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七 線上小說閱讀

第九章 堅毅不拔



  少帥軍分散在密林山野間休息,高處通設哨崗監視遠近。他們採取晝伏夜行的策略,白天易於防範敵軍追躡襲擊,夜色則有利秘密行軍。寇仲又定時放出無名在高空偵察,除非敵人有隱身之術,否則休想以奇兵突襲。

  昨夜他們全速趕路,直抵離伊水盡端只餘十多里的山野,但亦到達可能被伏擊的危險區域,故必須養精蓄銳,以應付入黑後的行程。寇仲和跋鋒寒在伊水西岸一處山頭放出無名,陳老謀來找兩人道:「我有些很不祥的預感,覺得李世民不會放過在伊水南端截擊我們的機會。」寇仲微笑道:「陳公對此有甚麼好提議?」

  陳老謀道:「我想立即伐木造橋,入黑後架起浮橋迅速渡河,到李世民發覺時,我們早遠離伊水,他只能從後趕來。」跋鋒寒沉聲道:「李世民此人不能小覷,說不定他已有人在對河監視我們,可及時於我們渡河時趕來施襲。」

  陳老謀道:「我們可先派一支精銳泅水渡河,摸清楚對岸形勢,才下決定。」寇仲同意道:「陳公的提議甚為周到,造橋的事就交由陳公處理,最重要是不動聲息,若被李世民曉得我們造橋,便非常不妙。」

  陳老謀微笑道:「這個包在老夫身上。」欣然領命去了。寇仲轉向跋鋒寒道:「我有一項重要任務,必須勞煩你老哥幫忙。」

  跋鋒寒啞然失笑道:「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大家兄弟一場,何用說得這麼客氣。」寇仲一陣感動,探手摟著他肩頭道:「那我再不會對你客氣,就請你老哥立即渡過伊水,全速趕往陳留,把我們這邊的情況通知行之,著他竭盡全力堅守陳留,直至宋缺大軍來援。只你老哥有本領突破李世勣的封鎖,其他人都不行。」

  跋鋒寒輕鬆的道:「就是這麼簡單?不若讓我順道去起出火器,再從天城峽另一端回來與你會合,當可省卻十來天工夫,且保證不會被唐軍察覺。」寇仲大喜道:「這就更理想。行之會為你安排飛輪船和足夠人手,最好同時運來糧草輜重,那我們應付起李小子,當更有把握。」

  跋鋒寒目光投在對岸,淡然自若道:「坦白說,我現在心中蓄滿窩囊氣,只要能傷害唐軍的事我都會去做。我不但為你,也是為自己出一口氣。現在我立即動身,若對岸有唐軍的探子,我會順道為你清除。兄弟!天城峽再見,保重!」寇仲把火器藏處向他仔細告知後,緊擁一下他肩頭,一切盡在不言中。跋鋒寒拍拍背上的偷天劍,幾個縱躍,沒進河水去,不濺起半點水花,就那麼從水底潛往對岸。

  ※※※

  侯希白迅如鬼魅的在山林間飛掠,繞個大圈回到躲在附近山頭的徐子陵旁,學他般在草樹叢中蹲坐,低聲道:「我把你染滿血漬的衣物縛到那頭黃鼠狼身上,令牠吃痛急遁,我回來時則運功收束毛孔,不使體氣外洩,希望這一招有效,否則我就要把你背負起來殺出重圍。」

  侯希白頗不像寇仲和徐子陵,對衣著講求乾淨整潔,無論到甚麼地方去,總帶替換的衣服。適才兩人在逃走途上,遇上一頭覓食的黃鼠狼,徐子陵著侯希白把黃鼠狼捉拿,脫下血衣,他則換上侯希白包袱內的衣服,施展此計。徐子陵微笑道:「我們至少成功了一半。看,三頭惡鷲追著去哩!」侯希白亦注意到三鷲望西飛去,且不住低飛,它們是愛吃腐肉的飛禽,對血腥氣味特別敏銳。

  侯希白低聲道:「來哩!」破風聲起,十多道人影在林木間掠過,循著禿鷲的飛行路線迅速去遠,帶頭者赫然是李元吉。侯希白大喜道:「成哩!」

  徐子陵一把拉著他,防他露出身形,低聲道:「多點耐性!」話猶未已,一道黑影現身於一株高樹近頂橫處,往四面張望,正是練成《不死印法》和《御盡萬法根源智經》的楊虛彥。侯希白倒抽一口涼氣,暗呼好險。兩人縮入樹叢裏,不敢透出半口氣。

  聽得楊虛彥冷哼一聲,追著李元吉等人的方向掠去,迅速不見。侯希白鬆一口氣道:「這小子真狡猾,現在怎辦才好?說到逃避敵人追殺,沒多少人比子陵和寇仲更在行。」徐子陵微笑道:「當年我和寇仲為躲避李密的搜捕,曾在這一帶山野東竄西逃,故對附近形勢有一定的認識,應可甩掉他們,來吧!」兩人離開藏身處,遠颺而去。

  ※※※

  夜色甫臨,陳老謀立即使人架設浮橋,五千人馬迅速渡河,再把浮橋拆毀,望東急行,一口氣急趕近四十里路後,人馬睏乏不堪。寇仲揀選一處野樹密生的高地,伐木編柵欄,成為原始卻有效的防禦措施,然後令全軍在山頭生火造飯,好好休息。寇仲則和麻常、王玄恕、跋野剛、邴元真四人走到營地西方另一座山頭,放出無名,觀察伊水那方向的動靜。

  離開危機四伏的伊洛野原,更遠離損兵折將的傷心地,眾人均有如釋重負的感覺;雖然危機未過,心情已大為開朗。何況有明確的應付策略和目標,與新敗時的頹喪當然不可同日而語。

  跋野剛道:「我們此著肯定大出李世民料外,令他原先的計策派不上用場,所以直至此刻他仍未能及時追來。」邴元真點頭道:「至少不用每一刻都活在唐軍水師威脅的陰影中。」

  寇仲瞧著無名在高空的活動,心想的卻是埋骨伊水另一邊的楊公卿,欲語無言。王玄恕道:「李世民會以為我們走投無路,故冒險往陳留硬闖;在這情況下,他倘若知會襄城守軍,自己則率大軍隨後追迫,待我們走得筋疲力盡時來個前後夾擊,可輕易把我們擊潰。」麻常同意道:「玄恕公子的猜測雖不中亦不遠矣!」

  王玄恕苦笑道:「我再非甚麼公子,喚我玄恕會令我舒服點。」寇仲探手摟著王玄恕肩頭,愛憐的道:「你是我們鍾愛的小弟弟。唉!事情發展到這地步,是任何人始料所不及。」

  王玄恕頹然道:「希望李淵能善待我爹吧!」寇仲陪他嘆一口氣,搖頭無語。跋野剛與邴元真交換個眼色,對寇仲的神情感到愕然。王玄恕嘴脣微顫,終忍不住問道:「少帥好像並不看好我爹。」

  寇仲沉聲道:「玄恕你必須堅強面對殘酷的事實,就像在戰場上面對生死,每一個人均可能遇上不測災禍。」麻常訝道:「董淑妮現深得李淵寵愛,為討好愛妃,李淵該不會下辣手對付玄恕投降的族人吧?」

  寇仲道:「希望我猜錯。因問題不是出在李淵身上,而是在背後操縱李閥的魔門中人,所謂多個香爐多隻鬼,由於玄恕尊翁深悉魔門秘密,對淑妮又極有影響力,所以楊虛彥之輩絕不會容這樣的一個人安然入長安的。」王玄恕一呆道:「爹怎會曉得魔門的事?」

  寇仲頭痛的道:「此事說來話長,容後再告訴你,但望令尊吉人天相,可是玄恕你應在心裏作最壞的打算,爭霸天下就是這麼殘忍無情的一回事。看無名的鷹舞,李世民的快速騎兵部隊正從西南方漫山遍野的殺過來,瞧勢頭,李世民會立即縱兵猛攻我們,設法把我們困死在那山頭上,我們快些回去作好準備。」眾人轟然答應,士氣昂揚。

  ※※※

  侯希白道:「有件事,我一直想告訴你,咦!那邊有個荒村。」徐子陵倏然止步,瞧著山路斜坡盡處從林木間露出的屋頂,百感交集的道:「就是在這個村子,我們遇上董淑妮。希白兄想告訴我甚麼事?」

  侯希白嘆道:「子陵兄該知我無法把妃暄入畫的事。直到此刻,我仍沒有捕得妃暄神態的把握。我想告訴你的是:現在除妃暄外,我又多了個沒法以筆鋒去捕捉她最動人一刻的美人兒,就是石青璇,兩個都和你有關。」徐子陵啞然失笑道:「問題究竟出在甚麼地方?婠婠也該是很難把握捕捉的,為何你又手到拿來的把她畫得那麼好。」

  侯希白索性移到一塊大石坐下,目光投往正在西沉的夕陽,苦笑道:「那是沒法解釋的事。子陵因何領我到這個村子來,不知如何?我總感到這個荒村有點不對勁。」徐子陵在他旁坐下,露出深思的神色,淡淡道:「我自受傷後,人卻反像比以前清醒得多,想到很多以前忽略的事,靈台空朗清明;剛才就是隱隱感到應朝這個方向來,因為覺得這裏會發生一些事。」

  侯希白皺眉道:「以子陵目前的情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對嗎?」徐子陵微笑道:「我豈是愛生事的人?但事情很奇妙,一直以來,由於我身懷有療傷神效的長生氣,從沒能令我束手無策的內傷,而這個靈效終被楊虛彥融合兩大秘法於一身的可怕魔功破去。暫時我再不能恢復原有能與敵爭雄鬥勝的武功,可是我的精神和靈覺不但沒因武功減退而削弱,反而此之以前更凝聚、更清晰。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侯希白喜道:「這麼說,受傷對你可能不是壞事,反是修行上一個難得的轉機。到子陵內傷盡癒時,修為可能會像脫胎換骨的更上一層樓,達到捨此之外別無他途的突破。不過我仍不贊成你去冒險,若你有甚麼不測,我如何向寇仲、跋鋒寒、妃暄和青璇交待?」

  徐子陵慢條斯理道:「那你就必須信任我的預感,荒村內等待我們的事物雖是禍福難料,但我總感到是關乎我精神修行的一部分。修行非是逃避而是面對,只有在最惡劣的情況下,人的潛藏力量始能發揮出來。這當是希白兄一個機會,希白兄以畫道入武道,必須經得起風浪和考驗。」侯希白苦笑道:「你的話言之成理,不過我們的敵人是李元吉和他麾下眾多高手,再加上個楊虛彥,無論我怎樣自信自負,仍不敢保證你的安全。」

  徐子陵道:「這可能正是我精神異力的作用。一路逃到這裏來,我都有一種清晰靈明的感覺,似乎曉得真正的危險在甚麼地方,故不住改變逃走的路線,最後抵達這個荒村,且隱隱感到荒村是唯一的生路,這是沒法解釋的感覺,希白兄只能信賴我。」侯希白終露出笑容,大感興趣的道:「子陵的說法玄之又玄,卻又似是隱含至理。我可否順帶問你一個問題,就是子陵此刻能否感覺到追兵的位置?」

  徐子陵若無其事的道:「危險的感覺愈來愈近迫,若我所料不差,他們正尋著我們的來路追來。由於我沒法掩飾足印,豈能逃得過楊虛彥擅長追蹤的法眼?」侯希白變色道:「為何不早些說出來,我可揹著你走路嘛!」

  徐子陵嘆道:「那有甚麼用?我留下的氣味仍瞞不過高明的追兵。不用猶豫啦!我們到那前面的荒村碰碰運氣如何?」侯希白苦笑道:「還有別的選擇嗎?」

  ※※※

  寇仲施盡渾身解數,指揮少帥軍苦守山頭,藉樹木建成的障礙,擊退一波又一波從四方八面攻上來的唐軍騎兵部隊,雙方均有傷亡,卻以主攻的敵人傷亡慘重更多,可是敵人終形成合圍之勢。唐騎兵的先頭部隊一萬人,由大將王君廓率領,甫抵達立即揮軍狂攻,共分數路猛攻山頭陣地,幸好寇仲方面早佔上以逸待勞和居高臨下的便宜,兼且上下一心,始能穩守戰陣。

  敵人在號角聲中潮水般後撤,重整陣形。寇仲收起摺弓,沉聲道:「李世民到哩!」在夕陽餘暉下,西南端遠處山林塵頭大起,隱見旌旗飄揚。四周將士均瞧得心如鉛墜,有呼吸不暢的壓迫感。

  寇仲沉聲問道:「我們尚有多少箭矢?」陳老謀答道:「足可支持到明天日出時分。」

  寇仲轉向麻常道:「去路情況如何?」麻常神色凝重的答道:「王君廓派出一支約三千人的騎兵隊,部署在東面離我們約半里遠的一處山頭,若我們要離開,首先要過這支人馬一關。」

  跋野剛擔心的道:「若李世民大軍到達,他會立刻增強那方的兵力,我們脫身的機會更渺茫。」寇仲微笑道:「好小子!李世民肯定看穿我們的意圖,才懂以這麼雷霆萬鈞之勢,明刀明槍的殺過來。幸好我們不但佔有地利,且得天時。李世民到達時天將黑齊,那會是我們逃走的唯一機會。」

  邴元真道:「少帥請指示!」寇仲胸有成竹的淡然道:「現在吹的是東北風,我們把人馬分成兩隊,每隊二千六百人,在李世民抵達之際,趁他們陣腳未穩之時,一隊往東北方突圍,沿途放火燒林,另一隊則隨機應變,負責殿後。有燎原的大火和煙霧作掩護,兼且月黑風高,敵人又兵疲馬乏,我們必可安然離開。否則若苦守山頭,俟敵人砍掉附近林木,我們將變成暴露於敵人重圍內的孤軍,永遠失去生離的機會。」

  麻常等這才明白他所謂在天時地利上的優勢,無不信心倍增。寇仲下令道:「突圍軍由麻常指揮,跋大將軍和邴大將軍為副,玄恕和謀公留在我身旁,與我負起殿後之責。」眾將齊聲答應,領命而去。

  到最後剩下陳老謀和王玄恕在旁,寇仲狠狠道:「李世民想除去我寇仲,早錯失良機。我將以突厥人的戰術與他周旋到底,讓他曉得我寇仲可不是好欺負的。」兩人均聽出他對李世民深刻的惱恨,中間再無絲毫情義。王玄恕道:「突厥人的戰術是怎樣的?」

  寇仲雙目殺機劇盛,語調卻出奇的平靜,油然道:「突厥人打的是來去如風的消耗戰,出其不意,攻其無備,突然而來,忽然而去,在荒原中能發揮意想不到的破壞力,更能以寡勝眾。由這裏到襄城山野連綿,正是突厥人戰術最佳的發揮場所。兩軍對壘就如高手交鋒,不管對方如何人強馬壯,只要我能掌握主動,避強擊弱,李世民有何懼哉?李世民擅守有名,我卻長於進攻,現在掉轉頭變成他來攻我,我就以攻對攻,置之死地而後生。」

  陳老謀和王玄恕均聽得心中佩服,換過別人,在慘痛的新敗後,在眼前此刻的劣況下,不鬥志盡失抱頭鼠竄才是怪事。只有寇仲仍是堅毅不拔,毫不畏懼的頑強反擊。寇仲長長吁出一口氣道:「李世民來哩!」

大唐雙龍傳七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