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傳奇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十二章 血手屠龍



  唐方禁不住歎道:「甜兒,妳真害苦了這班英雄好漢了。」

  唐甜臉有得色地道:「天下肯有人為妳賣命,自然也有人對我好。」

  眾人為之氣結。

  唐甜背後的一名麻臉臃腫的人也幫腔作勢地道:「『小妹』是我們『剛極柔至盟』的盟主,我們自然要幫她囉,一為唐門復仇,二逐漢奸走狗,三……」

  施月柳眉一豎,怒喝道:「你這是什麼意思?誰是漢奸走狗了?」

  那麻臉漢子桀桀一笑道:「凡要成大事,一定要製造一些駭人名頭,名正言順,我正彼邪的傳聞,方能成事,所以……」

  李黑冷笑一聲:「所以你便捏造罪名,披著虎皮進村,好嚇唬人了,是不是?──你又是什麼東西!」

  那人嘻嘻笑道:「是,是……」卻有些害怕,儘向唐甜那兒靠攏。

  唐甜噘嘴一哂道:「他是『烏雞峒』峒主毛山毛大俠。」

  唐藕和落花娘子都忍不住噗哧一笑:「這毛大俠倒不像山,卻像隻龜!」

  「他有龜殼護著嘛。」

  歐陽獨忽道:「這件事勾起江湖血腥風雨,看來全是這位唐甜姑娘一手造成的,跟那兩位豪氣少年無關,唐甜,妳當知急流勇退,否則,我姓歐陽的不能讓妳胡攪!」

  唐甜杏目圓瞪,回叱道:「你是我請回來對付跟你處處相埒的公子襄,沒料到你卻來惹本姑娘……」

  歐陽獨一笑:「我是什麼人,豈會受妳利用?妳這張嘴去哄初出茅廬的小子還可以,騙我老人家還差得遠哩!」

  唐甜冷笑道:「你逼我退出江湖,無非是怕日後咱們『剛極柔至盟』強了,跟你們『血河派』以及『梁王府』鼎足而三罷了!」

  歐陽獨疾喝:「妳這女子倒是砒霜拌辣椒,又毒又辣,看我先毀了妳!」長空撲起,血影一閃,直罩唐甜!

  蕭七喝道:「要殺她,先殺我!」長身撲起,迎截歐陽獨!

  歐陽獨一掌推向唐甜,並叱道:「不關你事!」

  蕭七雙掌硬接過去,容肇祖叱道:「要殺他,先殺我!」又迎空掠起!

  歐陽獨另一隻手掌,也推了出去!

  容肇祖雙掌一迎,架住了他這一掌。

  這一下,四掌敵雙掌,「砰砰」二響,人影倏分,蕭七、容肇祖震飛二丈,各撞在一個柱子上!

  沒料到突突兩聲,柱子承受了大力,並沒有倒,但兩件嵌在柱子裏的東西,卻因受了此等巨力,彈飛出來,掉在地上!

  一本書!一張令牌!

  ※※※

  場中的人,無不變了臉色!

  一下子,什麼都停頓了下來,人人引長頸定睛看:只見那令牌銀光熠熠,上刻「天下英雄令」五個鐵劃銀鉤的字。

  那書無疑是手抄本,是由一張長紙折疊,無疑是成書時相當倉促,上書「忘情」二字。

  唐方失聲叫道:「是大哥的筆跡!」

  這時眾人再無置疑之處!

  ──天下英雄令!

  ──忘情天書!

  這兩項教天下人窺視、貪婪、殘殺、血流成河的寶物,終於出現了!

  ※※※

  這是蕭秋水與唐老太太進入地底與唐老太爺子交手前,蕭秋水不忍「忘情天書」的武功失傳,以及不想岳飛的「天下英雄令」從此埋沒,所以臨危在唐老太太首肯下,得稍有時機,將武功錄於長箋,然後再將天書、神令,各以掌力催嵌柱中,好待後世人能發掘得到。

  其中還有幾個重要的環節:

  ──唐老太太與蕭秋水雖成死敵,但未入地底決戰前,唐老太太早已對他惺惺相惜,她只是為了唐門聲譽不得不戰而已,所以容許蕭秋水有機會將武功絕學寫下,而兩人都知道彼此武功非同小可,此入地底,如入地獄,都沒存著再活著出去的心。唐老太太之所以不留下任何交待,是因為她要留下一樣更重要的東西:威望!只要唐老太太不死,誰敢來犯唐門?留下暗器手法,有人可破,但唐老太太的聲威,八十年來除蕭秋水敢攖外就絕無一人。

  ──在地底下佈局的「唐門六識」,即唐看、唐聽、唐聞、唐感、唐舌、唐思,都準備不活著出去了:但人算不如天算,其中唐思被殺,唐看被那一場大戰所撼,又被唐老太太暗器無意中所傷,喪心失魂,反而在機關發動前誤打誤撞了出來了;唐老太太決心讓他可以活著出來,也只為了讓唐門後人可獲得天書神令,陰錯陽差,他已失去記憶,他是唯一從地底走出來的人,也是唯一目擊者,但卻是個白痴。

  ──最後,他死在李大福瓷店裏,臨終前證實了蕭秋水和唐老太太的決鬥,以及天書、神令的存在!

  ──卻正好和唐甜為求天下大亂,從中取利所散播的流言不謀而合!

  ──蕭秋水留下的「忘情天書」和「天下英雄令」,本也顧慮到可能為唐家子弟所得,當時唐門聲威正隆,而且野心勃勃,為求稱霸,不擇手段,若天書神令再為唐門所得,豈不如虎添翼?蕭秋水有鑒於此,故將天書神令,偷偷拍入柱中,外表看去,以為是裝飾圖案之一,絕無人注意!

  ──而且,眾人所搜索處都是集中在唐家堡中,因唐門唐家宅中才是蕭秋水與唐老太太決戰之地。卻沒料到唐老太太真正和蕭秋水決一死戰之地,是在地窖之中,而地道直通蓮藕小築,亦即是說,蕭秋水和唐老太太失蹤的確是在唐家堡中,但決戰處卻在蓮藕小築,其中有這個達數里之長的地道連著,眾人找遍了唐門一木一瓦,但在唐家堡本身的地牢機關已毀,裏面的人就算活著也不能出來,上面的人又如何進得去?這就是唐老太太以身相殉的孤注一擲!

  ──「天下英雄令」代表的是他的主人之氣節,風骨,傳的是道統,而不是武功!所以蕭秋水把它留下來。

  ──而「忘情天書」根本就不是一本書,而是琴劍、笛劍、胡劍三人合起來的音樂造詣,不過蕭秋水臨危時將自己對「忘情天書」上一十四訣所悟,記載成篇,謄錄在這一張折疊的長箋上!也就是說,這才是真正的第一本「忘情天書」!

  神令上並無武功記載,天書卻真有其事!蕭秋水原本留「天書神令」之意,是不想神令所代表的光華蒙塵,更不願天書的武功自他而失傳。所以留下二物,他斷未料到因此而掀起這一場武林的血腥風暴!

  ※※※

  天書神令,再現江湖,人人的心中一時皆驚、喜、貪婪皆有之,但只有唐方傷心欲絕。

  ──天書神令既現,那麼蕭秋水……

  ──若他仍在世,又如何會放棄這兩樣足以掀起武林大波瀾的事物!

  ──蕭秋水若已不在……唐方的希望,也就如同燭焰只剩下一點青芒,給一陣狂風完全掩熄了。

  兩行淚珠,掛到她清麗艷絕的臉靨上,她低聲念著那句她原本與蕭秋水相約的話:「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可是,冬未雷,夏無雪,天地仍相對……我尋你近十年,你竟就這樣離開我了。她想著,搖顫了起來,像一朵白花,禁不起深寒。

  可是這一切落入公子襄眼裏,他根本望也沒望過天書神令,他的眼睛一直未曾從唐方身上離開過。

  他見唐方如此傷心,既不能相勸,更不敢相慰,只是心如刀割!

  ──別人期待「天書神令」出現,已非一時半日,一見天書神令,既驚心動魄又心血賁動,但這些在公子襄而言,他恨不得天書神令永遠不要出現!

  天書神令永不出現,唐方就可以永懷著希望,去找蕭大俠,而他,為她盡一生之力去找蕭秋水,哪怕一生一世,就是他至高至深的幸福了!

  可是,天書神令,終於在蜀中唐門,蓮藕小築,雙雙出現!

  唐方的希望,也為之破滅!公子襄見到唐方蒼白的臉,心也為之破碎。

  公子襄眼中只有淒然的唐方,唐方心中只有思念中的蕭秋水,公子襄上前兩步,喚:「唐姑娘……」唐方向他搖手,兩行清淚又盈溢了出來。

  他們的心,都在所寄所託上,所以都沒有發現,大廳上衣袂振動,一場慘厲的血戰已然開始了!

  ※※※

  搏鬥時間可謂極短,但立即已死十八人,傷二十五人,死的血流遍地,傷的伏地呻吟。

  他們想要得到的是天書神令,但流出的是血,犧牲的是性命!

  搏鬥極快,場中真正對峙的高手,「剛極柔至盟」中,是唐甜、蕭七、容肇祖、毛山;唐門中,是唐得和唐失,唐七更已斷了一臂,不能參戰,唐什麼恍恍惚惚,並沒出手。「十方霸主」中,是江傷陽、落花娘子和海難遞。「神州結義」中,是鐵星月、大肚和尚、李黑、胡福、林公子、施月、陳見鬼、藺俊龍。

  梁王府公子襄的門下並沒有出手──他們沒有公子襄的命令,誰也不會出手的。

  天書神令仍在地上,但更多的人倒在地上。

  「血手屠龍」歐陽獨大喝一聲:「停手!」

  換作平時,也許他們真的會先停下手再說,但如今天書神令叫他們沖昏了腦袋,「神州結義」的兄弟也搶奪天書神令,主要為的是這是蕭秋水之物,他們是斷不容外人所奪取。

  畢竟是兄弟一場,「神州結義」的人縱對蕭秋水或生過懷疑,但都是講義氣的。

  歐陽獨大聲道:「你們這般自相殘殺,天書神令還未知真偽,值得麼?」

  眾人一聽,覺得大有道理,不由都住了手,甄厲慶想想不放心,罵道:「你叫我們住手,莫不是想趁機盜寶去?」

  歐陽獨冷笑道:「我歐陽獨對血河派中武功,尚且修習不盡,若是貪圖這些事物,我拿了就走,你們能敵得過我?」

  眾人覺得言之成理,江傷陽正巴不得少一個對手,便說:「歐陽掌門既然如此清高,那就把天書神令讓我們這些武功低微的武林後學得來參研好了。」這人一向自恃身份,但為了奪得天書、神令,真是什麼樣低聲下氣的話都說得出口來。

  只聽那毛山嘟著腮幫子大聲道:「我覺得歐陽掌門說得有理,我提議把天書神令交由他審察,先定真偽再說,省得打了個糊塗仗!」

  當下有些人反對,有些人贊成。反對的人是江傷陽等,怕萬一歐陽獨來個劉備借荊州,有借無還,那時怎生是好?「剛極柔至盟」的人倒不反對,唐甜想了一下便說:「我們信得過歐陽前輩。」唐門的人冷笑不語。「神州結義」的兄弟們嘻嘻哈哈,他們志不在奪寶,而是不容讓它落入他人之手,所以盡說風涼話,也沒什麼意見。

  歐陽獨側首問公子襄:「公子意下如何?」顯然十分重視公子襄。

  公子襄此際無心理事,心不在焉地一頷首:「一切由歐陽先生定奪。」

  歐陽獨見他神不守舍的樣子,心裏好生奇怪,但公子襄如此說,剩下的六十一門生自然站過一旁無異議了。

  那「烏雞峒」峒主毛山乘機巴結道:「那讓小人過去將天書、神令奉交歐陽大俠……」說著便不管三七二十一,俯身拾起天書神令,人人瞧得眼珠凸睜,歐陽獨沒想到一群武林中人,對傳聞中能稱霸武林的外物竟如此貪婪,想起武林奇人王虛空勸人「遠離顛倒夢想」,更大為感慨。

  這時他手中已接過二物,只覺一輕一重:忘情天書以紙書寫,自然甚輕;天下英雄令只是小小一面令牌,但卻令得他手掌一沉,顯然非凡鐵所鐫。這二件事物畢竟是多年來武林中人夢想所依,歐陽獨接在手裏,也覺心頭沉重,深吸了一口氣,定睛看去。

  驟然之間,歐陽獨猛覺陰風割體!

  他在剎那間,力貫全身,正要自雙掌摧逼出去!

  但雙手有天書神令──天書神令是武林公認奇珍,歐陽獨雖不貪圖,也不敢令它們有所閃失──就這一遲疑之下,毛山十指,已按在他身上十大要穴之上!

  毛山出手之快,委實令人無法想像,一個區區峒主,有此神功!但歐陽獨的反應,也快到極點。

  他利用那長吸的一口氣,立即先將全身穴道閉住!

  毛山的十指按住他要穴之上──這剎那間,那要穴自動封閉,就不是要穴!

  而他雙手所蓄的「血河神功」,也立時發了出去!

  頓時,「忘情天書」粉碎如蝶飛片片,「天下英雄令」也向著毛山激飛而出!

  ──他已發覺情形不對路,寧可粉碎天書,也不能為敵所得,而神令正好當作武器!

  他的反應可謂快極,但毛山卻是有備而發。

  他十指按在歐陽獨要穴上,立即發覺,那要穴已不是要穴──變作了廢穴──的時候,他雙膝也立時頂踢了出去!

  這兩腳,一踢在「丹田」,一踢在「氣海」,俱是武林高手儲氣之所在,歐陽獨功力深厚,連著二擊,並未受傷,但一口真氣,已緩不過來。

  這真氣換得一換,身上十處要穴,一齊被封,原本這十大要穴受到重擊,唯死一途,但一來歐陽獨本身功力精純無比,遠勝毛山,二來毛山已鬆開雙手,兩掌一拍,接住「天下英雄令」的來勢,是以歐陽獨但覺全身一麻,穴道被封,運勁不得,並未致死。

  歐陽獨怒叱:「你……」

大俠傳奇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