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傳奇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十一章 龍王的雨傘



  九臉龍王心中暗驚,沒想到自己空著一雙手,居然還對身負重傷懷中抱人的公子襄取之不下,他人一站起,又哈哈一笑,如果他身材若不是那麼肥胖,這下翻身動作,倒是可以說是瀟灑大方,從容俐落。

  隨著他哈哈一笑,手心一掣,已多了柄銀光熠熠的短戟,公子襄道:「這是我第三次會你的……戟。」此語一出,兩人臉色皆變了。

  九臉龍王臉上閃過一絲狂喜,他原本心中驚懼,公子襄吃了他重手一擊,居然若無其事,而今聽他出聲,知其中氣短弱,內腑焦竭,故此那一句話到了末尾,居然不能一氣呵成說下去,有了中斷,傷勢顯然極其沉重。公子襄臉色也一變,因知自己傷勢發作,真氣不暢,以致說話尾聲不繼,讓九臉龍王看了出來,可是大大不妙。

  九臉龍王一旦把握到機會,哪裏肯放過,笑道:「是呀,恐怕不會有第四次了吧……」公子襄情知此戰非同小可,暗自凝神,運氣調神,不去理他,九臉龍王哈哈笑道:「長江公子、九臉龍王這一戰是遲早的事,今兒就要在這裏了結。」

  唐方道:「慕容不是,你趁機偷襲,不嫌卑鄙無恥麼?」

  九臉龍王冷笑道:「卑鄙無恥,是他先和那妞兒兩個打我一個,就不卑鄙無恥?」

  唐方罵道:「您強詞奪理,笑脫別人大牙。」

  九臉龍王也有些生氣,冷笑道:「笑不笑脫別人大牙,是別人的事!今個兒誰是贏家,說的話便是對的。」

  唐方也冷笑:「隻手遮天的事,古來成功有幾人?」

  九臉龍王道:「自然多如過江之鯽,凡作這種事而不為人所知,旁邊無人又怎知道那些享有名聲的英雄豪傑莫不是如此?」

  唐方哼了一聲,說:「那是你的說法。」

  九臉龍王道:「何止說法,而且是我一貫作法。」

  秦歌衫初不明唐方何以要說這些,但見唐方一雙眼睛,不似平日如此清明寧定,心中忽憬然而悟,接道:「你這種做法,除非殺盡天下的人,否則休想遮天瞞日。」

  九臉龍王怒道:「妳是什麼東西,也來插嘴!」

  唐方道:「她不是東西,她是人。」

  九臉龍王冷笑道:「一個不知好歹的黃毛丫頭……」秦歌衫回罵道:「總比一隻不要臉的肥豬好!」

  九臉龍王怒極而笑,道:「我不上你們的當,故意逗著我說話,讓妳們家公子爺調息養傷……」他機警過人,見唐方、秦歌衫紛紛逗引自己說話,大起疑竇,立刻醒覺過來,唐方本來就是想儘量拖延時間,讓公子襄以內力壓抑傷勢惡化,秦歌衫、明掃華同一樣護主心意,先後領悟,故意激怒九臉龍王,只求將他注意力轉移,不惜出言相激,其實兩人手裏冷汗直冒,萬一九臉龍王翻臉出手,自己可絕不是他對手。

  九臉龍王一旦洞透三人意圖,笑道:「你們三人,自要為所說的話,付出代價,一會兒就讓你們知道我九臉龍王的手段……」話題一轉:「不過,無論妳們怎麼說,公子襄都是死定了,」話一說完,和身撲起,銀戟直刺公子襄。

  秦歌衫、明掃華見主人危急,也飛身而起,想要救援,但白衣一閃,公子襄雙目陡睜,神光暴長,半空飄起,已截住九臉龍王!

  這一下兩人再次半空中交手,九臉龍王銀戟如點點寒星,又似靈蛇吐信,欲吞欲吐,公子襄在半空騰挪閃移,一對手掌,戟刺到哪裏,他就往那裏劈去,兩人交手十數招,一齊落到了地上。

  兩人一落下地,只見公子襄洗得發白的長衫,宛似灑了百點梅花,衣帛掀裂,但都沒有見血,原來,每一次都刺破他衣衫,雖未及肉,也是凶險已極!

  兩人一落地面,轟隆一聲,跟著「砰」的一聲悶響,震了一震,秦歌衫、明掃華、唐方看得入神,都嚇了一大跳。

  這一聲大響,是九臉龍王發出的。他身形極重,急著求勝,全力施為,便不願在輕功上花氣力,所以從高處落地時,轟然大響,地上讓他踩了一個大洞。

  公子襄卻如一張落葉,飄然落地。

  這時公子襄一及地,九臉龍王身重己先行腳踏實地,銀戟如水銀瀉地,無孔不入地攻了過去。

  公子襄如風浪中的小舟,左騰右挪,儘管迭遇奇險,卻都是有驚無險。

  這一輪急攻過去,公子襄身上衣衫,又多了十數處破口,唐方練過暗器,眼比誰都快,不禁低呼一聲,原來公子襄這次衣衫破口處,已隱有鮮血滲出,鮮血點點,如朵朵紅梅,點綴在月白色長袍飄飛中,公子襄微白的臉色,深邃的眼神和緊抿的唇,更令人感到他一種落寞的淒酸。

  公子襄心中傷卻是多於肉體上的痛。唐方的話,一直縈迴在他耳邊。

  九臉龍王心中更驚:這第二輪急攻,他雖佔了上風,但也全力施為,他第一回合中以雙掌力攻公子襄雙腿不下,還可以說是自己失於輕敵,而今空中再交手二次,已知公子襄體力恢復得出奇的快,如果此際殺不了他,恐怕一待他復原,自己恐非其敵,當下將心一橫,盡力搶攻撲打公子襄。

  此際兩人交手,迅若驚鴻,公子襄由和轉劣,迭遇險招,就在此際,他的雙袖,忽然被一種無形的勁風捲了起來,變得像兩張刀一般,一刀又一刀向九臉龍王劈了過去,刀時橫斬、直劈、斜削、抹切、反割、正斫,變化萬端,儼如兩面大刀操在刀法名家手上一樣。凌厲的刀風使得在外的旁觀者都看得透不過氣來。

  九臉龍王擋了幾刀,已顯得手忙腳亂了。

  秦歌衫等正要臉露喜色,驀然之間,九臉龍王手上又多了一隻短戟。

  九臉龍王兩隻短戟在手,寒芒大增,十招一過,「滋」的一聲,公子襄右手袖袍,已被劃破,又「嗤」的一聲,左手袖袍,也被戳了一個洞。

  這一來,公子襄雙袖俱裂,以袖為刀的絕招再也無法施用,情勢即刻大變,公子襄又居於下風。

  九臉龍王雙戟如一頭蒼龍的兩點寒目,遨遊於天,時東時西,忽點忽刺,打到後來,他身子越輕,本來他每一步踏出,地上均被踩了一個窟窿,可是到了後來,腳印愈淺,最後邊腳印都沒有了,他的身子,也輕如一張紙。紙的面積雖大,但依然輕若鴻毛,飄然任意。他積聚的功力達到了完美的狀況。

  公子襄這邊,卻頗捉襟見肘,下步越來越重,每一步都使腳陷入泥中,好不容易才能舉足而出。

  這在與一流高手如九臉龍王對敵之際,可謂十分凶險。

  唐方一見此情形,心中焦急到了極點。

  只是局面突然變了。

  ※※※

  公子襄手上多了一把刀。

  一把淡青色的刀──短刀。

  這只是一把小小的刀,但這把刀一握在手中,局勢立即有了起死回生的轉變。

  九臉龍王雙戟的寒芒,即時黯淡了下去。完全暗淡了下去,就似一頭怒龍,連眼睛的光芒也沉昏了下來。

  九臉龍王如果真的有九張臉,那麼現在他一定九張臉色都是極為難看。他一直以為他先下重手傷了公子襄,滿可穩操勝券,沒想到公子襄的刀法如此無瑕可襲,又讓人無法可禦,他只有將心一橫,忽然收回了戟,摘下了一直綁在他背後的傘。

  九臉龍王背後一直繫著一把傘。唐甜等「剛極柔至盟」的人,在鬧市中見著他對付衛悲回時,也是沒注意到他背後有這樣一把毫不起眼但令人好奇的傘。有人叫這把傘為「龍王傘」,但「龍王傘」是什麼?沒有人知道。

  九臉龍王一張開雨傘,一股陰寒之氣,砭人肌膚,本來公子襄的刀芒大熾,九臉龍王寒芒大斂,現下龍王一張開雨傘,只見他傘尖突出一柄黑黝黝的尖物,傘沿旋轉時隱有刀刃破空之聲,這都不足為奇,可怕的是一種陰寒之意,籠罩全場,連站得遠些的瘋玩老人,也禁不住機伶伶打了一個冷顫。

  公子襄刀勢頓弱;但他東一刀、西一刀、中一刀、左一刀、右一刀,一共五刀,再左一刀、右一刀、中一刀、東一刀、西一刀,用來用去,還是那五刀,在九臉龍王雨傘的急攻狠打之下仍然強峙不敗。

  這實在是因為柳五所創的這一套刀法,委實太過奇妙,他以過人的才氣,加上武藝的造詣,和智慧上的苦心詣創,這五下刀法,可以說是吸收了各家刀法的精萃,而又自創一路,攻守皆宜,當年柳五以一把短刀,奪去南少林掌門人和尚大師之命,這路刀法,豈是輕易可破得?公子襄天性聰穎,而又無柳五之狠毒,所以刀法也自具新格,由這五刀演變出來的「正字五劍」,更是氣勢恢宏,格局端然,仲孫湫亦單憑這五招劍法,飲譽武林,連「十大霸主」,也難以接下他一招半劍,這五招變化之奇,取法之嚴,技法之精,也可想而知了。

  九臉龍王的「龍王傘」,雖確有烏雲掩日之邪力,但公子襄之刀,凝聚一代才人的精血,如此使來,雖處劣勢,卻不致落敗。

  如果公子襄不受傷在先,而是內息均勻,精氣旺盛的話,局勢當然就不同了。

  九臉龍王久取不下,他驟然離開戰圈,撲向唐方。

  這下急轉直下,他傘尖的利刃,自是可將唐方刺殺,但公子襄若趁此向他背後追襲,只怕他也難以自保。

  只是他決定使出這下破釜沉舟之策時.早已計算好公子襄的為人。

  果然公子襄臉色大變,他數遇凶險,都沒有動容,這下可驚呼出聲,情急中搶身在前,傘尖已然刺到,公子襄「叮」地一刀,架住傘尖。九臉龍王冷笑一聲,一掌向唐方拍去,這下掌意倏忽,公子襄無把握以空手接下,萬一接不著實,唐方定必重創傷在這一掌之下,當下矮身一伏,攔在唐方身上,「啪」的一聲,硬受了一掌。

  九臉龍王這一掌看來打得甚輕,其實是聚集了平生大力,旨不在傷人,而是想將公子襄震了出去,這下重擊,公子襄本已有傷在身,再受這一震,腳未沾地,又連吐了兩口血,咕咚一聲,跌了下去,但他心繫唐方安危,才一仆跌下去,立即彈起。

  九臉龍王何等快疾,一掌將公子襄震跌出去,另一手持雨傘,一陣急旋,所發出一股狂風似的大力,將秦歌衫、明掃華二人捲跌了出去。

  公子襄正待撲出,九臉龍王大喝:「站住!」公子襄知九臉龍王已貼近唐方,如果他真的下手,自己要救,已經來不及了。心中一陣激動,氣血翻騰,又欲吐血。他這時正在海難遞身邊,海難遞低聲喝道:「公子襄,你不要妄動,小心害了唐姑娘。」

  公子襄長歎一聲,可謂萬念俱灰,忽拍了一下海難遞的肩膊,海難遞的臉上,昇起了一種很奇怪的表情來,說不出是什麼。

  公子襄徐徐站直,他那一件洗得月白色的長袍,沾著點點血花,煞是怵目:「慕容不是,有什麼事,你找我便是,放了唐姑娘。」

  九臉龍王此時穩操勝券,尖聲笑道:「公子襄,今個兒我找的本不是你,是唐方,誰教你送上門來著?」

  公子襄道:「要殺要剮,隨你的便,放了唐姑娘,我梁王府的人今後絕不與你為敵。」

  九臉龍王哈哈笑道:「聽來雖好,但我不放唐方。」他笑笑又道:「除非……」

  公子襄問:「除非怎樣?」

  九臉龍王道:「除非你先死了。」

  公子襄道:「好!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九臉龍王倒是一愕:「你真的死?」

  公子襄昂然道:「只要你放了唐姑娘,我立即死在你面前,只要你重江湖義氣,大丈夫一諾千金,不得反悔。」

  這幾句話說得堅決無比,九臉龍王聽了躊躇半晌,秦歌衫急叫道:「公子,不可……」接下去的話,也不知怎麼說是好。唐方大聲道:「公子,你捨身救我,我很是感激,但慕容不是只是挾持我到唐家堡,諒他也不敢殺我,你為我如此犧牲,太過不值,實無須如此。」這幾句話說得絲絲入扣,合情合理,但九臉龍王聽得心中大怒,暗忖:好哇,你這女娃子,以為我不敢殺妳?心中一狠,已有分數,忽然將傘尖一點,架在唐方背後「玉枕穴」上,冷冷地道:「別以為我不敢殺妳!」

  公子襄上前一步,急道:「你不可言而無信!」

  九臉龍王反問:「我幾曾答應過你什麼?」

  公子襄一張臉突然漲得通紅,咬牙切齒道:「你若傷害唐姑娘,我教你碎屍萬段!」

  九臉龍王見一向文質彬彬的公子襄眼神竟如此淬厲狠毒,心中不禁微懼,雖明知公子襄此際已非自己敵手,但跟他三次交手,心有餘悸。他本來知道若殺唐方,難免會招惹好些武林人士與自己為敵,自己雖藝高膽大,畢竟眾怒難犯,但他又決意要挾唐方到唐家堡為自己覓寶,一旦能將天書、神令奪到手中,那時武功蓋世,還會怕得誰來?所以他將心一橫,要把在場的人殺個精光,在未得寶物前,來個殺人滅口,免除後患。

  現在他聽公子襄如此說,更加要除此大敵,九臉龍王雖然無恥,但江湖上講究言而有信,已諾必然,就算是慕容不是,也不致「無信」,事關「無義」雖令人齒冷,「無信」則連臉都掛不下了。

  九臉龍王心下計議已定,便說:「我什麼也不答應你。」

  公子襄見唐方危在旦夕,情懷激盪,道:「你要怎樣?」聲音已呈嘶啞,那好聽的鼻音也不復聞了。

  九臉龍王冷陰陰地道:「我要殺了唐方。」

  公子襄上前一步,喝道:「你敢?」

  九臉龍王怪笑道:「我有什麼不敢……」作勢要將傘尖一送,公子襄睚眥欲裂:「你……」

  九臉龍王陰惻惻笑道:「也好,你傷自己三次,我便不殺唐方。」

  公子襄大聲道:「好!」

  九臉龍王道:「那你先用刀在自己臉上剁十刀八刀再說吧!」這句話他是隨想隨說,故意刁難公子襄的,要知道公子襄領袖南面武林,定必重視自己容貌,如此剁上十刀八刀,哪裏還出來見得了人?九臉龍王見公子襄生得那麼俊秀的一張臉,便有意說這些話兒來為難他,諒他也狠不下心對自己容貌如此毀損。

  豈料他的話方才出口,公子襄猛反掣刀,已在臉上反斫了九下,刀刀著肉,入肉三分,鮮血飛濺,淌淌而下,九臉龍王沒想到公子襄會為唐方一至於斯,不禁呆住了,秦歌衫尖叫:「不可!」唐方呼喊:「停手──!他不殺我,也不放我,沒有用的──」當她說完這句話時,公子襄臉上已多了幾道縱橫的刀痕,掀翻了肌肉外露,只聽他忍痛道:「慕容不是,你說過的,不殺唐方。」

  九臉龍王喃喃地道:「是,我說過的……」他沒想到公子襄真的為了唐方,狠心對自己下這樣的毒手。他知道公子襄被他逼成如此,恨毒已深,自是非殺不可,便道:「我不殺唐方,但我也沒說放。」

  公子襄顫聲道:「那……那你……那你要我怎樣……才放唐姑娘?」這時他已血流滿臉,血水傷痕使得他一張臉甚為可怖,又搖搖欲墮,秦歌衫、明掃華上前扶住,都掉頭不忍看。

  唐方怔怔地看著,淚水自眼裏不住流下,怒聲道:「公子……你不該如此,你不該如此……」

  九臉龍王道:「你自斷一臂,我便立刻放她!」

  唐方恐怕公子襄會真的做:尖聲道:「公子……你聽著!我穴道被封,他放了我,我也逃不開去……你若自斷一臂,我們又怎能倖免於難……你萬萬不可如此傻……」唐方知公子襄是個深情的人,若勸他不要做,他反而義無反顧,故即時曉之以理,來阻止他。

  公子襄果然呆住,這時臉傷、內傷痛極,全身微顫了起來。九臉龍王一笑道:「唐方,我說過不殺妳,我可沒說過,我的手下也不殺妳。」

  說罷,回首向走鬼婆婆望去,瞇著眼睛道:「妳知道怎麼做的了?」

  走鬼婆婆當然知道,她這時正要在九臉龍王面前好好表現,於是她走向唐方。

大俠傳奇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