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七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二章 意想之外



  山野火頭處處,樹陰蔽天,大火像無數條火龍往西南方飛捲蔓延,夜空也給染紅。無名從高空俯衝而下,降到寇仲肩頭,牠的主人卻是木無表情,凝望山頭下遠方被燒成灰炭焦土的大片荒原,此前同一地方卻是綠油油充滿生機的林野。跋野剛、邴元真和近千精銳在他身後待命,人人手牽戰馬,只待一聲令下,立即登馬上陣,與敵人交鋒廝殺。

  寇仲手牽戰馬,心中卻在思念慘死戰場上的千里夢,牠陪他走遍塞外的萬水千山、草原荒漠,屢次出生入死,終於難逃一劫。他對著李世民時能笑談闊論,面對自己的手下能擺出堅強冷靜、似胸有成竹的神態。但他早被戰場上的生離死別折磨得心神勞乏,可是他不得不繼續支持下去,直到最後勝利的來臨。忽然他很想喝酒,一杯一杯不停灌下去,直至醉得不省人事,暫別這冷酷無情的世界。

  楊公卿的死亡,令他徹夜懷疑自己在戰略上的選擇,假若他沒有到洛陽去,竇建德會否有另一個不同的命運。可是米已成炊,一切錯恨難返,他只能堅持下去,全力與大唐軍周旋。火光出現在山下,又是一支緊躡他們追來的唐軍騎兵。

  他親自率領的殿後軍已曾兩度伏襲,擊垮了敵人兩個先頭部隊,可欣慰的是他敢肯定對方沒有帶來剩餘的三頭惡鷲,故此無名能充分發揮牠高空察敵的效用,掌握追兵的形勢,施展突厥人以奇制勝,來去如風,迅襲即離的游擊戰術。根據無名在空中的鷹舞,這應是敵人鍥尾緊追的最後一支部隊,消除這支部隊的威脅後,他將會兵分多路的趕赴同一目的地齊集,然後越過隱潭山,進軍天城峽。

  任李世民智勝諸葛,也想不到他有此奇著,但成功失敗,在於跋鋒寒的援軍能否及時趕至,更要看他能否在李世民大軍攻擊前,設立足以抵禦敵人十倍以上兵力的堅固設施。

  敵人在山坡下匆匆而前。寇仲踏鐙上馬,狂喝道:「兄弟們,殺啊!」近千人馬風捲疾雲般從林木隱蔽處衝下斜坡,朝驚惶失措的敵人衝襲而去。

  ※※※

  楊虛彥從第二排房舍後的密林脫身而起,足點瓦頂,借力橫過近六丈的空間,穩然落到石之軒和李元吉前方十步許處,單膝向石之軒下跪,恭敬的道:「拜見師尊,徒兒輸得心服口服,請師尊處置。」石之軒仰天笑道:「果然是石某人的高徒,識時務者為俊傑,但你怎曉得為師不會殺你呢?」

  徐子陵等聽得暗叫厲害,石之軒這番話陰損之極,暗指楊虛彥有把握石之軒不會殺他,所以才會現身救李元吉,而非是真會為李元吉捨棄性命。當然,若石之軒真要殺他,他也可立即拚死逃生。不過如石之軒迫他自殺,始肯放過李元吉,將令楊虛彥陷進兩難之局。

  徐子陵敢肯定石之軒不是想置楊虛彥於死地。因為那會打亂魔門整個從內部顛覆大唐李家的計劃。無論石之軒如何不滿楊虛彥,也不願因小失大。楊虛彥緩緩起立,語氣鏗鏘的軒昂道:「若能以虛彥一命,換回齊王一命,虛彥死而無悔。」李元吉雙目射出感激的神色,可是因穴道受制,沒法說話。

  石之軒淡淡道:「我辛辛苦苦栽培出來的好徒弟,怎捨得親手殺掉。不過從今天開始,你再不是石某人的弟子,下趟遇上,休怪我辣手無情,放下《御盡萬法根源智經》,你可和齊王立即有那麼遠滾那麼遠。事實上我是幫了你一個大忙,我和你再沒話好說。」

  楊虛彥毫不猶疑的從背後布囊取出一個鐵盒,恭恭敬敬高舉頭上,再俯身放在腳下,然後退入李南天等人內,揚聲道:「請石大師過目檢規。」他不稱師尊而改稱石大師,是要當眾跟石之軒劃清界線,這亦是石之軒所幫的忙,令李家對他再無戒心。

  李元吉悶哼一聲,頹然倒地。李南天、梅珣等大吃一驚時,石之軒閃到盒前,用腳挑起,落入手中,油然道:「李元吉被我以獨門手法閉塞穴道,兩個時辰後會自然醒轉。若你們妄圖以劣拙的手法解穴,他說不定會變為廢人,勿要怪我沒有預作警告。」

  李南天等聽得頹然若失。他們本有打算待石之軒放開李元吉後,聯同楊虛彥與石之軒再決雌雄,現在投鼠忌器,只好認栽到家。石之軒揭開鐵盒,就在盒內翻閱一遍,然後把盒子納入懷中,冷冷道:「滾!」李南天等把兵器收起,像一群鬥敗公雞般繞過石之軒左右兩旁,小心地抬起昏迷不醒的李元吉,迅速離開。

  石之軒看也不看這群手下敗將,兩手負後的從容走到婠婠、徐子陵和侯希白三人前方,目光先掃過陰癸派辟守玄諸人,最後目光落在侯希白身上。邊不負悲切的道:「這妖女廢我一臂,請邪王為我主持公道。」石之軒並不回頭的冷然道:「閉嘴!我自有主張。若非你一向縱情酒色,縱使婠婠練成天魔大法,你也不會幾個照面就吃上大虧,要怪就怪你自己吧!」

  邊不負射出怨毒的神色,兩片嘴唇一陣抖震,終不敢說話。侯希白敵不過石之軒的目光,垂頭頹然道:「希白向師尊請安。」石之軒微微一笑,柔聲道:「你要小心楊虛彥,此人心胸狹窄,有機會定不肯放過你,因為希白你已成我石之軒唯一的繼承人。」

  侯希白道:「多謝師尊提點,唉!」石之軒皺眉道:「希白為何欲言又止?有甚麼話儘管說出來,為師是不會怪責你的。」

  婠婠和徐子陵聽得你眼望我眼,弄不清楚石之軒的真正心意,更無法估料他還會有甚麼行動。侯希白目光投往辟守玄,低聲道:「徒兒斗膽請師尊借一步說話。」

  石之軒灑然道:「何用鬼鬼祟祟的?」轉頭望向辟守玄去,若無其事的道:「你們走吧!」

  辟守玄、榮鳳祥和聞采婷等同時失聲道:「甚麼?」石之軒理所當然的道:「我想單獨處理這裏的事,夠清楚嗎?」

  辟守玄等你眼望我眼,他們均知石之軒一向順我者生,逆我者亡的性格,而大明尊教就是最佳的示範例子,只好依言悄悄離開。到只剩下婠婠、徐子陵和侯希白三人後,石之軒道:「希白說吧!」侯希白鼓起勇氣問道:「師尊是否已把不死印法傳與楊虛彥?」

  石之軒微一錯愕,訝道:「希白為何有此猜測?為師可保證沒有此事。」侯希白目光投往徐子陵,道:「可是子陵卻肯定楊虛彥練成不死印法。」

  石之軒朝徐子陵瞧去。徐子陵心中湧起荒謬的感覺,因為他們竟和石之軒在聊天,肅容道:「當我和他對掌時,我的身體生出被扭曲的難受感覺,就像第一次在城門內與前輩交手的經驗。」石之軒露出深思的神色,點頭道:「那確是不死印法入侵對手後的現象。待我想想,有答案時再告訴希白。好小子,真不簡單。」

  三人都生出異樣的感覺,隱隱感到石之軒掌握到一些線索,只是不肯說出來。最後兩句對楊虛彥的評語,更顯示楊虛彥足可令強如石之軒者生出警惕。石之軒目光移到婠婠俏臉,嘆道:「妳是否恨我入骨?」婠婠平靜的道:「邪王請勿再說廢話,婠兒願領教高明。」

  石之軒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充滿人性化的表情,輕輕道:「我並沒有殺死玉妍,我是絕不會對她下殺手的,一錯焉能再錯。」婠婠嬌軀輕顫,忽然垂下俏臉,沒有說話。

  石之軒仰望沉黑的天空,呼出一口長氣,柔聲道:「我是最後一趟對妳好言相勸,玉妍是求仁得仁,因為她活得太痛苦,痛苦至不能忍受,所以想我陪她一起離開這眾生皆苦的人間世。我既試過一次『玉石俱焚』,又何妨再試一次,以妳的功力,是絕沒有機會與我同歸於盡的,因為我不會容妳活到那一刻。陰癸派現在與妳再沒有任何關係,自應物歸原主,放下《天魔訣》,妳可以離開。」

  徐子陵暗忖石之軒不愧是石之軒,其辯才更不在伏難陀之下,隨便幾句話,已大幅削減婠婠的拚死之志,令她猶豫是否該以「玉石俱焚」與石之軒同歸於盡。事實上,石之軒和婠婠交上了手,後者則處於下風劣勢。

  徐子陵不禁微微一笑道:「邪王此話似乎有欠考慮,婠婠是祝后指定的繼承人,此事我可作證人,因是祝后親口對我說的。所以誰都不比她更有資格作《天魔訣》的原主。」石之軒不但不以為忤,還啞然失笑道:「好!我就看在玉妍份上,也當作是對她的一點補贖,破一次例,讓師姪保留《天魔訣》,直至妳百年歸老的一刻。」

  婠婠秀眉輕蹙,輕嘆道:「婠兒可問邪王一個問題嗎?」石之軒別轉雄軀,往荒村南端出口步去,高唱道:「綠楊著水草如煙,歸是胡兒飲馬泉。幾處胡笳明月夜,何人倚劍白雲天。從來凍合關山路,今日分流漢使前。莫道行人照容鬢,恐驚憔悴入新年。」歌聲遠去,石之軒消沒在林路彎末處。

  ※※※

  寇仲率兵在敵陣中來回衝殺,井中月變成敵人的催命符,在他刀下只有死者沒有傷者。在李元吉掌斃竇建德的一刻,他大徹大悟的掌握到跋鋒寒「誰夠狠誰就能活下去」這句話的真諦,古來成大事者,莫不如此。在以前他非是不知道戰場上沒有仁慈容身的道理,可是知道歸知道,身體力行卻是一回事。

  可是從洛陽逃竄到這裏來的這段慘痛經歷,卻把他改造過來。當他目睹楊公卿歸天的一刻,他終被戰爭轉化為無情的將帥,曉得為求勝利,必須用盡一切手段狠狠創傷打擊敵人,直至對方全無還手之力。

  「噹!」「噹!」井中月左右揮閃,他不用目睹只憑身意,便把兩敵連人帶兵器劈飛馬背,以重手法令對方墜地前被震斃。圍攻的敵人見他們狀如瘋虎勢不可擋,不由四散策馬奔逃。

  寇仲得勢不饒人,領著隊形完整的突襲雄師,朝敵人密集處以鑿穿戰術錐子般刺進去,殺得敵方人仰馬翻,火把掉到地上把草樹熊熊燃燒,弄得火頭四起,烽煙處處。敵方騎隊達三千之眾,實力是他們三倍之上,可是甫接觸即給寇仲斷成兩截,首尾難顧,再來一輪來回衝殺,更使敵人陷進致命的混亂中,我集中而敵分,戰爭在寇仲佔盡優勢下一面倒的進行著,深得突厥人以奇制勝,以快打慢的戰術精神。

  忽地一隊人馬從左側殺至,交鋒至此刻,尚是敵人第一趟有組織有規模的反擊。寇仲厲喝一聲,掉轉方向,身先士卒的朝衝來的敵人殺去,井中月黃芒大盛,寇仲的精神進入高度集中的微妙境界,對敵人的動靜強弱瞭如指掌,就如高手決戰,不會錯過對手任何破綻或具威脅的攻擊。

  「噹!」井中月閃電般朝前直劈,一敵立時濺血往後仰跌,寇仲刀勢開展,以人馬如一之術靈活如神地破入敵陣,把敵人勉強振起的攻勢徹底粉碎。一時又成混戰的局面。後方的邴元真、跋野剛和眾手下均以他馬首是瞻,保持完整的隊形,隨他衝入敵陣中,激烈的戰爭如火如荼的進行著,鮮血灑遍荒野,伏屍處處,失去主人的戰馬吃驚地四處狼奔鼠竄,更添混亂。

  倏地寒光一閃,一把長戟朝寇仲左腰搠來,戟未至,勁氣先把寇仲鎖緊,功力十足,是伏擊戰開始以來對寇仲最有威脅的攻擊。寇仲知有高手來襲,先左右開弓挑翻前方攻來的兩敵,接著純憑身意反手回刀,在戟尖尚差三寸刺進腰脅的一刻,重劈戟頭。

  長戟被劈得往外盪開。寇仲別頭向右,與持戟將打個照臉,心中立即湧起千百般沒法分清楚的情緒。對方長戟一轉,換個角度一道閃電般猛刺寇仲面門。寇仲心中暗嘆,招呼道:「柴紹兄你好!」井中月朝前疾挑,螺旋勁發,在巧妙的手法下,絞擊長戟,先重劈戟頭一記,震得戟勢全消,再像毒蛇般緊纏長戟,運勁絞挑,長戟應刀上揚,柴紹立即空門大露。

  縱使在殘酷至不容侚情的兩軍生死交鋒的戰場上,遇上自己這個「情敵」,寇仲仍是難以自已。若不是柴紹,他可能早投誠李世民,成為他旗下的猛將,命運將會由此改寫。若他殺死柴紹,對世民將是心理上嚴重的挫折和打擊,此正是消耗戰的真義,儘量令對方傷得更重。可是他如何面對李秀寧,如何向自己的良心交待。此時的他可以毫不留情的斬殺李世民,卻無法狠心殺死初戀情人的夫婿。

  寇仲暗叫一聲「罷了」,收回井中月。柴紹本自分必死,見寇仲竟停止繼續進擊,愕然以對,一時忘記反擊。寇仲笑道:「柴紹兄請啦!」一聲大喝,勒轉馬頭,朝東面殺去。敵人早潰不成軍,寇仲的部隊勢如破竹的殺出敵陣,望東面襄城的方向揚長去了。

大唐雙龍傳七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