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傳奇 線上小說閱讀

第九章 九臉龍王



  「九臉龍王」慕容不是瞇著眼,像蒼蠅盯上了蜜糖一般地看唐甜,他的看法是標準色狼的看法,先看腰,再看胸,然後才看臉。

  他的眼睛雖小,但眼卻像一根針一般,能刺穿對方的衣服。

  唐甜無所謂,她姿態優美地站在那裏。

  慕容不是的眼光,終於在她甜臉上停住。

  「你叫什麼名字?」

  「唐甜。」

  「唐家的人?」

  「是。」

  「幹什麼跟蹤了我幾天?」

  「因為有話跟龍王說。」

  「那為什麼不直接走來跟我說,而要鬼鬼祟祟地在一旁偷聽人講話。」胖子的眼光仍留在唐甜臉靨上,像一隻蒼蠅在花蕊裏不願飛離。

  「你知道,一個姑娘家,偷聽大男人講話,會吃虧的。」

  「龍王爺;」唐甜怩聲道:「如果直接走到您老的面前,您老的手下『走鬼婆婆』花非花花老前輩不把小輩們打成馬蜂窩一般麼?」

  「走鬼婆婆」的名號,真是「鬼見愁」,黑白二道給她這個名號,是惡鬼冤鬼遇到她也要走避的意思。「走鬼婆婆」一直站在慕容不是身後,佝僂著身子,低垂著頭,聽到唐甜的話,才挺了挺胸,眼睛閃亮了一下。

  「好。」慕容不是的眼睛沒有「針」了,溫和地道:「你想說什麼,說吧。」

  「我想請求你一件事。」

  慕容不是皮笑肉不笑地道:「什麼代價?」

  唐甜媚笑道:「我還沒有說是什麼事哩。」

  慕容不是上上下下打量唐甜,語音曖昧:「我從來替人做事,先說代價,再看是什麼事的;」他咧口笑道:「你找著我,可謂找對人了。」

  蕭七忍無可忍,突拔劍出手。

  慕容不是連眼都不眨一下。

  他身旁的「走鬼婆婆」已出了手,憑一雙空手,接下了蕭七七劍,蕭七被逼退了一步,走鬼婆婆正待追擊,蕭七在退七步中,又遞出了七劍。

  走鬼婆婆被逼回原位,「刷」地一聲,左袖劃破了一道口子。

  蕭七還待出手,唐甜即低喚道:「蕭七。」

  蕭七頹然住手。他心裏也知道,出手的是走鬼婆婆,而走鬼婆婆只是慕容不是的下屬。他這樣打下去,也沒什麼意思。

  慕容不是一直沒有動手,也沒有動怒,卻有點動容:「你們這幾個年輕人,武功都實在不錯。」他偏了偏頭,又笑眯眯地道:「你們幾個人辦不成的事兒,要我去做,嘿嘿。」他笑兩聲,就沒有說下去了。但是唐甜卻說下去,她說下了這一句話,局面就變了。她只是反問了一個問題:「您老當然聽說過『忘情天書』了?」

  ※※※

  大俠蕭秋水的武功很雜,其中包括了少林兩大高僧、武當兩大真人、朱大天王兩大長老、李沉舟兩大護法,以及渾厚的「無極先丹」內力,但使他的武功提升到頂峰,使得可與李沉舟、朱俠武、天正、太禪甚至燕狂徒等並駕齊驅的武藝,卻是因「忘情天書」。

  練武的人,誰沒聽說過「忘情天書」?「九臉龍王」神色完全沒有變,仍是笑瞇瞇的一副討價還價的樣子,但沒有再說話──他心裏正急於等唐甜說下去。

  誰知道唐甜憂怨地唉歎了一聲,垂下了頭,不說了。

  慕容不是道:「怎麼了?」

  唐甜凄然搖首道:「說了也沒有用,龍王您掌令江湖,貴人事忙,慕容世家又是武林世家,自是百事紛忙,您老又怎有空……」又就此打住,不說了。

  慕容不是是在江湖上混得成精成怪的人,心裏暗罵一聲:臭婊子!表面上卻不慍不火地笑道:「慕容世家早在攻權力幫之役,傷亡慘重,難以再起,我這才爭一口氣,來搞『龍王幫』,這是江湖上誰都知道的事,丫頭妳倒不必朝『慕容家』臉上再貼金了……至於事情嘛,『龍王幫』向來替天行道,樂於助人,有什麼事你說說看,說不定我可以替你拿拿主意……」

  唐甜眼圈一紅,怪可憐地襝衽謝道:「多謝龍王恩典。我小姨唐方……」

  在旁向不言語的方覺閒忽道:「是唐女俠。」

  慕容不是瞪了方覺閒一眼,道:「唐方怎麼了……」

  那少年忽然插口道:「是唐女俠。」

  唐甜憂怨地歎了一口氣,道:「我小姨這些日子來,一直在找蕭秋水……」

  這次輪到鐵恨秋開口了,道:「是蕭大俠!」

  唐甜也不以為忤,繼續柔聲細氣地道:「可是蕭大俠跟我老奶奶一役後,一直不見影蹤。您老是知道的啦,『在江湖上南面為王公子襄,北方稱帝歐陽獨』,唐小姨自然找到一向有點俠名的公子襄處求助了……」

  唐方為要借重大力尋找蕭秋水,公子襄仗義幫助,不惜全力以助,這是江湖上任誰都知道的事。只是武林中人眼裏、肚裏,不少人都暗中說:公子襄只怕醉翁之意,不在蕭秋水,而在唐方……唐甜又道:「只是近日來,我見著了一個唐小姨近身隨侍,叫唐藕,她說出了一件令我十分驚異的事。」唐甜口齒伶俐,說起話來,引起懸疑,令人自是想聽下去。可是慕容不是心頭大急:這丫頭,胡說八道的,跟「忘情天書」又有什麼關係!

  「唐藕是唐方帶在身旁的隨身侍婢,她說,有天晚上,她看見公子襄的房裏燭火晃搖得十分厲害,像有幾只巨蝠在裏邊撲飛一般,禁不住好奇心,就走過去看了一看,發現公子襄沒有睡,聚精會神地在看著一本書,偶然手裏比劃一下,丈外的高堂燭就明滅晃動不已……」

  「九臉龍王」慕容不是聽到此處,已然緊張起來:書?那會是什麼書……輕微比劃間就使丈外巨燭幾為之滅,這是何等功力!……只聽唐甜道:「唐藕這一下張望,正好看著了書的封面,有『忘情……』二字,下面是什麼字,就看不清楚。但她回頭一想:如果是『忘情天書』,這就可恨了,『忘情天書』不是蕭……蕭大俠的嗎?唐小姨也一直在找蕭大俠,難道公子襄早已找到了嗎?不然『忘情天書』又怎會在他手裏?如此忖念間,不禁失聲『哎喲』,聲音雖然輕微,但燭火『呼』地一聲,幾乎全暗,公子襄已破窗而出,鐵青著臉,站在唐藕身前……」

  唐甜說得繪影繪聲,十分精彩,連那少年、方覺閒等都不禁傾聽起來。慕容不是最關心的當然是那本書,便問:「那本書呢?他有沒有把那本書一齊拿出來?」

  語氣焦急,似如果公子襄忘了拿出來他就可以趕到房裏去取一般。

  「公子襄出來時,書早已不在手裏了;」唐甜繼續不徐不疾,甜絲絲地說:「他厲聲問唐藕:『妳在這裏幹什麼?』他平時溫文瀟灑,幾時對人那麼疾言厲色過?唐藕便說:『奴婢瞥見公子房中燈影亂晃,以為有事,趕來察看。』公子襄沉下了臉,又問:『妳看見了什麼?』又以較柔和的口氣,再問了一遍:『妳看見了什麼?』」

  唐甜將這一段事情講得十分傳神,就似是親眼目睹一般,眾人都不禁為唐藕擔心起來,唐甜笑了一下,又道:「唐藕是我唐家相當聰明伶俐的婢子,武功也很不錯,她心思竅巧得很,眼珠兒一轉,就說:『哎喲公子爺,我可還沒來得及,只見燈火一暗,又有激厲風聲,奴婢以為有敵來犯,我叫了出聲……』公子襄臉色稍緩,道:『後來呢?』唐藕道:『後來公子爺您就站在我面前了……還真把奴婢嚇了一大跳呢。』公子襄沉默了一會,臉上青筋突突地跳動了幾下,揮手道:『沒事了,妳回去吧,今晚的情形,不可對人說。』……唐藕這才暗自吁了一口氣,便匆匆離去……」

  聽到這裏,眾人也如釋重負,為唐藕僥倖得脫,應付過去而欣慰。唐甜又道:「唐藕是唐方小姨的愛婢,公子襄自然不敢對她怎樣……何況公子襄目前,正千方百計,在小姨面前賣好賣乖……這個嘛,咱們就不說了……唐藕覺得這事兒,大有古怪,便找機會告訴了我,我聽了心裏不是味道,便想:要是公子襄找到了蕭大俠,會不會不告訴唐小姨呢?……我怕小姨上當,便要唐藕約小姨出來,我要把心中的疑慮告訴她……可是唐藕這一去之後,一入侯門深似海,不管我怎麼打聽,都再無小姨和唐藕的消息……小姨和唐藕,像在『梁王府』裏消失了一般……」

  「九臉龍王」心裏早已計算得七七八八了,瞇著眼睛,道:「你告訴我這些,為的是什麼?」

  「唐方是我的小姨,她有事,我自不能不理;」唐甜憂愁地又道:「但是就算我翻牆入『梁王府』,也不免給公子襄似抓小偷一般扔出來而已,所以,這件事,就要靠一個在江湖上名聲、地位、武功實力都可以跟公子襄相比的人出頭,方才有望。」

  慕容不是蠻有趣地望著唐甜,問:「你看我就是那適當的人選?」

  唐甜甜笑,點頭。

  慕容不是又問:「這番話你總共告訴過幾個人?」

  唐甜有點笑不出了,但她仍是不慌不忙地答道:「東方霸主陸見破,也是一方稱霸的人物,我曾求助於他。」

  九臉龍王臉色變了變,即刻問道:「你說……你把整段經過都告訴他了?」

  唐甜茫然點頭。

  慕容不是幾乎要氣得跳起來,賞唐甜一記耳光,難怪前幾天自己探得消息,東方陸霸主正招兵買馬,又神秘兮兮的,不知要去做什麼勾當……原來是!誰才管什麼唐方嘛!陸見破這活王八不是跟自家一樣,為的還不是那本人人欲得之而甘心的奇書!這小黃毛到處張揚,敢情天下有不少人己沸沸揚揚,到「梁王府」搶書去了,自己怎能落人之後呢?

  再忖思一下,九臉龍王氣得鼻子都快掉下來了,他奶奶的熊,這幾天,連東北、東南、西南、西北霸主都行蹤詭秘地出現在附近,莫不是打的同樣鬼主意!這丫頭片子不可信,這番話,早晾出去不知給多少人聽過了,自己再遲出半步,豈不是連搶書皮的份兒都沒了?

  九臉龍王不想到猶可,想到便火冒八丈,但回心一想:反正已人人都知道了,這丫頭殺了也沒用,自己要取書之意,可不能讓這一夥人曉得,尤其那少年是「血河派」的寵兒,還有那雙劍青年,都是極扎手的人物,要是一齊到「梁王府」去,可都是勁敵。

  九臉龍王既聞「忘情天書」出現江湖,只恨不得插一雙翅膀,飛到「梁王府」去,對這邊的事兒,再也無心理了,當下道:「這事你既告訴了我,我就不能不管;你盡可放心好了。」

  唐甜展現喜容:「真的?」

  九臉龍王陰陰地道:「我這就替你去一趟……不過,以你們現在幾個人,武功倒可以叫公子襄皺半天眉頭的……為什麼卻自己不去,要叫咱家去?」

  唐甜的笑容依然嫵媚:「我說慕容龍王,我這些人,可不一定都聽我使喚。」

  九臉龍王也是看肉知骨的人,他當然也感覺得出來,首先那使雙劍的閒散青年,就未必聽她使喚,於是道:「我若去『梁王府』走這一趟,你怎麼謝我?」

  其實九臉龍王早已無心逗留在這裏,只是不好顯得太關心此事,故意提出條件;而且,唐甜的笑容,令他遐思不絕。

  蕭七劍眉一揚,又待發作,那少年已按捺不住,行前了一步,道:「你說要給我交待的。」

  他是向九臉龍王說話的。唐甜見少年為她挺身而出,正想煽風潑火幾句,忽跟那少年打了一個照面,只覺他眉宇之間,出奇的孤峭,出奇的寂寞,就連唐甜的一顆不斷算計人的心,看了也不禁心口一痛,就似見著了多年前的哥哥,或久已失散的弟弟,仍孤傲地活在人間一般,不禁低低地「啊」了一聲,話也沒及時接得上去。

  九臉龍王一時沒弄清楚:「唔?」

  那少年再說了一次:「你說要給我交待的!」

  九臉龍王道:「什麼事啦?」心中忖思:此子不除,終是大患!

  那少年道:「街市上的幾條人命。」

  九臉龍王冷笑道:「幾條賤民的命,算得了什麼,他日我給你『血河派』送奇珍異寶三大車,這總算『交代』了吧?」

  那少年臉色沉了下來。他雖只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但當他臉色沉下時,就如一個君王下生殺令一般威儀。

  「人命的交待是人的性命。」

  「好!」九臉龍王豪邁地喝了一聲,心裏卻想:先殺這人!

  「這裏有幾條命,你要哪條,隨便拿去!」

  少年冷冷地道:「我只要那放毒霧和射毒針的。」

  「老闆」和「老闆娘」的臉色開始發綠。

  「拿去。」九臉龍上淡淡地道,他眼角正估量那文士和老僧,那兩人仍然微笑地向這邊注目,但卻無插手之意──這兩人究竟是什麼來路?總歸得試它一試。

  少年道:「好。」

  畢直地向「雷公」羅九、「電母」黃八走去。

  九臉龍王並沒有命令「雷公電母」束手待斃,而且雷公電母也深知九臉龍王並無此意──就算慕容不是真有此意,為求生存,羅九、黃八豈能隨意任人宰殺!

  那少年還沒有出手,他們就已經先動手了。

  ※※※

  雷公電母在江湖上的名頭,自不是倖致的。

  沒有白霧。

  沒有銀針。

  但是雷公的「雷公錘」和電母的「電母轟」,挾著如雷霆電擊的威勢,直奪那少年的前後左右,只要給稍微砸中了一下,那少年就真的要粉身碎骨!

  這只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

  鐵恨秋忍不住要衝過去,但他腳下卻給一絆,險些兒沒摔了一跤,也不知有意無意地,九臉龍王的腳不知何時,已踩到了他的鞋尖上,而絲毫沒令他發覺。

  ──一個胖子,卻有那麼靈便的一雙腳。

  ※※※

  雷鳴電閃,那少年連眼都沒有眨。

  他的雙手突然布滿了血氣:──就在「雷公錘」、「電母轟」未砸中他的前一剎那,他衝入了雷電之內,左手劈在羅九額上,右手斫在黃八喉上。

  雷公電母,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便送了性命。

  就在這時,那一直僵立不動的走鬼婆婆,驟然出了手!

  她是向少年的背後出手的!

  那時少年正在全力搏殺雷公電母!

  ※※※

  走鬼婆婆的十隻手指指甲,突如捲紙一般,「得」地彈了出來,又尖又長,就像十枝長針。

  餵毒的針!

  走鬼婆婆是九臉龍王座下第一殺手,她的出手更是必殺之一擊──在街市上,她與少年對峙已久,觀出了少年的弱點,但卻無任何出手的機會,她自己心裏最清楚──

  若那時她出手,死的是她自己!

  ──所以她越發要殺那少年。

  ※※※

  那少年殺死雷公電母的剎那,便知道他的真正勁敵,是在後面!

  他沒有慌,也沒有避──慌沒有用,避來不及──他只是猛回身,雙手布滿赤紅,如浸血中,倏然抓出。

  他回身得快,但走鬼婆婆的雙爪,依然先抓中他的腰脊。

  兩塊肉,給他硬生生地撕下來!

  走鬼婆婆很滿意,不是為這兩塊肉,而是她雙爪有毒!

  可是她的滿意很快變成了恐懼,因為那少年的雙手已抓住了她的雙爪。

  ──難道這少年竟不怕毒!

  她想到了這一點,更是慌恐,就在這裏,她的雙爪就感到一陣尖銳的苦痛。

  ──就算不怕毒,但她畢竟扯掉了少年的兩塊肉啊,難道這少年不怕痛!

  就在她想到這一點時,她已聽到她十隻手指指骨折裂的聲音。

大俠傳奇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