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七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三章 轉戰千里



  三人疾如箭矢的沿河岸往林區奔去,李世民封河的手段確教人意料不及,早前以為闖過關口,便逃走有望,豈知給河道暗藏的尖木陣徹底粉碎。以他們的腳力速度,在短程內可勝過快馬,但在長程比拚下,則遲早會給馬兒追上。最糟是像這樣沒有歇息的長途飛奔,會大幅損耗真元,削弱他們的戰鬥力。

  若沒有在天上追他們的獵鷹,他們尚可施展種種惑敵之計,擺脫敵人,現在卻是行藏暴露,一籌莫展,形勢對他們不利之極。他們不敢離開洛水,是在必要時可跳進河水裏,暫避敵人。

  林區在里許之外。兩岸迫來的追兵保持速度,仍緊跟在後方里許處,對他們造成龐大的威脅,彷如催命的符咒。猛地徐子陵低呼道:「前面林內有敵人!」

  寇仲和跋鋒寒大吃一驚,若前無去路,他們只餘兩個選擇,一是轉西回洛陽,另一是躍往洛水去。返洛陽當然不可行,跳進河水更不見得是辦法,因為敵人既能未卜先知似的埋伏前方,絕不會疏忽河道。

  跋鋒寒嘆道:「我終認識到李世民的厲害手段。」徐子陵喝道:「這邊走!」改往西北馳去,希望能繞過前方敵人埋伏處,逃往在他們後方林木延綿的山野。

  戰鼓聲起,數百騎從林內衝出,喊聲震天,朝他們殺來。三人暗嘆一口氣,卻知至少避過箭矢穿身之禍,否則若進入埋伏有敵人的箭程內,林外平原光禿禿一片,數百箭手密集射擊下,以他們的身手亦將難有僥倖。

  雙方確實在比拚速度,敵騎力圖在他們逃往遠方山林前搶在前頭攔截,而他們則務要趕在敵人前頭逸往遠處。後方追騎離開洛水,鍥而不捨的在後狂追。一時喊殺四起,蹄聲轟鳴,震撼大地。獵鷹則在三人頭上高空盤旋,向遠方敵人標示出他們正確的位置。

  領頭的徐子陵見勢不對,暗忖縱使能搶先一步,趕在敵騎前頭,仍沒可能把對方拋離,只要敵人在馬背上彎弓搭箭,朝背發矢,他們那時顧得擋箭顧不得跑路,遲早給敵人趕上。想到這裏,把心一橫,喝道:「這邊闖!」改向橫衝,反撲回早先敵人埋伏的林區去,迎上對方隊尾。

  敵騎將領一聲叱喝,敵騎勒馬改向,隊形變化,如翼開展,往他們包圍過來,仍是陣形不亂,當得上靈活如神的讚語,盡顯唐軍的精良訓練,而此隊人數在五百間的戰士,更是唐軍中百中挑一的精銳,反應和騎功無不是上選。敵騎化為月形,從西北方往他們罩來,而他們的目標林區則在正北方。

  「嗤嗤」矢響,以百計的長箭從強弓射出,由前方和左側舖天蓋地的灑至。三人猛提一口真氣,騰身遠躍,避過大部份勁箭,餘下的邊走邊以劍、刀和空手擋架揮打。寇仲在左側最外檔處,首當其衝,雖手和刀並出,肩頭仍慘中一箭,幸好在箭矢入肉之際他護體真氣自然反擊,便把箭頭擠出體外,但已血如泉湧,須運功止血。

  倏忽間,三人衝入對方原本的隊尾,四方全是如狼似虎的敵騎,刀矛迎頭當臉的刺劈而來。跋鋒寒加速前衝,變成三角陣的前端,偷天劍顯示出沙漠修行的功力,劍出如風,帶起凜冽的氣勁,狂掃過處總有敵人應劍墜馬,凡進入劍勢的敵騎,定必濺血跌墜。敵人從四方八面圍攏過來,原先沿河奔來的追兵趕至二十許步近處,若給兩方近二千人圍攏,後果實不堪設想。

  寇仲和徐子陵施盡渾身解數,保持三角陣已非易事,可是只有這樣才可令跋鋒寒全無後顧之憂,全力突圍逃往山林。在這近身肉搏,處處刀光矛影的戰場上,連眼睛都派不上用場,純憑感覺和身體意念與超人的感應對付敵人的攻擊和反擊,且絕不能讓敵人衝近,否則一旦展不開手腳,勢難應付其他敵人的攻擊,且沒法移動分毫。

  寇仲的井中月上下翻飛,也弄不清楚流的是自己的血還是敵人的血,只知竭盡所能減輕敵人劍斧砍劈到身上造成的傷害,另一方面則肯定自己的刀對敵人造成最有效的致命創傷。徐子陵兩手彷如變成千百對手,每拳擊擋上敵人兵刃,螺旋勁便以近乎爆炸的威力送出,敵人無不噴血倒飛。三角陣過處,人仰馬翻,遍地傷死,鮮血處處,觸目驚心。

  驀地後方喊殺四起,另一支追兵終於趕至。即使以跋鋒寒的堅毅不拔,亦殺得有點心疲力累時,正湧起一股殺之不盡的頹喪感,忽然壓力一輕,原來是破出敵人重圍。三人渾身浴血,暗叫謝天謝地,忙騰身縱躍,投往離他們只餘百多步的山林去。

  ※※※

  三人同時倒地,躺在山林深處一道小溪之旁。寇仲仰望夜空,急喘著道:「誰來給我數數身上有多少傷口,唉!脅背這一刀插得最深。」跋鋒寒苦笑道:「拾回小命算我們好運氣,還計較甚麼傷勢,不過戰爭仍未結束,不信可看看天上的畜牲。」

  獵鷹重現高空,盤旋不休。徐子陵一邊運氣療治身體的九處傷口,一陣虛弱的感覺強襲心頭,真想放棄一切,好好睡上一覺。嘆道:「我們必須在天明前渡過大河,否則明早會落在敵人的重重包圍內。」寇仲連翻數轉,滾落溪水,呻吟道:「快來水裏,讓我們聯手療傷。我們尚未與敵人的真正高手相遇,已窩囊至此,真想不到。」

  跋鋒寒勉力往小溪爬過去,道:「不要妄自菲薄,我們能逃到這裏,是非常不錯,剛才遇上的肯定是唐軍中特選的精兵,手底硬得教人驚異。」

  「咚!」跋鋒寒整個人沉進溪底去。徐子陵搖搖晃晃的站起來,道:「比起李世民名震天下的玄甲兵,這批頂多是次選的精兵,唉喲!」拌著溪旁一棵雜樹,徐子陵一個「倒頭蔥」,掉進溪水去。幾經辛苦,三人在水裏手拉手站好,溪水浸至胸腹間,血漬溶解,污染了的溪水往下游沖去。

  寇仲道:「現在離天明還有兩個多時辰,我們就甚麼都不要管,療他娘的半個時辰傷,然後全速趕赴大河,賭賭我們的運氣。」

  ※※※

  經過數周天的運轉,三人體內真氣逐漸凝聚。事實上三人實戰經驗豐富,對以寡敵眾的群戰更有心得,深諳避重就輕的血戰之術,能把敵人成功擊中的傷害減至最低,所以身上雖傷口纍纍,卻沒有一處傷及筋骨的嚴重創傷。只是因拚命逃跑加上血戰不休致真元損耗過鉅,弄得筋疲力盡而已!

  今趟聯手療傷又與以前有別,皆因各有精進突破,轉眼間三方真氣水乳交融,通行全身經脈穴絡。前所未有的事發生了,三股真氣竟成功同流合運,跋鋒寒真氣居中,寇仲的寒氣和徐子陵的熱氣纏捲跋鋒寒的真氣而行,不再像以前的只是各顧各的並排運轉,捲得真氣所到處,不單經脈進一步擴展,所有竅穴更澎漲開來。

  每運行三人體內大小周天一遍,真氣更趨澎湃豐盛,就像潮水從一邊岸湧往大海的對岸,來而復往,去而復還,說不出的自在舒服,物我俱忘。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徐子陵首先醒轉過來,感到全身真氣澎漲欲裂,心叫不好,知是勁氣過盛走火入魔的先兆,此時在他們體內遊轉的真氣正一股腦往他送來,而跋鋒寒和寇仲都是臉紅耳赤,瀕臨經脈崩潰的邊緣,靈機一觸,便把真氣盡收丹田,接著送往兩腳腳心。

  「轟!」水柱沖溪而起,帶得三人往天上彈去。寇仲和跋鋒寒剛醒覺過來,早和徐子陵一起重重摔往岸上,跌得眼冒金星,暈頭轉向。寇仲呻吟著爬起來,仰頭看天,叫道:「好險!尚未天亮,這是怎麼一回事?」

  跋鋒寒從徐子陵旁坐直虎軀,揉眼道:「真是好險,卻與天亮天黑沒有關係,過猶不及,我們因各有長進,令經脈擴展至最大的極限,若非子陵機警,及時中止流轉,我們肯定要一命嗚呼。」徐子陵爬起身,吐出小口鮮血,笑道:「這口血是值得的,我們以後再不要聯手練功,否則大羅金仙都無法打救我們。」

  寇仲關心道:「你沒受內傷吧?」徐子陵搖頭道:「不但沒受傷,且功力再有突破。看!你和老跋的眼神比以前更鋒利,且是藏而不露那種鋒利。」

  跋鋒寒從地上彈起,閃電拔出偷天劍,連劈三劍。寇仲咋舌道:「你這三劍氣勢尤勝先前,全無空隙破綻,確有偷天的味道。」跋鋒寒還劍入鞘,道:「我們不但功力盡復,更把經脈擴展至人所能達到的極限,由今夜開始,我們將向武道的巔峰繼續進軍,渡過大河將是最後階段修行的第一課。」兩人長身而起,均感精氣神大幅提升,截然有異。

  寇仲舒展筋骨道:「自吸取和氏璧的異能後,直至今天才體會到真的大功告成,其中過程,只我們三人自家曉得,說出來怕沒有人能明白。兄弟們!起程吧!」

  ※※※

  三人穿林越野,全速趕路,望北疾行。天上出奇地再見不到獵鷹的影子,但他們心知獵鷹只是暫時尋不上他們,仍可在任何一刻出現。未過大河,他們仍在險境內。

  走出樹林,眼前豁然開朗,大河像一條奔騰翻捲的巨龍,洶湧澎湃的穿山越嶺從西而來,橫亙前方。河水撞上岸旁石灘,激濺起水霧煙雨,水聲咆哮轟鳴,宛如萬馬狂奔,又似巨龍鼓浪,令人歎為觀止。寇仲大喜撲往岸旁,大喜道:「終於到哩!」跋鋒寒和徐子陵生出得來不易的成就感,在李世民精心部署,十多萬大軍重重圍困下,他們仍能突圍至此。

  寇仲很自然的抬頭望去,倒抽一口涼氣道:「我的娘!又來哩!」獵鷹重現天上。跋鋒寒咬牙道:「過河再說!」驀地大河左方燈火亮起,一艘高桅巨舶順流駛至,三人你眼望我眼,一時亂了陣腳,進退兩難。

  李世民的長笑聲從巨艦傳過來道:「少帥、子陵兄和鋒寒兄能闖到這處,實在非常難得,何不到船上一會,大家喝杯水酒再動手,來個先禮後兵如何?」

  三人定神一看,只見李世民坐在船首平台一張太師椅內,身後站滿高手將領,包括李元吉、梅珣、康鞘利、李世勣、羅士信、史萬寶、李神通、長孫無忌、尉遲敬德、薛萬徹、李南天、馮立本、龐玉和另七、八個不知名的將領。卻不見秦叔寶、程咬金等與他們有交情的將領。艦上衛士則是李世民最精銳的玄甲戰士。三人瞧得頭皮發麻,這一關教他們如何闖過?

  (卷五十一終)

大唐雙龍傳七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