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傳奇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十九章 走鬼婆婆



  來的人輕如一張落葉,彷彿他人的重量,就只有蝶衣那麼薄弱,但他說完那句話的時候,「五方太歲」就只剩下了四個人。

  「單眼太歲」已經被自己的弓弦生生勒斃。

  其他四個太歲不是不救,而是手腳都嚇軟了,心也涼透了,筋絡都麻了。

  來者是一個胖子。

  這胖子比任何胖子都胖,但他比任何胖子或瘦子都著名:因為他就是「九臉龍王」──慕容不是。

  ※※※

  九臉龍王說:「不是我非要殺你們不可,而是中叔崩他說過一句話:『在場無一人能活……』我要帶走唐方,去找蕭秋水遺物,多一個知道,張揚出去,既是不便……所以,」他說到這裏,「鐵背太歲」的一雙斧頭,已嵌在他自己的身上。

  剩下的三個太歲,開始逃命。

  九臉龍王似有一聲微喟,他一腳就踢開了走鬼婆婆的穴道,順手將一匹馬掄起來,砸在「飛騎太歲」身上,好似一顆西瓜被大石砸得一團稀爛般的。

  走鬼婆婆更是知機,九臉龍王是她放信鴿通知來的,這正是大好的好時機,她雙手已廢,如果九臉龍王不要她,天涯海角,也會有人找她算帳的,她武功很高,但沒有了一對爪子,勝過她的人,也著實不可勝數。

  所以她立刻追上「虯髯太歲」,這位太歲立刻發出一聲恐怖的慘叫聲來。

  唐方看在眼裏,為之髮指:適才還很欣賞她的五個男子,一下子,便死了四名,而且都死得極慘,她禁不住道:「慕容先生。」

  慕容不是本想將嚇魂飛魄散的「蓮花太歲」一併殺了,而今回頭問:「唐姑娘有何指教?」

  唐方道:「我常聽說,九臉龍王十惡不赦,罪該萬死,我一直不怎麼相信,如今……」

  九臉龍王居然還有臉問:「如今怎麼樣?」

  唐方冷冷地道:「如果蕭大哥在,他一定會誅你這種混世魔王!」

  九臉龍王笑瞇了眼,道:「可惜,可惜。」

  唐方問:「可惜什麼?」其實這般無聊的問話,問等於是不問,唐方問的目的只是想把時間拖延一些,希望能想出一些法子來。

  果然九臉龍王道:「可惜蕭秋水早死,我慕容不是沒死在蕭秋水手裏,實一大憾事也。」說完之後,「蓮花太歲」也變成一具屍體。他一面和唐方說話,但下手絕不容情,又將「蓮花太歲」殺了。

  那邊的走鬼婆婆,也施施然的走回來。九臉龍王下令道:「你將這兩人殺了,我帶走唐方!」

  就在這時,一聲輕叱,兩道急風,飛到九臉龍王背門!

  這一下來得快極,又全無徵兆,來人顯然悄悄掩近九臉龍王已久,而在場之人,無一不渴望九臉龍王死,所以誰也沒有出聲示警,待九臉龍王聽得「嗤」「嗤」兩聲極之輕微的劍風時,劍尖已貼近背影長袍!

  而在同時,一隻大籮筐,已向九臉龍王迎頭罩下!

  九臉龍王的反應,可謂極為快速,那柄劍點及他的背後衣衫時,他才驚覺,心隨意動,當兩柄劍透入衣袍時,他全身已掀起了一個大旋轉,這時兩柄劍尖已劃在他肌肉上,從背至脅,隨九臉龍王的回轉而劃了兩條白痕──但沒有血!

  九臉龍王的肌肉鬆軟無力,就似一堆棉花不怕剪刀一般。就在這時,九臉龍王一雙厚大多肉的手,已抓住了兩柄劍。

  那出劍暗襲他的人大吃一驚,沒想到已經刺中了他,但絲毫傷不了對手,而且連雙劍都被他扣住!

  同時間,那隻大籮筐已至,套住了九臉龍王!

  籮筐作為武器,是武林中極罕見的事,九臉龍王一生縱橫數百戰,但也從未遇過這種怪兵器,不覺怔了一怔。就在他一怔之間,已被套個正中!

  用籮筐作為武器的,在武林中目前僅有二人,一個是東瀛高手,而另一個中土人士,叫哥舒曉天,外號「日月一籮筐」,正是公子襄門下七十一弟子之一。

  九臉龍王雖沒有避得開去,但在籮筐中他的瞬間,已從對方武器中猜出來者是誰了。

  九臉龍王執住那人的雙劍,本有厲害殺著,將那人致於死地,但他上身被籮筐所套,一時掙脫不出,那人應變奇快,立時將雙劍一旋。

  雙劍劍鋒握在九臉龍王手裏,儘管九臉龍王的肥肉不怕刺剁,但用劍鋒嵌在肌肉上擰旋,就算是銅皮鐵骨也禁受不起,慕容不是在這剎那之間,當機立斷,立刻把雙劍放了!

  這一放,持劍的人「嘻」地一笑。

  原來九臉龍王痴肥臃腫,套在籮筐裏活像一頭肥豬裝在裏面一般,兩隻狹長眼睛還咕碌轉溜,那人看了忍不住笑了出來。

  但笑雖笑,手下卻不容情,在一笑之間,已對九臉龍王刺了九劍。

  這九劍一刺上、一刺下,但每一劍刺出,都換了一個方位,變成這九劍是刺向九臉龍王前後左右各個不同的重要部位上去!

  而九臉龍王卻正在籮筐之中,難以閃躲。

  這時唐方已看清楚來人,不禁叫了出聲:「歌衫!」

  來人正是秦歌衫及七十一門生中的哥舒曉天!

  ※※※

  原來公子襄安排好護送仲孫湫返「梁王府」事後,即趕赴唐門,希望藉以謀救唐方,一路上,因唐方留下「往唐門」三字,所以他一路上,反復思索,如果唐方是單只到「唐門」,寫「唐門」二字便可,又何必多寫一「往」字,顯然是往唐門一路上,都要留意,而且那些字明顯是沒寫完便被人擄走,所以公子襄對一路上情形,越發留意起來。

  公子襄這下細心琢磨,果然跟唐方在地上刻下三字的心情相去不遠。唐方聽得海難遞聲音說要帶她走,心中捏拿不定,遠離唐甜和慕容不是這一狐一虎雖好,但落入海難遞這頭狼的手裏,也是不妙;不過,這一狐一虎,一奸一惡,比狼來得難以應付,她至少可似肯定一點,要海難遞放她,只怕很難,但要他順她的意定下去向,並非難事,唐方一早就計劃著在沿途設法擺脫海難遞,但抱殘大師點穴手法太過詭異,唐方始終無法逃脫。

  公子襄沿途分遣三路,自己率領主要部隊,跟唐藕、氣伯泰誓、落花娘子等,在主要沿途各大市鎮中一面前進一面留心唐方行蹤,歌衫則帶七十一門生中哥舒曉天、明掃華二人走山路,百里樹林率另二名門生水路推進,沿途注意,一有唐方消息,即飛鴿傳書,公子襄生恐眾人莽動,使得唐方更加危險,所以一再吩咐盡量等到他來會合後才動手,而他本身極盼望是他所領的主隊覓著唐方。

  他希望能首先第一個找到唐方,在唐方遇難的時候,他若能救縱九死無愧,正如唐方希望自己第一個先見到蕭秋水,不惜自己以身代死一樣。

  公子襄切盼這緣份,唐方更渴望有上天的安排。

  可是先覓著唐方的是秦歌衫這一組。

  海難遞手下,「乾坤八傑」,在客店中逐走一文士二書僮,便是這歌衫和哥舒曉天、明掃華喬裝打扮的。

  三人本路經此地,也不想投宿,連夜趕路,復見飯館中幾名夥計的打扮,人人在大吃大喝,心中納罕:怎麼瞧這些人裝扮,分明客店夥計,卻有空來嗑牙?便留心細聽,知道這店裏來了批客人,高價包下了客棧,卻連他們都逐出去,這些夥計們也巴不得不做生意,樂得清闊,也上館子來當當「客倌」一番,讓老闆獨個兒愁眉苦臉擔心去,正是一般苦哈哈兒難能可貴偷懶的好機會。

  秦歌衫心中知那批人有些古怪,便花些銀子,探個明白,知道來人中確是武林人物,且有一女子似行動不便,又美得讓那幾個夥計說起來天上有、地下無,當下不動聲色,便佯作投宿,去探個究竟再說。

  果然一入店門,就被「西方霸主」的手下趕了出來,於是秦歌衫等料著七八分,正欲設法救唐方,卻見一白髮年邁的老太婆,形跡可疑,潛上了屋頂潛伏,其中明掃華對江湖中人,瞭如指掌,瞧出那枯瘦老太婆正是武林中人聞名喪膽的「走鬼婆婆」。

  秦歌衫一聽走鬼婆婆也來了,九臉龍王當會在不遠處,慕容不是的武功,非他們三人所能匹敵的,於是便叫哥舒曉天放飛鴿傳書急告公子襄。

  可惜其時山中森寒,微雨漫天,信鴿不慣夜飛,居然咕嚕咕嚕縮在竹籠裏不肯出來,真是氣煞了三人,就在這一耽擱之下,只見一形貌古怪的老人和一名中年男子飛掠而來,殺氣騰騰,明掃華眼尖,一下便認出那中年人是「南方霸主」中叔崩,哥舒曉天便問:「那老頭兒是誰?」明掃華一時認不出來,秦歌衫便笑道:「說不定是走鬼婆婆的老伴兒.」眾人想笑,但想到走鬼婆婆、中叔崩先後趕到,事情自是非同小可,只怕自己三人應付不來,記起公子襄臨行時一再吩咐自己等人不可莽撞,便決定還是先遣人通知公子襄。

  明掃華去後,剩下秦歌衫二人因恐居高臨下的走鬼婆婆發現,又以為南方霸主跟西方霸主是一路的,便一直靜觀其變,遠處監視,不料聽得裏面砰砰碰碰地打了起來,走過去看時,秦歌衫卻聽遠處有蹄聲趕來,以為是公子襄,便要待公子襄來救唐方,不料來的是「五方太歲」。

  結果,「五方太歲」很快就成了替死鬼,九臉龍王終於出現,秦歌衫、哥舒曉天知道情勢危急,唐方決不能被慕容不是擄走,於是配合出手,潛近九臉龍王,由於兩人深知慕容不是的詭異神功,所以出手暗襲,絕不容情。

  奏歌衫叱喝一聲,雙劍一分,轉刺向走鬼婆婆,她卻正想帶傷立功,救護九臉龍王,換作平時,她定以雙爪纏鬥雙劍,現下十指被廢,只好以手腕之力,彈起葡萄,震開秦歌衫雙劍。

  秦歌衫雙劍刺向走鬼婆婆的同時,九臉龍王得這一緩,吐氣揚聲,身上籮筐,「劈哩啪啦」,全皆碎裂。

  哥舒曉天的籮筐,並非用普通竹子所製,而是「十八火炎山」之竹,「月宇宙」之藤,「虎山泉」之麻,「雙連埤」之絲製成的,就算兩頭老虎一隻大熊給同時罩在裏面,任憑它們怎麼掙也掙不出來,卻不料九臉龍王運氣一衝,竟將籮筐震得片片碎裂。

  哥舒曉天看家武器毀於九臉龍王之手,更加憤怒如狂,拼命出手,在九臉龍王未掙脫樊籠到裂筐而出之際,已先後擊中他一十七掌。

  那一十七掌沒有擊倒九臉龍王,只震得他雙手發麻,掌心紅腫。

  再也沒有第十八掌。

  因為九臉龍王已裂筐而出,兩隻肥大的手,捉住了哥舒曉天一對手掌,只聽一陣格勒格勒連響,哥舒曉天一雙手,在呼息間的光景,被捏得骨節根根碎裂,哥舒曉天痛嚎一聲,九臉龍王一捏就放,但哥舒曉天的手已不復掌形,恰似一塊甜餅被小孩的手捏拿過一般,歪曲變形。

  哥舒曉天雖是熱血漢子,但十指痛歸心,縱是鐵打的也抵受不住,他一面呼痛,但此值生死一髮的時候,腳下毫不怠懶,連環踢出七八腳,踢向九臉龍王。

  哥舒曉天踢第一腳的時候,九臉龍王確是在他眼前,等到他踢至第八腿時,九臉龍王已不見。

  九臉龍王已經在走鬼婆婆與秦歌衫之間,他的手上已多了一雙銀劍。

  秦歌衫臉色蒼白,她手上的一雙銀劍,已然落到九臉龍王手裏。

  走鬼婆婆也臉有驚恐之色,她的左肩,翻了幾顆血珠子,顯然是在秦歌衫劍下掛了彩,要不是九臉龍王及時出手,走鬼婆婆只怕就要在這雙銀色的短劍下難逃厄運。

  至此說來,秦歌衫的伏擊計劃,可謂完全失敗。

  唐方疾呼道:「歌衫,你退後。」九臉龍王冷笑道:「退後前進,都一樣是死。」秦歌衫聽唐方的呼喚,心頭一熱,說:「方姊,你走,我擋住他。」

  唐方急道:「你走,我行動不便,回去通知公子……」九臉龍王又一聲冷笑,此時他勝券在握,好整以暇,倒也不急著殺人。

  秦歌衫這時說:「救不到方姊,我不走。」

  唐方道:「你回去,公子要你照顧。」

  這幾句話,唐方是另有所指,她跟蕭秋水,已有白頭之約,終身之許,明知公子襄待她千百般好,她也不能移情於彼,秦歌衫自幼受公子襄恩澤,對公子襄的感情深摯,便是連她自己也分辨不出來,究竟是婢僕對主子之感情,還是女子對男子之慕情。她見主人對唐方深情暗種,而唐方舉止形貌又只教人喜歡,不讓人嫉妒,所以她就將主人的一往痴情,轉注到唐方身上去,越是危難之際,越是深刻地表現出來。唐方何等機敏,自是深明此點,所以出言提醒秦歌衫,她應留下來照顧公子襄。

  秦歌衫聽得臉一紅,怔了一怔,心口又一陣酸,大聲道:「我不回去,我要與方姊同生共死。」

  九臉龍王笑道:「她生,你死。」唐方忍無可忍,怒道:「她如果死,你休想我生。」九臉龍王只想得個活著的唐方,來造成尋寶的方便,唐方如果死了,他就變成眾矢所指,不是好玩的事兒,倒有點變色。

  唐方心中極希望蕭秋水能夠復出,若是九臉龍王這等奸惡之徒遇著了他,定然夾著尾巴逃還來不及,哪有在這兒為非作歹、耀武揚威的份兒?一時之間,只覺七年來找蕭秋水的心血,如荷葉凝水,一去無還,如濛濛細雨,一片愁雲慘霧,昏暗暈黑,不禁黯然傷神。

  九臉龍王見唐方若有所思,怕她自尋短見,他武功再高,也搶救不及,且怕妄動反而促成唐方自絕,便緩聲道:「其實我們也不想為難姑娘,只是請姑娘過去敘敘……」

  話未說完,走鬼婆婆一步踏前,揚起手掌,向海難遞「天靈蓋」上擊下,喝道:「吉拉覓里華光亟度,我先宰了你。」

  唐方一見,吃了一驚,忙竄前,一揚手,又射出三鏢,走鬼婆婆遽爾收掌,避過三鏢,就在這剎那間,九臉龍王運指如風,已封唐方三處穴道,令她說不得話,連想動一根指頭也難。

  秦歌衫見狀掠來相救,九臉龍王袖袍一拂,秦歌衫立覺一股勁風,撲面而來,身子不由自主被倒吹回去,她定過神來的時候,雙足已在原地,彷彿完全沒動過一般似的,秦歌衫這才知道這九臉龍王慕容不是確有罕世的功力,絕非她自己所能匹敵的。

  九臉龍王回首向走鬼婆婆柔聲道:「你做得很好。」

  走鬼婆婆十指雖廢,但適才引開秦歌衫,以致九臉龍王能有時間破筐而出,再聲東擊西使她分神,九臉龍王乘機一擊得手。

  走鬼婆婆垂首道:「龍王誇獎,老身為主人盡瘁,縱死無怨。」

  九臉龍王點點頭道:「那你就跟著我,好好幹下去吧。」

  走鬼婆婆猛抬起頭來,在她滿是皺紋圍繞深陷的眼裏,都是淚光,唐方雖然不能稍動,但心細如髮,看在眼裏,九臉龍王卻沒有看到。原來走鬼婆婆心狠手辣,江湖中人畏如蛇蠍,哪有人敢和她做朋友,她無夫無子,到了老來,越老越孤獨,九臉龍王在十幾年前收服了她,在她心裏,隱隱已將此人當作了自己兒子一般看待。所以她為他作事,身先士卒,鞠躬盡瘁,屢建奇功,故此在九臉龍王手下,穩坐第一位,先是「龍王廟」前一役,她被少年衛悲回折碎手骨,以致她出道成名的武功,全皆廢棄。九臉龍王是寡情決絕的人,唯利是圖,唯材是用,走鬼婆婆沒了雙手便等於廢人一個,所以他對這部下也不再關心,幾乎等於「打入冷宮,廢棄不用」,走鬼婆婆一生,最怕就是到老來沒人理,所以在這時刻特別賣力,居然又得到九臉龍王重視,她心中對慕容不是可謂充滿慈愛,又感激又歡喜又關愛。

  正派人物中,如蕭秋水、公子襄諸子,可謂有情有意,邪派之中,她走鬼婆婆、海難遞,也是有血有淚。

大俠傳奇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