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傳奇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十章 驚心



  九臉龍王瞇著小眼笑道:「唐姑娘,這次妳跟我去,可毋庸置疑了吧?」

  唐方作聲不得,自是無法應對,穴道被封,周身動彈不得,血脈同時受到封鎖,全身麻痺,有如萬蛇噬心,極為痛苦,唐方咬緊牙關忍受,心中暗怒:這是尋找蕭秋水過程萬苦千辛之歷練,祈望皇天不負苦心人,有日終於給她找到。

  秦歌衫見狀叱道:「休得對方姊無禮!」又掠了過來,九臉龍王大袖一拂,冷哼道:「螢蟲之芒,也來爭光!」他這一拂之力,已比適才加重一倍有餘,有意要取秦歌衫的性命。

  這下極強的風勁捲出,秦歌衫幾乎閉過氣去,但她的身體卻沒有被捲飛,霎時到了九臉龍王身前,九臉龍王一楞,秦歌衫也是一呆。

  這電光石火間,秦歌衫雙指,已向九臉龍王如豬一般的小眼睛直戳了過去!

  九臉龍王沒料到這一拂居然逐不去秦歌衫,反而大意之下閃躲不及秦歌衫這一式「二龍搶珠」。

  這剎那間,九臉龍王只來得及將雙眼一閉。

  秦歌衫武功雖遠不如九臉龍王,但她本身的武功,絕非常人可比,慕容不是就此慢得一慢,怔得一怔,秦歌衫出手如電,已戳中他的雙目。

  九臉龍王這時已閤起了眼,秦歌衫雙指,就戳在他眼皮上,只覺指尖所觸,如兩道深谷,直凹了進去,兩團東西在裏面滾動,竟無處著力。

  就在這時,九臉龍王雙掌已然拍出。這雙掌是九臉龍王情急之際打出的,可謂開碑裂石,排山倒海,如擊個正中,秦歌衫必肌裂骨折,慘死無疑。這瞬息間,有人叫了一聲:「救歌衫──」秦歌衫的身子,突然向後飛起。

  九臉龍王雙掌雖然擊了一個空,但迫退秦歌衫,雙眼亦受傷不輕,可是此際他已感覺到一個可怕的足可與自己匹敵的一流高手到了,當下喝道:「公子襄!」

  ※※※

  秦歌衫本來心中也大感納悶,以自己的功力,又怎能在九臉龍王掌力籠罩下欺近得去?這斷斷無可能之事,居然給她辦到了,還戳中九臉龍王的眼睛,這是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在九臉龍王一股巨力當頭拂罩之際,她只覺背心也似被衣袂拂中似的,一股勁力潛起體內,引出反彈,才能破九臉龍王摧擊的勁氣而入,順利戳中慕容不是。而今聽九臉龍王一呼嚷,她便在半空中側首過去,只見拎住自己後領飄起的人,卻不是公子襄是誰?

  她也不禁失聲呼道:「公子……」這半聲呼喚,雖然低微,九臉龍王已肯定來人便是南面稱王的青年高手公子襄!當下發出一聲冷笑,內心卻大急,希望眼睛趕快復原視物。

  來者確是公子襄。

  他一路上,赴四川途中,特別留意唐方行蹤,但沿途俱無所獲,頗感失望。行驛中不禁反復地想:「往唐門」三字,究竟是什麼意思?究竟是唐方自己要去唐門,還是別人要脅她去唐門?如果別人威脅唐方赴蜀,唐方又從何得知?如果是唐方自己願意赴蜀,那又為何不等自己一道兒去?……莫非是唐方中了流言之毒,真的誤會自己無誠意找蕭大俠?……想到這裏,他幾乎要跳起來,可是回心一想,斷無可能,唐方分明是受人挾制而去……一念及此,又擔心起來。

  就在這思潮萬端起伏之際,忽見百里樹林與明掃華二人氣喘咻咻地趕了過來,公子襄知百里樹林平日氣定神閒,遇事沉著,變通有方,冷靜篤慎之人,而今如此倉惶,定必有事,何況還有明掃華也跟了來,當下詳問情形,才知道秦歌衫一組,已發現唐方行蹤,似受西方霸主挾持,在蜀道「堊口」遇敵,當下要百里樹林主持大局,不理一切,飛竄趕去。

  這提氣急奔之下,公子襄可謂渾身解數,全已用盡,只恨不得自己多生對翅膀,好早一些救唐方。明掃華外號「報曉將軍」,本來除了事事曉外,一雙腿走得比野馬還快。但公子襄倒搶奔前頭,明掃華落後到連影子也不見了。

  公子襄奔近「堊日」隘谷「琴心客棧」之時,唐方已受九臉龍王之制,公子襄是何等人物?一看之下,知道斷不可硬奪,免受威脅,所以借九臉龍王得意忘形之際,將勁力傳到秦歌衫身上,破慕容不是勁風而入,他在這稍縱即逝的光景,已到了唐方身邊,他認穴何其精確,立刻看出唐方被制之穴,一剎那間,已換了三種手法,解了唐方四次穴。

  九臉龍王點唐方的穴道,所用手法十分詭異,但公子襄在第四次解穴時,已解開九臉龍王在唐方身上所封之穴,但抱殘所點之穴,公子襄卻毫無辦法。

  這時天色已亮,唐方己能發聲,見秦歌衫遇險,不禁驚呼出聲,公子襄飛身出手,往秦歌衫衣衽背上一拎飛退,這才及時從九臉龍王雙掌下救回秦歌衫一條命。

  九臉龍王雙目一時不能視物,但他聽覺,卻十分清楚,他臨危不亂,知道來的是公子襄,又知道公子襄先到唐方處再救走秦歌衫,以為唐方穴道已解,他現刻身陷公子襄、唐方、秦歌衫等包圍之下,雙目又難以視物,尤其唐方暗器更為難防,心中暗自驚懼,外面卻鎮定如常,道:「想不到啊想不到。」

  公子襄恨他對唐方無禮,不去睬他,秦歌衫死裏逃生,自己冒死救唐方,唐方自然深知,公子襄也目睹,滿心歡喜,便問:「什麼想到不想到的?你沒想到本姑娘我也打得著你這頭肥龍蠢蟲吧?」

  九臉龍王不去理她,逕自道:「沒想到仁義取名聲的長江公子襄,是背地裏偷襲的小人。」

  公子襄迅疾掠回唐方身邊,在短短的替唐方解穴的時間內,已經從抗力中摸清了抱殘對唐方所封的穴道,是以極怪異的手法將手厥陰心包經九大要穴,跟手少陽三焦經的三處大穴,即臂道處之「臑會」,耳後「翳風」,以及肘上之「清冷淵」連在一起,使經絡的循行輸送改道,而致氣血失去周流不息之效,這是一種極其特異的封穴手法。公子襄知道,如假以時間,憑自己真純內力緩緩輸送,可望經絡輸送能重回原位。但在九臉龍王的虎視眈眈下,幾乎絕不可能。

  ──如果要救唐方,免不了要與九臉龍王一決生死。他開始運勁使秦歌衫破九臉龍王掌力而入,不過是希望秦歌衫的攻擊使九臉龍王阻得一組,以俾他解唐方之穴,但事與願違,九臉龍王一時大意,竟然為秦歌衫所傷,只是公子襄確也無意對慕容不是施暗襲。

  九臉龍王如此罵他,公子襄便說:「是,我不該如此,我便待你可以視物再動手好了。」

  九臉龍王沒想到公子襄如此坦然承認,倒是呆了一呆,公子襄道:「你也是武林中成名人物,唐姑娘在無戰力之際,你此時威脅於人,就有失宗師身份了。」

  九臉龍王緊閉雙目,冷哼一聲,並不答話。

  公子襄道:「其實我們也不是非交手不可的……只要龍王轉身就走,不對唐姑娘無禮,在下足感盛情,永誌不忘。」

  這時忽聽唐方悶哼一聲。公子襄轉過頭去,只見唐方臉色蒼白,原來她穴道剛解,另外抱殘所封的穴道將解未解,一時只覺血脈不暢,如像吞了塊木炭又置身於冰窖之間,時凍時熱,無法控制,很是痛苦。

  公子襄見唐方如此,心中大是焦急,想即刻替她推宮過脈,解除抱殘獨特的禁制穴道手法,抱殘點穴勁道甚怪,他初以為很快就放唐方,不料唐方被人劫走,穴道遲遲未解,反累唐方苦痛。

  公子襄想為唐方解穴,唐方知此時非同小可,怎可為自己分心,便道:「公子……大敵當前,不要理我。」

  公子襄道:「不費事的。」返首向九臉龍王道:「你搶你的天書神令,我不管你,這裏沒你的事,請自便吧!」公子襄此說,已是極為忍讓,按理說「忘情天書」、「天下英雄令」是武林人士欲得而甘心之至寶,公子襄若袖手不理,除非是黃河歐陽獨親至,否則以九臉龍王的聲勢武功,又有誰堪與爭鋒?

  九臉龍王悶哼一聲,並不答話。

  公子襄向唐方低聲道:「唐姑娘,我先替你解穴再說。」將手厥陰心包經大穴與手少陽三焦經三道要穴黏合拴結衝破,必須要雙方配合才能達至,何況公子襄未得唐方同意之前,怎敢碰觸唐方身子?

  唐方知九臉龍王是大患,大患不除,是萬萬疏忽不得的,便道:「這時候解不得……」話未說完,手厥陰心包經的「中衝」一穴,手少陽三焦經的「三陽絡」、「絲竹空」二穴又是一麻,只覺齲齒略有些鹹鹹,有血溢出,但是所封的三大要穴中之「臑會」穴卻為之一鬆,不解自開,心中正是納悶。公子襄見唐方臉色又是一變,以為她經脈不暢,頗感痛苦,頓時比他自己身受還難過十倍百倍,便蹲下來道:「什麼解不得?解了再說……」

  唐方心中感動,便沒有要他住手,公子襄決定先解她「翳風」穴之苦,轉撥開唐方垂下的髮絲,忽然見到唐方的耳朵,白得好像一朵黑夜裏的花,柔順勻美,公子襄此情此境一看之下,那撥髮絲的手,直似有一種掀開自己心愛新娘子鳳冠流蘇的激動,連手也不禁微顫起來,一顆心也撲通撲通跳個不停,彷彿那是一件奇珍玉器,容不得凡夫俗子的手去觸摸一般。

  那「翳風」穴正在耳後,下額角與乳突之間凹陷處,是為手足少陽經交會處,是人體大穴之一,公子襄左手輕將唐方白玉似的柔耳垂接近頰車,另一手本拿捏在耳本後雞足青絡脈之下一折處,運功氣衝而入破閉拴的,但那只手,竟一直按不下去。

  唐方頗覺奇怪,轉首一望,只見公子平時瀟灑斯文,而今卻愣在那兒,這雙眼一接之下,唐方馬上覺察出公子襄滿目情意。這情意之深之濃,唐方見之,也為之心折。彷彿龍不翻身不下雨,雨不灑花花不紅,一切都目蘊深情。唐方跟公子襄那麼久,對公子襄,焉會不知,只不過公子襄從未像今天那樣貼近,那樣表達。當下心頭,好像紡車亂了軋一般絲絮亂織,亂成一團,不知因「翳風」穴未解之故還是別的原因,耳朵嗡然一片,只有公子襄的鼻息呵來,又癢又舒服。

  就在這時候,秦歌衫忽然「哎呀」一聲。

  待公子襄醒覺時,只見旭日忽滅,人稍一側首,「砰」的一掌,已擊在背上。公子襄晃了一晃,喀了一口血,但在此際,他並沒有想到要還手。他一生盼望能接近唐方,明知唐方心中只有蕭秋水,他也不死心,只求「梁王府」中能住著唐方,便是莫大的快樂。而今他覺得唐方看他一眼中,居然也無責怪之意,而他指尖所觸,是唐方柔和的肌膚,他雖非無行浪子,且對唐方敬若天神,只是到了此情此境,覺得唐方那一眼中也有許多說不出道不盡的意思,直教他願以一死搏取。

  所以他心裏只有喜歡,問道:「唐方……我……」他猶大夢未醒,唐方卻已醒了,粉臉登時羞紅,將頭一偏,叫道:「小心!」公子襄也醒了過來,知道九臉龍王暗算了自己一掌,便急道:「我先替妳解穴!」

  唐方這時已完全清醒,一顆心忐忑跳著,既怨責自己對不住蕭秋水,又恨自己致使公子襄受傷,心知此時若不令公子襄奮起抗敵,恐怕自己等人就會毀在九臉龍王手中了,便急道:「別管我,快去。」

  公子襄只望能救得唐方,固執不肯:「不能不管。」他平時機警聰明,而今是非輕重急緩,卻全分不出來,唐方氣得粉臉煞白:「我是蕭秋水的人,你也別碰我!」

  這幾句話猶如晴天霹雷,一下子,公子襄的心如同被戰馬踐過,戰車輾過,碎成片片,陷於泥淖,一直沉了下去,沉到了不見底的所在。

  九臉龍王其實眼睛早已恢復視力,只是在運氣調息,圖施暗襲。他飛撲過去,打了公子襄一掌,幸好秦歌衫叫破在先,公子襄內力已到了運轉自如階段,總算先護住心脈,硬受了九臉龍王一掌。

  九臉龍王一擊輕易得手,連他自己也沒想到有這般容易,以為對方有詐,忙一個翻身躍開自保,但覺對方體內一股大力湧來,反震得自己手掌隱隱疼痛,卻仍沒有什麼厲害殺著。九臉龍王一看情形,明白了七八分,另一方面暗自慶幸,憑公子襄內力反震,使自己手臂酸麻,若單打獨鬥,放手一搏,自己倒也真未必是公子襄之敵。如今一來,大敵重創,勝券在握,九臉龍王開心起來,哈哈一笑。

  走鬼婆婆道:「龍王,從今以後,這長江公子的名字,該換成『長江龍王』了。」九臉龍王笑了一下,忍不住又哈哈大笑起來,這一次笑,才是開懷大笑,沒有抑制:「『長江龍王,黃河歐陽』。」他喃喃地重覆了一遍,心中得意至極,可謂無法形容。

  唐方這時見公子襄的身子,如他適才按在自己耳垂的手指一般,狂熱地顫抖了起來,嘴角溢出來的血,越來越多,不禁悚然道:「你受傷了?」

  公子襄點點頭,又搖搖頭,唐方知道此時非同小可,便溫聲道:「你先殺了慕容不是,我再跟你說,剛才我說得太重,公子不要擱在心裏。」

  就在這時,只聞一聲慘吼。

  公子襄轉過頭去,只見哥舒曉天「百會穴」著了一戟,登時慘死,這時明掃華已飛馳而至,一見此情,立與二人聯手,苦鬥纏戰九臉龍王。

  眼見門人之死!公子襄這下可全醒了,雖然內心凄苦,但先逐九臉龍王,是當前的生死門。

  公子襄倏地站起,忽覺天旋地轉,空中宛似有數十隻蚊蠅在點著燭火交戰一般,一時只覺五臟六腑,皆離了位,他一個踉蹌,唐方連忙扶住,他一手按在唐方秀肩上,只一碰觸,立時醒覺,急劇收回,這下倒使他反而站住了腳步。

  唐方「哎」了一聲:「你受傷很重……」公子襄說:「不礙事的……」但自知背腰腹部,皆被大力震傷,幸而內力護體,未致摧折,但作戰能力,餘不及半,面對九臉龍王這等高手,自是一件苦事。

  這時又一聲狂嚎,明掃華飛跌出去。

  公子襄長吸一口氣,半空截住,雙手一兜,接下明掃華,只見懷裏的「報曉將軍」,脅下著了一戟,傷口掀處隱見血肉模糊,傷得顯然不輕,公子襄氣極,只因自己一時不能自制,使得兩名門生,一死一傷,心中大是歉疚。

  這剎那間,唐方突然呼道:「快救歌衫!」

  公子襄半空抱住明掃華,腳下可全不停頓,已到了九臉龍王頭頂,這時秦歌衫已迭遇險招,危殆已極!

  九臉龍王猛覺白影一閃,他曾暗算過公子襄,最怕同樣遭遇在自己身上,雙掌立時沖天而起!

  公子襄到了九臉龍王頭頂,他手裏還抱著人,雙足己踩了下去,正好腳板對著九臉龍王手心!碰在一起,公子襄雙足運力,自不及雙手靈便,不敢與九臉龍王碰實,借勢一沉,如白鳥一般沖天而起。

  公子襄一起,九臉龍王也起,公子襄翩若飛鴻,九臉龍王卻也疾如彈丸,別看他痴肥臃腫,身法之快,煞是可觀,已追上了手抱一人的公子襄,半空又拍出兩掌!

  公子襄雙足連環飛踢,踢向九臉龍王左手腕「濕溜穴」,右手腕「偏歷穴」。九臉龍王陡然變招,十指如戟,直插公子襄左腿「三陽交穴」,右腿「商丘穴」。

  公子襄倏然收腿,縮膝齊腹,驟然半空撐出,直沖九臉龍王胸膛。

  九臉龍王尖喝一聲,手腕一翻,遽然而上,扣上公子襄足踝,這下暗藏無數厲害殺著,如公子襄仍直撐過來,必能先扣住公子襄後踵五大要穴「太經」、「大鍾」、「水泉」、「照海」、「然谷」,如公子襄縮退,這兩下反扣變為極厲害的攻殺,要將公子襄重創當堂。

  公子襄不閃不避,卻一曲身,將足縮入腹部,雙膝一齊,向九臉龍王面門頂撞過來。

  雙膝之力,遠比足巨,這一下幾乎是公子襄挾他本身與懷中之人明掃華半空飛撞之力,九臉龍王變招無及,雙手一縮,猝然推出,「砰砰」雙膝一撞,兩人俱向後跌去!

  九臉龍王痴肥臃腫,但靈若狸貓,人向後翻,就將及地,突以一指之力,往地上一頂,借這一指卸力翻了個身,雙足飄然落地。

  而公子襄那邊,向後暴跌,卻將明掃華輕巧置於地上,他自己雙足一前一後,拉成一字,腹部著地,雙足貼地而下,卸去大部分勁道,而明掃華也絲毫無損。

  這一剎那間,兩大高手在空中已交手數招,一用雙手,一以雙足,懷中還抱了個重創的人,看得秦歌衫、走鬼婆婆心搖神馳,敬羨不已,唐方也禁不住叫了聲:「好!」

大俠傳奇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