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七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章 賽場爭雄



  哈沒美和徐子陵在同一時間催動座騎,往球兒落點馳去。馬有馬性,要待放開四蹄,始能逐漸發力,攀上速度的頂峰。哈沒美是馬球場上的高手,一直把馬兒保持在活躍狀態中,故能在幾下呼吸間把馬兒催控至全速狀態,只要奪得馬球,順勢帶球沿北線疾走數步,在底線前把球打往沿南線趕來接應的梅內依,此籌必勝無疑。

  徐子陵催馬時哈沒美在他右方二十多步外,球兒則往哈沒美右上方三十步外落去,雙方同時發動,但在「人馬如一」的催發下,徐子陵座下賽馬眨眼間臻達全速,勁箭般往球兒落點衝去,若可搶在哈沒美馬前,當能先一步把球兒截走。兩騎一先一後,蹄起蹄落,全力朝球兒狂奔,右手馬杖探出,左手馬鞭抽擊馬股,情況激烈。

  場上目光全集中到兩人身上,徐子陵座騎不斷加速,似有可能創造奇蹟,眾人無不看得如痴如狂,吶喊打氣。鼓手更是著力擊鼓。人喊鼓響,震動廣場,場內場外的氣氛熾熱至極點。

  哈沒美一聲呼嘯,改變方向,竟抽韁從斜衝改為直奔,若依徐子陵現在的衝勢,必被他的馬兒迫在左方,只能陪著哈沒美一起衝出底線,又或兩馬撞作一團,這是賽規不容許的。後方的克薩此時越過中線,趕在寇仲之前快馬加鞭沿北線朝球兒追來,只要哈沒美能擋著徐子陵,他可在球兒逸出北線前先一步奪得球兒。

  寇仲心叫不妙,拚命策騎狂追,但因落後近三十步,縱有「人馬如一」之術,亦追之不及。李淵等其他人距離太遠,只能望球興嘆,眼睜睜的洩氣乾著急。徐子陵體內真氣運轉,盡輸入馬體,眼看要與哈沒美撞個正著時倏地一抽韁繩,健馬人立而起,仰天長嘶,未待前蹄落下。後蹄仍止不住衝力再向前連奔數步,堪堪避過哈沒美。

  哈沒美怎想到他有此一著,留不住勢子,在徐子陵人立的馬兒前幾許處馳過,直往底線馳去,險至毫髮之差。喝采聲雷動,乃自上局開賽以來最激烈的。前蹄落地,徐子陵再策馬推前,在沒有人爭奪下揮杖擊球,球兒彈空而上,在趕來的克薩頭上越過,投往寇仲。

  寇仲不待球兒落地,立即凌空揮棒,球兒橫過十丈的空間,落地後貼地疾滾,來到李元吉馬前十步處。李元吉大喜,見前方澤喜拿攔路,一棒打出,交往南線的李淵。此時敵方的哈沒美、克薩和梅內依仍在西場未能及時趕回來,變成只澤喜拿孤軍迎敵,李淵接球後哪敢遲疑,帶球往東門挺進。

  澤喜拿策騎迎向李淵,身體忽左忽右,又探前俯後,予人的感覺是無論李淵把球兒朝東門以任何角度擊出,他均可截個正著。李淵揮杖橫掃,把球兒交往左方的李元吉,球兒在地上疾竄而過。澤喜拿立時表現出他的功架,猛抽馬韁,馬兒似要往左傾跌,倏又彈起,但已成功改變衝刺的方向,在眾人難以相信的情況下,斜衝往李淵和李元吉的兩騎之間,眼看仍不及攔截,他卻身軀前探至差點貼地,馬杖閃電揮出,險險擊中球兒。

  球兒應杖改變方向,送往西場北線的克薩,克薩迅速把球送往南線趕來的梅內依,後者在徐子陵趕到前,揮棒擊球,把球兒送入球洞。三通鼓響,波斯方又得一籌,領先之數增至四籌,只餘八籌可供爭奪。自有人把球兒送往場心。

  李淵打出暫停的手勢,把三人召至西場門前說話,先讚寇仲和徐子陵道:「打得好!此籌之失,非你們之過。」李元吉點頭道:「澤喜拿這一關守得很穩,以我看他比哈沒美更高明。」

  李淵道:「我們改變陣勢,由元勇和文通搶攻,朕和齊王守後,只要你們有剛才的水準,我們未必會輸。」只聽他親切的叫喚兩人的名字,可知他對寇仲和徐子陵已生出鍾愛之心。寇仲和徐子陵轟然應喏,他們被競賽的氣氛感染,又覺剛才一球輸得冤枉,激起鬥志,誓要在下籌爭回一城。

  ※※※

  寇仲於場心開出球兒,交往徐子陵,後者半邊身彎下馬背,以曲杖控球貼地滾動挺進。前方嚴陣以待的哈沒美正面來截,梅內依和克薩左右殺至,澤喜拿仍緊守大後方。徐子陵在哈沒美的鞠杖碰上馬球前,出乎場內場外所有人料外,沒有把球兒交給寇仲,反把球兒擊得從座騎的四蹄間穿往馬兒另一邊,自己則像被大風狂吹的長草由這一邊彎側往另一邊,在球兒逸出控制範圍前再勾球前進,以此巧著累得哈沒美撲個空。

  喊聲四起,鼓聲加劇,誰都曉得徐子陵爭取到攻門的良機。果然徐子陵帶球前進,直趨澤喜拿。寇仲與他心意相通,切中而去,好令澤喜拿孤掌難嗚,不知應攔截那一個才好。別人以為他們「太行雙傑」精擅打馬球的陣法,只他們兩個心知肚明是把過往大小戰的聯手經驗搬到球場上應用發揮。

  澤喜拿倏地策馬竄前,鞠馬杖幻出多重杖影,虛虛實實,頗有出神入化的精妙。徐子陵心神晉入井中月的境界,坦白說,澤喜拿的棍法確是高明,不過比之石之軒的不死印仍有一段遙不可及的距離,故哪能把他難倒,再施一記虛招,騙得澤喜拿的球杖稍往左偏,他立刻球棍輕移,就那麼輕易地穿過對方似把地面封得密不濺水的杖影,把球兒送到寇仲前方。

  寇仲不敢賣弄,因克薩此時離他左側不到兩個馬位,老老實實的一杖推去,馬球「噗」的一聲乖乖鑽入東門洞網。鼓聲通天,萬歲之聲不絕,再沒有人介意入球的是蔡元勇而非大唐皇帝李淵。李淵更不介意,在馬上顧盼自豪,就像自己入球般興高采烈。他換人入場原是兵行險著,就像戰場上臨時換將,現在事實證明他聖算無誤,既可向被換的李神通和李南天交待,更可在眾人前大有光采。

  李元吉策馬過來迎接兩人凱旋而歸。戰況至此更趨緊湊,唐室再非陷於被動捱打之局。

  ※※※

  三通鼓響,下局第一盤結束。波斯方決心取得此盤最後一籌,勝此一盤,仍保持領先四籌的壓倒性優勢。

  開球後,波斯方改採全攻型的戰術,澤喜拿接球後推過半場,在寇仲和徐子陵攔截前支球哈沒美,這主攻將和梅內依、克薩三人大演馬球戲法,縱騎穿插馳騁,馬球變得神出鬼沒似的左傳右送,忽前忽後,在寇仲和徐子陵未及回救,李淵和李元吉更未有觸球機會時,送球入網,勝得游刃有餘,不費吹灰之力。

  寇仲和徐子陵輸得心中不服,卻又不能不服,無奈之極。下局首盤結束,有一刻鐘的休息。兩人隨李淵和李元吉來到場邊,李淵臉色凝重,揮開要遞茶送巾伺候他的太監,皺眉道:「現在只餘六籌,我們能全取六籌,始可得勝,失一籌則是和局,你們有甚麼好提議。」李元吉顯然失去信心,但因寇徐表現出色,故態度友善的道:「元勇、文通可放膽說出心中想法。」

  寇仲坦然道:「皇上的變陣剛才顯出奇效,故可不用再變,但為應付對方攻勢,在敵人得球時,小人兩個必須回守應付,採取一個盯一個的策略,文通負責澤喜拿,小人負責哈沒美。」李淵道:「這是沒辦法中的辦法,簡單易行,元吉你看著梅內依,由朕看克薩,就這麼決定。」

  此時韋公公來到李淵旁,似要說話。寇仲和徐子陵知機的離開,把馬兒交給程莫的手下,到一邊喝太監送來的茶水。寇仲肩頭碰上徐子陵肩頭,低聲道:「點子來哩!」

  李密離開座位,朝李淵走去。徐子陵心中一震,朝沈落雁所在瞧去,果然她露出注意神色,目光落在李密身上,不由心叫不好。她肯定猜到李密落入奸人的算計,私下向李淵提出請求,在這情況下,她會設法離宮往找李密,那就正中敵人的圈套。

  他同時功聚雙耳,李密就在場邊向李淵請安問好,然後道:「臣自歸順大唐以來,不斷接受皇上的賞賜,深受皇上的寵愛,可是臣下坐享榮寵,沒有半點回報,實心裏不安。現在秦王用兵洛陽,而臣下舊部大多在山東一帶割據自立,只要皇上恩准,臣下可出關招降他們,否則若讓寇仲透過翟嬌把他們招攬過去,會對我大唐統一之業非常不利。」

  李淵沉聲道:「卿家所言不無道理,不知卿家有多大把握,可招降多少人?」徐子陵現在更肯定李淵有殺李密之意,因李密既有殺翟讓的前科,可知他是慣好謀反叛主的人,根本不能信賴,在一般情況下李淵怎肯放虎歸山,他肯這麼附和李密,必有後著。

  李密恭敬的進言道:「臣下舊部中以佔據羅井的張善相勢力最大,手下兵員有過萬之眾,臣下有十成把握可說服他,只要他肯歸降,其他人必望風景從。」李淵道:「卿家準備何時動身?」

  李密大喜道:「若得皇上賜准,臣下想立即動程。」李淵沉吟半晌,道:「就依你所言,朕立即派人通知關防。」徐子陵心神俱震,現在球賽尚未結束,他們更不知何時方能離宮,若沈落雁此時開溜,他們該怎辦才好?而直至此刻,他仍摸不清楚敵人對付沈落雁的手段和圈套。

  ※※※

  寇仲接到徐子陵送來恰到好處的球兒,控球滾地前進,以毫釐之差盤過哈沒美,徐子陵則以向對方偷師學來的戰術,縱騎左衝右突,擾敵惑敵詐敵,牽制著其他三人,更不住和寇仲穿插分合,如蝴蝶戲舞花間,每趟均令人以為寇仲會把球轉交給他,最後馬球仍在寇仲杖下迅速迫近敵門。瞧得看臺的人和守在四方的禁衛采聲轟天,如潮水般起落。

  寇仲和徐子陵都是天才橫溢之輩,賽前的熱身加上一再的上場交鋒,至此對打馬球已是得心應手,信心十足,把「人馬如一」和聯手戰術通過打馬球發揮至巔峰境界。寇仲一個假身,似要把球兒送往靠南線衝門的徐子陵,騙得澤喜拿捉錯球路,杖端輕轉,勾球閃過澤喜拿,在狂喊尖叫的打氣聲和緊密似爆竹的轟鳴鼓聲中,進球入洞。兩人凱旋而回,接受李淵和李元吉的讚賞祝賀時,李密和王伯當離席而去,沈落雁則依然坐在看臺內,令兩人心下稍安。

  球兒開出。梅內依把球兒送近後方的澤喜拿,與哈沒美和克薩三人又再表演馬術花式般放開馬蹄深入西場,看似隨意的上下縱橫,事實上進退左右均有分寸,隱含陣法變化的味道。李淵和李元吉看不破對方變化,被迫得只能退守大後方。

  寇仲和徐子陵則以動制動,學對方般左穿右插,馳騁於敵陣之間,所到位置均有攔敵阻敵的作用。只見雙方策馬滿場飛馳,蹄聲起落,爭持激烈,觀賽者看得比場內比賽的健兒更緊張,喊叫不絕,賽況攀上熾熱的高潮。澤喜拿終能推球過中線,進入西場。寇仲搶在哈沒美馬前,往澤喜拿衝去,迫他送球給隊友。

  關鍵時刻終於來臨,澤喜拿顯然沒信心避過寇仲的魔杖,揮杖打球,球兒斜滾往南界空檔,落在梅內依棍下。寇仲一抽韁索,賽馬人立轉身,分中切去,衝入哈沒美和克薩間,只要梅內依把球橫送出來,他定會和他兩人爭個勝負分明。

  李淵從後方策騎往梅內依迎去,李元吉遠吊在李淵馬後左側,照應李淵。徐子陵詐作往最接近梅內依只在後者右方二百步許處的哈沒美馳去,實則蓄勢以待,意在正緩騎推進的澤喜拿。果然梅內依控球斜斜切入場中,似要把球送往移近北界的克薩,鞠杖一揮,球兒返送後面的澤喜拿,令李淵和李元吉全撲個空。

  李淵在梅內依馬後留不住勢子朝東直衝,李元吉因留有餘力,抽韁回守,寇仲則全速往逐漸遠離的克薩追去,生怕澤喜拿成功交球給克薩的可怕後果。這些連串的動作反應發生在電光石火的高速下,一動無有不動,球兒在空中劃出一道動人的弧線,昇起彎下,往澤喜拿投去。

  徐子陵心神晉入井中月的至境,似是忽然從賽場裏抽離而去,本是震徹廣場的吶喊聲潮水般退至一滴不剩,周遭像在上演著一場充滿激烈動作的無聲啞子戲,此時徐子陵已氣貫馬蹄,馬兒在操控下朝前飛躍,凌空橫渡近六、七丈的空間,鞠杖探出堪堪截著離澤喜拿只二十步許的球兒,把球兒摘下,送往沿南界奔東的李淵馬前二十步處。

  全場歡聲雷動。李淵大喜,衝前控球急進,澤喜拿勒韁回馬,已追上不及。徐子陵馬蹄踏地,喝采聲如裂岸驚濤般鑽貫雙耳,因李淵御駕親征,擊球入洞。「萬歲」之聲叫得比轟雷更要激烈。李淵一面歡容返回西場,邊說「打得好」,也不知是讚自己還是徐子陵,不過無人不曉得他對能在場上一顯威風,龍心大悅。

  ※※※

  波斯方開球後謹慎多了,長傳短交,逐漸迫近。寇仲和徐子陵卻曉得對方信心受挫,再無復先前如虹氣勢,反之他兩人卻信心倍增,馳騎縱橫,迫得對方不敢冒險進攻。李淵和李元吉則因對兩人生出信心,不像先前般戰戰兢兢,而是放手配合,發揮出團戰的精神。

  克薩接到澤喜拿傳給他的球兒後,被迎過來的李元吉迫得把球橫送哈沒美,寇仲和徐子陵苦待已久,覷準機會,同時策騎衝刺,人馬未至,其威脅的範圍已封死哈沒美前方和兩側的進路。哈沒美不敢把球送往另一邊正被李淵纏迫的梅內依,無奈下一勾球兒,令球兒貼地滾往位於後方中線的澤喜拿。

  寇仲大喝一聲「齊王上」,與徐子陵施展「人馬如一」之術,驀地把馬兒增速至極限,追著球兒旋風般從哈沒美兩側勁箭般閃電刺出。李元吉給激起鬥性,兼之亦想立威,聞聲越過克薩,沿南界快馬加鞭狂馳。澤喜拿知此籌成敗全看花落誰家,豈敢怠慢,策馬前衝,迎往朝自己方向滾動的球兒。

  馬上的寇仲和徐子陵交換個眼色,因為無論他們跑得多快,亦不能在澤喜拿觸球之前趕上球兒,他們的目的是在迫澤喜拿第一時間揮棒擊球,予他們可乘之機。澤喜拿探身揮杖,擊向滾來的球兒,兩人仍在二十步外。眼看功虧一簣,異變陡生。

大唐雙龍傳七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