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五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一章 誤陷敵阱



  柴紹旋風般衝進來,寇仲知機退往一旁,心中委屈卑苦之情,確是如在寒天飲雪水,只有飲者才曉得其中的滋味。李秀寧沒有猜到柴紹忽然闖到,體會到寇仲心中的感受,皺眉道:「你不是往天策府見秦王嗎?」柴紹關切之情,溢於言表的道:「聽到公王貴體染恙,柴紹……」

  李秀寧怕他識穿寇仲,打斷他的話向寇仲道:「莫先生是大忙人,秀寧不敢浪費先生寶貴的時間。人來!給我送莫先生回去。」柴紹俊目往寇仲射來,道:「讓我送莫先生吧!」

  寇仲忙道:「駙馬爺勿要客氣,寧公主的病起因在過份焦慮,兼又旅途奔波,染了點風寒。駙馬爺只要開解公主心中鬱結,自會不藥而癒。」寇仲思想何等敏捷,猜到柴紹請纓送他是為私下探問李秀寧的病情,這方面他和李秀寧沒有對過口供,倘事後柴紹拿來比對李秀寧的答話,肯定露出馬腳。所以特別在李秀寧面前說出病況,不至露出破綻。

  柴紹當然曉得李秀寧正為三位兄長的鬥爭心煩,故寇仲這隨手拈來的病因絕對無懈可擊。寇仲雖不歡喜柴紹的架子,但卻知柴紹對李秀寧的鍾愛,確是發乎真心。柴紹熱情的道:「讓柴紹送先生到宮門吧!」寇仲只好答應。

  事實上他該感謝柴紹中斷他和李秀寧的說話,因為不想看到她不開心的樣兒。但另一痛苦的收獲就是李淵已正式為兩人定下名份,他寇仲可以心死了。

  今天會是他非常忙碌的一天。昨晚他和徐子陵因應最新的形勢作好部署,今日會分頭進行,然後再聯手出擊。見尚秀芳之前,他還要先找一個人,若此人肯與他們合作,勢將勝算大增。

  ※※※

  師妃暄聽罷沉吟不語,美目閃耀智慧的采芒。徐子陵忽然問道:「師小姐會否出手對付敵人呢?」師妃暄訝道:「子陵為何問得這麼古怪?」

  徐子陵把因師妃暄絕情的暗示而生的打擊創傷深深埋藏,回復一貫的從容瀟灑。他對師妃暄從來沒超過野心妄念。但雙方間一直保持著某種若即若離的微妙關係,不過師妃暄的行動卻把這美妙難言的關係一手搗破。他微笑道:「師小姐除了曾因和氏璧刺過小弟幾劍,就只有跟婠婠動手比拚過,小弟才有此問。」

  師妃暄莞爾道:「學劍就是用來降魔衛道,怎會不和人動手?妃暄只因背後有師門撐腰,江湖同道都給足妃暄面子,所以才沒有動輒大興干戈的情況。最微妙處是魔門和妃暄所代表的一方,存在著不成文的默契,就是婠婠才是妃暄的對手。假若有人破壞這種平衡,將會惹起佛道兩門和魔門的軒然大波。」徐子陵道:「這麼說,師小姐是不宜出手對付魔門的人哩?」

  師妃暄秀眸深深的凝望著他,道:「你們想對付誰?」徐子陵若無其事的道:「石之軒!」

  以師妃暄的修養,亦嬌軀微顫。道:「你曉得他在那裏嗎?」徐子陵道:「我可以說出來,但小姐必須為我們保守秘密。」

  師妃暄緊盯著他,輕搖螓首道:「為何你兩人總可能人之所不能,妃暄動用了手上所有籌碼,對石之軒的行蹤仍是全無頭緒,你們卻像不費吹灰之力就把他找出來。」徐子陵道:「這或者是天意,無漏寺的主持就是石之軒的化身。」

  師妃暄愕然道:「竟有此事,無漏寺主持大智聖僧乃著名有德行的人,大都份時間都閉關修行,罕與外人接觸。唉!這確是隱蔽行藏的妙法。你們是怎樣查出來的?」徐子陵解釋後,師妃暄才知他扮岳山時曾和石之軒交過手,不解道:「你兩人在知道石之軒的實力後,仍有信心去對付他嗎?」

  徐子陵淡淡道:「這事遲早都會發生,問題是由那一方主動出手,我本想邀小姐參與,但聽小姐剛才的話,顯然並不適宜。」

  師妃暄玉容回復平靜,望往窗外密密的雪點,柔聲道:「道窮則變,變則通。佛家講清淨無為,魔門則專走極端,石之軒把兩種有若南轅北轍的思想哲論,合而為一衍成不死印法,死生交換互替。無論敵手如何高強,他總能把對方的力量全部或部份的轉化為自己的力量,利己損人,故似能立於不敗之地。直到今天,我們雖殫思竭慮,仍未尋得有效剋制他的方法。希望你們能再創奇蹟,為民除害。」

  徐子陵心忖自己和寇仲也從過去的戰鬥經驗悟得借力卸勁的功法。只是和石之軒相比之下變得微不足道而已。問道:「石之軒曾因貴齋碧秀心前輩而生出破綻,究竟是甚麼破綻,你們又為何能夠知道?」

  師妃暄正容道:「我要說的是一向秘而不宣的事,『散真人』寧道奇曾先後三次與石之軒交手,早前兩次都是兩敗俱傷。但最後一次交手發生在石之軒與秀心師叔相好後,石之軒卻落荒敗逃,回去後就寫下不死印卷,間接害死秀心師叔。石之軒自此銷聲匿跡,到現在才再現魔蹤。」徐子陵恍然道:「原來如此,那你們是推測出來的。」

  師妃暄嘆道:「我非是想長石之軒的志氣,你們對付石之軒之舉,必須三思而行。石之軒脾性古怪,一旦激起凶性,會不顧一切置你們於死地。」徐子陵冷哼道:「彼此!彼此!只要他是人,就有被殺死的可能性。我現在還要去見秦王,師小姐可否負責查探那批火器的來龍去脈,對陰癸派的事,小姐該比秦王更有辦法。」

  師妃暄嘆一口氣,秀眸射出徐子陵難以明白又看得怦然心動的深刻感情,點頭道:「這事交由我辦,子陵要小心些哩!」

  ※※※

  波斯胡寺位於朱雀大街之西,清明渠東的崇德里內,由於其形相獨特,隔遠可見到胡寺菇狀的大圓塔尖頂聳峙在附近民房之上。崇德里的布局亦與其他里坊不同,以縱橫道路形成方格網絡的格局不變,但在貫通東西、南北兩里門的兩條主幹街道的交叉處卻開設圓形廣場,波斯胡寺就矗立於廣場之北,成為整個里坊的焦點,也增添長安的國際色彩。

  寇仲冒著飄飛的雨雪,換上滿臉絡腮鬍子的面具,把特製的錦袍反過另一面來穿,直闖波斯寺。昨晚徐子陵偷聽安隆和楊虛彥的密話,得到很多珍貴的消息。其中之一就是關於雲帥。這西突厥的國師高手,雜在一群胡商中,混入長安,之後不知所蹤。由於雲帥已成石之軒的死敵,所以安隆大為緊張,更怕雲帥來尋他晦氣,所以立即通知石之軒。石之軒則教安隆去找楊虛彥,著他利用李建成的力量把雲帥除掉。

  際此風雲險惡之秋,邪帝舍利當然比雲帥的生死更為重要,石之軒不願出面是可以理解的。

  廣場上滿是嬉玩的兒童,雨雪並不能減低他們的興致,鞭炮響個不絕。人人穿上新衣,碰面只說吉祥的話,一片新年佳節喜氣洋洋的氣氛。胡寺中門大開,不斷有高鼻深目,一看便如是胡人的到寺內作禮拜。到達石階下,寇仲心叫一聲「老天爺保佑」,先脫掉假面具,才登階入寺堂。

  寺堂入門處是個迎客間,擺滿靴鞋。入寺拜神者均須赤足,寇仲正要入鄉隨俗,一名胡人迎上來道:「這位仁兄,是否第一趟來?」他的漢語字正腔圓,當是長期在此定居。寇仲目光掃進堂內,只見四列共十二根大圓柱分左右撐起殿堂高聳的空間,正在裏面伏地膜拜的近百名波斯胡人在對比下變得異常渺小。

  寇仲把心一橫,扯著他到一邊低聲道:「我確是第一趟來,為的是要找一位朋友。我和他在南陽失散後,失去聯絡。」那人露出提防戒備的神色,道:「你的朋友高姓大名?」

  寇仲把聲音壓得更低,道:「他是你的族人,又是西突厥的國師。」那人猛地一震,雙目精光大盛,往他瞧來。寇仲反鬆一口氣,知他如此反應,皆因是曉得雲帥的事,微笑道:「麻煩你告訴雲國師,就說寇仲有急事見他好了!」他是不能不報出身分。更沒充裕時間用別法尋他,只好來個開門見山式的求見。若這注押錯,無論甚麼情況,只要他能脫身,仍可搖身一變成為醜神醫,誰也揪不著他半點漏子。

  那人猶豫片晌,終點頭道:「你在這裏稍等一會,千萬不要亂走。」言罷入殿去了。

  ※※※

  徐子陵先與李靖碰頭,再在他安排下入宮見李世民。在密室中,李世民和李靖聽罷徐子陵的說話,都露出凝重的神色。徐子陵道:「在一般的情況下,魔門這三大巨頭絕不會攜手合作,可見世民兄令他們萬分戒懼,怕一旦讓你得到天下,魔門將永無天日,沉淪不起!對他們來說,天下是愈亂愈好。」

  李世民點頭道:「我是佛道兩門支持的人,他們當然不願見我得勢。」又沉吟道:「照子陵看,我兩位兄弟是否有參與這行動?」

  徐子陵搖頭道:「該沒有直接的關係,會否暗中支持則很難說。楊文幹始終是他們的人,他們怎都脫不掉包庇叛黨的責任。」李靖沉聲道:「我才不信太子殿下對此事一無所知。」轉向徐子陵道:「香玉山這小賊自動送上門來,我們要教他來得去不得。」

  徐子陵道:「此事尚須從長計議,我和寇仲都認為一刀把他幹掉是太便宜他。對這種幹盡傷天害理勾當的邪惡家族,我們定要把他們連根拔起,使他們難再作惡。」

  李世民欣然道:「理該如此。」旋即道:「莫神醫是否寇仲。」

  徐子陵苦笑道:「終瞞不過秦王。」李世民笑道:「連這都看不出,我李世民要栽到家啦!寇仲確是好漢子,王兄雖迫他來陷害我,想他誣指我下毒害張婕妤,他仍不肯就範。請告訴他我李世民非常感激。」

  徐子陵愕然道:「秦王竟連此事都曉得。」李世民淡淡道:「他們在我天策府內布有內奸,我李世民當然懂得回敬。唉!想不到關外是戰場,關內則是另一個戰場。軍情第一,誰都不能怪誰。」

  李靖道:「既知道叛賊準備在終南山春獵時發動攻擊,我們該如何應付。」李世民道:「甚麼事也不要做,以免打草驚蛇,我們只須全力找出那批火器,再來個人贓並獲,便可奏請父皇發兵,把叛逆一併鏟除。」徐子陵心中佩服,這確是上上之策。

  李世民忽又露出傷感的神色,嘆道:「與子陵和仲少的合作,確是人生快事。你們對我是有恩有義,想到他日此情難再,豈能無憾。」徐子陵道:「世事的發展,往往出人意表,秦王至緊要理好迫在眼前的事,其他的,明天再想吧!」

  ※※※

  那人回到寇仲身邊,低聲道:「少帥請隨我來。」寇仲隨他從一側繞往殿堂後的院落,那人墮後少許,道:「這兩天不時有陌生人來探頭探腦,所以我們特別小心。幸好帥爺吩咐過,只會見少帥和徐爺兩人,否則我怎敢為你通傳。」

  寇仲心中暗讚雲帥英明神武,問道:「老兄高姓大名。」那人答道:「我的名字很長,簡單些叫我他拿吧!帥爺是我的主子。」

  再穿過一道長廊,他拿領他到一間充滿異國情調,地板鋪上一塊波斯地氈的小廳堂坐下,道:「帥爺立即會來,我還要到外面打點!」寇仲連忙道謝。

  他臨去時順手掩門,寇仲環目一看,這小廳堂除入來的門外,竟沒有半扇窗子,卻沒有不通氣的感覺,原來在離地兩丈許處開有一排三個透氣孔。無論四壁和天花,都非常堅固。即使以寇仲的功力,也自問沒法破壁而出,頗有點進入囚室的感受。忽然他心中生出很不妥當的感覺,照道理雲帥不該在這種若給人守著門口,便插翼難飛的地方見他。

  要知東突厥憑著與李建成的關係,在長安勢力極大,雲帥與他和徐子陵處境相同,一個不小心,就要吃不完兜著走,另一疑點更從心中升起,照道理安隆昨天才去通知楊虛彥,而他拿卻說這兩天都有人來探頭探腦,實於理不合。寇仲想到這裏,清醒過來,從座位彈起,往門口撲去。

  步履從空中落下著地的聲音,在門外響起。寇仲大叫中計,雙拳齊出,猛擊門上。木扇往外激濺四射,寇仲如飛掠出,正好落在敵人重圍之內。

大唐雙龍傳五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