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七 線上小說閱讀

第九章 騎虎難下



  寇仲為徐子陵斟滿一盅茶,欣然道:「請陵少用茶,天氣這麼冷,趁熱喝啊!」徐子陵訝道:「為何忽然變得這麼客氣?」

  兩人黃昏時完成蜀道之旅,踏入蜀境。以他們的體能也感不支,就在入蜀境後毗連的一個驛站的簡陋旅舍投宿,梳洗換衣後到食堂用飯。食堂只得他們一檯客人,夥計奉上飯菜後不知溜到哪裏去,寒風呼呼從門縫窗隙吹進來,故寇仲有天氣寒冷之言。

  寇仲摸摸再吃不下任何東西的鼓脹肚子,笑道:「我是感激你走蜀道的提議,使我樂在其中,暫忘戰爭之苦,另一方面是借你來練習謙虛,免致小勝而驕,變成妄自尊大的無知之徒。唉!不知是否得不到的東西最珍貴這道理可照搬過來用在做皇帝上,我真的愈來愈不想做皇帝,那怎及得上與陵少無拘無束遊山玩水的樂趣,當坐上那龍座時只是蓋章畫押已忙得烏煙障氣。」徐子陵嘆道:「早知如此,何必當初。你現在是勢成騎虎,難道著玉致做別人的皇后嗎?」

  寇仲重提道:「我真怕漢中已落入李淵之手,事情將難以善罷。咦!有人來!」蹄聲自遠而近,由官道傳來,際此嚴寒天時,蜀道商旅絕跡,蹄聲忽起,兩人均有衝著他們來的感覺。徐子陵細聽道:「七至八騎,趕得很急。」

  馬嘶響叫,顯是來騎收韁勒馬,在旅館外下馬。有人低喝道:「你們在外面放風。」寇仲愕然道:「聲音熟悉,究是何人?」

  徐子陵目光投往緊閉的大門,大門「嘎」一聲被來者推開,寒風湧入,吹得食堂數盞風燈明滅不定。寇仲定神看去,一拍額頭與徐子陵起立相迎,笑道:「難怪這麼耳熟,原來是林朗兄!」林朗先把門掩上,施禮道:「林朗謹代表我們烏江幫老大沙明恭迎少帥和徐爺。」

  徐子陵想起當日從水路離開巴蜀,由侯希白安排坐上林朗的船,就是在那趟航程遇到韓澤南一家三口,還有雷九指,被賴朝貴騙掉身家的公良寄,他和寇仲、雷九指遂聯手為公良寄討回公道。眼前驟現故人,種種往事如剛在昨天發生,心中歡悅,笑道:「大家兄弟,說話為何這麼見外,坐下說。」林朗哈哈一笑,欣然坐下,瞧著寇仲親自為他取盃斟茶,道:「小弟適才是代表敝幫說話,當然要依足禮數。能認識兩位,是我林朗一生最引以自豪的榮幸。」

  寇仲放下茶壺,微笑道:「我們還不是人一個,不會長出三頭六臂,且一日是兄弟,終生是兄弟,來喝一杯!」三人以茶當酒,盡勝盡興。寇仲道:「何不把林兄的兄弟喚進來避風?」

  林朗道:「一點小苦頭都吃不消,怎出來混?何況我們的話不宜入第四者之耳。」徐子陵問道:「林兄的時間拿捏得非常準確,像是和我們約定似的。」

  林朗道:「自雷大哥通知我們兩位會來巴蜀,我們一直密切留意入蜀的水陸兩道,還是我最有運道,只等兩天,就碰上兩位爺兒。」寇仲故作不耐煩道:「又來哩!甚麼爺前爺後、爺長爺短的?他叫小徐,我叫小寇,你叫小林。哈!小寇有點不妥,像當小毛賊似的,還是小仲或阿仲吧!」

  林朗露出受寵若驚的神情,感動的道:「能交到像徐兄和少帥兩位的朋友,確是我的福氣。」徐子陵道:「成都發生甚麼事?因何要在我們到成都前先一步截著我們?」

  林朗道:「巴蜀現在的形勢非常緊張,宋缺的水師在我離成都的前一天以壓倒性優勢兵不血刃的進佔濾川郡,把解暉的人全體逐出,以後任何人想從水道離蜀,都要得宋家軍點頭才成。」

  寇仲和徐子陵聽得頭皮發麻,宋缺用兵確有鬼神莫測的本領,要知濾川位於成都之南,處於大江和綿水交處,從那處逆江發兵,兩天可開至成都,緊扼成都咽喉。濾川失陷,解暉勢被壓至動彈不得。看似簡單的行動,其中實包含長年的部署和計劃,攻其不備,令濾川郡解暉方面的人馬全無頑抗的機會。

  寇仲道:「解暉有甚麼反應?」林朗道:「當然是極為震怒,宣布絕不屈服。刻下正從各地調來人手,防衛成都。更在與四大族談判決裂後,下令四大族的人離開成都,巴蜀內戰一觸即發。雷大哥和侯公子怕他引入唐軍,又怕你們不明白情況冒然入城,所以著我們想辦法先一步通知兩位。」

  徐子陵大感頭痛,難道寇仲一語成讖,巴蜀的事只能憑武力解決,看誰的拳頭硬?寇仲沉聲道:「解暉是否意圖重奪濾川。」林朗露出不屑神色,冷哼道:「他能保著成都已相當不錯,豈敢妄動?不過若唐軍入蜀,形勢卻不敢樂觀,成都雖位處平原,因城高牆厚仍不易攻破。」他顯然站在寇仲的一方,從這身分角度看巴蜀的情況。

  寇仲道:「入蜀前,我們聽到消息指李世民和西突厥的統葉護結盟,所以統葉護夥同黨項助李世民保巴蜀,是否確有其事?」林朗道:「的確有這謠傳,卻無人能分辨真假。不過巴蜀四周崇山峻嶺環繞,北有秦嶺、巴山,東為巫山阻隔,西有邙山千秋積雪,南則武陵、烏蒙山脈綿亙,成為隔絕的四險之地,惟只陸路的蜀道和三峽水道作交通往來,西塞外族即使有意沾手巴蜀,亦有心無力。」

  徐子陵道:「那是否有大批西突厥和黨項的人出入獨尊堡呢?」林朗道:「近日成都是多了一批西域人,但不清楚他們與解暉的關係,他們包下五門街的五門客棧,人數在五十人間,有男有女。」

  頓頓後冷哼道:「解暉不自量力,竟妄想對抗宋缺,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以前還說李唐聲勢與日俱增,一時無兩,宋閥偏處嶺南,鞭長莫及。可是現在少帥軍助守洛陽一戰以寡抗眾,雖敗猶榮,且沒有失去半分土地,宋缺更率大軍出嶺南支持少帥,杜伏威又公開宣佈站在少帥一方,天下形勢逆轉,沒有人能明白為何解暉仍投向殺李密誅建德的李淵。」

  寇仲愕然道:「消息傳播得這般快,你老哥好像比我更清楚情況。」林朗點頭道:「確有點奇怪!以往有關蜀境外的戰爭情況,要經過頗長的一段時間事情才會逐漸清晰,但今趟有關少帥征南伐北的彪炳戰績,卻是日日新鮮、源源不絕,最後且證實非是謠言。」

  徐子陵暗讚石之軒掌握宋缺心意的精準,借消息的傳播把天下人民潛移默化,種下寇仲仁義無敵的形象,蓋過李世民的鋒頭,展露李淵的不仁不義,此正兵法最高境界的「不戰而屈人之兵」精采絕倫的運用,宋缺在這方面的手段出神入化,教人嘆為觀止。以往李世民所到處人人望風歸附的日子,在寇仲冒起後,將一去不返。

  林朗續道:「尤其是杜伏威宣佈江淮軍投向少帥,令解暉陣腳大亂,羌族的『猴王』奉振、瑤族的『美姬』絲娜、苗族的『鷹王』角羅風、彝族的『狼王』川牟尋聯合表態支持宋缺,導致與解暉關係破裂,到宋缺佔領濾川,解暉不理兒子反對,一意孤行要把四族的人逐離成都,號召成都人支持他,當然是反應冷淡。聽說他下面很多人不同意他的主張,認為巴蜀至少該維持中立。」寇仲不解道:「他有甚麼本錢?」

  林朗不屑道:「他哪來抗宋缺的本錢?現時在成都屬他獨尊堡系統的人馬肯定不過萬人,比起宋家軍只是不堪一擊的烏合之眾。據傳解暉派人往長安求援,但遠水難救近火,李唐剛得洛陽,陣腳未穩,又要應付為竇建德起兵復仇的劉黑闥,自顧不暇,解暉選擇忠於李淵,沒人不認為是自尋死路。」寇仲訝道:「你老哥真有見地,把情況看得如此透徹。」

  林朗赧然道:「這消息是由長安方面傳來的,故人人深信不疑。」寇仲拍桌道:「我的未來岳丈真厲害。」徐子陵點頭同意,只有他明白寇仲有感而發的這句評語,林朗則聽得一臉茫然。

  寇仲沒有向林朗解釋,只道:「成都現下情況如何?」林朗道:「解暉嚴密控制成都,門關緊張,受懷疑者不准入城,子時後實施宵禁直至天明。雷大哥、侯公子和蝶公子在我們安排下避往公良寄在成都的老宅,所以我必須先一步通知你們,我有辦法把你們弄進城內去。」

  寇仲哈哈笑道:「多謝林兄好意,不過我兩兄弟想堂堂正正的入城,愈轟動愈好。」林朗色變道:「可是解暉人多勢眾,我怕你們會吃虧。」

  寇仲瞧徐子陵一眼,見他沒有反對,膽子立即大起來,壓低聲音道:「我們甚麼場面未見過,只要做足準備工夫,我有把握一舉粉碎解暉的信心和鬥志。」林朗皺眉道:「甚麼準備工夫?」

  寇仲欣然道:「這方面由你老哥負責,只須動口而不用動手,把我們要到成都與解暉面對面談判的消息廣為傳播,愈多人曉得愈好。我們在這裏逗留兩天養精蓄銳後始上路,希望到達成都時,成都城內沒有人不知此事。」徐子陵淡淡道:「何不由你寇少帥親自執筆,修書一封,請人送予解暉,說你在某日某時到訪,要面對面與他作友好的交談,不是更有派頭嗎?」

  林朗讚許道:「我只要把投拜帖的事傳開去,更有根有據。」寇仲抓頭為難道:「可是白老夫子尚未傳我如何寫信的秘訣。」

  徐子陵忍俊不住笑起來道:「放著代筆操刀的高手侯公子不用,你當他奶奶的熊甚麼少帥,此叫用人之術,橫豎巴蜀沒人見過你畫押,可一併請希白代勞。」寇仲大笑道:「我真糊塗,就這麼決定。解暉啊!這將是你最後一個機會,不好好把握,定要後悔莫及。」

  ※※※

  與林朗在驛站碰頭的兩天後,寇仲和徐子陵動程往成都,為避人耳目,他們不走官道,攀山過嶺的趕路。當成都在望,天仍未亮,城門緊閉。兩人藏身在成都東面五里許外一處與林朗約定的密林中,靜候城門開放的一刻。他們盤膝坐在樹林邊緣,感受著黎明前的清寒和寂靜,默默瞧著天色由暗轉明。

  寇仲像不敢驚擾四周莊嚴寧和的氣氛,輕輕道:「我現在最害怕的事,是米已成炊,解暉引唐軍入蜀,那就只餘武力解決一途。」徐子陵搖頭道:「我看解暉不會如此不智。宋缺兵鎮濾川,是向他發出警告,只要唐軍入蜀,他立即以雷霆萬鈞之勢攻擊成都,由於得四大族呼應,解暉確是不堪一擊。成都若入宋缺手內,入蜀的唐軍將陷進退維谷的劣局。」

  寇仲皺眉道:「唐軍死守漢中又如何?」徐子陵淡淡道:「沒有李世民,漢中何足懼哉?」

  寇仲沉吟道:「巴蜀可說是關中的大後方,如入我之手,將開啟從南面攻打長安的方便大門,李淵將門出身,該曉得漢中的重要性不在襄陽之下。雖沒有李世民在主持大局,此仗也不容易打。」

  徐子陵道:「你是心中有鬼,所以生出李淵不得不護守漢中的瞧法。事實上李淵根本不怕你進軍長安,還歡迎你去送死。當你因攻打長安傷亡慘重時,關中各城諸路唐軍齊發,在正常情況下,少帥軍勢將全軍覆沒。若我是李淵,絕不會抽空長安兵力去守只有長安十分之一規模和防禦力量的漢中城。」頓了頓續道:「李淵既是將帥之材,該著眼全局,先全力平定北方,蕩平劉大哥的河北餘黨,待風雪過後,分兵南下,攻打彭梁和老爹,這才是正確的策略。誰想得到你有楊公寶庫此一奇著。唉!」

  寇仲安慰道:「妃暄絕不是這種人,我有百分百的信心。」破風聲起,自遠而近。來的是雷九指、侯希白、陰顯鶴和林朗,此時天色大明,城門大開,四人出城來迎接。寇仲、徐子陵起立迎接。雷九指入林後劈頭道:「你們若不想由城門口直殺到蜀王府,最好由我們設法偷弄你們進去。」

  寇仲訝道:「解暉從獨尊堡遷進蜀王府嗎?」侯希白嘆道:「解暉接信後,把獨尊堡的婦孺和族內大部分子弟兵撤往城內的蜀王府,獨尊堡現下只得數十人留守,只是這行動,可看出解暉不惜一戰的決心。成都沒人明白解暉怎會下這麼大的決心,孤注一擲的投向李淵。」

  林朗道:「我們在東門交信後,一直留意解暉的動靜,發覺他立即加強城防,還從附近調來人手,我怕他誤會寇兄是向他下戰書。」侯希白苦笑道:「我代少帥寫的信用辭小心,給足他面子,他該不會看不懂我們求和之意。」

  雷九指悶哼道:「解暉冥頑不靈,任你在信內寫得天花亂墜,他看不入眼又如何?」徐子陵問道:「濾川的宋家軍有甚麼動靜?」

  林朗道:「濾川宋家軍由宋家後起一代著名大將宋法亮指揮,正不住集結物資兵力,又往四周城鎮擴展,北攻成都的意圖非常明確。我們把少帥向解暉投帖問路一事廣為傳播,四大族聞訊後宣布結成四族聯盟,聲稱歡迎少帥來蜀,弄得成都形勢更趨緊張。」寇仲皺眉道:「四族在城內仍有據點嗎?」

  林朗道:「成都一向是諸族聚居之地,四族在城內勢力根深蒂固,豈是解暉說趕就趕。現時城內十多個里坊仍控制在四族手上,少帥可說來對時候,令解暉暫緩向四族開戰的危機。」雷九指道:「依我的意兒,你們最好從南門入城,先和四族首領交談,然後設法與解暉坐下來把事情解決。」

  寇仲露出充滿自信的微笑,搖頭道:「這只會促成內戰,我仍堅持從東門入城,解暉若然動粗,我會教他大吃苦頭的。」徐子陵皺眉道:「你不是準備大開殺戒吧!一但開始流血,情況將一發不可收拾。」

  寇仲從容道:「陵少放心!我們是來求和非是求戰。說到底,由於四大族在旁虎視眈眈,解暉當不敢調動全城人馬來圍攻我們,更何況解暉內部不穩,頂多調派一些心腹手下來動手,我們則進可攻,退可逃。不是我自誇,憑我兩兄弟現在的功力,解暉仍未有留下我們的資格。」一直沉默的陰顯鶴插入道:「還有我陰顯鶴。」

  寇仲笑道:「希望不用陰兄動手助拳,你們先回城內作旁觀者,半個時辰後我和陵少會堂而皇之的從東門入城,希望解暉是屬明白事理的人。」

大唐雙龍傳七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