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七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章 眼前此刻



  跋鋒寒道:「子陵在想甚麼?」徐子陵正凝望在山崖下方平原流過的沁水,在落日餘暉下兩艘夏軍水師船從武陟的碼頭開出,駛往大河的方向,聞言道:「我在想陰顯鶴,害怕他遇上不測之禍。」

  跋鋒寒微笑道:「這或者是現在這一刻你腦海轉動的思維,可是先前你雙目透出溫柔緬懷的神色,那時你想的該不是如此大煞風景的事吧?」徐子陵赧然道:「我是想起在幽林小谷與石青璇相處的情景,由她聯想到大明尊教,再從大明尊教想到陰顯鶴,如他有甚麼不測,大明尊教應脫不掉關係。」

  跋鋒寒道:「回憶就是這樣,一件事勾著另一件事。所以我很少思念和回憶,此為武道修行的大忌。修行者沒有過去,沒有將來,只有眼前這一刻。不但只有這一刻,還要掌握這一刻,知道這一刻,否則生命會像夢幻般不真實,糊裏糊塗的過去。就像我此刻除望著武陟城,更同時察覺到那望著武陟城的『我』,這就是我從沙漠百日修行領悟回來最重要的心法。」

  徐子陵默然片晌,一震道:「這麼簡單的心法,為何我從沒想過,不過這心法是知易行難,在戰場上面對生死,我們是被迫不敢錯過眼前任何一刻,但在平時令我們分神的內外在因素千頭萬緒,防不勝防,像此刻我和你說話,便察覺不到那和你說話的自己,掌握不到眼前此刻。」

  跋鋒寒笑道:「子陵是可以辦得到的,只不過你對自己沒有要求,故而抱著隨遇而安的心態,至乎享受生命那種夢幻般不真實,渾渾噩噩的感覺。哈!假設你不是有寇仲這位四處惹麻煩的兄弟,你肯定沒有今天的成就。」

  徐子陵啞然失笑,點頭道:「鋒寒兄的看法準確,該是如此。冥冥中當自有主宰,佛家稱這為緣份,數術家則認為是命數,好像我們初遇鋒寒兄時,怎想得到會和你結成生死之交,這或者就是緣分命數。」

  跋鋒寒露出回憶思索的神色,徐徐道:「子陵勾起我的回憶哩!就暫時讓眼前此刻的心法失守。坦白說,我從沒想過會和任何人交朋友,只推崇獨來獨往的生活方式,對在四周發生的人事都視為過眼雲煙。」頓了頓續道:「真正令我感動的是你們真摯的兄弟之情,我從來沒見過像你們般全無私心,肝膽相照的交往。使我對你們敵意盡去,還生出能交到你們兩位朋友,不負此生的痛快。」

  徐子陵心頭一陣激動,跋鋒寒少有這麼傾訴心內的想法,是否因他親嘗李世民的手段後,對洛陽之戰不再樂觀,在生死存亡的威脅下,易生感觸。跋鋒寒凝望武陟,嘆道:「能令李元吉東來監視李世民,分薄李世民的兵權,實是魔門非常厲害一著棋。」徐子陵愕然道:「鋒寒兄這番話說得奇怪,讓李元吉參與洛陽之戰,該是李淵和李建成的意思,為何卻變成由魔門操縱的一個計策奸謀?」

  跋鋒寒淡然道:「子陵是當局者迷,我是旁觀者清。師妃暄挑出李世民作未來真主,實乃對抗魔門兩派六道的神來之筆。而事實上直至那一刻,慈航靜齋與魔門的鬥爭仍處在下風,先被石之軒顛覆大隋,令天下陷於群雄割據爭霸的亂局。如非碧秀心克制著石之軒,石之軒幾可肯定能以楊虛彥代楊廣,從背後操縱大局。師妃暄慧眼識英雄,判斷出李閥是最有機會統一天下的勢力,更曉得李建成和李元吉各自籠絡突厥和魔門兩大勢力,故決定全力支持李世民,使李世民成為李家污流中唯一清流。」

  徐子陵透出深思的神色,皺眉道:「可是那也將李世民推到動輒與父親反目,與兄弟鬩牆的危險境地。唉!在這點上我真不明白妃暄,至少不須那麼張揚過分。」

  跋鋒寒搖頭道:「此事非常微妙,李世民是李閥的代表人物,師妃暄支持李世民,如同支持李閥。李淵和李元吉該感到高興才對。只有魔門才明白師妃暄的用心。故千方百計,以種種方法破壞李閥內部的團結,利用李淵對妃嬪的愛惜,李建成對李世民軍功蓋世的震懼,李元吉想當皇帝的私心,牢牢控制三方。所以李世民和父兄的鬥爭,暗裏實為慈航靜齋與魔門兩派六道之爭。」徐子陵同意道:「鋒寒兄的分析透徹而有說服力。」

  跋鋒寒道:「魔門現在最害怕的事,就是李世民為抗父兄而與你們修好。派出李元吉到洛陽這戰場來,正是要阻止情況朝這方向發展。魔門若不同意,尹德妃、董淑妮等自不會為李元吉向李淵說項,李淵更不會在此等關鍵時刻影響李世民的軍心。我們走著瞧吧,李元吉必會幹出一些事,使我們和李世民結下更解不開的深仇,他奉有李淵密諭,有些事李世民不得不照他的意思去辦。」

  大地逐漸昏暗,寒風呼呼吹來。徐子陵卻言無語,感到從心底湧上來的勞累。跋鋒寒雙目神光閃閃道:「人是脆弱的,過去是一種負擔,不測的未來則把人壓得透不過氣來。所以把注意集中於眼前此刻,不但是修行的心法,更是保持強大鬥志必須的手段。還記得我那句話嗎?誰夠狠誰就能活下去,子陵既決定與我們並肩作戰,應拋開一切,子陵明白我說這番話的含意嗎?」徐子陵點頭表示明白,正如李世民所說的,戰場上非友即敵,再沒有第三種可能性。

  ※※※

  劉黑闥和寇仲並騎抵達西門,守門將兵見是寇仲,均肅立致敬。寇仲向劉黑闥道:「不用送哩!馬兒還給你,回洛陽靠兩條腿方便些。」劉黑闥沉聲道:「我再送你一程。」

  兩人一路走來,沒有說過一句話。寇仲聳肩表示沒問題,跟在劉黑闥後策馬出城,離開官道,向草原上緩騎而行。劉黑闥嘆道:「我真擔心竇爺會輸掉這場仗。」寇仲苦笑道:「我剛才見的那個竇建德,再不是我在黎陽攻城時認識的竇建德,同一個人為何會相差這麼遠?」

  劉黑闥沉聲道:「因為他這幾個月太順景哩!先破宇文化及,接著攻克黎陽,唐軍中出色人物如李世勣亦是手下敗將,又降服孟海公,使他感到皇帝的寶座成為囊中唾手可得之物,真性情在不受節制下顯露無遺。」寇仲劇震道:「劉大哥似是對老竇非常不滿,究竟發生甚麼事?」

  劉黑闥憤然道:「他要我留守黎陽,擺明是不信任我,怕我會投向你。」寇仲頹然道:「我來時充滿希望,現在卻是失望透頂,至乎絕望。想不到竇建德這麼沉不住氣。唉!大哥有甚麼打算?」

  劉黑闥回復平靜,微笑道:「有甚麼好打算,橫豎我活不過二十八歲,早一年死,遲一年死沒甚麼相干!我會以性命證明給竇建德看,我劉黑闥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

  寇仲記起當年他說過寧道奇曾批他活不過某一歲數,而劉黑闥正因命不久長,眼白白錯過追求素素的機會,令人扼腕。一時心頭湧起無限感觸,嘆道:「這究竟是甚麼一回事?你怎會有機會和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寧道奇說話?而他怎會那麼缺德洩露別人的死期。這類沒趣的事最好不讓當事人知道,假設他批錯,劉大哥豈非很無辜?」

  劉黑闥忙道:「小仲勿要對他老人家不敬,我能得他指點,是幾生修來的緣分。他老人家並非批死我過不了二十八歲,而只說這是個關口,除非我肯放棄刀頭舐血的殺戮生涯,否則凶多吉少。」寇仲搖頭道:「我第一個不信,命運就是命運,一是有一是無,所以若命運真的存在,是沒有『如果』或是『除非』這回事。試想想吧:若命運有兩種可能性,牽一髮動全身,一個人的命運改變,會像倒骨牌般影響開去,到最後會改變一切。」

  劉黑闥沉吟片晌,點頭道:「你說得對,那我更是死定哩!寧道奇擺明在安慰我,叫我修德怕是修來世之德。」寇仲為之愕然,他本想設法解開劉黑闥這宿命的心結,豈知適得其反,驅走他最後一線希望。

  劉黑闥哈哈一笑道:「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大丈夫馬革裹屍,戰場是我最好的歸宿,遲死早死算他奶奶的甚麼鳥事!我們勿要在此事上費神。寧道奇為何要紆尊降貴的來指點我的前程,到現在我仍是糊裏糊塗,聽說你曾和寧道奇交手,是否真有這回事?」寇仲點頭道:「確有此事!他力勸我沒有結果後本欲殺我,不知如何反在武學上點化我,笑著走了,真奇怪。」

  劉黑闥一震道:「或者他看出你是未來統一天下的明主也說不定。」寇仲想起另一事,亦心頭暗顫,隨口應道:「劉大哥勿要說笑,我能不死已是萬幸。」

  劉黑闥嘆道:「小仲你有否想過為何竇建德會這麼顧忌你呢?」此時離徐、跋藏身的山頭只里許遠,寇仲勒馬停下來,苦笑道:「這種事教人如何去想?我本以為你的大王是心胸廣闊大仁大義豪雄霸主,那曉得只是一場誤會。」

  劉黑闥道:「竇爺雖一心想當皇帝,但本身到今天仍是個有情義的人,只是你對他的威脅太大。自黎陽之戰後,你在我大夏軍中建立起崇高的聲譽,隱有蓋過竇爺之勢。就像李世民之於李淵和李建成,兼之你和我情逾兄弟,背後又有宋缺支持,若你有意和竇爺爭天下,不用打,我軍已四分五裂,他對你的顧忌不是沒有理由的。」

  寇仲搖頭苦笑道:「劉大哥早點回去吧。你這麼送我出城,你大王不懷疑我們在背後說他壞話才怪。」劉黑闥灑然道:「一個快要死的人那管得這麼多,你不用為我擔心。不過送君千里,終須一別,我就送到此處,希望我們三兄弟尚有後會之期,代我向子陵問好。」

  寇仲心中湧起生離死別的魂斷神傷,偏又無力改變眼前景況,喝道:「劉大哥珍重!」躍下戰馬,迅速遠去。

  ※※※

  跋鋒寒瞧著劉黑闥一人雙騎逐漸遠去的背影,沉聲問道:「竇建德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

  徐子陵的心直沉下去,隱覺不妥,否則劉黑闥應該多走些許路來和他們打個招呼,搖頭道:「我對他並不熟悉,縱相熟又如何?每個人都會因不同的立場、切身的利益、運道的順逆因應情勢變化而改變,王世充就是好例子。你試看看,假設他保得住洛陽,對我們會是怎樣一副臉孔?」

  跋鋒寒冷然道:「王世充早完蛋哩!不論那一方勝出,再輪不到王世充來爭天下。王世充不顧顏面向你們求援,並非要保霸主之位,只是要保命。因他與魔門親密的關係曝光,以李世民一向的英明決斷,城破後必斬王世充,除非李元吉從中作梗,否則沒有第二個可能性。」徐子陵訝道:「鋒寒兄比我和寇仲看事情更透徹清晰。」

  跋鋒寒道:「我是在艱苦的環境長大,講的是心狠手辣,事事從功利的角度出發,所以能對每一件事情提供另一角度的看法。」此時寇仲登山而來,直抵山崖,在跋鋒寒另一邊坐下,嘆道:「我終明白師妃暄為何挑李世民作未來天下的真主。」兩人聞言愕住,寇仲並非師妃暄,怎可能憑空明白仙子的用心。

  跋鋒寒大感興趣道:「說來聽聽。」寇仲道:「這並非師妃暄單獨的決定,必須得道家的首席代表寧道奇點頭同意。寧道奇憑的是他的鑒人之道,從相法瞧出李小子是帝王之相,所以師妃暄敢落實她支持的人選。」

  跋鋒寒嗤之以鼻道:「我第一個不信命相這江湖術士騙人的玩意,寧道奇又如何?我承認相格確有好壞之分,如同醜妍有別,對運道有一定的影響。可是世上怎可能有種帝皇的相格,絕對是無稽之談。」寇仲問徐子陵道:「陵少怎麼看?」

  徐子陵皺眉道:「自古以來,一直流傳相人之學,寧道奇肯定是精於此道的人。從相格肯定李世民為人選合乎他的情理。不過我同意鋒寒兄的瞧法,世上該沒有帝皇之相,寧道奇終非神仙,總會有批錯的機會。」寇仲哈哈笑道:「希望你們不是為安慰我這麼說,他娘的,管他甚麼命運,我寇仲是永遠不會認輸的,李世民有本事就宰掉我吧。」

  跋鋒寒沉聲道:「應說是宰掉我們三兄弟。」寇仲一陣感動,把跋鋒寒摟個結實,笑道:「以前不是說過若形勢不對,老跋你會開溜的嗎?」

  跋鋒寒苦笑道:「我跋鋒寒如今再不是那種人。置諸死地而後生,要留大家一起留,走便一起走。」徐子陵淡淡道:「竇建德方面你是否觸礁哩?」

  寇仲頹然道:「你這話雖不中亦不遠矣!他雖答應揮軍來援,但對我顧忌甚深,使我無法為他籌謀出策,讓那攻打黎陽的衷誠合作重現虎牢。唉!李世民對竇建德看得很通透,竇建德卻似不把李世民放在眼內,未開戰已可知結果,他奶奶的熊。」徐子陵道:「有劉大哥助他,竇建德至少有一拚之力吧!」

  寇仲無奈道:「老竇命劉大哥留守黎陽。」跋鋒寒色變道:「竇建德無論軍力和才智均不及李世民,這一仗如何能打?」

  寇仲雙目閃耀精芒,緩緩道:「所以我們必須靠自己,當李世民移師虎牢截擊竇建德,就是我們反攻圍堵唐軍之時。我們現在先返梁都,抓出內奸,然後秘密結集一支萬人精銳部隊,以飛輪船作水路支援,運送糧草和攻城破寨的工具,於竇建德從東面進攻虎牢的當兒,只要我們的軍隊能突破洛陽的重圍,抵達虎牢的西面,截斷李世民與圍城軍的聯繫,我們便有機會贏得漂亮的一仗,以後天下再輪不到李閥稱雄。」

  跋鋒寒點頭道:「好膽色。」徐子陵道:「你和鋒寒兄回梁都,由我負起往洛陽知會楊公和王世充之責,好安他們的心。」

  寇仲同意道:「我們在陳留等你,待你回來後出發,最好能把鷹兒和馬兒帶來。」徐子陵道:「沒有問題,但到洛陽前我會去淨念禪室打個轉,找了空說幾句話。」

  寇仲愕然道:「找了空幹嗎?還有甚麼好說的?」徐子陵目光投往地平無盡處,淡淡道:「我想透過他向妃暄傳遞信息,告訴妃暄我在別無選擇下,走上一條她絕不願我踏足其上的路途,就是這樣而已!」

大唐雙龍傳七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