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五 線上小說閱讀

卷四十 第一章 武尊畢玄



  大草原地勢高而平坦,地域廣闊,區內有以千計的大小湖泊,東起興安嶺,西至阿爾泰山,南抵陰山山脈,北達貝加爾湖和葉尼塞河、也兒的石河上游一帶。東西較長,超過三千里,南北二千多里,就算以跑得最快的駿馬,日行百里的高速,而全不歇息的趕路,且無任何障礙阻隔,沒有一個月時間,休想橫渡這大草原。

  從肯特山至興安嶺,從斡難河到怯綠連河、陰山山脈的廣大地域,是由起伏不大的丘陵、平原、沙漠和山地組成。黃沙浩蕩的戈壁沙漠位於大草原南半部和西部地區,嚴重缺水,成為這片平原最令人望而生畏的不毛之地。氣候更是變化劇烈,春季多風,夏季北部多雨,南部乾旱炎熱。

  在這自然風光獨特的遼闊區域,最珍貴的東西一是草,二是水,乃這一帶生存的基本條件,缺一不可。每當一地的水、草耗盡,就要轉移草場,以解決飼養牲畜的問題,形成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

  牲畜是生計,水草是基本條件,在大草原上的民族,均是環繞這兩要素展開你爭我奪的爭霸戰。從匈奴開始,到鮮卑、柔然和今天的突厥,此興彼繼地成為大草原的霸主;有些民族被兼併,與兼併者融合為一;有的則避難遠方,其變化之速,是寇仲和徐子陵這些中土漢人難以想像的。在這種情勢下,能存在的民族無不悍勇成風,崇尚武力,以保障水草牲畜。故高人輩出,能人無數。但像畢玄般威懾大地,則是從未在大草原出現過的罕有和不尋常的例子。

  但今天他終於有了挑戰者和夠資格的對手──跋鋒寒。赫連堡和奔狼原兩役,注定這兩代高手,會有交鋒相對的一天。大草原最富饒的呼倫貝爾牧場,位於闊連海子和捕魚兒海兩大湖泊間,現時是頡利的根據地。如若突利能成功侵佔此區,他將取頡利而代之,成為草原新一代的霸主領袖。

  遼闊富庶的呼倫貝爾草原,在三人蹄下擴展至地平外的無限遠處。在這被譽為游牧民族搖籃的美麗境域,大小湖泊像一面面明鏡般點綴其上,長短河流交織在綠草如茵的地面,野馬成群結隊的縱情馳騁,處處草浪花香,置身其中,彷如陷進一個作不完的美麗夢境裏。

  在這裏最凶猛的民族是自認為狼的突厥人,最惡的猛獸卻是真狼,聯群結隊的覓食,單是其嗥叫聲足可教人膽寒魄落。最大的兩個湖是呼倫湖和貝爾湖,由呼倫河連貫起來,從東面流入草原,河道的位置像游牧民族居無定所般常起變化,甚至河水亦會不時變鹼或變淡。但卻漁產豐富。

  三人與突利的大軍分手後,故意繞道此區,一方面是要使覬覦五采石或他們性命的人,摸不到他們的行蹤,更重要的原因,是讓寇仲和徐子陵兩個遠方來客,能觀賞大草原最動人的景色。寇仲指著遠處豎立在一個小湖旁的十多個營帳,營地旁馬羊成群,三數牧人悠閒地放牧,問道:「這該屬哪一族的帳幕?」

  跋鋒寒隨意地瞥兩眼,道:「凡以毛毯搭蓋的帳房,中央隆起,四周下垂,都是我們突厥的帳幕。少帥歡喜的話,我們今晚可在那裏借宿一宵,讓你體驗我族的風情。」徐子陵擔心地道:「這不是頡利的地頭嗎?人家怎會歡迎我們?」

  跋鋒寒啞然笑道:「在大草原上,每個放牧的小部落,各自成一個與外界隔絕的族群,消息並不流通,有時整年都碰不到外人,遇上外人時會特別好客熱情,大家守望相助。所以我最痛恨馬賊,因為他們是寧洽草原生活的卑劣破壞者和掠奪者,殺馬賊更是我對自己少時曾當過馬賊的一種補贖。」寇仲欣然道:「不若我們過去看看有沒有殺馬賊的生意,接一兩樁來玩玩。」

  跋鋒寒搖頭道:「若你抱此心意,必失望而返,因為馬賊絕不敢到畢玄的地頭犯事。而頡利則是草原上勢力最強的馬賊頭子,且能奪國滅族的馬賊。」寇仲凝望前方,道:「不知李世民是否正與宋金剛正面交戰,勝負如何?」

  徐子陵目光投往蔥綠的草地,道:「我現在懶得甚麼都不願想,只想躺下來看看天上的浮雲。小仲你可有留意,自踏進這片草原後,千里夢和萬里斑都特別精神似的。」跋鋒寒道:「所以有人稱呼倫貝爾為馬兒的故鄉,像你們回到揚州、小弟回到高昌城,我雖是突厥人,出生地卻是那裏。」

  寇仲尚是首次聽跋鋒寒說及出生地,興趣盎然道:「高昌!是否專產汗血寶馬的高昌?那是怎樣一個地方?」跋鋒寒嘴角露出一絲苦澀的表情,沉聲道:「高昌城在大草原之西一個叫吐魯番的大盆谷內,夾在兩列天山山脈的支脈內,形成一片廣闊的平原,南面是荒涼的覺羅塔格山的峻嶺,北面則被博格達山的群峰封閉,白天非常酷熱,晚上則冷得要命。那是沙漠的氣候。」


  寇仲道:「若能順路經過就好啦!說起順路,不知我們能否順道去幹掉南室韋的夫妻惡盜深末桓和木玲呢?好讓箭大師可了卻這一生憾事。」跋鋒寒一拍背上亡月弓,點頭道:「受人之物,當然要替人辦事。不過我們不必千辛萬苦的去尋深末桓,若我所料無差,他該會來找我們晦氣,因為他既為頡利的走狗爪牙,我們身上又有異寶五采石,他肯放過我們才是奇怪。」

  突厥牧人的營地早給拋在大後方,太陽仍懸在地平之上,藍天白雲快要被迷人的星夜更替。在大草原上,大自然日夜的變化,予人的感覺尤為強烈。徐子陵遙指前方地平遠處道:「那是甚麼?」兩人極目瞧去。寇仲皺眉道:「好像是一座營帳。」

  隨著三人催馬疾行,黑點擴大成一座孤零零獨豎平原的營帳。跋鋒寒道:「這是一座專供停屍的喪帳,否則不會在帳的四旁豎立祭旗,真奇怪!你們看到人嗎?」兩人茫然搖頭,大感不妥。看似很近,可是直到太陽沒在地平下,他們始趕到這座奇怪的營帳之前,帳內空無一人。

  三人跳下馬來,讓牠們吃草歇息。壯闊的星空下,草原杳無人跡。寇仲呆瞧著本該用來供奉死者火化葬禮的喪帳,道:「這東西真邪門,且偏豎在我們路經之處,極大可能衝著我們來的。」跋鋒寒的目光緩緩掃過草原,搜尋敵蹤,同意道:「我尚是首次遇上這種怪事。」

  徐子陵繞著營帳走一圈後,回到兩人身邊道:「奇怪是附近的草地並沒有給人踐踏過的痕跡,我們能辦得到嗎?」跋鋒寒搖頭道:「沒可能不留下痕跡的。」跟著親自視察一遍,然後苦笑道:「我們遇上真正的高手哩!」

  寇仲倒抽一口涼氣道:「難道是石之軒?」夜空上明月斜掛,照得草原迷濛淒美。晚風徐徐拂起,夜涼如水,三人都有遍體生寒的感覺。不管對方是誰,單是露此一手,足把膽大包天的三人震懾。要知他們為趕赴龍泉趁渤海國開朝大典的熱鬧,一直馬不停蹄的在趕路,而對方竟能神不知鬼不覺的綴在他們後方,現在還趕過他們,早一步在前方設置不祥之喪帳,根本是沒有可能辦到的事。

  寇仲斷然道:「我敢肯定只是湊巧碰上。」話猶未已,一聲冷哼從後方馬兒吃草處傳過來,震得三人耳鼓嗡嗡作響。三人駭然大震,旋風般轉過身去。迷濛月色下,一人卓然傲立在三匹馬兒中間,一手負後,另一手溫柔地撫摸萬里斑項脊的鬃毛,神情閒適自在,渾身卻散發著邪異莫名的懾人氣概,彷彿是暗中統治大草原的神魔,忽然現身人間。

  他看上去只是三十許人,體魄完美,古銅色的皮膚閃爍著眩目的光澤,雙腿特長,使他雄偉的軀體更有撐往星空之勢。披在身上的野麻外袍隨風拂揚,手掌寬厚闊大,似是蘊藏著這世上最可怕的力量。最使人驚心動魄的是他就像充滿暗湧的大海汪洋,動中帶靜,靜中含動,教人完全無法捉摸其動靜。烏黑的頭髮直往後結成髮髻,俊偉古拙的容額有如青銅鑄出來無半點瑕疵的人像,只看一眼足可令人畢生難忘、心存驚悸。

  高挺筆直的鼻樑上嵌著一對充滿妖異魅力、冷峻而又神采飛揚的眼睛,卻不會透露心內情緒的變化和感受,使人感到他隨時可動手把任何人或物毀去,事後不會有絲毫內疚。那人悠然道:「好馬!最適合作陪葬之物。」跋鋒寒踏前一步、雙目閃起前所未見的異芒,大異道:「來者是否畢玄?」

  寇仲和徐子陵聽得臉臉相覷,哪想得到竟會忽然遇上在大草原縱橫無敵、盛名數十年長垂不衰的「武尊」畢玄。來者不善,善者不來!畢玄擺明是因他們助突利擊敗頡利,含怒追來找他們晦氣。只看他敢孤身一人來找他們算帳的自信和氣魄,已令人心折,因他們三人絕非省油燈。

  畢玄收回執馬的手,悠然朝他們望來,眼神嚴峻深邃,精芒電閃,嘴角飄出一絲冷酷的笑意,以漢語淡淡道:「赫連堡和奔狼原兩役,令你們名震大草原,更令本人拋下一切,立即趕來,你們可說雖死無憾。」


  跋鋒寒仰天發出一聲長笑,冷笑道:「今天的大草原,早非你畢玄昔日的大草原,金狼軍剛吃第一場大敗仗,下一場敗仗就該輪到你老人家承受啦!」他因殺死畢玄寵愛的首徒,故兩人仇深似海,只有憑武力解決一途,即使沒有赫連、奔狼兩役,亦難善罷。「鏘」斬玄劍出鞘,遙指畢玄,凜冽的劍氣,催迫而去。

  畢玄卻不受絲毫影響,目光落向他的斬玄劍,好整以暇的道:「劍是好劍,只怕會有負斬玄之名。」語音才落,他像魔法變幻般移到劍鋒外半丈許處,右拳擊出。出乎三人料外,畢玄的一拳沒有生出絲毫拳風呼嘯之聲。亦不帶起半分勁氣,可是三人間突感到所有反攻路線全給氣勢封死。

  由於跋鋒寒踏前一步,使徐、寇兩人居於左右兩側,自然形成一個三角陣,而畢玄這看似簡單的一拳,卻把三角陣的攻勢完全癱瘓,只餘後撤一途。就在此時,三人都生出身不由主要往前扑跌過去的可怕感覺。忽然間,後撤變得再無可能。

  仍是沒有勁氣狂飆,整個空間卻灼熱沸騰,若如在黃沙浩瀚、乾旱炎熱、令人望之生畏的沙漠中赤身裸體曝曬多天,瀕臨渴死那種乾澀缺水的駭人滋味。炎陽奇功,果是名不虛傳。畢玄此拳根本是避無可避,迫得首當其衝的跋鋒寒只有硬拚一途,亦是他最不願發生的事。

  寇仲猛掣井中月,徐子陵手捏法印,但都遲了一線。畢玄拳勢以驚人的高速推進,再生變化,熱度不住遞增升溫,無可測度,更無法掌握。但又像全無變化,返本歸原的集千變萬化於不變之中,如此武功,盡奪天地之氣。

  跋鋒寒感到自己催出的劍氣,面對這種更高層次的拳勁,變成魯班門前弄大斧般兒戲,別無選擇下,暴喝一聲,腳踩奇步,盡展所能,迎著畢玄似變非變的拳勢,斬玄劍劃出合乎天地至理妙至毫巔的弧度,全力迎擊畢玄不住擴大、至乎充塞宇宙的一拳去。畢玄的拳頭當然不會變大,只因其氣勢完全把他壓倒鉗制,影響到他的心靈,才生出這種異象錯覺。

  就在拳劍交鋒前的剎那,畢玄往前衝刺的雄偉軀身在近乎不可能下,雙足輕撐,竟微升離地寸許,拳化為掌,變得從較高的角度痛拍劍鋒,跋鋒寒來不及變招,眼睜睜瞧著畢玄這突生的變化,全無辦法,慘失一著。

  「蓬!」寇仲和徐子陵大吃一驚下,跋鋒寒的斬玄劍上下顫震,發出「嗡嗡」劍鳴,虎軀有若觸電,退回兩人中間去,嘴角溢出血絲。寇仲井中月閃電劈出,彷似抽刀斷水地迫得熱浪兩旁翻滾,直取畢玄胸口;徐子陵則寶瓶氣發,不敢有絲毫怠慢,硬把熱浪衝開一道缺口。兩大年輕高手,傾盡全力往這位身居塞內外三大宗師之一的「武尊」畢玄攻去。

  畢玄左右晃動,雙目中精芒閃爍,若如天上的閃電發生在瞳仁深處,兩袖拂出,似攻非攻,卻正中寇仲的井中月和徐子陵的寶瓶氣。「蓬!蓬!」兩人攻勢全被封擋,全身經脈灼熱起來,難受得想像草原的野狼般對月仰嗥,感覺可怖至極點,難過至要吐血。畢玄哈哈一笑,往後退開。

  跋鋒寒張手攔著被迫回身後的兩人,雙目射出不移的神色,凝視畢玄。畢玄在兩丈外悠然立定,冷酷的臉容露出心滿的笑容,搖首嘆道:「自四十年前與寧道奇一戰後,再未有過如此痛快。跋鋒寒你能擋本人全力一擊,足可盛名永存。」跋鋒寒的臉色無比凝重,低聲向兩人耳語道:「這一場是我的,如我不幸戰死,就以此帳作我火葬之所,馬兒任牠留在草原吧!」

  寇仲和徐子陵兩顆心直沉下去,以跋鋒寒的自負,此番語出,再無商量餘地。問題是以畢玄露出的絕世武功,縱使三人聯手,亦未必能穩操勝券,跋鋒寒決戰,豈有僥倖可言。這番話等若他臨終前的遺言。畢玄那種級數境界,已臻達完美無瑕,既不會出錯,更無可乘之機。對方雖在兩丈之外,但三人卻再感覺不到大草原的夜風,有如置身大沙漠的乾旱火燄中,可知畢玄正以炎陽大法鎖緊籠罩,想逃跑亦難辦到。

  誰想過世上有這驚天地、泣鬼神的功法,更不知如何可以化解抵擋,如何可對這武學的大宗師造成傷害。跋鋒寒脊肩一挺,穩如山嶽的朝畢玄踏近三步,寇、徐兩人只能頭皮發麻的瞧著。忽然灼熱全消,夜風吹來,畢玄的炎陽氣全集中於跋鋒寒身上。炎陽大法就像沙漠上空的烈日,初置其中並不感到怎樣,但卻是無處可避,最終可把你烘乾成一堆白骨。

  跋鋒寒握劍的手仍是那麼堅定,冷然喝道:「請賜教!」斬玄劍似往下沉,突斜指向上,忽然人隨劍走,化作長虹,如脫弦強箭朝畢玄射去,充滿一往無還的意味。畢玄露出欣賞的神色,一個空翻,竟來到跋鋒寒的頭上。跋鋒寒畢生期待的一戰,忽然變成眼前的現實。

大唐雙龍傳五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