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傳奇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十四章 武林第一掌



  就在她一震之間,唐三千已迎面向她倒來,而在她一怔之間,唐三千已壓在她身上。

  唐三千是個肥女,但唐甜並非推不開去,而是唐三千的肌肉已開始腐爛,完全發臭,甚是可怖!

  但唐甜反而不怕了。

  ──唐三千明明已經死了,她之所以會如此,是有人想嚇唬自己……

  可惜她只來得及想到這裏。

  在唐三千屍身背後的鐵恨秋,已然出手。

  鐵恨秋的鐵拳,左右擊在唐甜胸膛上,唐甜的胸脯立時凹了下去,因為唐三千壓著她,她並沒有被打飛出去。

  鐵恨秋淒聲道:「妳暗算得人多了……三千呀三千,我為妳報了仇……」他因舌頭曾被自己中毒痛苦萬狀時咬斷一角,所以語音甚是模糊。

  話未說完,「哧」地一聲,唐甜手中劍已投入鐵恨秋腹中,鐵恨秋大吼一聲,但似心存死志,沒有閃躲,唐甜指甲內的暗器「倒刺」,也全嵌入了他的臂肌肉,隨著血脈,直衝心臟。

  這幾下變化極急,大肚和尚、洪華分別逼向蕭七和容肇祖,胡福和李黑截住了江傷陽和江心虎等,施月和陳見鬼救走了鐵星月,林公子對峙九臉龍王,千手劍猿藺俊龍則斷後衛護,可謂兔起鵠落,瞬息數變,鐵星月已被救回。

  唐方急忙出手,解開鐵星月的穴道。

  鐵星月卻衝了過去,大呼:「弟弟──」鐵恨秋是他的親弟弟。

  可是鐵恨秋此刻已返魂乏術了,他鐵塔一般的身子倒了下來,倒在他親哥哥的懷裏,微弱地說了一聲:「可恨……我至死未能見蕭……蕭大俠……一面。」

  他原本為慕蕭秋水與「神州結義」事跡,而跟隨蕭七尋覓蕭秋水,沒料愛人唐三千為唐甜所殺,蕭七又顯然偏幫唐甜,鐵恨秋誓報此仇,混在「剛極柔至盟」的兵卒之中,暗中保存唐三千屍首,在危急存亡之際,救了他哥哥,殺了唐甜為唐三千報了大仇……

  ──但也犧牲了自己一條性命!

  ※※※

  大肚和尚和洪華等人紛紛住了手。

  他們都看出:唐甜也終於惡貫滿盈了──一個人再罪大惡極,臨終之前,至少也應給她個說話的機會,否則,連最後幾句話也不讓人說的人,才是罪大惡極。

  蕭七奔了過去,但容肇祖卻沒有跟過去。

  他眼見鐵恨秋殺唐甜,也親眼看到唐甜先殺了唐三千,而今再殺了鐵恨秋。

  鐵恨秋也是他們當中的好兄弟,好朋友──所以他決定,無論發生什麼,他都不再過去。

  蕭七決定過去,無論唐甜做了什麼對不起他的事都好,唐甜是他所愛的女子,他都原諒她。他衝過去時,容肇祖正往回走,而唐甜已經在彌留狀態了……

  ※※※

  鐵星月嚎啕大哭起來,一面罵道:「你們這些人,我真正有事起來,救我的只有我親弟弟一人……你們害死我弟弟了,你們害死我弟弟了……你們快賠我弟弟的命來……」

  陳見鬼聽了實在憋不住了,道:「那時我們不想救你麼!你這樣說,是什麼意思……」

  鐵星月哭得像個小孩子:「你們明明見死不救嘛……」

  林公子也惱火了:「難道那時拼命來護你,教你咽喉上給人多刺一個洞?」

  鐵星月索性撒賴:「我現在喉嚨、嘴裏,不是照樣有兩個洞,也死不了,不用你們這般沒心腸的來救……」他嘴裏也像他剛死去的弟弟一樣受了傷,說話含糊不清了起來。

  眾兄弟聽了覺得很冤,唐方調解道:「算了,你們知道他的性子,一時拗不過來……」

  只聽九臉龍王歎了一口氣道:「是啊,我都說了,如果唐甜不跟我作對,就不會有這種下場了。」

  走鬼婆婆附和道:「是啊,我都說,跟龍王爺混準沒錯的了!」

  江傷陽也涎著臉道:「就是嘛,是龍歸大海,是蛇茅裏鑽,我們這些小角色跟著龍王撈,前程遠大哩!」

  大部分「剛極柔至盟」的人,紛紛向九臉龍王處靠攏,陳見鬼冷笑道:「聞說『剛極柔至盟』繼承當年我們『神州結義』未竟之志,怎麼今日一見,竟是這般貨色……」

  施月卻向九臉龍王冷笑道:「慕容不是,你手下的人質,可不是寶,殺與不殺,跟我們無關,但今日我們可要出這一口鳥氣!」

  九臉龍王也冷笑道:「好,如果神州結義想冒不義之名,就儘管向前逼來,我一戟將之宰了,日後江湖上會傳,神州結義是鏽鐵鍍上了金箔,為自己出名,賠上別人性命,一試就顯本相,看你們丟不丟臉?看血河派的人放不放過你們!」

  這一番恐嚇,果然生效,「神州結義」除鐵星月抱著鐵恨秋之外,九人都猶豫了起來。原來鐵星月適才假裝跟兄弟們有齟齲,實則李黑運用天竺「腹語」,跟唐方、鐵星月、大肚和尚、林公子、陳見鬼、施月、藺俊龍、洪華、胡福商議,準備蓄力,同時出手,擊倒九臉龍王,拯救歐陽獨。

  「兩廣十虎」是「神州結義」的前身,李黑等在萬里橋之役救走文鬢霜等人,就是利用這天竺「腹語」秘聲傳音,而跟鐵星月、邱南顧、蕭秋水聯手救人的(事詳見《兩廣豪傑》)而今眾人故意混淆視聽,發生爭執,望一擊而成。

  但聽九臉龍王這麼一說破,大家反而不敢出手。

  ──萬一失敗了怎麼辦?

  只聽九臉龍王笑態可掬:「我看算了吧,大水沖著了龍王廟,大家自己人,何必冒險犯難?……要我放這位歐陽掌門,可以,只要你們也放我一馬,不就行了麼?憑你們俠義中人,只要閒話一句,我也信個十足,這樣不是各得其所,兩全其美麼?」他心中想的是,就算放了歐陽獨,自己學了「天下英雄令」上的武功,哪怕是放虎歸山,到時候也教他是飛蛾撲火自取滅亡而已,所以他笑意盎然地說下去:「你們的蕭秋水大哥,已不在人寰,管不著你們了,又何必事事如此認真……」

  就在他說這句話的時候,遽然間,變化接踵而來。

  在場中的人,誰也沒料到這變化,更不料到這變化的後果是怎樣。

  ※※※

  這變化來自天上。

  那屋頂上正中的那一塊,雕有的「唐」字驟然破裂,激灑而下,一片淡青色的刀光,從天而降,直劈下來!

  九臉龍王就站在下面,他被這奪人懾魄的刀光震住,不敢硬接,唯有退後!

  他和歐陽獨,本來處身於大廳正中那塊太上老君煉丹困孫悟空的圖像上,他身形甫退,立即省起,斷斷不能讓歐陽獨活下去。

  ──這一刀空前絕後,若非大俠梁斗,誰也發不出來。……大俠梁斗父子,加上神州結義,還有必定恨自己入骨的歐陽獨,自己連一線生機也沒有了。

  所以他飛退出去的時候,兩股狂飆,自掌心湧出直捲歐陽獨!

  ──這兩掌全力出手,全力攻殺歐陽獨!

  ※※※

  梁斗從天而降,臂彎裏攜著一人,九臉龍王一面飛退,一面抬頭,只見那人,竟是少年衛悲回!

  衛悲回厲聲叱道:「你派人暗殺我,但公子襄弟子捨死護我,跌入萬丈深崖的是他,不是我……」語及此忽盡!

  因為他發現九臉龍王的掌力飛捲向他師父歐陽獨!

  他也看出歐陽獨穴道被封,失去抵抗的能力!

  衛悲回立時自梁斗手臂裏掙脫出來,掠撲下去。

  可是他重傷未癒,無法抵擋九臉龍王凌厲的掌力,惟有全身一抱,覆蓋在歐陽獨身上,硬受這兩掌──就似公子襄七十一門生中老貞木抱著他滾下山崖一般,捨身相護!

  ──衛悲回得以不死,回到血河派,知師父已赴唐門找公子襄算帳,怕生誤會,連忙赴蜀,沿途卻遇見了正為「神州結義」的兄弟們指示唐家堡之路的大俠梁斗,梁斗見他受傷,便扶他到唐門,所以落在大肚和尚等人之後。

  但是衛悲回這一次錯了。

  「神州結義」九大高手,原本就聚力欲發,抵擋九臉龍王這兩掌的,但衛悲回躍下,陷入掌風之中,九俠若貿然發動,只有先將這少年震個粉碎,「神州結義」的人本都是俠義中人,而又乏當機立斷之能,一遲疑之間,衛悲回已落下,覆在歐陽獨身上,歐陽獨叱道:「不可──!」但九臉龍王的掌力已捲碎了他的語音,以莫比的威力罩擊而來。

  公子襄俠義心腸,為救歐陽獨師徒,全力撲出,抵擋這一掌!

  但事發猝然,公子襄只來得及躍出隔在九臉龍王與衛悲回之間,已來不及出掌!

  公子襄受傷之軀,不可能受得了這兩掌,除非有人在歐陽獨、衛悲回、公子襄之前將九臉龍王的掌風阻得一阻,只要阻得一阻,神州結義的弟兄就可以全力出手了。

  但是這人可能要賠出性命。

  唐方幾乎在公子襄躍出的同時,已攔在公子襄身前。

  唐方之所以這樣做,因為唐方已不想再活。

  ──她為蕭秋水相見之期而活,天書神令的出現,使得她斷絕了希望……她竄出去之前,只在心裏默默說了一句:「我只好辜負你了……」「你」係指公子襄。然後她就專誠期盼死亡的到來,也許……也許這樣與蕭秋水的相見會早些到來……

  她很放心,她雖似是為公子襄而死,其實則是為蕭秋水而不活的,也知道九臉龍王一定死──公子襄、海難遞以及神州結義的兄弟們一定會為她報仇的。

  ※※※

  此刻局勢是:衛悲回急遽落下,罩在歐陽獨身上,公子襄搶身護住,唐方驀然掠出,攔在歐陽獨與衛悲回身前,人人皆變起遽然,不及挽救!

  除了一人。

  梁斗!

  他的刀不再劈向九臉龍王,而是直斬九臉龍王劈出之勁風。兩道狂飆,被淡青色的刀生生切為兩段。

  刀勢由上而下,去勢未至,隨著被切斷的四股強勁,一齊打在地板上的太上老君煉丹爐圖上。

  這一來,巨飆被刀風所斷,誰強誰弱,尚未可知,但這是稍縱即逝的絕好時機,那兩股由九臉龍王發出的掌勁如一條雙頭的蛇,現今已被梁斗斬為四段,就在牠未來得及噬人之前,一定要把它擊散、毀碎!

  ──眾人矢志保護唐方。

  所以就在這一剎那間,公子襄、胡福、洪華、李黑、林公子、大肚和尚、施月、鐵星月、陳見鬼、藺俊龍的掌力,一齊發了出去,另外還加上了歐陽獨的「血河神掌」!

  因為就在這阻得一阻之際,衛悲回已解開歐陽獨的穴道,歐陽獨也全力出掌!

  梁斗的刀風只能將掌勁減弱一半,但不能盡滅。

  梁斗及時出手尚且如此,還有誰的武功高得過大俠梁斗?

  有的。

  ──風花雪月殘。

  ──少林五神僧!

  ※※※

  他們終於到了,五個人,分五個方向出掌,無聲無息,可是掌力無敵、無匹。

  五道掌力,將九臉龍王二道有頭無尾的勁道接下,就在唐方身前不到半尺的光景,可說已是險極!

  但這時那十一大高手的掌力也到了。

  這一下,可謂千古未有之奇,也是百年僅見的掌力,這掌力每人所發出的武功造詣都不同,但俱是全力施為,而且武功都臻武林第一流高手之列,弊在諸人事先並無配合,情急救人,竭力出手,各種掌力,不同方向,各異掌功,所有的勁、力、收、發都格格不入,大相衝撞,但人人目的卻是同樣一個:

  ──保護唐方!

  這下可害苦了唐方,所有的掌力,凌厲的、陰柔的、磅礴的、浩瀚的、怪異的、起伏的、陽剛的功力全在她身前身後、左右附近交撞在一起,捲起一道極其詭異的旋風,尤其是「神州結義」九位英雄好漢的掌力,更是古怪,這些掌力交織,此消彼長,可謂江湖上從未有過一次這般複雜多端的一流掌力撞在一起,其中還包括九臉龍王四股斷續的勁道及梁斗的刀風。

  ※※※

  這一道狂風,可說是當世武功最高的一十七名高手齊集的掌力與一道刀風。

  ──就算昔年「天下第一狂人」燕狂徒在世,以他的「玄天烏金掌」,只怕也不一定能硬接。

  ──如果當年「君臨天下」李沉舟在,他寧化作一時輕舟,隨掌力飄飛,而不願意接實。

  這一掌不是怪在它的威力,和排山倒海似的壓力與聲勢,而是這十七股不同的掌力還有刀風夾雜在一起,彼此吞捲摧逼,掙扎圖存,自成一個生命體似的,化成一股旋風,震起唐方一丈高,又撞在地上,將地下那以暗器餘屑精鐫的太上老君煉猴圖,擊得粉碎!

  餘力未消,滅力未至,唐方拋起,跌下,直入地板那窟窿中,掌力猶追擊而下,公子襄大叫:「唐姑娘……」情切哀急,不顧一切,就要追撲而下!

  但在這般狂勁之下,任何人都無法挽救,而妄想以個人之力拒抗這天意造成的大力,未免正如:以卵擊石,螻蟻撼樹!

  ※※※

  「轟」地一聲,這一掌,不知擊中了什麼,竟給接了下來。

  只聽唐方一聲驚呼,這聲驚呼,夾雜著人生一切的情感百態。難以言喻。

  公子襄正想掠入狂飆中救護唐方,忽然似頭上被雷轟擊了一下,陡然站住。

  因為他聽見一個人朗聲長笑,和說話的聲音。

  「我就知道我今生一定可以見到妳,一定可以再和妳在一起。」

  這個聲音,悠長豪壯,對整個武林而言,也是如同雷擊一般有份量。

  ※※※

  梁斗笑了。

  他第一個笑的。

  他是武林中的大俠,但他也是一個真正仁慈的長者。沒有人知道,他洵儒的心靈,是極易傷感的,尤其是看到,有情人終成眷屬,或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場面時,他會偷偷地流淚。

  也許這是因為他英年喪妻,一個他懷念終生的女子之故吧,所以他竭力想在武林中多做些事,來給人多一些溫暖,來彌補他和他那女子的悽寒。

  所以是他首先感覺出來,地下那人是誰。

  他可以想像唐方的心情,所以他趕快笑,以笑來掩飾熱淚──天下間許多英雄,寧灑熱血,不流熱淚,有淚,也在彈鋏高歌時宣洩,失敗時絕不低首、歎息、流淚!

  武林人如此難為,你還想做一個武林中人嗎?

  就像公子襄。

  他比他父親更快感覺到地下的人是誰!

  他才是除了唐方之外真正的第一個知道。

  他站在那裏,忽然間,覺得那破裂的屋頂上,陽光映下來,他看見了自己的影子,也看見了以後的日子好長好長……

  ──過去的七年,卻如甜夢一般短。

  這時,有人自破洞內昇了起來。

  平平地昇了起來。

  開始先出現了兩個頭,一男一女,女的是唐方。

  你什麼時候見過一個少女最美的時候?──不是在她甜夢中,不是在她快樂中,而是在她可以全心全意將生死歲月,都可以交托給他的時候,在她伏在他最滿足的胸膛裏的時候……

  唐方最美麗。

  風花雪月殘,一起笑了。

  抱風說:「我道是誰?」

  抱花說:「能接下我們這一擊。」

  抱雪說:「『懷抱天下』的掌力。」

  抱月說:「我們猜得一點也不錯」。

  抱殘哈哈笑道:「果然是蕭秋水那小子!」

  五人輪流說下去,心意相通,就像串酒令一般。

大俠傳奇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