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五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章 情孽糾纏



  寇仲正要和常何入宮拜年,獨孤鳳從後趕來,同常何賠個罪,把寇仲請到一旁說話,道:「莫先生果然醫道如神,由昨天到現在,嬤嬤不知多麼酣適。睡覺也沒喘氣。她說三十年來從未試過像昨晚的一覺睡至天明,所以特別囑鳳兒來請先生枉駕,好讓他能當面謝你。」

  自知道無漏寺的可能性更大,寇仲對獨孤鳳的嫌疑府第興趣相應下降。喑忖若治好尤楚紅的哮喘病,這老惡婦不知變得如何厲害,乾咳一聲道:「鳳姑娘勿要客氣,小人今天實在太忙。過兩天有空,定會登門拜訪老夫人和鳳姑娘。」獨孤鳳諒解的道:「莫先生現在肯定是長安最忙的人。噓!昨晚莫先生真神氣,昂首闊步的走出來證明那叫莫為的傢伙其實輸了,對方還不敢不承認。你還大方為他療傷!爹和哥他們都很讚賞你。」

  寇仲有點招架不了她崇慕的目光,心想好的不靈醜的靈,若她真看上自己這「醜漢」,就麻煩透頂。尷尬的道:「我倒沒想過要指證莫為那傢伙是輸家,只憑心中的感覺來行事。嘿!我要趕往皇宮去,過兩天才給老夫人拜年。」獨孤鳳甜笑道:「我剛從皇宮回來,昨晚我、淑妮和你們的五小姐鬧了個通宵。今日是元旦賀朝,皇上在太極殿的龍座上,接受文武大臣、王公貴戚入內朝賀。宮內管弦齊奏,喜樂大作,就算舊朝楊廣做皇帝時,也不外如是。」

  幸好此時常何回來催駕。獨孤鳳才依依不捨的放人。寇仲鬆一口氣,坐上常何為他準備的馬車。常何笑道:「她看來對你有點意思哩!」寇仲苦笑道:「她只是看上我的醫術,無論家世、身分、才貌,小弟那配得她起。」

  常何正容道:「這我可不同意,現在只要你老哥肯點頭,保證太醫一職會落到你身上。這可是正二品的大官,與劉政會、溫彥博等同級,一統天下後全國的大夫都是你屬下。」寇仲道:「我這人天生不愛做官,有甚麼比自由自在更寫意。正為如此,所以這些高門大族出身的貴女,小弟實無福消受。」

  常何笑道:「尚秀芳又如何?我和政會都感到她對你與別不同。」寇仲失笑道:「此事更不可說笑,她是天上的仙女,我這凡人怎敢妄想。」

  蹄音響起,一騎從後追來。常何和寇仲愕然往後望去。

  ※※※

  來找他們的是侯希白,徐子陵和雷九指才知自己是大驚小怪。侯希白滿臉春風的先向他們拜年,坐下道:「麻煩子陵扮回莫為,今日我剛到秦王府拜年,回程途中就給胡小仙抓個正著,還迫我立即隨她回明堂拜見『大仙』胡佛,幸虧小弟應付女人算是頗有一手,但仍要費盡脣舌才脫得身,事後還要向卜傑等解釋一番。」

  徐子陵輕鬆寫意的感覺立即一掃而空,問清楚情況後。道:「你的不死印法練得如何?」侯希白精神大振的道:「石師果是不世奇材,竟能創出這般博大精深的功法。沒有一年半載的時間,我怎練得出成績來。現在我是囫圇吞棗的把全卷強記。然後把印卷燒成灰燼,好讓楊虛彥永遠得不著它。」

  雷九指嘆道:「那你昨晚肯定沒睡過。」侯希白灑然道:「睡少一晚半晚,算甚麼一回事。」

  徐子陵正容道:「侯兄可小心點,我們昨晚雖偷得乾淨俐落,但肯定楊虛彥會猜到我們身上。且令師的反應頗難預料,若他決定毀掉侯兄,侯兄的處境將非常危險。」侯希白苦笑道:「我早想過這後果,卻是別無選擇,所以才要把印卷毀去,除非石師不顧師門規矩,否則縱使小弟性命不保,楊虛彥仍失去了學不死印法的資格。」

  雷九指忍不住問道:「令師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侯希白臉容轉黯,好半晌才搖頭道:「我實在弄不清楚,自少我就是個孤兒,由石師的一個僕人養大,石師每隔一段時間就來看我,傳我各種技藝武功。有時他像個慈愛體貼得無微不至的慈父,有時卻像個冷酷無情的陌生人。我不知該怎樣去形容他才貼切。」

  徐子陵斷然道:「侯兄不若立即離開關中。」侯希白一震道:「你肯定他會殺我。」

  雷九指不解道:「只要石之軒看不穿小侯假扮莫為的身分,他仍該是安全的。」徐子陵神色凝重的道:「旁觀者清,沒有人比石之軒更清楚侯兄的底細。莫為來自巴蜀,兼又武技高強,終會惹起他的懷疑。昨晚皇宮一戰,於我們實有害無利。」

  侯希白色變道:「現在我、子陵和少帥三人的命運已緊連在一起,只要有一人給看破,另兩人將會受牽連。」徐子陵微笑道:「所以我才要你一走了之,既可避免胡小仙的糾纏,又可令我們少去一個露出破綻的弱點。侯兄更可以潛心修練不死印法,可說一舉三得。」

  侯希白沉吟半晌,俊容忽明忽喑,好一會才道:「子陵是否準備妥和石師作正面的衝突。」徐子陵嘆道:「侯兄果然是明白人,為免侯兄左右為難,兼有其他方面的考慮,侯兄實應立即離開,此乃上上之策。」

  侯希白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道:「你們不惜一切的助我取得《不死印卷》,我卻一走了之,若你們有甚麼事,我侯希白以後必會寢食難安。」雷九指道:「我倒同意子陵的提議,這對兩方面均有好處。至於他們兩人,你更不用擔心,甚麼場面情況他們不曾應付過。」

  徐子陵不容他多想,道:「侯兄立即回去,修書一封,大致說明自己是弓辰春而非莫為,因被胡小仙識破身分,兼昨晚一戰受了內傷,故不辭而別等諸如此類的說話。舞文弄墨,你當然比我在行。」侯希白苦笑道:「小弟從未想過會結下有過命交情的朋友,今天卻交到三位。好吧!就依子陵所言。」

  徐子陵微笑道:「這一著必大出石之軒和婠妖女等意料之外,我們亦扳回一點上風。由現在開始我們要把主動權握在手裏,否則定是飲恨長安的終局。」侯希白探手和他相握,雙目射出深刻的感情,道:「保重!」言罷灑然而去。

  ※※※

  常何定神一看,低呼道:「是秀寧公主的人。」寇仲暗叫不妙,那人策馬來到車旁,施禮後道:「秀寧公主今早上朝賀歲後,忽感不適,有勞莫先生入宮診理。」

  寇仲心知肚明是甚麼一回事,自己錯在昨晚太露形跡,這麼大搖大擺的站在殿心與徐子陵同時亮相,熟悉自己的李秀寧當然可一眼看破。只好對常何苦笑道:「入宮後我們只好分道揚鑣,更麻煩你向太子殿下替我賠個罪,我看過秀寧公主後,還要去見尚秀芳呢!」

  ※※※

  徐子陵的雍秦重臨東大寺旁的玉鶴庵。報上來意後給領到布置清淡簡樸的迎客堂。他生性淡薄,酷愛自然。客堂除几椅外就只四面空壁,反令他有舒泰閒適的寧和感覺。在寧靜的心境裏,他腦海中淨現出目下長安的形勢。尤鳥倦確沒向他撒謊,祝玉妍、趙德言和石之軒聯手進行一個倒垮李世民的大陰謀,只要他們計劃成功,如日中天的大唐國將四分五裂,由盛轉衰。

  若他猜得不錯,這陰謀的核心人物該是楊文幹、楊虛彥和香玉山三人。密謀在李淵到終南山腳仁智宮舉行一年一度的田獵時,把李世民及他的手下一舉殲滅,再控制李淵,迫他遜位與李建成。那時只要能架空李建成,大唐國便要落入楊文幹和楊虛彥手上,等若舊隋楊姓餘孽重新復辟。

  李世民和他手下一眾天策府戰將親兵,乃身經百戰的不敗雄師,黑甲鐵騎,更是名懾天下。戰場可不比江湖上的打鬥仇殺,講求的是群體的力量,通過組織、訓練、兵法、戰陣、策略、指揮表現出來,不存僥倖。若正面硬撼,楊文幹一方就算人數多上數倍,也難以得逞。一旦讓李世民方面動員大唐軍,十個京兆聯亦吃不完兜著走。所以楊文幹只能覷其無備,以雷霆萬鈞之勢,攻李世民一個措手不及。

  香玉山之所以參與其事,最重要他是連李世民都不曉得的外人,故能在天策府的監視網外行事。假若陰癸派那批在江南製造的精良火器落入他手上,在某一特定環境下,確能發揮難以想像的殺傷力。至此豁然而通,為何屬沈法興的海沙幫肯供應火器與白清兒,皆因李世民已成其他割據群雄的頭號大敵。香家由明轉暗,似是為怕他和寇仲,事實上卻暗中勾結魔門諸派,一方面繼續為蕭銑辦事,另一方面則對付他們兩個。

  他現在可肯定一旦知道寶藏所在,祝玉妍會傾盡全力把他們殺死,以獨吞寶藏,再利用寶藏內的財物兵器,助林士宏取得天下。徐子陵有個感覺,就是石之軒早看穿侯希白的身分,甚至經過昨晚之事後,寇仲亦露出底兒,只是他沒有告訴楊虛彥。憑石之軒的實力,覷準時機,肯定可把邪帝舍利從他們手上搶去。

  現今的形勢對他和寇仲非常不利,一舉一動,全在環伺群敵的監視下,而他們對楊公寶庫仍全無頭緒。所以須從被動爭回主動,否則會處於一直挨打的劣勢。想到這裏,不由嘆一口氣。

  窗外細雪紛飛,平添新年度開始的一份莫名的惆悵。師妃暄輕柔的聲音響起道:「新年開始!萬象更新。一年之計在於春,子陵有甚麼新的大計呢?」

  徐子陵向入門處瞧去,立時呆了起來。

  ※※※

  李秀寧所居的公主府「宜雨軒」位於西苑東,利用原本的自然環境建成一組園林院落,雅緻清幽,與皇宮其他殿院相比,多出一份清新的氣息。主建築設在南端,北部疊湖設石山,其上架曲折小橋,人工湖來至廳堂處,轉化為屈曲溪流,點綴以奇石。水流繞軒西側流入軒南的扇形湖,造成湖水泊岸的蕩漾效果,頗有原野意境,把水和建築物的關係處理得異常出色,顯是出於高手構思。

  不知是否這兩天腦海中轉動的盡是各類型建築的圖象,寇仲很自然地欣賞景物的關係和從而衍生的效果,津津入味。步過小橋,穿過主軒,寇仲直入內院,登堂入室的到達李秀寧閒人免進的香閨!心中百感交集。這些年來,他雖蓄意把愛念轉移往宋玉致身上。但對李秀寧這位令他首次傾心愛慕的美女,仍是不能忘情。平時只是壓制下去,見著她立即舊情翻湧,難以自已。

  李秀寧坐在臥室外進小廳堂一張臥椅上,見他進來,示意免去俗禮,命其他宮娥小婢離開。寇仲傻兮兮的在她旁坐下,李秀寧嘆道:「唉!真拿你這人沒法。教人家怎辦才好?」

  寇仲當然明白她心情的矛盾。他寇仲已成李家的大敵,到長安更是圖謀或能顛覆唐室的寶藏。李秀寧要告發他既不忍,為他隱瞞又對父兄有愧。左右為難處,可以想像。她頭梳雙螺髻,額前戴著珊瑚製成的精巧箍兒,身穿高領、湖水綠色透暗黃花紋的連身羅裙,外披禦寒棉袍。華麗的衣飾不失其清麗脫俗的氣質,看得寇仲怦然心動,又自卑更自苦。

  李秀寧美目往他瞧來,道:「為何不說話?」寇仲苦笑道:「公主不用為難,我們和令兄世民達成協議,我們助他渡過難關,他則不理會我們在長安的行動。當我真能把寶藏運走,他才會尋我晦氣,這麼說公主會否心中好過點?」李秀寧訝道:「甚麼難關?」

  此時婢子的聲音在門外道:「啟稟寧公主,準駙馬爺到。」寇仲虎軀劇震,失聲道:「準駙馬爺?」

  ※※※

  徐子陵是首次見到師妃暄回復女兒身的打扮,更是首次見到她穿上灰白的出家人粗布麻衣。如雲的秀髮瀑布般隨意地瀉落肩膊後背,絕世玉容恬淡無波,樸素的布袍反襯得她麗質天生,完美無瑕。徐子陵心中一陣酸楚,肝腸欲斷。師妃暄以這打扮模樣來見他,正是向他展示自己是個出家人,絕不會涉足男女情事。

  他忽然感到與她的交往,有如春夢秋雲,最終只能在思念中追憶,不堪回首。心中忽然湧起衝動,若現在一走了之永遠都不再見她,會有甚麼樣的後果?她會難過嗎?又或後悔?這衝動雖只能在腦海的幻想中出現,但想想已能為因此而來的痛苦得到報復快感,更可稍稍補償他遭這般對待的失意。

  徐子陵忍受著貫襲心頭的諸般感覺,然後猛吸一口氣,把所有胡思亂想排出腦海之外,心頭回復止水的平靜。就在這一刻,他暗下不移的決心,再不會對師妃暄有任何憧憬和妄念。對方的反應,很可能是因自己改名「雍秦」而來。雷九指今趟是害得他慘了,但亦令他由此更明白師妃暄的心意。

  師妃暄在他旁坐下,清冽的春風從靜和沉靜的院落透窗輕輕吹進來,帶進雨雪的氣味。青藍的天空像是消失了,只能看到白茫茫的春雪永無休止的飄降而下,這世上彷似再不存在其他事物,只有兩顆心在跳動。

  徐子陵目光投在靴尖處,平靜的道:「魔門三大巨頭祝玉妍、石之軒和趙德言確聯合起來,密謀行刺秦王。」師妃暄沒有甚麼特別的反應。淡淡道:「聽說子陵昨天曾來找妃暄,並碰上秦王,談過一會。」

  徐子陵點頭道:「這或者是老天爺的安排,令他能渡過此劫。」師妃暄皺眉道:「秦王為提防建成、元吉有不軌行為,一直非常小心,縱使偷襲,亦未必能奏效。宋金剛曾作嘗試,結果仍是無功而返。」

  徐子陵道:「今次的計劃會更加週祥。聽說會用到大批火器,若再有適當時機配合,兼之秦王的注意力又只集中在長林軍的動靜上,說不定會陰溝翻船。」師妃瑄秀眉緊蹙起來,訝道:「李淵一向對兵器火器等管制很嚴,除非出於強搶,否則哪來大批火器?」

  徐子陵道:「所以只要我們查到這批火器所在,可把整個陰謀揭破及摧毀。且由於此舉與楊文幹、楊虛彥及和突厥人都有牽纏,李建成在不能卸責下,秦王或能因此名正言順成為太子。」師妃暄美目亮起來,微笑道:「子陵可否說得詳細點呢?」

大唐雙龍傳五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