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七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一章 細說從前



  陰顯鶴全身抖顫,似失去支持自己身體的力量,全賴紀倩一雙玉手從他脅下穿過,在床沿俯身抱著他瘦削的長軀。「小紀在哪裏?」

  紀倩臉蛋毫無保留的貼上陰顯鶴的頭,閉上美目。淚水卻不住漏出眼簾,淒然道:「我本不打算把過往的事告訴任何人,也沒人有興趣知道。子陵當日來問我,因我怕他是香家的人,故詐作不知。事實上小紀和小尤是我最好的姊妹,只有我們三個人能在當晚成功逃走,其他姊妹都給香家殺掉滅口。」徐子陵沉聲道:「那晚發生甚麼事?」

  紀倩陷進當年慘痛的回憶去,俏臉現出悲傷欲絕的神色,雙目仍是緊閉,死命抱著陰顯鶴,香唇顫抖的道:「那天並沒有例行的訓練,管我們的惡人迫我們留在房內,忽然外面人聲鼎沸,火光處處。當時我和小紀、小尤同房,小紀最勇敢,提議立即趁機逃走,可是其他妹妹都沒那膽子,我們三人只好爬窗離開。惡人果然馬上就來哩!我們躲在花園的草叢裏,聽著她們在屋內垂死前的呼救慘叫的聲音,就像在最可怕的噩夢中。惡人發現少了我們三個人,四處搜索,幸好此時有人破門而入,嚇得惡人四散逃命,我們趁機從後門溜走,隨人群離開江都。不要哭!先起來坐下好嗎?」最後兩句是對陰顯鶴說的。

  徐子陵過來扶他起立,紀倩著他坐在床沿,又為他拭淚。徐子陵從沒想過刁蠻任性的紀倩有這溫婉體貼的一面,心中大生憐意。不待陰顯鶴追問,紀倩續道:「出城後我們慌不擇路的逃亡,當時只想到有哪麼遠跑哪麼遠。唉!走得我們又餓又累,幸好遇上好心人,不致餓死,直逃至襄陽才安定下來。」陰顯鶴一震道:「襄陽!」終停止流個不休的眼淚。

  紀倩點頭道:「我們三個人相依為命,沒東西吃就去乞去偷。由於怕人欺負我們是女的,只好扮作男孩子。但上得山多終遇虎,有一天作小偷時給人當場逮著,那宅子的主人是襄陽最出色的名妓,她可憐我們,開恩收我們作乾女兒。」陰顯鶴色變道:「收你們為徒?」

  紀倩沒有察覺陰顯鶴的異樣,道:「只有小紀不肯隨盈姨學藝,也幸好有盈姨作她後台,沒有人敢欺負她,後來盈姨收山嫁人,小尤和小紀留在襄陽,我則到長安碰機會,因為我曉得池生春在長安,只要有為慘死的妹妹報仇的機會,我絕不會放過。」接著淚水狂湧,泣不成聲,嗚咽道:「他們擄走我時,曾把我的二叔害死,二叔是我唯一的親人,我到長安的目的,是瞞著小紀和小尤的。」

  徐子陵明白過來,此正是香家一貫的保密手段,殺人滅口,使強擄民女的消息不會外洩,別人更無法跟查。江都兵變,香家曉得無法帶著大批女孩離開,因他們一向是楊廣的支持者,遂成為宇文化及打擊的目標,為急於逃走和防洩漏行蹤於是下毒手盡殺擄來的小女孩,殘忍不仁至極點。沉聲道:「你怎會知道有池生春這個人,更曉得他在長安?」

  紀倩道:「我被擄後帶往江都關起來,曾見過他兩趟,他和手下閒談多次,曾提及長安的賭場生意,我一直記在心上。替我殺死他好嗎?算我求你們吧!」陰顯鶴霍地立起,斬釘截鐵的道:「我要立即到襄陽去,小尤所在的青樓是哪一所?」

  紀倩一把扯著他衣袖,淒然道:「先給我殺掉池生春,我陪你到襄陽去。我不理甚麼香家、池家,只要把他碎屍萬段便成。」看她梨花帶雨的悲痛樣兒,誰能不心中惻然。徐子陵道:「我們先冷靜下來,從詳計議如何?」

  陰顯鶴低頭望向紀倩,道:「我一定會為妳殺死池生春,小姐可以放心。」紀倩仍不肯放開抓緊他衣袖的手,以另一手舉袖拭淚道:「早知你是好人哩!」

  陰顯鶴回復冷靜,重新在紀倩旁坐下,向徐子陵道︰「子陵有甚麼提議?」徐子陵道:「大家目標一致,就是要池生春這喪盡天良的人得到該得的報應,問題在我要把池生春所屬的罪惡家族連根拔起,池生春只是其中之一。」

  紀倩求助似的往陰顯鶴瞧去,後者點頭道:「子陵說得對。池生春的家族為避開我們的圍剿追殺,極有可能到長安來避難,更希望能成功的在此樹立勢力和關係,池生春為此大展拳腳,強購上林苑。」

  徐子陵道:「池生春此時可能該知身分或已洩漏,所以處在高度戒備的情況下,十二個時辰由高手保護不在話下,殺他並不容易,一旦打草驚蛇,對我們全盤計劃非常不利。我有一個提議,明早倩小姐與顯鶴趕往襄陽找小尤和小紀,再赴彭梁,我們可在梁都會合。待對付香家的計劃部署妥當,倩小姐可回長安親眼目睹香家的煙消瓦解。」紀倩目光移向陰顯鶴,這孤獨的劍客朝她肯定的點頭。

  紀倩呆望他好半晌,直至陰顯鶴被她望得好生尷尬,點頭答道:「好吧!你們想出來的該比倩兒想的更妥當。」徐子陵心中湧起曼妙的感覺,一些神奇的事正在陰顯鶴和紀倩間醞釀發生;可能是建基在他們過往慘痛的經歷上,使他們能在短暫時間內產生互信和瞭解,也可能出在男女間的緣份和沒有道理可言的吸引力上,使這兩個性格迥異的人再沒有分隔的距離。紀倩從不肯相信任何人,對陰顯鶴顯然例外。

  陰顯鶴道:「要走不如立即走。」徐子陵明白他的心情,道:「倩小姐最好在眾目睽睽下公然離城,回來時比較方便些,我會送你們一程。」

  紀倩探手抓著陰顯鶴的手臂,柔聲道:「蝶公子好好休息,倩兒去向青姨交待,收拾行裝,待會再來陪你們說話兒,小紀是很可愛和堅強的女孩子哩!我和小尤都很聽她的話。」說罷向徐子陵施禮,嬝嬝婷婷的去了。

  兩人你眼望我眼。徐子陵綻出笑意,道:「現在可放心哩!很快你可和令妹團聚,還有甚麼比這結局更美滿的。懸賞尋人那一招是行不通的,因為曉得令妹所在的兩個人都在唐軍的勢力範圍下。」陰顯鶴嘆道:「由現在到抵達襄陽,我的日子會渡日如年般難過。」

  徐子陵長身而起,笑道:「恰恰相反,時間會飛快流逝,這叫快活不知時日過才對。」說畢笑著去了。

  ※※※

  寇仲目送宋缺南歸的大船順流遠去,前後尚有護航的四艘船艦和過千宋家精銳。從此刻始,他寇仲成為少帥聯軍的最高領袖,重擔子全落到他肩頭上。身旁的宋魯道:「我們回去吧!」寇仲沉聲道:「攻打江都的情況如何?」

  宋魯道:「法亮成功攻陷毗陵,我著他不要輕舉妄動,江都終是大都會,防禦力強,只宜孤立待其糧缺兵變,不宜強行攻打。」寇仲同意道:「魯叔的謹慎是對的,說到底揚州可算是我的家鄉,李子通只是外人,他怎鬥得過我這地頭蟲。唉!有沒有致致的音信?」

  宋魯道:「每十天我會把有關你的消息傳往嶺南,她仍是很關心你的。」寇仲搖頭苦笑,道:「回去再說,我要立即召開會議,冰封期只餘兩個月,我們要好好利用這名副其實的天賜良機。」

  ※※※

  徐子陵送走陰顯鶴和紀倩,從秘道潛返長安,往將軍府見李靖。大雪於昨夜天亮前收止。天空仍是厚雲低重,長安城變成白色的世界,男女老幼均出動清理積雪,車輪輾過和馬蹄踏處污漬遍道,充盈著平常生活的繁忙氣息。但徐子陵的心神卻繫在天下的戰爭與和平的大事上,使他感到自己和周遭的人似活在兩個不同的世界裏。

  能否說動李世民,是第一道難關,接著尚有寇仲和宋缺兩關,其中牽涉到錯綜複雜的問題,稍一不慎,他的全盤大計會盡付流水。

  他從沒上閂的後院門入府,一名外貌忠厚的年輕家將在恭候他大駕,把他引進內廳。李靖早等得心焦,招呼他圍桌坐下,道:「究竟是甚麼一回事?我不敢向秦王把話說滿,只說你秘密來到長安,有緊要事和他商量,他答應拜見皇上後,會到這裏會你。」徐子陵道:「只要秦王肯答應全力爭取帝位,我會說服寇仲全力助他取天下。」

  李靖肅容道:「寇仲知否你來見秦王?」徐子陵搖頭道:「這是我和寇仲分手後的決定。」

  李靖頹然道:「照我看你只是白費心機,縱使你能說服秦王,而這可能性是非常低。但寇仲怎肯在這形勢下放棄一切,他如何向追隨他的手下交待?何況尚有宋缺這一關?」徐子陵道:「若我不能說服李世民,一切休提,我只好回彭梁助寇仲攻打洛陽,可是只要李世民肯下決心,寇仲那一關我尚有信心克服,至於宋缺,我想到一個可能性,至於能否成事,只好看老天爺的心意。」

  李靖皺眉道:「甚麼可能性?」此時家將匆匆來報,李世民來了。

  ※※※

  寇仲在少帥府大堂南端台階上的帥座坐下,無名立在他左肩,接受久違了的主子溫柔的觸撫。右邊首席是宋魯,接著是宣永、宋邦、宋爽、邴元真、麻常、跋野剛、白文原;左邊首席是虛行之,然後依次排下是「俚帥」王仲宣、陳智佛、歐陽倩、陳老謀、焦宏和王玄恕。其他大將,不是參與江都的圍城戰役,就是另有要務在身,故不在梁都。陳留由雙龍軍出身的高占道、牛奉義和查傑三人主持,保衛少帥國最接近唐軍的前線城池。

  寇仲完全回復一貫的自信從容。虛行之首先報告道:「劉黑闥得徐圓朗之助,戰無不克,連取數城,現正和李元吉、李神通和李藝率領的五萬唐軍對峙於河北饒陽城外,勝負未卜。」寇仲皺眉道:「李小子溜到哪裏去?」

  宣永答道:「據傳李淵不滿李世民讓少帥成功突圍返回梁都,強把他召返長安解釋。」寇仲嘆道:「李小子性命危矣!」旋又斷然道:「那北方再不足慮,我敢肯定李元吉非是劉大哥對手,他的大敗指日可期!」

  宋魯道:「我們應以何種態度面對劉黑闥?」寇仲恭敬答道:「魯叔明察,我們很快曉得劉大哥方面的情況。擊垮李元吉後,他定會派人來聯絡我們。大家兄弟,有甚麼是談不妥的?我們最重要的是增加手上的籌碼,那大家合作起來會愉快點。」

  宋家和俚僚系統諸將見他如此尊敬宋魯,均現出釋然安心的神色,因為直到此刻,他們仍不明白宋缺為何忽然拋開一切的返回嶺南,心中不生疑才怪。但現在看到寇仲與宋魯融洽的情況,曉得非是寇仲和宋缺間出問題,當然放下大半心事。寇仲道:「大家是自己人,甚麼事也沒有隱瞞的必要,閥主今趟匆匆趕回嶺南,是因決戰寧道奇,雖不分勝負,卻是兩敗俱傷,必須回嶺南靜養。這消息不宜洩漏,大家心知便成。」

  這番話出籠,立即惹起哄動,出乎他料外,非但沒有打擊士氣,反有提升之效,因為寧道奇向被譽為天下第一高人,宋缺能和他平分秋色,無損他威名分毫。應付過連串的追問後,大廳回復平靜,人人摩拳擦掌,待寇仲頒布他統一天下的大計。

  寇仲心中陰霾一掃而空,知道眾人對他的信心不在對宋缺之下,他統一南方調兵遣將的行動,將可在少帥聯軍最巔峰的士氣狀態下進行,長江兩岸再無可與他擷抗之人。轉向宋魯道:「三軍未動,糧草先行,魯叔在後勤補給的情況如何?」宋魯微笑道:「無論少帥要征伐哪一個地方,我有把握將物資源源不絕經水陸兩路送至!」

  寇仲一拍扶手長笑道:「那就成哩!我們先近後遠。先收拾李子通和沈法興,然後掃平輔公祐,再取襄陽。把蕭銑和林士宏壓制於長江之甫,以蠶食的方法孤立和削弱他們,同時全力準備北伐壯舉。大家有福同享,禍則該沒我們的份兒,對嗎?」眾將不分少帥軍或宋家班底,又或俚僚系諸將,同聲一心的轟然答應。

  ※※※

  李世民伸手和徐子陵握緊,嘆道:「請讓世民對夏王的遇害,致以最深的歉疚。」他孤身一人入廳,隨來近衛均留在外進大堂,以行動表達他對徐子陵的信任。徐子陵心中暗嘆,李世民容許李元吉自把自為,以竇建德的生死迫寇仲投降,是有說不出來的苦衷。可是當寇仲躍下洛陽城牆,情況再不受控制。

  李靖垂手肅立一旁。李世民道:「子陵坐下再說。」向李靖打個眼色,李靖知機的退出廳外,他深悉徐子陵的為人,不會擔心李世民的安全。李世民牽著他到圓桌坐下,始放開手道:「聽說梁師都的兒子從海沙幫購入大批江南火器,而子陵懷疑此為皇兄對付我李世民的陰謀,對嗎?」

  徐子陵點頭道:「梁師都大有可能是魔門的人,且爾文煥和喬公山曾在附近的巴東城現身,加上些許蛛絲馬跡,我的懷疑絕非捕風捉影。」接著把雲玉真與香玉山和海沙幫的複雜關係,解釋一遍。

  李世民沉吟道:「原本我不大相信,可是經子陵如此仔細分析,此事又非沒有可能。」然後朝他深深凝視,雙目神光大盛,道:「子陵冒險來長安,只為此事嗎?」

  徐子陵默然片晌,始一字一字的緩緩道:「我今趟來長安,是想問清楚世民兄的心意,究竟是坐以待斃,還是奮力還擊,為天下蒼生,為萬民的福祉,拋開一切,包括家族和父子兄弟血肉之情,讓天下在你手上統一,好好做一位愛國愛民的明君?」李世民雙目神光更盛,語氣卻出奇的平靜,沉聲道:「子陵這番話,不嫌說得太遲了嗎?」

  徐子陵搖頭道:「不瞞世民兄,我沒法給你一個肯定的答案,只知盡力而為。而你和寇仲的和解,是解決中原迫在眼前的彌天大禍的唯一方法。」李世民雙目一眨不眨的注視著他,道:「寇仲是否曉得此事?」

  徐子陵坦然道:「我還未有機會和他說。」李世民霍地立起,往大門頭也不回的跨步走去。徐子陵瞧著他移遠的背影,頭皮發麻,腦海一片空白。

大唐雙龍傳七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