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傳奇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十二章 神州後裔



  秦歌衫、明掃華二人何等機敏,知道九臉龍王想假借走鬼婆婆來殺唐方以威脅眾人,便立即躍出,攔住走鬼婆婆,叱道:「你要過去,沒那麼容易。」

  以走鬼婆婆的武功,在九臉龍王座下坐第一把交椅,武功自不可謂不高,若要相較,勉強可說僅在公子麾下仲孫湫之下而已,但她雙手被衛悲回所廢,一身功力,七八俱在雙手,所以跟秦歌衫交起手來,只有招架的份兒,加上個明掃華從旁掠陣,無論她是多想在主人面前立功,都沒有辦法突圍而出,反而左絀右支,應付得相當勉強。

  打得一回,九臉龍王又將傘尖往唐方後心一點,沉聲喝道:「你們再不停手,我就……」

  公子襄聞言,用從齒縫裏喝出來的聲音道:「慕容不是,你想食言,貽笑天下麼!」

  九臉龍王頓得一頓道:「你們再不停手,我就割下唐方一條臂膀!」他只說不殺唐方,並沒有說不傷唐方,此語一出,秦歌衫、明掃華哪敢動手?走鬼婆婆冷哼一聲,趾高氣昂,走到九臉龍王那兒去。

  瘋玩老人眼見唐方是必死無疑,便顫聲道:「唐姑娘……妳可憐可憐我……把解藥配方告訴我,免得我跟妳……」

  唐方雖明知九臉龍王為奪寶藏,不致當即殺她,但少不免利用她作餌,盡情傷害公子襄等,而公子襄又對自己意殷情切,說什麼也不聽自己相勸,反萌死志,心中暗忖:大哥,只怕今生,我們沒緣份相見了……聽瘋玩老人如此問,知他怕死,也不想多造殺孽,便說:「那針無毒。我唐方的暗器,是從不淬毒的。」瘋玩老人聽了,又喜又氣,登時高興得不知如何是好。

  唐方此刻心中已萌死志,只覺平生唯一遺憾,就是沒跟蕭秋水死在一起。

  公子襄這時說:「你別叫人傷唐姑娘,我自斷一臂就是。」說著舉刀便砍,唐方急急叫道:「慢著。」

  公子襄刀停半空,黯然道:「姑娘不必相勸……」唐方歎道:「公子這般做,又何補於事呢?」公子襄慘笑道:「縱無補於事,也不能眼見旁人傷害姑娘。」唐方道:「公子。」卻沒說下去。

  公子襄只覺得唐方欲言又止,定然有話要說,便問:「姑娘,妳有話儘管吩咐。」唐方一笑,道:「公子,你的情意,我來生再償還了。」

  唐方說完這句話,便待嚼舌自盡,倏然之間,忽然一物,「呼」地一聲揚了開來,身了忽給人推了一下,往公子襄那兒跌去。

  這下出人意表,公子襄搶身摟住唐方,不讓她跌倒,走鬼婆婆卻一足踹來,直踢公子襄後脊「志室穴」!

  公子襄一接住唐方,背後已吃了一腳,但他右腳,也自後撐出,「砰」地踢在走鬼婆婆「輒筋穴」上,他雖身負重傷,但身手依然快妙無倫,後發先至,走鬼婆婆才剛踢中了他,他也立即踢中了走鬼婆婆,他「志室穴」一窒,迅即運氣衝破無礙,走鬼婆婆這才倒飛「砰」地摔在地上,半晌爬不起來。

  九臉龍王這邊,他原本正防著頭號敵人公子襄,事實上以幕容不是的武功,現場中除公子襄外,可以說了無所忌,所以對其他的人根本不加注意。

  驀然眼前一黑,一物迎頭罩下,九臉龍王反應雖快,仍被罩了個正中,海難遞左拳右掌,「砰砰」二聲,隔著披風,一捶在他臉上,一捶在他胸膛!

  這兩下打得奇重無比,乃盡海難遞半生之力而為!

  九臉龍王連中二擊,覺得氣悶難當,海難遞立覺得披風下的物體猶如河鰻,滑手難克,擊下去的力氣,不知消去了哪裏,也為之一窒,運力再擊。

  這剎那間,便聞披風裏「嘶──」的一聲!

  海難遞反應奇快,不及思想,倒後飛退!

  他退得快,但對方的傘尖,裂帛而出,「噗」地一聲,傘尖利刃離傘而飛射,「噗」地打入他小腹裏去!

  海難遞狂嚎一聲,退勢加劇,這時公子襄奮力一攔,又把他攔住,只見他小腹中了利刃,血流不止,海難遞捂傷強忍痛苦,冷汗已滲得臉頸俱是。

  九臉龍王雙手一張,「呼」地披風飛上了半天,只見他臉部鼻孔,滲出了一些血絲,嘴唇邊也有一點血跡,使得他本來已經夠扁的鼻子,更扁得像乾柿子一般,看來他雖傷了海難遞,但自身所受的傷也頗不輕。

  九臉龍王本來精明機警,怎會輕易受人暗算?主要皆因他從未想過,海難遞的穴道解了,而且他心目中的「十方霸主」,除田堂堪可慮外,餘不足論,絕沒想到海難遞會在這時候對他痛下殺手。

  九臉龍王怒叱道:「你……」憑九臉龍王名聲,足可與「十方霸主」十人對抗,而今個竟傷在「西方霸主」一人手上,氣得他一時說不出話來。

  海難遞卻是公子襄替他解穴的。當公子襄被九臉龍王擊飛時,落在海難遞身邊,公子襄眼見這次難有活命之機,無謂叫人陪死,便順手在一拍海難遞肩膊之時,解了他被封的穴道。

  公子襄出手替海難遞解穴,本著一番好意,至於故意不讓九臉龍王知悉,也是免了使慕容不是預早醒覺,多殺一人;但公子襄的行為在海難遞心裏,卻激起萬丈波滔,直如萬潮拍岸。

  九臉龍王恨得牙嘶嘶地道:「海難遞,我從一數到十,十下之內,你不命喪當堂,我就不姓慕容。除非……」

  海難遞早有一死報唐方之心,截道:「你不必除非了!」

  九臉龍王笑容一斂:「你不怕死?」這四個字,以內力逼出,尖銳如刀削在磨上,刺耳難聽之極,海難遞臉色一變道:「怕!」

  九臉龍王哈哈大笑道:「怕死的滾開去。」

  海難遞冷笑道:「滾你媽的蛋!」

  九臉龍王沒想到海難遞敢用這種話來辱罵他,便問:「什麼?」

  海難遞說:「我怕死,卻不怕你!」

  九臉龍王怒得全身肥肉都抖動了起來,叱道:「你不怕我宰了你!」

  海難遞道:「你多行不義,枉自為武林宗師,這等以怨報德,惡毒小人,卻也要人怕?哈哈!」

  這幾句話,說得正義凜然,說完之後,再也不去理他,轉身向公子襄道:「我有沒有資格跟你一起死?」

  公子襄只覺得一股熱血上衝;大聲道:「可以,咱們是兄弟,兄弟本就應該同生共死。」

  海難遞眼睛發亮,小腹淌著血,也大聲道:「我比你長,你叫我哥哥。」

  公子襄眼睛也熾烈地燒著光彩,嘴角溢著血:「哥哥!」兩人擊掌為號,跪地為盟。

  唐方瞧得熱血沸騰,回想昔日強渡烏江風和日麗神州結義的一幕,竟忍不住也要加入一份:「我和蕭大哥,也加入一份。」

  公子襄、海難遞兩人俱是一愕,但見唐方溫婉凄楚,令人心痛無限,如此一個女子,縱教自己等兩個傷心人無緣份,但有福份結為兄妹,也算是前生修來。

  公子襄有些遲疑,當下道:「姑娘不嫌棄,當然是求之不得,但是……」海難遞見他訥訥,便接下去道:「蕭大俠不在,好像不怎麼好……」

  唐方抿嘴一笑道:「蕭大哥的為人,我自是清楚得緊,他若在此地,定不饒那條肥豬,也必定與你們相交刎頸……他雖不在,我在這裏,也是在了。」

  海難遞聽得一腔熱血,大聲道:「好呀!」

  公子襄道:「蕭大哥是大哥,今後我們幾人,都是一家人了!」

  三人相視而笑,其實唐方因穴道始終閉塞,這時體內血氣衝擊甚烈,難以站立,故公子襄以左臂環肩扶持。海難遞小腹重創,血流不止,也無法站穩,公子襄以右臂攙持。三人中公子襄傷得最重,臉肉模糊,但三人裏也以他武功為最高,故支撐得住。

  公子襄漫聲朗吟:「我們今後也是『神州結義』的一份子了!」

  海難遞大聲笑道:「沒想到我做了半生霸主,也有這樣一天,做了當年只有傳言中聽說過『神州結義』的漢子!」

  唐方也激動地道:「雖不同年同月同日生,但願同年同月同日死。」她這幾句話,說的堅決無比,海難遞和公子襄反而一時笑不出了。

  公子襄和海難遞本就有「同生共死」之意,但一直不敢說出來,因為兩人心裏都覺得,自己身死,也不足惜,但唐方卻萬萬不能死,而今後方這麼一說,海難遞和公子襄都情懷激動,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唐方笑道:「怎麼?不是嗎?」

  海難遞道:「這可作不得準。」公子襄道:「是呀。」唐方心裏也知兩人是為她好。

  秦歌衫這時叫道:「姑娘。」

  唐方回眸應道:「嗯?」此刻她心裏頗為安詳平靜,既找不到蕭秋水,本就欲一死以報,只是欠人之情,而今跟公子襄、海難遞成了結義兄妹,倒是一了百了。

  秦歌衫囁嚅道:「歌衫見姑娘與公子等結義,心中好生羨慕……」

  唐方素不講究主婢之分,笑道:「歌衫兒.也想結義麼……」目光投注向公子襄,遂微笑不語,因她畢竟是客,公子襄是主,她雖不注重名份尊卑,卻不知公子襄感覺如何,既不想代決,更不能僭越,公子襄正想說話,九臉龍王已然忍耐不住,咆哮起來:「你們死到臨頭,還在這兒結什麼霧水兄弟?海難遞……你數一至十聲吧!」他初時給三人豪氣所感,頓覺自己闖蕩江湖一世,卻半個兄弟知交也無,心中不禁一陣傷感起來,他卻不知身邊有個追隨了他十幾年,忠心耿耿的老婦人,正在他身邊,而他卻連想都沒有想起來。

  一直到秦歌衫參入話題,九臉龍王方才如夢初覺,心中奇怒,決意先殺海難遞示威。

  海難遞「刷」地一聲,將尖刃拔出,血流如注,但昂然道:「來吧,肥豬,姓海的等著你!」

  公子襄道:「還有梁襄。」

  唐方勉力站穩,道:「蜀中唐方。」

  秦歌衫、明掃華也站了過去。九臉龍王倍感孤寂,怒不可遏,陰森森地道:「好,那我就五人一起殺了。」心中卻在盤算著,若是五人聯手,那倒是不易打發掉。走鬼婆婆上前一步向秦歌衫戟指罵道:「憑妳這丫頭,也配和我家龍王交手?」

  明掃華站出一步戟指回她:「憑你這老不死,也配跟秦姑娘說話?」

  走鬼婆婆在武林中也算是前輩之尊,幾時被一小子如此一輪臭罵,當時火起,雙足並踢明掃華,明掃華身法靈動,與她交起手來,兩人盡出的是狠辣招數。

  這時忽聽一陣喧嘩,公子襄臉露喜色,原來百里樹林見公子襄匆匆而去,生怕公子襄孤身一人,只有明掃華隨行,未免過於凶險。便遣了四名門生,緊躡而去。因四人跟公子襄輕功相差太遠,故至此方至。

  這四人趕至,正是聲勢大增,加上公子襄、海難遞和秦歌衫聯手、以及唐方用暗器從旁側擊,雖難以贏得過九臉龍王,但至少也可與他拼個兩敗俱傷!

  可惜天不從人願,斜裏又掠出幾條人影,夾著幾聲斷喝,原來有兩名「龍王廟」的高手,和另外兩個「黑殺」殺手,以及那曾冒充「姐姐」「弟弟」的好手趕到,他們同樣因見走鬼婆婆傳訊,九臉龍王匆匆趕赴,安排人手接應龍王。

  當下四名「梁王府」門人,跟六名「黑殺」、「龍王廟」與九臉龍王麾下貼身高手,在這古蜀道中「堊口」上廝鬥起來,一時難解難分。

  九臉龍王生恐夜長夢多,冷笑道:「該我們了。」公子襄這四人中,武功上惟自己尚可與九臉龍王一搏,於是強挺身子,短刀遙指慕容不是,凝神注視,宛若入定,九臉龍王身子離他刀鋒至少有二丈之遙,也覺一股寒氣入侵,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噤。

  這下劍拔弩張,一觸即發之際,公子襄、唐方忽覺背後一陣急風襲來,他倆全神貫注於九臉龍王,不料背後有人施暗算,已不及斜掠招架,就在這剎那之間,「砰砰」兩聲,接著下來是兩手骨折之聲,和一聲慘呼。

  只見海難遞悶哼一聲,臉色慘白,搖搖欲墮,公子襄急忙扶住。他雙手齊折,自是疼痛難當。

  原來瘋玩老人得知自身並無中毒,老羞成怒,不但絲毫不感激,反而欲殺唐方而甘心,他趁四人全神貫注對付九臉龍王,他趁機過去向公子襄、唐方背後各打一掌,這一擊若然得手,他瘋玩老人可是大大出名,連公子襄、唐方都死在他雙掌之下,又可得九臉龍王寵信,這瘋玩老人這番重入江湖,本就想大圖享受一番,只是他遠道而來,北方高手輩出,令他待不下去,此番來到中原,必須投奔有力靠山才行,看來九臉龍王的實力遠在「剛極柔至盟」之上,不趁此領功加入,尚等何時?

  瘋玩老人心中如意算盤既定,便立刻付諸於行動,雙掌聚集「童子功」之力,劈向公子襄和唐方,海難遞可一直注意著瘋玩老人一舉一動,眼見他出手偷襲,便左拳右掌,硬接瘋玩老人的來襲!

  瘋玩老人「雜燴童子功」純陽之力,渾厚無比,但海難遞的左拳右掌,借力打力,正是「童子功」的剋星。

  可惜海難遞受傷在先,加上小腹為九臉龍王刺傷,兩股力量一對,海難遞的圓形綿力與方形剛勁未及周換,雙手腕骨在「雜燴童子功」純陽之力一震之下折臼,只是海難遞在擊掌拳之後,已悄悄一腳踢出那支射傷他的尖刃。

  瘋玩老人暗算唐方、公子襄,滿以為可以得手,卻不料雙掌被硬生生拒住,見是海難遞,正可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正想趁他受傷之餘將他震死,見削折他雙腕,心中大喜之際,那尖刃「噗」地射入他左腰裏去!

  瘋玩老人吃痛,狂嚎一聲,這次再也不是唐方「千毒百絕、斷腸腐肌、醉生夢死、化成膿水」針,而是給五寸利刃,射入一半,其痛可知,其傷不輕!

大俠傳奇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