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傳奇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十三章 天書神令



  毛山雙手一拍,挾住神令,只見他掌間不住有血淌下,緩緩展開雙手,左右手板都被刮了一層皮,可見得歐陽獨穴道被封前將「天書神令」激射出去的力道之烈!

  毛山向歐陽獨施暗襲之際,也正是唐得、唐失、唐甜向「神州結義」的兄弟們出手暗算之時。

  ──他們就似早已配合好一般。

  對象是鐵星月。

  因為鐵星月最不防人心有詐,忠奸善惡常分不清楚,又常自以為是,站在正義的一面,妄自判斷,他見毛山看來意誠,便對唐甜等失了戒心。

  就在這一剎間!

  ※※※

  唐失的「心有千千結」,唐得的「劍花」一齊向他發了出去。

  變起猝然,鐵星月已不及閃躲,飛索已在他身上打了十七八個結,每一個結繩內嵌的利刃,全割切入他的血管去。

  鐵星月大喝一聲,雙手一分,已抓住百十度劍片,運力一掙,刃索寸寸斷裂,這人簡直就是鐵打的,飛劍飛索在他身上,如同紙劍麵線一般脆弱。

  但就在他大喝一聲之間,唐甜一矮身,已掠了過去,一柄小劍,已插入鐵星月張大的口中。

  這時全場皆轟動,陳見鬼、大肚和尚、藺俊龍、林公子、洪華、胡福、施月一起躍起,唐甜叱道:「誰先動,我就一劍剁死他!」

  咽喉是人身死穴,就算鐵星月真個練得刀槍不入,嘴巴喉嚨的軟肉,也斷斷耐不住利劍一插。

  公子襄這時已發現不對勁,越眾而出,唐甜何等醒覺:「站住!」

  公子襄霍然而止,唐甜道:「你再上前一步,我一劍就刺進去!」

  公子襄攤攤手,表示同意,手心裏卻直冒汗。

  「刀不留人」荀去惡領一班武林人物趨近,大聲道:「妳要殺誰,我們不管,可是天書神令,得快交出來!」

  唐甜用眼光一掃「神州結義」的八個兄弟,剔一剔眉道:「哦?你們真的不管麼?」

  她言下之意,自是任何人稍有妄動,她就先殺鐵星月,大肚和尚和洪華大步而出,攔住逼近唐甜、毛山的眾人,沉聲道:「諸位,請看在我們面上,暫時稍安毋躁!」

  江傷陽罵道:「他抓的是你們的弟兄,又不是俺的老子,為何上前不得,天書神令可不是你臭禿驢的!」領著七八名武林高手就要搶步上前。

  洪華閃身一攔,搖頭。

  江傷陽冷笑道:「滾開!」

  洪華又搖搖頭。

  江傷陽罵道:「蓮藕小築是神州結義的麼?啞巴快滾!」左手以「打虎拳」之力,「呼」的一拳劈出,右掌貼心,決意硬搶過去。

  洪華一低頭,那一拳竟打在他光禿禿的腦門上。

  江傷陽吃了一驚,可不想真的殺他,與神州結義結下深仇,但掌已發出,無法收回,只有及時收回二三成功力,「砰」的一聲,一條人影倒飛出去!

  飛出去的正是江傷陽,那一掌擊在洪華的光頭上,震得他手腕脫臼,要藉倒飛出去才能卸去部份勁道,江傷陽心裏分曉,若是這一掌自己不是已收回部分勁力,只怕回力反擊之下,這條膀子就算廢了!

  眾人見「神州結義」中區區一個悶不作聲的啞巴,竟有此等功力,全都怔住,本來這些人也有心理準備,為得天書神令,不惜與大肚和尚等人一拼,卻不料對方武功如此深不可測,一招間便使江傷陽吃了大虧,一時間誰都不敢上前。

  唐甜嬌笑道:「有『神州結義』九大高手相助,哪還有幹不成的事?」

  忽然劍柄一扳,「哧」地一聲,劍尖上翹,刺入鐵星月上顎半分,鐵星月痛得眼淚直流,功力一散,唐甜立時封住了他身上七處穴道。

  林公子見狀喝道:「妳……」

  唐甜出手極快,已然封穴完成,回首媚笑道:「沒什麼,我只是要鐵大俠乖乖地在這裏,免得要我下殺手。」她笑笑又膩聲道:「你知道,我本來不想這樣做。」

  「神州結義」為之氣得七孔生煙,但鐵星月在他們手裏,自是無法可施。

  這時公子襄望定毛山,一個字一個字地道:「你是九臉龍王?」

  那胖嘟嘟的「毛山」這時早已制伏歐陽獨,哈哈笑道:「天下間能制得住『血手屠龍』歐陽掌門的,又能易容瞞得過大家的,除了我慕容不是還有誰!」

  眾人盡皆震住。

  九臉龍王緩緩抹去麻皮化妝物,拍手笑道:「孩兒們,都進來吧,好戲要散場了!」

  只聽蓮藕小築霍霍連聲,衣袂帶風,數十名全身黑衣蒙面的「黑殺」組織殺手,以及百數十名「龍王廟」徒眾,重重包圍住蓮藕小築的大廳和各處出口。

  九臉龍王嘿嘿笑道:「妙極,妙極,這叫請君入甕,一網打盡。」

  唐甜也笑得甜如蜜糖:「若我跟龍王不是早已合作,佈下最後一招殺子,單憑十八叔、廿五叔、廿六叔三位,以及那位不知是敵是友的歐陽掌門,我還沒那麼大的膽子敢挑諸位的場子!」她笑了笑又道:「現在,有神州結義為我們撐腰,龍王廟做後台,黑殺組織是背景,加上歐陽掌門是『座上客』,諸位……」「『順天者昌,逆天者亡』這八個字,不知有沒有聽說過?」

  ※※※

  「諸位」當然都聽說過。

  「順天者昌,逆天者亡」本就是千古不易的真理。

  現在的局勢已非常明顯,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這點道理受傷的江傷陽是最清楚不過的,所以他們都很知機地站回「剛極柔至盟」那邊去,一副耿耿忠心、萬死不辭的樣子。

  但就連「剛極柔至盟」的中堅分子蕭七和容肇祖也不解。

  ──他們也並不知道九臉龍王已經和唐甜妥協了,佈下這個局,一舉擒住了歐陽獨和鐵星月這兩員大將!

  要不然,蕭七和容肇祖剛才就不會如此急著為唐甜出頭了──他們以為唐甜已孤立無援──但唐甜顯然瞞著他們。

  他們有種被欺騙的感覺。

  在公子襄而言,卻不是被騙,而是疏忽、大意,誤了大事,他原該認得出這個什麼「烏雞峒」峒主毛山來的──易容不是魔術,只要仔細辨認,一定可以看出破綻──但天書神令出現後,公子襄分心於唐方的感受,心裏難過,而「毛山」在那時才開始活動起來。

  歐陽獨沒有見過慕容不是,自是不虞有詐,但在九臉龍王而言,他是想殺了歐陽獨,不是擒他而已,所以一出手就往死穴出手,但僅能封住這人穴道,自己也掛了彩,而且「忘情天書」已毀,心中自是忿忿。

  ──幸好大局已在掌握之中,而歐陽獨也是他砧上的肉,而「天下英雄令」也到了手,俟把「神州結義」的人和公子襄等解決之後,「剛極柔至盟」也一樣照吞不誤,誰叫她武大郎捉姦反而害了性命!

  想到這裏,九臉龍王真個得意起來,彷彿一件件勝利品,都往他手上堆,堆得高,快拿不住了,就算索性丟掉不要,但勝利的成果還是追著他來。

  不過,九臉龍王是九臉龍王,在江湖上是流血流汗流腦汁熬出來的,他當然不會得意志形。

  ──要得意忘形,是在解決了這一夥陽間裏當老舉的下賤鬼之後,他摟著唐甜時的樂事……

  ※※※

  「九臉龍王!」猛地歐陽獨喝了一聲,慕容不是忙全心戒備,這才想起未點歐陽獨的啞穴,只聽歐陽獨冷笑道:「百聞不如一見,我在北方,早想識荊,不料你真有九張臉……」

  「臉何止九張?這世上兩、三面的人多得是哩!身材倒只有一個,肥肥胖胖,假冒不來的,諸位要是肯多留點心,定然分曉……」九臉龍王嘻嘻笑道:「沒想到今日大名鼎鼎的『血手屠龍』,與在下『九臉龍王』.是這等相見……」

  歐陽獨發出了一聲淒歎道:「我枉稱屠龍,不能殺你,也該死了。」

  九臉龍王嘿嘿笑道:「你倒有自知之明……毀我寶書,罪當立誅!」

  其實,他恐怕留著歐陽獨,夜長夢多,這人武功高得出奇,若自己和公子襄無受傷在先,合擊此人也未必有勝算。

  九臉龍王一生謹慎,怎能容讓歐陽獨活著!

  歐陽獨望向公子襄,平靜地問:「你坦白告訴我,有沒有殺衛悲回?」

  公子襄誠懇地道:「我與令徒,一見如故,相交莫逆,怎會加害?」

  九臉龍王肯定歐陽獨穴道被封,斷無可能衝破開解後,方才笑道:「讓你瞑目吧,你徒弟是我和唐甜引誘公子襄門人叛徒把他殺死的!」

  歐陽獨怒目圓睜,發出憤怒至極的光芒來,咬牙切齒地一連說了三聲:「好!好!好!」

  九臉龍王冷笑道:「好什麼?要死了還好!」舉戟要刺,公子襄大喝道:「住手!」

  九臉龍王瞇著眼睛道:「你叫我住手,我就要聽話住手麼?」

  公子襄只想拖延時間,道:「你……你殺了他,難道不怕血河派的人尋仇麼?」

  九臉龍王笑出了聲:「我是做大事的人,自然膽大,血河派若存在,我龍王廟的人還能獨霸江湖嗎?你要想救他,除非先自己把穴道封閉,我或許會答應。」

  歐陽獨急道:「公子,萬萬不可,此人欺詐!」

  唐甜甜甜一笑道:「何止公子,神州結義的兄弟們,如果不想本姑娘殺死你們的鐵二哥,也請自把穴道封掉,我就饒他一死。」

  胡福顫聲道:「唐甜,妳別殺鐵二哥,我……我什麼都答應妳。」

  陳見鬼罵道:「你怎可……」

  唐甜一挺劍,又在鐵星月咽喉上劃了一道血口,冷笑道:「他是一番誠意誠心,不想他二哥死……如今,不可以的事也得可以了!」

  胡福的人素來直腸直肚,見鐵星月危殆,什麼都豁了出去,哀聲道:「唐甜小姑娘,妳莫要殺我二哥,有什麼差遣,妳吩咐就是。」

  唐甜笑道:「這才知機……那你就走一趟,把慕容先生手上的『天下英雄令』先交給我。」

  眾人聞言一驚,九腦龍王也微怔了一怔,隨即笑逐顏開地道:「小妹,咱們說過合作,妳得一半,我得一半……」

  唐甜也甜笑道:「是呀,我們早就先約好,你得『忘情天書』,我拿『天下英雄令』,而今您手上拿著的那個,不就是『天下英雄令』嗎?」

  九臉龍王越笑越開心:「小妹妹可真會說笑話,騙龍王開心得要飛起來了……忘情天書化成飛灰,天下英雄令可是龍王我貼了一掌血拿下來的,怎能交給妳呢?何況強敵圍視,交給小妹妹,反倒害了妳,我九臉龍王一向宅心仁厚,積善為懷,怎能毀了妳小姑娘哪!」

  唐甜怩聲道:「龍王說得也是……」

  九臉龍王開懷大笑道:「妳明白事理就好啦。」

  庸甜笑嘻嘻地道:「──可是,小妹我不怕危險,多謝龍王費心,神令就交給小妹保管吧。」

  九臉龍王拍著肚子笑道:「哦?不行,不行……這樣會讓妳成了眾矢之的……」

  唐甜向胡福一笑,直如白糖蘸蜜,甜上加甜,道:「──那只好勞煩您胡大俠,過去龍王那裏把神令『取』回來了。」

  九臉龍王嬉皮笑臉地向公子襄道:「公子,若你不想要歐陽先生立刻喪命,只好麻煩你過去跟胡福胡大俠玩幾招了。」

  九臉龍王與唐甜同室操戈,本不足為奇,但而今局勢,急遽而下,竟變成「好人」胡福決戰公子襄,這就叫人慨歎莫已了。

  九臉龍王微微笑道:「我知道,要你去跟外號叫『好人』的金刀大俠胡福作戰,你很不願意……如此,這位歐陽掌門……只好死了!」

  歐陽獨怒道:「我死是我的事,你不必為我跟任何人交手!」

  九臉龍王赫地乾笑一聲,仰著他短闊的臉,問公子襄:「你意見怎樣?」

  公子襄不知如何回答。這時忽然有人低著叫了一句:「小妹。」

  「小妹」是唐甜在「剛極柔至盟」中的尊稱,一般人都叫她做「甜姐兒」。

  唐甜漫應了一聲,回頭一望。

  這一望,教她魂飛魄散,毛骨悚然!

  唐三千!

  ※※※

  唐三千在瓷店一役中,為唐甜親自下手處死,理由只是因為她勸唐甜不要殺唐方。唐三千一直追隨唐甜,忠心耿耿,甚至在小的時候,唐甜為了設法使自己腮上多一對酒渦兒像唐方,她不惜把唐三千臉上刺得鮮血淋漓,花斑斑來「試驗」。

  她刺的時候,有時用筷子,有時用針,有時用利釵簪,甚至有時用剪刀!

  ──她殺了唐三千,事後也有些後悔。

  沒想到,她這一回頭,赫然竟見到了唐三千!

  已經死去了的唐三千!

  ※※※

  唐甜就算再毒,她畢竟是個人,而且是個女人。

  人都有弱點,女人更多顧忌;一個再惡的人也有她最害怕的東西,譬如說怕死,或者是怕報應、怕寂寞……

  唐甜怕鬼!

  死了的唐三千突然出現在她背後,不是鬼是什麼?──饒是她平日夠潑夠精,在這剎那間,也震了一震,怔了一怔。

  ──震了一震是多少時候?

  ──怔了一怔又是多少時間?

  以唐甜的反應之快來說,這只不過是比一剎那多一點的時間:也就是說,只是比一彈指間少一點兒的時間,唐甜就完全恢復過來了。

  ──恢復了她平時的精明機靈。

  但在唐甜來說,這一震和一怔的時間,可以說是她一生的全部!

大俠傳奇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