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七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章 思想分歧



  雪花不斷地灑在這一老一少、代表中土兩代的出色人物身上。宋缺察覺到寇仲異樣的情況,訝然向他瞧去道:「你在想甚麼?」寇仲頹然道:「我從閥主和清惠齋主的分歧想起與玉致的不協調,因而深切體會到閥主當時的心境。」

  宋缺微一頷首,道:「我和清惠的分歧,確令我們難以進一步發展下去,其他的原因都是次要。清惠認為漢族不但人數上佔優勢,且在經濟和文化的水平上也有明顯的優越性,只要有足夠的時間,可把入侵的外族同化,當民族差別消失,民族間的混戰自然結束,由分裂步向統一,此為歷史的必然性。在某一程度上,我同意她在這方面的見地,可是她認為胡化後的北方民族大融合,始是我漢族的未來發展,在此事上宋某人實不敢苟同。」

  寇仲尚是首次聽到任何人從這角度去看中土局勢的變化,頗有新鮮的感覺。北方漢族的胡化或胡族漢化,是既成的事實,像宇文化及、王世充之輩,正是不折不扣漢化後的胡人或胡化的漢人,李閥亦有胡人的血統。但要宋缺這堅持漢統的人去接受漢化的胡人或胡化的漢人,卻是沒有可能的。梵清惠和宋缺的分歧,涇渭分明,而這分歧更體現在目前的形勢上。

  宋缺沉聲道:「我並不反對外來的文化,那是保持民族進步和活力的秘方,佛學便是從天竺傳過來與我漢族源遠流長、深博精微的文化結合後發揚光大的。可是對外族沒有提防之心,稍有疏忽將變成引狼入室,像劉武周、梁師都之輩,正因胡化太深,所以無視突厥人的禍害。而李氏父子正步其後塵,與塞外諸族關係密切,早晚釀成大禍。我欣賞清惠有容乃大的襟懷,但在實際的情況下,我必須嚴守漢夷之別,否則塞外諸族將前仆後繼的插足中原,中土則永無寧日。北方既無力自救,惟有讓我們南人起而一統天下,撥亂反正,捨此再無他途,否則我大漢將失去賴以維繫統一的文化向心力,天下勢要長期陷於分裂。」

  接著哈哈笑道:「給清惠勾起的心事,使悶在腦袋中近四十年的煩惱傾瀉而出,宋某大感痛快。少帥現在當明白我宋缺的目標和理想,我助你登上帝座,為的非是宋家的榮辱,而是我華夏大漢的正統。一個偉大民族的出現,並沒有歷史上的必然性,得來不易,亦非依人們的意志而不能轉移,假若沒有始皇嬴政,中土可能仍是諸雄割據的局面。我希望千秋萬世後,華夏子民想起你寇仲時,公認你寇仲為繼嬴政和楊堅後,第三位結束中土分裂的人物。這是個偉大的使命,其他一切均無關痛癢。」

  寇仲心中湧起熱血,同時明白宋缺肯吐露埋藏心底多年心事的用意,是他其實並不看好這場與寧道奇的決戰,他的破綻在梵清惠,當他認為自己再不受對梵清惠苦戀左右之際,師妃暄卻代寧道奇下挑戰書,再勾起他當年的情懷,致一發不可收拾。使他無法保持在「捨刀之外,再無他物」的刀道至境,大失必勝之算。

  宋缺不但要寇仲明白他統一天下的苦心,更要他能堅持信念,縱使他宋缺落敗身亡,仍不會被師妃暄曉以大義,令寇仲放棄他振興漢統千秋大業的遺志。寇仲肅容道:「閥主放心,寇仲會堅持下去,直至為閥主完成心中的理想。」

  宋缺長笑道:「好!我宋缺並沒有看錯你,記著我們為的非是一己之私,而是整個民族的福祉。現在我可以放下一切心事,全心全意投進與寧道奇的決鬥,看看是他的道禪了得,還是我的天刀更勝一籌。你仍要隨我去作壁上觀嗎?」寇仲毫不猶豫的點頭。

  宋缺再一陣長笑,往前飄飛,深進大雪茫茫的潔白原野。寇仲緊追其後,一老一少兩大頂尖高手,轉瞬沒入大雪純淨無盡的至深處。

  ※※※

  「咯!咯!」獨坐客房內的徐子陵應道:「顯鶴請進,門是沒有上閂的。」

  陰顯鶴推門入房,掩上房門,神情木然的隔几坐到徐子陵另一邊。這是和酒館同一個街口另一所頗具規模的旅館,與伏騫告別後,他們在這裏開了兩間上房。徐子陵關心的問道:「睡不著嗎?」陰顯鶴木然點頭,頹然道:「我是否很沒有用呢?」

  徐子陵不同意道:「怎可以這樣看自己,你的患得患失是合乎人情。自令妹失蹤後,你天涯海角的去尋找她,雖然沒有結果,總有一線希望。現在令妹的下落可能由紀倩揭曉,換作我是你,也怕聽到的會是無法挽回的可怕事實,那時你將失去一切希望,至乎生存的意義,所以害怕是應該的。」陰顯鶴苦澀的道:「你倒瞭解我。」

  徐子陵目射奇光,道:「可是我有預感你定可與小紀團聚,我真的有這感覺,絕非安慰你而這麼說。」陰顯鶴稍見振作,問道:「你對伏騫有甚麼感覺?」

  徐子陵呆望他片刻,苦笑道:「我不想去想他的問題,大家終是一場朋友。」陰顯鶴道:「突利不也是你的生死之交嗎?可是在情勢所迫下,終有一天你會和他對決沙場。頡利和突利雖不時纏鬥,但在對外的戰爭上,為共同的利益,是團結一致的。我同意伏騫的說法,頡利和突利的聯軍將會在短期內大舉入侵中原,這是沒有人能改變的現實。」

  徐子陵問道:「他們有甚麼共同的利益?」

  陰顯鶴道:「我長期在塞內外流浪,找尋小紀,所以比你或寇仲更深切體會到塞外諸族的心態。他們最害怕的是出現一個統一強大的中原帝國,楊廣予他們的禍害記憶猶新。唯一我不同意伏騫之處,是西突厥的統葉絕不會在這種時間抽頡利的後腿,那是他們狼的傳統,見到一頭肥羊,群起噬之,以飽餓腹。目下李閥內分外裂,中土則因寇仲冒起而成南北對峙,若突厥人不趁此千載一時之機撲噬我們這頭肥羊,一俟李閥或寇仲任何一方統一中原,他們將失去機會。」

  徐子陵感到背脊涼浸浸的,陰顯鶴從未試過如此長篇大論去說明一件事,今趟大開金口且是字字珠璣,把塞內外的形勢分析得既生動可怖又淋漓盡致。忽然間,他深深的明白師妃暄重踏凡塵的原因,正是要不惜一切的阻止事情如陰顯鶴所說般的發展。政治是不論動機,只講後果。寇仲的爭霸天下,帶來的極可能是更大的災難。

  「子陵啊!你曾說過,若李世民登上帝座,你會勸寇仲退出。為天下蒼生,子陵可否改採積極態度,玉成妃暄的心願呢?」師妃暄的說話在他腦海中迴盪著。當時他並沒有深思她這段說話,此刻卻像暮鼓晨鐘,把他驚醒過來,出了一身冷汗。萬民的福祉,就在此一念之間。

  陰顯鶴的聲音在耳鼓響起道:「為何你的臉色變得這麼難看?」徐子陵口齒艱難的道:「我曾親眼目睹惡狼群起圍噬鹿兒的可怕情景,所以你那比喻令我從心底生出恐懼。」

  陰顯鶴嘆道:「突厥人一向以狼為師,他們的戰術正是狼的戰術,先在你四周徘徊咆哮試探虛實,瓦解你的鬥志,令你精神受壓,只要你稍露怯意,立即群起撲擊,以最凶殘的攻勢把獵物撕碎,且奮不顧身。」稍頓續道:「若我是頡利,更不容寇仲有統一天下的機會,對寇仲的顧忌肯定尤過於對李世民,因為沒有人比頡利更清楚寇仲在戰場上的能耐。這三個月許的冰封期正是頡利入侵的最佳時機。」

  徐子陵劇震道:「幸好得顯鶴提醒我,我並沒有想到冰封期有此害處。」陰顯鶴道:「子陵長於南方,當然不曉得北疆住民日夕提心吊膽的苦況,突厥人像狼群般神出鬼沒,來去如風,所到處片瓦不留。」

  徐子陵斷然道:「不!我絕不容這情況出現。」陰顯鶴洩氣的道:「我們還有甚麼辦法可想。」

  徐子陵皺眉道:「突利難道完全不看我和寇仲的情面嗎?」陰顯鶴搖頭道:「突厥人永遠以民族為先,個人為次,可達志便是個好例子。何況有畢玄支持頡利,只要畢玄插手,突利將不敢不從,否則他的汗位不保。在這種情況下,甚麼兄弟之情亦起不到作用,子陵必須面對事實。」

  徐子陵沉聲道:「我要去見李世民。」陰顯鶴愕然道:「見他有甚麼作用,你們再非朋友,而是勢不兩立的死敵。」

  徐子陵神情堅決的道:「你今夜這一席話,令我茅塞頓開,想通很多事情。在以往我和寇仲總從自身的立場去決定理想和目標,從沒想過隨之而來的後果。」輪到陰顯鶴眉頭大皺,道:「形勢已到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宋缺既出嶺南,天下再無人可逆轉此一形勢,子陵見李世民還有甚麼好說的?」

  徐子陵道:「我不知道!可這是令中原避過大禍的最後機會。若我不盡力嘗試,我會內疚終生,更辜負妃暄對我的期望。」陰顯鶴開始明白徐子陵的心意,倒抽一口涼氣道:「說服李世民有啥用,李世民之上尚有李淵,建成元吉則無不欲置李世民於死地,照我看子陵無謂多此一舉。」

  徐子陵露出苦思的神色,沒有答他。陰顯鶴嘆道:「寇仲再非以前的寇仲,他現在不但是少帥軍的領袖,更是宋缺的繼承者,在他肩上有很重的擔子,我真不願見你們兩個好兄弟因此事失和。」徐子陵道:「我沒法把得失逐一計較,只知中土百姓將大禍臨頭,他們受夠啦!好應過一段長治久安的安樂日子。」

  陰顯鶴點頭道:「子陵就是這麼一個只為他人著想,不計自身得失的人。可惜時間和形勢均抵回天乏力的境地,縱使寇仲前向李唐投誠,宋缺仍不會罷休。你最清楚寇仲,他在最惡劣的形勢下仍不肯屈服投降,何況是現在統一有望的時刻,他不但無法向自己交待,亦難向追隨和支持他的人交待,更無法向為他犧牲的將士交待。」

  稍頓後續道:「我說這麼多話,非是不瞭解子陵的苦心和胸懷,而是怕你犯險,戰場從來是不講人情的。你如此見李世民,他會如何對付你實是難以預料,即使念舊,李元吉、楊虛彥之輩更是絕不會放過你的。除掉你等於廢去寇仲半邊身,照我看李世民不肯錯過子陵這送羊入虎口的機會。」

  徐子陵深切感受到這似對所有事情均漠不關心的人對自己的著緊,感動的道:「我會謹慎行事的。」心中想到的是李靖,他本不打算找他,現在卻必須前去與他碰頭,再不計較此事會帶來的風險。

  陰顯鶴見不能說服他,盡最後的努力道:「你若要說服寇仲投降,何須見李世民?」徐子陵道:「若不能說服李世民,沒可能打動寇仲,我亦愧於遊說他。此事複雜至極點,牽連廣泛,一言難盡。」

  陰顯鶴沉聲道:「宋缺的問題如何解決?」徐子陵頹然道:「我不知道,只好見步行步,妃暄說她會營造一個統一和平的契機,希望她確可以辦到。」

  陰顯鶴斷然道:「我陪你去見李世民。」徐子陵道:「見過紀倩再說吧!」

  陰顯鶴嘆道:「與子陵這席話對我有莫大益處,比起天下百姓的幸福和平,個人的慘痛創傷只是微不足道。」徐子陵忽然探手弄滅小几的油燈,道:「有人來犯!」陰顯鶴抓上背上精鋼長劍,破風聲在窗外和門外響起。

  ※※※

  漫空風雪中,宋缺和寇仲立在伊水東岸,俯視悠悠河水在眼前流過。直到此刻,寇仲仍不曉得寧道奇約戰宋缺的時間地點。宋缺神態閒適,沒有半分趕路的情態。忽然微笑道:「少帥對長江有甚麼感覺?」

  寇仲想起與長江的種種關係,一時百感交集,輕嘆一口氣,道:「一言難盡。」宋缺油然道:「長江就像一條大龍,從遠西唐古拉山主峰各拉丹冬雪峰傾瀉而來,橫過中土,自西而東的奔流出大洋,孕育成南方的文明繁華之境。與黃河相比,大江多出幾分俏秀溫柔。江、淮、河、濟謂之『四瀆』,都是流入大海的河道。天下第一大河稱語的得主雖是黃河,但我獨鍾情大江,在很多方面是大河無法比擬的。」

  寇仲完全摸不著頭腦,不明白宋缺為何忽然說起長江來,且似對大江有種夢縈魂牽的深刻感情,語調卻蒼涼傷感。宋缺續道:「我曾為探索大江源頭,沿江西進,見過許多冰川。那處群山連綿,白雪皚皚,龐大無比的積雪塊,在陽光下溶解,沿冰崖凹處陷下,形成千百計向下瀉流的小瀑布,匯聚成河,往東奔流,其勢極其壯觀,非是親眼目睹,不敢相信。」寇仲聽得心懷壯闊,道:「有機會定要和子陵去開眼界。」

  宋缺提醒道:「你似是忘記玉致。」寇仲頹然道:「她絕不會隨我去哩!」

  宋缺微笑道:「若換過昨天,我或會告訴你時間會沖淡一切,現在再不敢下定論。等當上皇帝後,你以為還可以隨便四處跑嗎?」寇仲喪然若失,沒有答話。

  宋缺回到先前的話題,道:「人說三峽峽谷與寬谷相間、既有雄偉險峻的瞿塘峽、秀麗幽深的巫峽和川流不息的西陵峽,為長江之最,這只是無知者言。大河的周圍奇景在前段金沙江內的虎跳峽,長達十數里,連續下跌幾個陡坎,雪浪翻飛,水霧朦朧,兩岸雪山對峙,冰川垂掛、雲繚霧繞,峽谷縱深萬丈,幾疑遠離人世,才是長江之最。」寇仲苦笑道:「恐怕我永無緣分到那裏去引證你老人家的說話。」

  宋缺沒有理他,淡淡道:「我的船就在那裏沉掉,當我抵巴蜀轉乘客船,於一明月當空的夜晚,在艙板遇上清惠,我從未試過主動和任何美麗的女性說話,可是那晚卻情不自禁以一首詩作開場白,令我永恆地擁有一段美麗傷情、當我以為淡忘時卻比任何時間更深刻的回憶。」寇仲心中劇震,想不到宋缺仍未能從對梵清惠的思憶中脫身,此戰實不可樂觀。

大唐雙龍傳七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