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傳奇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十五章 傳奇中的傳奇



  七年前。

  蕭秋水決鬥唐老太太。

  這一場戰,蕭秋水並不願意,他是為見唐方而戰,因唐老太太是障礙;也同時是為江湖正義而戰,因唐老太太顯然要將唐門變成獨霸天下,暗中殘害各大門派精英。

  唐老太太則非殺蕭秋水不可,蕭秋水不死,萬眾歸心,唐門稱雄成泡影。

  雖然,在決鬥前,蕭秋水獨闖唐門的勇氣,及與唐老太太共禦江南霹靂堂的侵略,已使這一老一少兩人,相惜相重──但決鬥勢在必行。

  唐老太太自知並無把握可勝蕭秋水,所以要求蕭秋水在地牢一戰,以該處有唐老太爺子為餌──其實這一戰,唐老太太早已準備無論蕭秋水是贏是輸,都不能讓他活著出去。

  所以她毀碎了來時的機關。

  出路的機關,在裏面的人,是斷斷開啟不到的,縱蕭秋水有蓋世之能,也無法自內將這奇鐵鑄成的地獄突破而出。

  這一場決戰,唐老太太雖然出動了唐老太爺子,但仍是殺不了蕭秋水,唐老太太亦力竭而死,但她以最後暗器的威力,使得蕭秋水一時失去了活動的能力,而歷年在地底守護「唐老太爺子」的六名唐門死士:唐看、唐聽、唐聞、唐感、唐舌、唐思,一擁而上,分別鉗制蕭秋水四肢,當時,唐看因激烈交戰情況,雙目俱盲,神智喪失,反而得在機關未發前走出地道,唐思則在唐老太太最後一道暗器發出時斃命,本來「唐門六識」一齊出手,被他們所制住的人,不能想,不能吃,不能動,不能感,不能聞,不能視,形同廢人,必死無疑。可惜,「唐門六識」已去其二,僅餘其四,只能夠在蕭秋水擊敗唐老太太後真力耗盡一時未復之際制住他而已,要殺害蕭秋水,卻是不能。

  唐老太太臨終之前,尚不放心,這被江湖人稱作「最有實力,最有神秘力量和武功最高的女人」,臨終之前,說了如下的詛咒:

  「蕭秋水,雖然你有七十二變之能,過人之勇,助人之義,萬世之功,都不能活著走出唐門地牢,我捨這條老命與你陪葬,除非天為之裂,地為之陷,唐門不復,聖人門徒七十二復出,以狂人燕某不世掌力,並有人為求你之復生而不惜死……方可破壁而出……」唐老太太說罷這一番話,狂笑而歿。

  她的詛咒完全應驗,蕭秋水從此在地牢中,因功力未復前被唐門四識所制,他既掙脫不出,但對方也殺不了他。

  但他意識未滅,在牢中生涯,仍是可以思索,想念唐方;他的內功未失,雖不能發,卻依然蓄存、休息。

  這便是「蜀中唐門」故事中的「結局」。當然,那一場廝殺,是武林中最精彩淒厲的一戰,是以才換來一代名俠的漫長等待。

  誰都知道,這等待絕無結果,所以唐老太太才會下此咒語。

  ──當時,燕狂徒已死,誰都不會再有他那沛然莫禦的掌力。

  ──孔子的七十二門生,不管是顏回還是子路,早已死了千數年了,更不可能復生。

  ──別人又怎會知道蕭秋水就在蓮藕小築的地底下?就算有人為他不惜死,也不可能偏生到這地方來為他死。

  就算樣樣都神奇地可能,也不可能有這般神妙地湊合在一起發生。

  ──可能的。

  而且已經發生了。

  上天神妙的安排,比人的苦心策劃高明億倍。一粒沙、一滴水、一個人,都是天然的,試想其中有多大學問,幾許奧妙,誰能營造得出來麼?──就算有一天能,世外自然裏還有許許多多的奧妙,也教人探索不盡。

  ──燕狂徒雖死,但世間卻有這般巧的事,十六道掌力一道刀風,幾乎是全武林一流高手的總匯合功力,足以取代燕狂徒的「玄天烏金掌」。

  ──孔聖人的七十二門徒雖不可能重生,但公子襄及眾門下弟子共七十二人,曾不分晝夜地尋覓蕭秋水的蹤跡。唐老太太在世的時候,公子襄才初出道,她斷未料到真的有人在七年間收容了七十一門生的。

  ──加上唐方見天書神令,誤以為蕭秋水已然身亡,便想以身相殉,使得唐老太太詛咒的最後一個要竅,也得以完成。

  而梁斗自屋頂裂「唐」字屋瓦而入,劈裂太上老君煉齊天大聖圖,一來正好應了唐老太太,「除非天為之裂,地為之陷,唐門不復」的咒語,同時也劈開了地牢的機關,而掌力攻陷機關,陽光徒入,地下的唐聞、唐舌、唐聽、唐感一生未見過陽光,立即崩潰,蕭秋水功力瞬即恢復,七年以來,這功力一直蘊藏在他體內,洶湧澎湃已到頂點,但身受人制,無法宣洩,今一得復,便硬接那驚天動地的一掌!

  這一下,蕭秋水雖被震得血氣翻騰,但也酣暢無比,掌力抵消,唐方得以安然,她本閉目安然待斃,忽覺落入一人臂彎裏,忙睜目一看:

  ──卻不是朝思暮想的人是誰!

  ※※※

  在蕭秋水攜唐方平平昇出地面之際,唐聞、唐舌、唐聽、唐感卻睜不開眼來,也不願出來。

  對蕭秋水而言,陽光普照,重見天日,是自由,但對這終年生長在唐家地道裏的四名死士而言,卻適得其反,他們甚至不知道何謂「陽光」,又自知不是已恢復功力後的蕭秋水之對手,所以寧在地道之中不出來。

  第一個知道地牢下的係蕭秋水的當然是公子襄,第一個微微笑開了的是梁斗。

  但是「神州結義」的九個兄弟,雖後知後覺,但在這一剎那間,誰都分不清楚是誰先大叫大跳:

  「蕭大哥!」

  「大哥出來囉!」

  「大哥還沒有死哩!」

  「天啊,原來大哥關在裏面……」

  「好囉,總算天開眼,讓我們又見面了……」

  「我都說了,大哥命大福亦大,死不了的……」

  「哎呀!枉我們偷入唐家堡幾次,原來就在必經之路的蓮藕小築地下!」

  「今天可謂是雲開見月明,好在我們一言一行,都沒虧了『神州結義』四個字,否則今回見著大哥,一定嚇死……」

  …………

  眾人歡笑聲中,蕭秋水跟各兄弟抱在一堆,只聽他笑道:「把我當成什麼啦?神?鬼?我雖被天上降來的掌力從地底下救出來,卻還是人!有愛有恨,會生會死,跟你們笑鬧在一堆、吃苦在一起的老兄弟啊!」

  「神州結義」團聚,自是歡欣。忽聽歐陽獨喝道:「哪裏走!」

  原來九臉龍王見蕭秋水居然在世,偷偷拿了「天下英雄令」要溜,人人都注意在蕭秋水身上,沒注意到他,但唐失、唐得張手一攔,唐失低聲說:「龍王,有福同享,有禍大家分。」

  九臉龍王心中計議已定,便道:「好,出去再說。」

  唐失也不是易受愚弄的人,伸手一抓,抓住神令往身上一扯,悄聲道:「那就給我拿著出去也是一樣──」

  九臉龍王笑道:「一樣。」順他一扯之勢刺出,這下力道奇猛,「嗤」地直戳唐失胸膛。

  唐失不慮九臉龍王居然如此蠻幹,急急間手腕一翻,手背貼胸,手心向外,五指一抓,拿住神令,沒料神令並非凡鐵,真比精鋼劍鋒還要鋒利,「噗」地貫掌而出,刺入他的心中。

  唐失悶哼半聲,唐得正要出手,豈知九臉龍王在向唐失出手同時,左手一戟,閃電刺出,唐得本就比唐失老實,不虞有他,加上他距九臉龍王極近,又關心於唐失之危,反不料自身之險,登時脅下被一戟打中,饒是他往後翻身得快,但所過之處,留下一路血痕。

  九臉龍王猝起狙擊,重創二唐,但也露了形蹤。

  歐陽獨最恨九臉龍王,大喝甫起,雙掌以「血河神掌」全部威力,迎空擊出!

  他對付公子襄與唐得唐失唐七更時,才不過用了八成功力,而今對九臉龍王用了十二成全力。

  不料他的掌風剛剛發出,人影一閃,九臉龍王身前,已多了一人。

  歐陽獨以為他發現在先,而天下哪有人快得過他的掌風?是以全力出手,未留餘地,恨不得一擊將之斃命,卻不料忽然從中多了個人。

  定眼一看,原來是蕭秋水!

  蕭秋水微微笑著,右手五指並攏,在空中一橫三切,竟將歐陽獨的掌勁先上下切成兩半,再頭、中、尾斬成三段,凌厲無比的掌風,霎間都消失無形。

  歐陽獨整個都呆住了,他從來沒有想過「血河神掌」,會讓人伸手間消解於無形。

  只聽唐方叫道:「大哥,那胖子……不是好人,他殺了很多人!」

  蕭秋水斜睨過去:「哦?」

  九臉龍王不理三七二十一,發足狂奔,他人雖胖,但輕功極佳。跑了一會兒,忽聽到爆笑聲,定眼一看,原來自己跑是跑,但終歸不離原地,他幾以為自己撞了邪!

  其實他也並非撞邪,而是蕭秋水擒著他的後衣領,由於手法的高妙,他根本就感覺不出來,每一步腳底所撐出去的力量,都被對方以相對的力量所消解掉。

  他回過頭來,就見到蕭秋水用一雙炯炯的眼神望著他:「你拿『天下英雄令』做什麼?」語音甚是溫和,待他如同小孩子一般。

  九臉龍王不知怎的,給他那雙虎虎有神的眼睛一望之下,心頭發虛,不敢出手,便道:「武功,武功……」只反覆說這兩個字。

  蕭秋水一笑、一伸手就把「天下英雄令」拿過來交給梁斗,並笑道:「這是岳武穆手令,沒有武功的,這回應交給英雄人物,我想交給梁大俠是最好不過……」

  九臉龍王也不知怎的,手中緊握著的令牌,給人劈手搶去了,手裏只捏了一把冷汗。

  蕭秋水向他笑道:「無論你以前做過什麼惡事,今後都不要再做了……你想想,要是遇到十年前的我,一定出手把你殺了,以殺止殺;可是你遇到十年後的我,你既不想讓我殺你,那你就多想想自己不願死之心,少殺幾個人,才是福氣!」

  九臉龍王垂首道:「是!」手肘一掣,兩柄銀戟,一齊疾刺出去。

  這下變起遽然,戟已刺入蕭秋水衫內,蕭秋水全身一仰,戟觸及膚,尚未入肉,猝然一空,蕭秋水後腦觸地,雙足直立,九臉龍王正想沉戟下刺,忽咽喉一涼,一物已抵住下頷。

  ──他的戟不知何時已到了蕭秋水的手上。

  ※※※

  蕭秋水並沒有刺下去。

  他徐徐站起,點了九臉龍王身上穴道,歐陽獨道:「讓我來處置他。」

  把呆如木雞的慕容不是接了過去,一出手,就挑斷了他雙手筋脈。

  蕭秋水見九臉龍王如此陰險,歐陽獨也太辣手,長歎一聲道:「沒想到武林中還是跟以前一樣,沒有什麼不同。」

  九臉龍王手下的「黑殺」和「龍王廟」的人見蕭秋水如此神功,而局勢又如此不利,哪有人敢出手,但也不敢開溜。

  抱月唱了一個喏道:「見水是水,見水不是水,嗯,見水仍是水。」

  抱花罵道:「什麼水不是水的,今兒能見著蕭秋水,還吃什麼齋念什麼佛?」

  抱風接道:「依我說,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蕭秋水聽得「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八個字,上前將手中戟,交給了抱雪。

  抱雪笑道:「青山只會明今古,綠水何曾洗是非,你心中有劍,但劍交給人,還是有劍。」

  蕭秋水笑著又問:「我何曾還劍予大師?」

  抱雪一看,只見手中銀戟,已碎成數截,蕭秋水挽著唐方的手,道:「百年隨時過,萬事轉頭空,妳可有什麼話要交代的?」

  唐方嫣然一笑,目光流盼,深深看了公子襄一眼

  蕭秋水道:「那我們走吧。」挽唐方飄然而去。「神州結義」的兄弟們叫道:「大哥,唐方,等等我……」也各自追了出去。

  公子襄眺望眾人去處,整個人都痴了,梁斗望著從來也沒見過兒子是那麼伶仃孤獨過,心中也不知可傷還是可歎。海難遞見到了蕭秋水,自形猥瑣,一直沒站出來,到最後,他看到唐方望公子襄一眼,心中一個聲音一直狂喊著;可是唐方沒向他這邊望來──要是只看那麼一眼,就像公子襄,他便此生無憾恨了。

  唐甜還是彌留狀態,她視覺朦朧中只見一個人自地底裏升出,向天外飛去,誰也阻止不了他,他並帶著唐方……而她始終只是唐甜。

  唯有一個悉心照顧她的人是蕭七。

  「忘情天書」粉碎,蕭秋水「復活」,「天下英雄令」無武功──這一干武林群豪,興味索然,各自散去,落花娘子和唐藕是這場武林浩劫中活下來的兩個女子,成了相交莫逆;江傷陽是「十方霸主」中倖存的二人之一,但與海難遞成了死敵。

  唐得、唐失、唐七更全部重傷,就算不死,武功亦不復當日。唐什麼倚在門邊,也許他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參與,反而活得甚好。抱殘蠻有興趣地看著他,像悟出了什麼,向眾人長吟:「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唐什麼痴痴地問:「什麼?」

  (全書完)

大俠傳奇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