一時的武林高手,儘在雨中濕透,卻一籌莫展。

  現在佔上風的是唐方,因為眾人之中只有她能略為移動,其實真正有實力的是瘋玩老人,偏偏他又以為自己中了劇毒。

  唐方知道現刻間這人也最危難,恐怕久了他不相信,便自懷中掏出一顆藥丸,遞給他道:「你先吃下,可以將毒力延兩個對時再發,那時我再配藥給你。」

  瘋玩老人半信半疑,唐方叱道:「你不吃,那自己早死早好。」說著便要將藥丸丟棄,瘋玩老人見狀忙拿了過來,仰脖子就吞了入喉,囁嚅道:「萬望姑娘……能早些給我解藥。」

  唐方冷冷地一頷首,道:「那要看情形再說。」瘋玩老人謙卑得十分似的:「姑娘要是有什麼差遣,請儘管吩咐──」

  這時忽聽一陣蹄聲,在雨中破幕而來,激得泥水飛濺,五騎急馳而至!

  這五騎究竟是誰,實乃關係重大,是敵是友,更令人關心,這時五騎似已發現這片殘破的房樓,五人一齊勒馬,馬匹齊齊發出一聲長嘯。

  本來五馬驟止人立,在黑夜雨中看來,頗為壯觀,可惜其中一騎,卻不知怎的,收勒不住,兀自前衝出幾步,馬上的人狠狠地用馬鞭一抽,嗆喝道:「死扁毛畜生,偏不聽人話!」忽然「哇」地一聲,原來那馬野性難馴,被馬上的人鞭得幾鞭火了起來,竟將那馬上的人摔了下來!

  馬上大漢一不小心,已摔落泥淖中去,「叭」地一聲,泥水高濺,比適才五馬踏泥而來還要壯觀。

  那大漢濺得一口一臉是泥,「刷」地抽出腰刀,就要斫殺那匹馬。馬上另一人問:「老四,你斬了馬,待會兒坐什麼?」

  那「老四」狠狠罵道:「我幹他娘,待會兒我坐老五的馬不行麼?」只聽一人搖手怪叫:「你跌得一身髒,我才不跟你同騎。」

  又有一人笑道:「你幹牠娘?沒想到你有這般能耐,連馬也……」話未說完,其中一人緊張地道:「你們看!」

  這時五名大漢都發現了在坍塌樓房中的五人。中叔崩、瘋玩老人、海難遞、走鬼婆婆,心中暗暗叫苦,卻不知來者何人。唐方在梁王府曾見過這五人,彷彿跟那「東南霸主」是一路的,但也不知是何方神聖。

  其實這五個人便是「五方太歲」。

  「五方太歲」分老大「鐵背太歲」,老二「單眼太歲」,老三「虯髯太歲」,老四「飛騎太歲」,老五「蓮花太歲」,五人都是江傷陽的「高足」。江十八爺屈居「十方霸主」之末,他素不心服,故將自己五個徒兒取綽號為「五方太歲」,大有囊括各方這豪情勝慨。

  只是天不從人願,江傷陽的這五個寶貝徒弟,一到「梁王府」便吃了大虧,被公子襄手下二大將歌衫、氣伯,擰得團團轉,一點法子也沒有。

  現下這五方太歲,見到有這麼幾個人,倒在泥濘裏,狀況甚是古怪。

  他們除唐方外,也沒見過其他數人,其中「虯髯太歲」昔日在「梁王府」前被「氣伯」泰誓一喝而震傷了內臟之後,事事小心,杯弓蛇影,便低聲說:「我看情形有些古怪。」

  「蓮花太歲」便是那不願與那摔在泥濘裏共乘一騎的那人,頗不以為然:「我看沒有什麼蹊蹺,別疑心生暗鬼,擒下唐方,交給師父,可是大功一件。」

  「鐵背太歲」笑逐顏開道:「正是,正是。」

  「飛騎太歲」便是那摔下馬來的漢子,因不滿「蓮花太歲」不讓他共騎,故意說:「不是,不是。」

  「蓮花太歲」怒道:「為何不是?」

  「飛騎太歲」最喜自誇「騎世上最難馴之馬」,而今給馬甩了下來,正是一肚氣,便說:「想當日這唐方在梁王府中,一見尚難,而今哪有這般容易給我們劫到手,簡直痴人說夢話!」

  「蓮花太歲」怒道:「有什麼難?對方有五個人,我們也有五個人。」冷冷地睨視「飛騎太歲」道:「你要是沒膽子,就不要抓好了。」

  「單眼太歲」作事向來比較審慎,上次「梁王府」前也是他與秦歌衫正面交涉,大概當一個人只剩下一隻眼睛時,為了不想把另一隻眼睛也讓人挑掉,當然會慎重一些了。「我看也沒有那麼簡單,『梁王府』的人,是個個都不好惹的。」五人聽了,都有些變色,昔日他們五人就一齊在歌衫手下吃過虧,扛著個石獅子,又被點了穴道,在大太陽底下乾熬著,那滋味可不好受。

  五人喁喁私語,不敢上前,唐方等五人又是心急,又是好笑,唐方暗忖:總要想個辦法,讓五人上當替自己解開穴道才是。

  中叔崩這時突然嚷道:「喂!」

  蓮花太歲勃然大怒,過去踹了中叔崩一腳,罵道:「你說,你叫我什麼來著?」中叔崩「好漢不吃眼前虧」,只好忍氣吞聲道:「我叫『太歲爺』。」蓮花太歲下頷一揚,威風凜凜地道:「是不是,他叫我做『太歲爺』!」飛騎太歲冷笑道:「這裏我們人人都是『太歲爺』,也不定是叫你。」

  蓮花太歲想想也是,更是懊怒,刷地拔刀,架在中叔崩脖子上,「吱」地劃了一道血口,叱喝道:「快改口,叫我做『五太歲爺』!」

  中叔崩這下可心裏氣苦,他原本想招呼五人,佯作自己和江傷陽是好朋友,叫他們來解開自己穴道,誰知只叫了一聲「喂」,就鬧了諸多事兒,對方刀架自己頭上,換著平時,這五人聯手,也難走過自己二十招,如今只好乖乖叫:「五太歲爺!」這一聲叫得無限憤懣,無限委屈。

  蓮花太歲猶不甘心,罵道:「你不會叫大聲一些嗎?要不要我先把你兩片豬耳割下來!」

  中叔崩只好又委委屈屈,叫了一聲較響亮的,唐方見此情形,雖在險境,但她個性易喜明朗,向不知愁,不禁「噗嗤」一笑。

  五名太歲除了蓮花太歲足踏中叔崩,沒看見唐方的笑外,其他四人,都瞧見了,只見那一笑燦若花開,酒渦深甜,所有的嬌羞明媚,都給她一人俏麗笑開了,四人看得眼睛都直了。

  虯髯太歲喃喃地道:「真美,真美,真美。」

  單眼太歲雖只得一隻眼,但看東西向比人快,也比人準,又自稱為獨目金剛,便道:「豈止是美。」

  鐵背太歲也道:「是美,是美……」忽想起他在「梁王府」前看到個俏麗的丫鬟,結果弄掉了身上穿著的至寶「金絲銀甲」,頓生「美人禍水」之慨,忙不迭補充道:「可惜不好,不太好。」

  飛騎太歲怒道:「明明是美,有何不好,難道要醜八怪才好麼?」

  這麼多人中,惟有自以為「出污泥而不染」的蓮花太歲沒看到,於是放了踏在中叔崩身上的腳,湊過來一疊聲道:「美在哪裏?告訴我,快告訴我。」

  唐方見這幾個土頭土腦的人讚她笑得美,心中也高興,便說:「五位行行好,解解這位哥哥身上穴道,小女子感激不盡。」說著又是一笑。她知道自己被抱殘所封之穴,憑這五個「太歲」的功力也解不了,不如要他們先解海難遞身上穴道,以便救護自己。

  這時五個太歲一齊搶著道:「好!」而蓮花太歲這可看見唐方的笑,加了一句:「真的是美。」

  忽聽中叔崩嘶聲道:「你們別聽她的,我……我是你們師父江十八爺的好朋友,我叫中叔崩,是替你們師父捉拿唐方的……快快解我穴道,不要笨頭笨腦聽這妖女胡言……那人是你們師父大仇敵,萬萬不可解他穴道!」

  五人面面相覷,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唐方道:「這人說的鬼話,你們五位精明過人,怎會相信!」

  只此一句,五人心裏都傾向唐方這面,「單眼太歲」低聲道:「據我判斷,唐姑娘的讚美,甚有眼光,大有道理。」

  「鐵背太歲」道:「是,是,老二眼光最準,人所共知。」轉頭大聲道:「喂,崩牙的,我才不相信你的鬼話!」

  「蓮花太歲」更是支持唐方,加了一句:「是呀,就算你說的是真的,我們也不相信。」

  「飛騎太歲」雖也支持唐方,但禁不住問了一句:「既然真的,為何不信?」

  「蓮花太歲」被問得一愣,「虯髯太歲」卻喝道:「他說咱們『五方太歲』笨頭笨腦,你看像嗎?」

  「飛騎太歲」閃電的反應也沒那麼快地道:「當然不像!」

  「虯髯太歲」便道:「這不就是了。既然這崩頭裂額的傢伙說了一句假話,自然說得一百句假話,反正他說了半句假,便從頭髮假到腳趾尾,沒有一句話是真的了。」

  「飛騎太歲」恍然道:「三哥高見。」「單眼太歲」愈聽愈心寒,說:「既然他什麼都假,那姓名也未必是真,不如咱們一刀宰了,省得真真假假,讓人暈頭暈腦。」

  其實他是在想,萬一這中叔崩真的是自己師父的好朋友,放虎歸山,可麻煩透了,不如一刀把他宰了,省得手尾長。此刻五人再蠢,也看出這兒的人穴道全被封制。

  誰知其他四人,跟他一般心思,如雷般叱喝了聲:「好!」

  唐方到沒料到這五人如此好玩,真的忍不住笑了起來,她的頭髮遭雨淋濕,披在肩上,笑起來微微顫動,在濕寒的夜色裏,有一種深濃清楚的美。五人看得更是直了眼。

  中叔崩這下可是眉毛上掛炮仗禍在眼前,見五個太歲看見唐方眉開眼笑,看向自己就黑口黑臉,情知不妙,但苦於穴道受制,動彈不得,心中大急,向瘋玩老人叫道:「老頭兒,別給唐方唬著,快去打發這幾個人,擒住了唐方,不怕她不給解藥!」

  叫了幾聲,瘋玩老人卻是不應,最後只懶洋洋說了聲:「你剛才不是說今晚誰也活不出去嗎?現在可應驗囉!」一副事不關己,漠不關心的樣子。

  中叔崩急如熱鍋上的螞蟻,正想再設法勸服「五方太歲」,「單眼太歲」是其中最心狠手辣,行事決絕的一人,知此人不可留,忽擷箭開弓,「呼」地一箭,直刺入中叔崩張開的口裏。

  中叔崩悶哼一聲,登時了了帳!

  卻忽聽一人像憑弔古跡時懷舊緬昔似的,輕歎了一聲,說:「沒想到十方霸主威名遠播,給區區幾個五方太歲,一箭穿喉,慘死於斯,永埋黃土,不明不白,嗚呼,既然人生如此無常,又有何戀?你們個個,不如在這反覆世間立即死了的好。」最後一句話,尤說得令人驚心動魄。

大俠傳奇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