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五 線上小說閱讀

第六章 邪王再現



  跨過門檻,三人彷彿進入另一天地,成真那從街上看去毫不起眼的屋宅,事實上佔地頗廣,首先是以夯土為牆、土坯起卷式屋頂的打鐵工場,製馬刀為主,工具設備一應俱存,於此可窺見統萬城打鐵業的興盛。

  成真見寇仲和徐子陵趣味盎然的審視土坯平頂屋的質料架構,道:「這種夯土在這裏非常普遍,取之不盡,黏性特強,容易脫水成型,最大優點是隔熱性能良好,冬暖夏涼。」兩人很想問赫連勃勃是否每起一屋,不是殺起屋的匠人就是殺測試牆身堅固度的兵士,不過想起此問將會大煞風景,只好按下不提。

  跋鋒寒隨手取起一把製成的馬刀,問道:「鐵料是否從附近採回來的?」成真答道:「鐵料主要由黑水部的鐵弗由供應,所以在這裏幹打鐵的,都要看他的指示行事。」

  穿過工場的後門,是天井院落,上蓋天棚,種植葡萄,下開水井,充滿生活的氣息。接著是內進的起居室,牆面用木模壓印圖案花紋,牆掛毛毯作裝飾,鋪葦蓆,設地炕、灶台,土牆置壁龕,外掛色彩華麗的帷簾,對寇仲和徐子陵來說,充滿異國的情調。最後是膳廚、馬廄、茅廁、窖藏、客舍等附屬建築。

  成真髮妻早逝,有五子兩女,孫子成群,女兒早出嫁,五子中三子娶妻,仍依俗例住在父親家中,繼承父業。對他們這三個客人都非常熱情,招呼周到,充分表現出塞外民族的好客作風。一頓晚膳在熱鬧的氣氛下進行,出席者只限家內成年的男性,賓主盡歡。席間寇仲和徐子陵大開耳界,聽到不少有關塞外諸族的奇風異俗。

  例如奚族的婚娶習俗,在徵得雙方家長同意後,新婿先把新娘「偷」走,之後新郎與新娘同到女家生活,到新娘懷孕,夫婦才回歸男家。寇仲以他日趨圓熟的突厥話問跋鋒寒道:「你們突厥人有否這偷新娘的風俗?」跋鋒寒道:「我們比較像你們漢人,即請人做媒向女方提親,議定需若干牲畜為聘禮。」

  成真的大兒子木克忽生感觸,嘆道:「我們之所以不遠千里的遷到統萬來,正是要躲避你們突厥人,不願被擄去作奴隸。」跋鋒寒訝道:「統萬雖非突厥直接管轄的屬土,但仍在東突厥的勢力範圍內,恐仍非樂土。」

  成真道:「突利和頡利作風不同,突利對領地內各民族一向寬容,不像頡利般動輒搶掠擄劫,而統萬處於突利的領地內,所以各民族都能和平相處,少有大規模的衝突。」木克接口道:「所以統萬的人都希望突利能擊退頡利,不過突利現在的處境頗為不妙,一邊是頡利實力比他雄厚的大軍壓境,另一邊則是栗末靺鞨的立國,令他左右受敵,形勢於他不利,我們只能求地神保佑他。」

  跋鋒寒沉默下去。徐子陵糊塗起來,問道:「在這廣闊無際的草原曠漠之地,九成以上是逐水草而居的遊牧民族,如何定國界或領地?」成真答道:「有實力的民族,各自佔據隨季候轉移的大小牧場,以河湖為分界線,弱小的民族若要共用牧場,須按人口向牧場的主子進貢,像統萬每年都要向突利獻上兵器箭矢,等若繳稅。」

  寇仲抓頭道:「草原這麼大,敵進我退,敵退我進,如何分出勝負?」跋鋒寒道:「大草原的戰爭與你們中土的攻城掠地戰大不相同,打的是殺人和搶掠的消耗戰。例如在你們大隋仁壽年間,突厥的阿勿思力俟南侵當時歸附隋室的啟民可汗,一次就搶走牲畜二十餘萬頭,令啟民可汗無力反擊,而對方則勢力驟盛,繼續其殺人放火行徑,當然不在話下。在突厥,只有死在戰場上的人才受尊重,還可在墓地旁立石為記,生前殺一人者立一石,有些人立石以千百塊計。」

  木克道:「還有是擄走別族的年輕男女為奴隸,迫他們從事生產,以支持戰爭。」徐子陵苦笑道:「這樣以戰養戰,不要也吧!難怪頡利每次寇邊,除殺人放火外,還大量掠奪我們漢人子女,原來是這種草原消耗戰的延續。」

  寇仲沉聲道:「這恰是頡利的不足處,善攻掠而不善守成,故才要倚賴漢人走狗為他們打頭陣。」跋鋒寒道:「現在有趙德言作頡利的軍師,情況有可能改變過來,所以若頡利擊垮突利,不但大草原各民族首當其衝,苦不堪言,你們漢人亦將永無寧日。」

  成真舉道:「夜啦!明天我們再聊過。」

  ※※※

  三人被安置在後宅的客舍住宿,其布置有如一個泥土製成的平頂帳幕,席地安寢,他們仍未有睡意,坐地挨牆說話。寇仲道:「我們該怎辦呢?在這裏呆等祝妖婦的消息,不知要苦待至何時。」跋鋒寒道:「我們就以三日為限,等不到祝妖婦的話,立即動程去找馬吉,說不定仍來得及。」


  寇仲道:「真奇怪,石之軒既到過赫連堡,為何對統萬卻過門不入。更令人難解的是他那般荒野逃竄,而不應到像統萬這種人口密集的地方來。」跋鋒寒道:「唯一的解釋是石之軒擺脫不掉祝妖婦的糾纏,所以回頭反噬,甚至曾和祝妖婦交手。祝妖婦因獨力不足以纏死他作與敵偕亡之舉,被迫向我們低聲下氣求援。」

  寇仲見徐子陵一言不發,往他瞧去道:「陵少是否再有感應?」徐子陵壓低聲音道:「鋒寒兄猜得不錯,石之軒終失去耐性,決意全力反擊。」

  兩人大訝,問他憑甚麼如此肯定。徐子陵虎目閃閃生輝,道:「早前晚宴和你們剛才說話時,我先後兩次感應到舍利的邪氣,雖似有如無,卻非常清晰。」跋鋒寒大喜道:「就憑陵少的超常靈覺,我們今晚把他挖出來腰斬了事。」

  徐子陵搖頭道:「我找不到他,因為舍利並不在他身上,先前晚膳時的感應,我還以為是錯覺,至適才始敢肯定。」

  兩人恍然。石之軒因把舍利隨身攜帶多時,不知不覺間染上舍利的死邪之氣,故雖把舍利另藏秘處,身染的邪氣仍使徐子陵生出感應,更由此判斷他將要進行反擊。兩次潛到近處,擺明是想踩清楚形勢後再對他們施行突襲。

  跋鋒寒伸個懶腰,笑道:「睡吧!」兩人會意,吹熄羊皮燈,倒頭裝睡,發出均勻的呼吸聲。在寂靜的暗黑裏,三人調息運氣,蓄勢以待。石之軒若要出手,必選此夜,因三人長途跋涉後身疲力累,在一個安全的環境下特別睡得熟。

  果然不到半個時辰,睡在中間的徐子陵在被下暗推兩人,表示再次感應到石之軒身帶的舍利邪氣。三人把身體的狀況保持不變,因為任何改變,包括呼吸、心跳至乎脈搏躍動的進度,會惹起石之軒的驚覺。對一般人來說,這是絕不可能的事,但寇仲、徐子陵和跋鋒寒實乃當今塞內外最出類拔萃的後起之秀,自然輕易就能辦到。

  他們沒有聽到半絲聲息,純憑高手的直覺,清晰無誤的掌握到石之軒從膳房的平頂閃落地面,迫近至向著馬廄一方院落的漏窗外,瞥上一眼,即轉身靠牆背貼而立。三人把雜念全排出腦海心湖之外,萬里通明地靜待事態發展。從來都是不擇手段的石之軒究竟會用哪種手段對付他們?石之軒剎那後立在客舍的木門外,即使非是親眼目睹,三人仍強烈感到他迅如鬼魅的駭人速度。

  幻魔身法,果是不同凡響。在他的全盛時期,不死印法配合幻魔身法,天下根本沒有人能奈何他。四大聖僧力足勝他,偏是沒法把他制服留下。如今他們能夠辦到嗎?

  石之軒無聲無息地一掌拍在門上。堅厚的木門像一張彈指即破的薄紙般脆弱得不受力地化成漫室碎片,這魔門最可怕的高手右手同時擲出三把匕首,電射往三人頸項的咽喉要害,毒辣至極點。三張薄被旋風般揚起,捲向匕首。石之軒渾體劇震,顯示他對三人的早有預備非常震驚,他不退反進,一個旋身,嵌往跋鋒寒和徐子陵以內力振起的兩張薄被間去。

  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室內暗黑裏,井中月在寇仲手上亮起來,從他的角度瞧去,視線遭被遮擋,故看不到石之軒,更難施以猛擊,不由暗呼厲害,但仍人隨刀走,井中月有若靈蛇似的彎彎地擊往薄被後的超級高手。徐子陵和跋鋒寒立知已給這高明得不能再高明的勁敵搶佔先手,暗嘆一聲,分往左右移開。

  徐子陵兩手鮮花盛放般變化出千百種的印法,令人完全掌握不到他的意圖,亦難以釐定最佳的進擊方法,構成完美的防守。跋鋒寒稍退即進,斬玄劍往石之軒疾射而去。雙方都是全力出手,絕無留手餘地。

  石之軒冷哼一聲,往門口退去,跋鋒寒和寇仲立時擊空。三人均為之倒抽一口涼氣,這根本是沒可能的,石之軒卻像呼吸般輕鬆辦到。要知適才三人都感到他要向跋鋒寒或徐子陵其中之一進攻,原來只是虛招,把三人騙得貼貼服服。他們再失先手,仍被石之軒牽著鼻子走,如讓石之軒溜出客舍外,誰有信心能把他截著?本以為有機會在猝不及防下把他重創,只恨事與願違。


  石之軒先以攻破他們的攻,再以退破他們的守。他們本守得無懈可擊,此時卻不得不在下風中反攻,設法將石之軒困在室內。明知這可能是個危險的陷阱,仍不得不踩進去。只有三人的聯手之威,始有可能殲此魔頭。

  「蓬!蓬!蓬!」匕首擊上捲來的薄被,薄被化成碎屑,卻終不負所托,擋著匕首。跋鋒寒斬玄劍出,化作一束劍芒,完全不顧自身的向石之軒捲去。只有迫他反擊,才能阻緩他的退勢,讓寇仲和徐子陵有機可乘,也將自己陷進動輒丟命的危險中。

  果然石之軒冷笑一聲,改退為進,兩手盤抱,發出一堵牆般的勁氣,硬往寇仲和徐子陵壓去,左腳同時橫撐,取的是跋鋒寒腹下的要害。快、狠、準、辣。跋鋒寒差點喚娘,以他身經百戰的經驗和判斷力,十拿九穩的肯定他的斬玄劍可快上一線命中石之軒左頸側的位置,在石之軒的撐腿中他前取其邪命。

  問題是「邪王」石之軒的拿手本領既有「不死」之名,怎會這麼輕易被自己殺死。假設他的不死印法竟能硬擋他一擊,他跋鋒寒必然沒命。若他變招自保,將失去進攻的優勢,再難把他纏死。剎那間,他陷入進退兩難的劣勢。

  三人中以徐子陵最清楚石之軒的厲害,此刻亦為他在險境裏表現出的真功夫嘆為觀止,暗捏印訣,雙足彈離地面,到升至背脊撞上屋頂,一拳往下轟去,以牽制石之軒奇異無比的氣牆勁,好讓寇仲能突破他無隙可尋、全無破綻的護身真勁。

  寇仲和徐子陵心意相通,先往後退,待身體貼在牆壁處,然後借力身刀合一,使出井中八法的擊奇,刀化黃芒,筆直朝石之軒電射而去。若合兩人之力仍破不到石之軒堪稱天下最出色的防禦氣牆,跋鋒寒勢將陷入動輒喪命的危險去。

  石之軒也是心中叫苦,他眼前所面對的是與碧秀心、四大聖僧和寧道奇交手以來更艱苦的一戰。與碧秀心之戰凶險處不在生死,碧秀心雖達《慈航劍典》「心有靈犀」的境界,仍未足以破他天下無雙的不死印法,險惡處是他對碧秀心難以捨割的苦戀。最後他勝了,且把碧秀心重創,仍因「一念之差」拼著真元損耗把她救回來,還奪去她的貞操,演變為正邪之戀。

  被四大聖僧圍剿的兩戰,過程雖險象橫生,但四大聖僧始終是方外戒殺的人,武功固是博大精深,可是殺意不盛,處處生機,使他制敵雖絕無可能,保命卻是綽有餘裕。與寧道奇交手時他已因碧秀心之死心靈種下破綻,勢色不妙時,就藉不死印法和幻魔身法突圍,寧道奇亦奈何不到他。

  可是今趟一意來收拾三人,竟被三人布陷阱對付,卻使他陷進最棘手的形勢裏。寇仲、徐子陵和跋鋒寒的武功是從無數實戰千錘百煉發展出來的成果,招招以命搏命,沒有絲毫緩衝餘地。如他一擊不中,立即全力撤退,我消彼長下,他即使能勉強退屋外,多少難免受傷,之後能否殺出重圍,就要看受傷輕重。

  所以他是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放棄遠颺的誘人念頭,寧願在斗室之中與三人分出勝負。這種堅固的土坯平頂屋,是以赫連勃勃的標準建造出來,雖未如城牆般經過人命的測試,其硬度不容置疑,雖四面開有漏窗,卻因太小的關係,不能穿過,唯一的退路就是門口,而他更利用此唯一的出口,千方百計製造有利於他的形勢。憑他的氣功,仍有九成把握破牆而去,但難免遭到反震受傷,速度亦因而減慢,此法智者不取。

  跋鋒寒冷喝一聲,斬玄劍脫手射出,人卻收止衝勢,肚腹內彎,又彈離地面,右腳點向劍柄,竟是以腳代手,招數之奇,即使石之軒也是首次遇上。

  石之軒橫撐的腳像完全不受人體結構侷限般朝上疾踢。「蓬!」徐子陵凌空一拳重擊在石之軒的氣牆上方,勁氣初時含而不吐,待到石之軒的勁氣像一個反方向往核心湧去的漣漪朝他攻去時,螺旋勁才以寶瓶氣式的方法鐵錐般錐入氣牆,務要教石之軒無法借去半點力道,以應付寇仲聚全身之力的一刀。

  如此運勁,在得到舍利內元精之前他仍是力有未逮,故不虞石之軒識破他就是喬扮的岳山。本是力道平均,全無破綻的氣牆,立時現出遁去的一,其最強點恰是他的弱點。此變化大出石之軒意料之外,令他從上風首次跌落劣境。

  「颼!」寇仲的井中月以無堅不摧之勢,堪堪破開石之軒被徐子陵牽制的氣牆,往石之軒胸口筆直射去。「噹!」石之軒上踢的腳尖命中跋鋒寒斬玄劍鋒,跋鋒寒頓感虛虛蕩蕩,推劍的腳用不上任何力道,大叫不妙時,石之軒急旋速移,一捲風般往寇仲的井中月撞去,知被石之軒借去真氣。

  徐子陵驀感氣牆勁力劇增,像天魔大法般往內凹陷,更從與石之軒真氣的接觸,窺看到他下著的變化,大喝道:「不攻!」寇仲最聽徐子陵的話,硬是變招,往後退開,井中月似攻非攻,教石之軒無法捉摸其變化。

  石之軒長笑道:「失陪!」鬼魅般在三人眼睜睜下穿門沒在屋外。

大唐雙龍傳五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