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傳奇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十六章 木屋一戰



  就這緩得一緩,來人已到了眾人面前,身法之快,罕所未見。

  瘋玩老人、江傷陽、甄厲慶都一怔,只見來人溫和洵儒,發這一顆力似千鈞飛石的人,竟是一名中年文士!

  唐甜忽一現身,如蛇一般溜到唐方背後,文士道:「妳別拿唐姑娘威脅我,妳知道,妳只要一伸手,我便殺了妳。我不想殺人,但妳若敢動唐方姑娘,我就殺妳。」

  唐甜這時貼唐方極近,但她確實沒有把握可以在這人面前挾持唐方。而且她雙手被兩穎飛石震得酸麻,出手也定必因此遲緩,這文士武功又絕非自己等人能敵,正轉念間,知道文士雖舉手間可殺自己,但也沒有絕對的把握從自己手中救下唐方,知道此時不談條件,以後就沒機會了,即道:「我不傷害唐方,你也不要傷害我。」

  瘋玩老人、江傷陽、甄厲慶見唐甜似乎十分畏懼此人,心中都惴惴,沒人敢上前動手,那文士點頭道:「好,妳放唐方,我放妳走。」

  唐甜喜道:「君子一言?」

  文士歎了口氣道:「快馬一鞭。我騙妳作甚?」

  唐甜即刻離開唐方,笑得甜甜,道:「你是武林前輩,說了的話可不能不算數喲。」

  文士搖首道:「我說過的話,自然算數。但妳這樣逆天行事,總有一日,會遭報應的,還是及早回頭的好。」

  唐甜一笑道:「梁大俠也不必這樣詛咒我,上頭這天,有時也不怎麼靈的,好人快死,壞人當道,也有的是。」

  瘋玩老人、江傷陽、甄厲慶等面面相覷……梁大俠?……莫非是……三人心中,驚疑不定,連地上穴道受制的海難遞,也是暗自揣測。

  文士道:「我不是詛咒妳。上天報不報是在天,人心安不安是在人。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

  唐甜打躬作揖,涎著笑臉,漫聲應:「是──那小女子走得了罷?」

  文士道:「我還要問妳一件事。」

  唐甜道:「喲,你說放我走,可沒提條件兒。」

  文士看了她一會,終於道:「所以妳可以不答。」

  唐甜眼珠子一轉道:「梁斗大俠真是信人。」

  文士微微一笑:「言而有信,份屬當然,妳也不用捧我。」

  瘋玩老人等聽得來人竟是昔年名動江湖的大俠梁斗,心中驚得莫可名狀,以哀求的眼光望向唐甜。原來梁斗俠名卓著,十年前武功雖不算頂尖兒高手,但他行事光明,仁俠為懷,威名遠播,聲威猶在他武功之上,所以黑白二道,無不敬重。近年來他武功更有大進,名副其實,所以一顆石子,也能以至柔之力,發出至剛之威。

  唐甜卻暗度:自己此際,正待用人,不如做個順水人情,救了江傷陽等三人,讓他們感激一輩子也好,便道:「你問我答,但這三人,須也一齊放了。」

  梁斗微笑道:「這三人殺來作甚?我本就無殺人之意。」三人聞悉大喜,形露於色。

  唐甜一昂首,櫻唇歙動,問:「你要問什麼?」

  梁斗瞧著她,一字一句地問:「地眼大師死於妳手中,是不是?」

  唐甜不動聲色,反問:「你說過不殺我的,是不是?」

  梁斗冷然道:「我說過不殺,就是不殺。」

  唐甜冷笑道:「懷抱五老已找過公子襄的麻煩了,是不是?」

  梁斗點頭:「但誤會也已經冰釋……妳害不著人。」

  唐甜淺淺一笑,似一頭美麗的紅狐,瞇著雙眼道:「那你都知道了,還問我作甚?」

  「果然是妳殺的!」梁斗歎道:「我就知道是妳殺的。小小年紀,如此歹毒,真叫人難以置信。」

  唐甜道:「也沒什麼,行走江湖,心不狠,手不辣,一個女孩子隻身闖蕩,只有送死的份兒。」

  梁斗想想也是,便沒說下去。唐甜挨近一些,膩聲道:「梁大俠,小女子從小就敬慕你的為人,但不意你梁大俠像沙河裏的石頭,磨得沒稜沒角了,風采名聲,都教蕭秋水一人搶光了,還費神費時為他東尋西覓,實是挑雪填井,枉費心機。」

  梁斗微微一笑道:「唐甜姑娘,妳這番話,跟別人去說,也許還真生效。我們是蕭大俠的朋友兄弟,要是這就信了,那就枉作半世人了,這些風言風語,如雪裏埋人,久後自明,不頂事的。」

  唐甜氣得一頓腳,一噘嘴,道:「好,你不聽就罷,我也省省氣。」掉頭就走,瘋玩老人等三人忙不迭跟上,梁斗忽道:「慢。」

  唐甜怕梁斗反悔,即道:「梁大俠,你就當我嘴上抹石灰白說好了,何必丟了一世俠名。」其實她心裏害怕,梁斗真動起手,四人可不是他的敵手。

  梁斗淡淡地道:「俠名在我,如同虛幻,我不殺妳,妳且放心。不過……,」梁斗頓了一頓,雙目逼視唐甜,道:「若是他日妳再胡作非為,撞在我手裏,就如此劍。」他反手一拗,「崩」地一聲,竟把劍柄拗了下來,劍身仍然留在樹幹裏,隨手一揚,「伏」地一聲,唐甜只覺髮上嵌了一物,正是那劍柄。剛才梁斗以飛石破三人截擊,再震飛短劍打入樹中,是何等剛勁,而今劍柄射入髻內,竟毫髮不折,又是何等渾圓的柔勁。唐甜手裏捏了一把冷汗,作聲不得,猛回身,急縱而去。

  江傷陽、瘋玩老人、甄厲慶見唐甜一走,更忙不迭緊躡而去。

  梁斗回首一笑:「委屈你們了。」──替唐方、海難遞、秦歌衫解開穴道。

  ※※※

  只是唐方身上穴道,是抱殘所封,饒是梁斗武藝超群,功力深厚,竟也解不開,梁斗道:「真糟,五老忘了跟我說解他們獨門點穴手法之道了。」抱殘所封之穴雖解不開,但唐方被唐甜等所點穴道卻一一解除。

  唐方一旦能開口便叫:「梁大叔……」

  梁斗輕拍她肩膀,柔聲道:「你受苦了……」

  秦歌衫也叫:「老爺……」梁斗原來身份是「梁思王」,歌衫對他自是尊敬有加,海難遞在一旁,自慚魔道中人,正是叫也不是,不叫也不是。

  梁斗卻向他笑道:「這位就是『西方霸主』了?能棄暗投明,精神可感。」

  海難遞見梁斗識得自己,心下一陣慚愧,澀聲道:「梁大俠,我,作過很多錯事!」

  梁斗哈哈笑道:「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忽問:「我那孩兒呢?」

  唐方這才省起木屋內已無尖銳兵刃之風,道:「他與人入內決鬥去了。」

  梁斗對自己兒子,有莫大信心,淡淡地道:「他又和誰交手去了?」

  唐方這可急了:「公子原為了相救我們,受了九臉龍王幾下重擊,那人及時趕至,重創了慕容不是,也故意受了不輕的傷,堅持要與公子一戰……」

  梁斗一聽,這才動容,能傷得了慕容不是的,武功自然不俗,而故意掛彩不佔人便宜,更是好漢所為,梁斗道:「那人叫什麼名字?」

  唐方道:「我聽說……他說是姓方的,叫方覺閒……」

  這一下梁斗幾乎跳了起來,道:「那人可是高挑個子,皮膚白皙,傲氣逼人的年輕人?」

  唐方道:「是。」只見梁斗宛若給人兜心一捶,失神喃喃重覆道:「天意,天意……」

  唐方詫問:「那人是誰?」

  梁斗唉了一聲,道:「這場決鬥,可萬萬不能打的。方覺閒是趙師容之徒,學的是『五展梅』劍法;襄兒的五路刀法,是柳隨風柳五公子嫡傳的『五瓣蘭』……」說到此處,仰天長歎:「惟昔年柳五的武功,略在趙師容之下,他的刀法只恐非『五展梅』之敵。」

  其實「五展梅」未必勝於「五瓣蘭」。「權力幫」中李沉舟、趙師容、柳隨風三人,柳五武功未必遜於趙師容,只是柳五公子生恐李幫主妒才,故意不炫露絕技而已,然而柳五的刀法,卻必定輸給趙師容。此乃因柳五深愛趙師容,又不敢忤逆李沉舟,破壞李、趙之情,故早萌死志,恨不得死在趙師容手下才甘心。故此他的五記刀法,對付別的武功,天衣無縫,攻無不克,但對到趙師容的「五展梅」劍法,到了最後一招,卻有一個老大的破綻,足夠讓「五展梅」最後一劍殺了他。

  當年柳五為救李沉舟、趙師容,戰死於權力幫總壇,他對趙師容摯愛,李沉舟亦深知,但此事除李、趙、柳三人之外並無人知曉,而今近十年後,趙柳門人弟子,竟因命運湊合,決戰於此,可謂造化弄人。

  可是梁斗等並不知道,柳五留下的刀法,竟有極大的破綻,為趙師容的劍法所趁。他們只是憑當日李趙柳三人武功聲名推斷,公子襄可能會輸給方覺閒而已。

  關於這點連方覺閒和公子襄本人都不知道。

  此刻兵刃風聲已停,是不是他們已分出勝負,也定下了生死呢?

  誰生?

  誰死?

  ※※※

  唐方急道:「既然如此,大叔快去遏止這場打鬥。」

  梁斗問:「他們在何處交手?」

  秦歌衫急得火燒似的,一指木屋,道:「就在那裏……剛才還有打鬥聲……」

  只見木屋寂寂,卻是一點聲音也無。

  海難遞也道:「現在去阻止,也許還來得及。」

  梁斗頓足歎道:「既已沒了聲息,恐怕格鬥已完了,阻止不及了……」頓了一頓,又道:「如果相鬥未分勝負,我這一闖進去,分了任何一人的心,或兩人都失神,只怕就更無生理,弄巧反成拙了……」

  秦歌衫急得要哭:「這……這如何是好!」

  梁斗歎道:「天意如此,當奈天何!」其實他關切兒子安危,自己也是心亂如麻。

  唐方心中也亂得像搓一堆麻繩似的,公子襄過去對自己的種種好,一一浮現在心頭,只覺得他平生對蕭秋水未得一見,但經自己一番言語,即含辛茹苦地甘冒惡名尋找了近十年,結下了不少仇恨,種下了不少恩怨,卻從未有半絲後悔,心中不禁一陣愴然,只望菩薩保佑,公子襄能平安無事,但又回心一想,那高傲青年方覺閒,又何嘗該死呢?

  眾人望去,只見木屋之門,緊緊閉著,一點聲息也沒有。那在山中潮濕的木板,順著山意翠色一映,深綠如苔,直似一棵巨樹的幹。

  只是那裏面的人呢?

  那一戰完了沒有?

  孰勝孰負?誰生誰死?

  唐方忍不住嚷道:「總要想想法子呀……」

  梁斗忽然吸一口氣,挺身,一揮雙袖,道:「我去看看……」一直往那木屋走去。

  眾人見他長身而去,一時都說不出話,生怕木屋的門一被打開,就會跌出死屍來。

  其實梁斗心裏也緊張。只是他沒有說出來。

  他兒子的武功,有部分是他親自調教的,但柳五的「五瓣蘭」,當日飲譽武林,連和尚大師、太禪上人也死於刀下,昔年這兩人武功乃遠勝自己,梁斗因柳隨風這五刀教的是自己兒子,不是授予他,他當然不便學。

  方覺閒學的是趙師容的「五展梅」,「五展梅」當年在當陽城論武,連斬武當卓勁秋、華山冉豆子等數大高手,名動一時。饒是梁斗現下武功,非昔可比,但一旦推門入屋,驚破二人凝聚於身的莫大功力,變成蓄勢已久之勢不得不發,即轉移迸發到驚擾者的身上──那時梁斗自度縱盡全力,也未必能抵得住二人聯手一擊。

  ──也罷。那時惟有身死。梁斗暗忖:孑然一身,一生總算義所當為,唯一的憾事,是蕭兄弟生死未知,其他的事,倒沒欠著什麼;有沒辦好的,只要襄兒平安,必會一一妥理,毋須罣心。

  想到如此,心中倒坦然了。

  這時他已走到木屋之前,心中轉過千百般念頭,舉起了手,正要推門──門卻「依呀」一聲打開了,只見一個人踉蹌走出,挨住門扉,身子搖搖欲墜。

  眾人忍住驚呼,定睛看去,原來那走出來的人是臉色慘白的公子襄!

  他雙手正橫抱著一個人,卻正是方覺閒。

  方覺閒一身白衣,染滿了血,梁斗退了一步,又驚又喜:「你……你……你殺了他……」

  公子襄「噗」地跪地,悲聲叫:「爹……他贏了,卻死了!」眾人不明所以,只見公子襄神容慘淡,哀傷欲絕,誰也不敢相勸。

  ※※※

  原來公子襄和方覺閒進入木屋後,兩人都知道此番必有一場惡鬥,都凝神以待。

  兩人都不急於動手,觀察對方的破綻,誰知兩人一旦觀察之下,都驚覺對方全無弱點。

  唯一的弱點,就是兩人的目光。

  誰的眼神上示了弱,誰就是露出了破綻。

  所以兩人定神以視,誰也不先動手。這時兩人心神,只有敵手,當真是耳聽不聞,眼視不見,全無感覺,惟有敵人。

  所以在外面發生的一切,憑兩人的功力,反而沒有聽到。

  這樣也好,如果兩人聽到了外面的危機,一旦分了心,為敵所趁,必死無疑。

  兩人對峙越久,越來越佩服對方,只覺得前面的敵人,慢慢變成朋友,從陌生變成瞭解,從防衛變成友善。

  然而友善是對敵時候的死敵。

  兩人覷不破對方的弱點,反而越暴露了本身的短處:因為互相敬重,頓生一種「識英雄重英雄」的心態,誰也出不了手。

  要知道一流高手對峙的時候,是心神意態武功才學傾力以對,就如兩人辯論一般,各展奇謀,鋒機百出,到最後兩人從不識到相識,人格赤裸裸表露,如傾談一般地相互識重起來。

  兩人對峙甚久,出手的意志,卻越來越薄弱。

  就在這時,忽有長嘯破耳傳來!

  這本是梁斗在遠處的長嘯,目的是引他兒子相和,好覓見他的行蹤。

  公子襄、方覺閒因聽到長嘯之際,唐方、唐甜等都尚未聽到,那是因為梁斗的內勁遠勝唐甜等,所以唐甜等揚聲說話,公子襄、方覺閒反毫無所聞。梁斗的內功,是陰柔流長的一種,越經重重障礙,入耳更明,公子襄、方覺閒鎖在屋內,反而聽得更清晰。梁斗的內力,不見得比「金刀」胡福等高,但他以柔勁催聲,更能及遠,是故藺俊龍等大聲說話,木屋裏的方覺閒、公子襄因專心應敵,反而聽不到,但梁斗遙遙發聲,卻能聽見。梁斗的長嘯聲,甚至在唐甜等未聽到前更遙遠的清嘯,方覺閒、公子襄兩人已早先一步聽到了。

  乍聞嘯聲,兩人俱是一凜。

  兩人立刻醒悟,對方是敵;對付敵人,若心存仁慈,等於自尋死路!

  方覺閒聽見嘯聲,不禁一驚,驚的是竟有內力如此柔長的高手趕來;公子襄乍聞嘯聲,為之一震,知道是父親來了。

  兩人在這剎那之間,都曾分了一下心。

  這霎眼間,兩人都有了破綻。

  方覺閒、公子襄都同時出手!

  「五展梅」與「五瓣蘭」!

  趙師容和柳隨風的絕學!

大俠傳奇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