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師一:血河車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四章長空幫



  船緩緩開去,江水慢慢流,恨天教的船也不快走,只在淮河流域流蕩。

  就在這江上,宋雪宜將自己的學術,悉心相傳。

  宋雪宜的武功,是各家各派,奇門異幫的秘技,她冰雪聰明,膽大細心,到處偷窺別人習武,竟學得了天下大部份武技。

  大凡一家武術,能專不能雜,能雜更難專,因為欲學得一家專長,必定由基礎、馬步、吐納、心法、招式歌訣都有一套獨特的方法,宋雪宜天生聰明,發明得一種易練易通的方法,不過一旦比起那一派的大宗師,便顯然遠遜。唯宋雪宜所學之雜,可謂世間少見,加上觸類旁通,在武當偷學大風道人劍氣習法,被掌門師弟長風道長發現,大戰一百回合,居然不分輊轅,大風道人見賞,釋其下山,不再追究,而長風道人武功直追三正四奇,幾已不分高下,宋雪宜竟與之打成平手,在武林中的聲望,也名噪一時。

  她授予方歌吟的習武方法,也是看重於解悟,而非精專,方歌吟既先得祝幽以十年辛苦,打好他內功心法的基礎,宋自雪又以三個月時間,授於精妙的天羽奇劍和灌輸於極為剛烈的內勁,而今宋雪宜更教他天下各家奇術雜學,方歌吟天性聰敏,甚是欣喜,更勤於學習。

  一晃眼三個月又匆匆過去,方歌吟大致上對五六家武學較為精深,七八樣學術有點了解,還有二三種武功略有涉獵,要知各門各派,能在江湖上持久名聲不墮,定必有其精妙深奧處,豈隨便略學能登堂奧,方歌吟能在如此短促期間,兼數家之學,已然十分難得。

  方歌吟與宋雪宜日久相處之下,覺得師母的風儀、姿容,甚至叮嚀、關懷,既似他姊姊,亦如他母親,甚至有時也像他的朋友、知音,時與方歌吟對奕、談天,甚至煮酒論英雄、茗茶聽弦韻,實在令方歌吟感激莫已的。

  船帆繼繼蕩蕩,這日宋雪宜在船板上,在和風淡日下指授方歌吟練武,這天是練到「伏虎門」的爪功,宋雪宜道:「如有敵人攻你上盤,壓力太大,又無法後閃,你應俯首攻他中盤,但他另一手又有防備。舉個例子,他是使一雙判官筆的,一支攻你上盤,一支攻你中盤,你應付不過來……」宋雪宜一面比手劃腳,一面展動身法,只見她白衣閃動,裙褶生花,一動是一種風姿,千動是千種風韻,方歌吟真看得呆了。

  宋雪宜也沒查覺,繼續比劃道:「那時你便應攻他下盤,雙臂膂力強的人,下盤不見得靈便。你便用虎爪抓他足踝,或扣他『足少陰腎經』或『足太陰脾經』、『足厥陰肝經』,捉得對時,對方便戰鬥力全失,這便是『伏虎門』中『伏地虎』的威力,……」

  宋雪宜說著,忽然抬頭望去,只見方歌吟痴痴的望著自己,宋雪宜慎叱道:「嗨!你究竟明不明白?」

  方歌吟「哦」了一聲,那湧動的雲朵如花朵一樣,原來烏金烈日在雲層後發著威盛的光芒。方歌吟雖然愣了一陣,但卻是有細聽的,於是他道:「但如果對方的下盤雖不靈便,卻是極穩實呢?一般臂力強者,雙腳雖不迅疾,但馬步極健,不易壓制。」

  宋雪宜沉吟道:「那也是的。不過你如有劍在手,可用武當派『陰柔綿劍』,『陰柔綿劍』的好處是專攻內外家罡力,就算是陰勁、或至剛苦練,武當派的武技也可以剋制。」

  方歌吟點頭道:「是,是。武當劍法,師母曾指點過我。不過若對方武功很強,別人在上,自己在下,未免吃虧……」

  宋雪宜笑道:「若對方是任狂,你武功再高,也沒有用,只好一伏地,避過中上盤之襲,立刻退走便是了。」

  方歌吟卻道:「不行。天羽派絕沒有臨陣逃脫的人。我是請教師母,既無退路,又無法招架,何不由對方下盤撲上,乾脆來個近身……」

  宋雪宜聽,也沒說話,看過去只見遠處江上數峰青,江水靜靜,那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方歌吟,雙眉斜飛入鬢,一副敢作敢為的模樣,宋雪宜心頭一震,猛想起宋自雪:這小子豈不像極了宋自雪當年笑傲江湖、嶄頭露角之時的英姿麼?

  宋雪宜也沒表示,只繼續說:「一個真正的天羽派掌門,是懂得如何保持實力,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啊。大丈夫能屈能伸,豈可動不動就輕言犧牲、搏命?」她在說著,可是心裡卻仍不知為什麼有些震盪:「天羽派要靠你發揚光大,你不能死,你死就是對不起我的。」她說著低首用尖細的手指彈動船舷上的麻繩,那繩索忽地掉到江裡去了,宋雪宜仍淡淡地說,她卻不知道這句話對方歌吟一生影響有多大。

  就在這時,江中突然出現一艘急帆,三葉快舟,江水極急,而這四艘極小的船艇,也急航駛近。宋雪宜臉色大變,一揚手,四、五名恨天教的女孩子已到了宋雪宜身側,宋雪宜迅速而鎮定地向這幾人吩咐了一些話,眾人即返去辦事,只聽船板上下腳步交錯,顯然十分匆急,方歌吟問道:「師母,什麼事?」

  宋雪宜道:「恨天教搜集有各家各派的資料與行蹤……除長空幫外,恨天教可謂第一大教……只是近日武林詭波迭起,一些行蹤不明而且為數甚多武功高得可怕的武林高手,神出鬼沒,不知何幫何派,還有血衣幫、天殘教、金衣派和現存的十二大門派在血河派大舉殺戮後,尚存九大門派中的崆峒、恆山、黃山三派,盡被這一股神祕勢力所殲滅,卻不知凶手是誰……武林中有如此驚人的實力,到底有什麼企圖,我一直在追查此事,現下那四艘舟子,可能便是那一幫人馬復現,也是這懸案的線索,我們決不輕易放過……」

  宋雪宜忽抬目望向方歌吟道:「我們終須一別。你還要追尋血河車和你仇家的下落,我們就此別過……這裡放下舟子划去,靠岸西走,可到嵩陽一帶,據悉那兒桑書雲正約了車占風、嚴蒼茫等四奇見面,敢情是為了血河車重現江湖,聯手挾制『武林狐子』任狂報復的事……你可靠投入長空幫,桑書雲為人磊落,決不會袖手不理的。這樣追尋血河車的下落和殺父仇人,反而是捷徑……」

  方歌吟還想說話,宋雪宜冷冷一揮手,「嘩」地一聲,舟子已放落江中,宋雪宜淡淡地道:「你去吧。」

  方歌吟呆了半晌,再不說話,「咚咚咚」叩了三個響頭,飛落舟中,宋雪宜忽自襟裡拿出一冊舊帙,扔向方歌吟,方歌吟一手接過,卻不明所以,宋雪宜淡靜地道:「這是我綜合各家之長,研得攻守快慢四式,這四招乃一位絕世奇俠的心血,也是天下武學之精華,……你要好好研究……」

  這時已近冬天,江氣甚寒,有一層淡淡冒起的霧氣,宋雪宜說完,掌力一催,舟子劃水而去,隱於霧中。

  宋雪宜待舟子不見後,又呆了半晌,直至侍女在她耳邊說話,她才如夢初醒:「追不到啦?」

  「追不到了。」

  「哦。」宋雪宜長長吁了一口氣。太陽已沒入雲層,變化千萬,遠處河岸蘆葦一片白。

  ※※※

  這時他正在茫茫江上,一個人,一把劍,他的心情正如他的處境。

  ※※※

  他一人踽踽前行,不覺已到了嵩陽觀這一帶來。

  方歌吟忽然想起嵩陽觀有著名的漢柏,大數百圍,是漢代之物;嵩陽觀在中嶽太室南麓,一磚一木,都甚有古意。

  他雖想觀賞這罕見的古跡,更重要的是,他想在嵩陽觀中尋得長空幫的蹤跡。

  他進入嵩陽觀時,日影西斜,他據這幾日山下所見的道人謂:觀中香客近日曾發生格鬥,他心想可能與長空幫有關,所以便飄然趕去。

  漢柏古意蒼茫,但古木蒼蒼中,卻猶吐新綠,生機盎然。

  樹下有兩個人,在靜靜地下棋,一人是眉鬚皆白的老者。一是書生打扮,文士氣態的青年人。

  樹旁還有兩人,一個中年婦人,大眸子,常禁不住要笑,用手去掩住嘴巴,可以想見年輕時風姿必定很美;另一人貌似商賈,眉清目秀,可惜大腹便便,實在太胖了一些。

  方歌吟也沒注意,走過去向那對奕棋的人拱手道:「打擾一下。」

  那老者抬目道:「啥事?」

  那年輕書生卻定力非常之高,居然連頭也不抬起來一下。

  方歌吟恭謹地道:「敢問老丈,前幾天這裡是不是發生有人格鬥事件?」

  老者愣然道:「是呀。」

  方歌吟問:「那些打鬥的人,都還在不在左近?」

  老者雙眉一蹙:「前幾天這裡來了幾個公子哥兒,調戲良家婦女,這裡是長空幫的地盤,所以驚動了幾個行俠仗義的人,打將起來,……至於他們去那裡麼?老夫不知……公子又問來什麼呢?」

  方歌吟想要實說,心知說與老者聽,對方也不了解,只好作罷,隨便道:「沒什麼……只是問問罷了!」

  老者奇道:「莫非小哥是要找長空幫的人?」

  方歌吟點點頭,忽聽那中年女子笑道:「公子認識那晚在觀裡打鬥的『無情公子』嚴浪羽?」

  方歌吟一震道:「是他……」

  那女子側首問:「公子與他相熟?」

  方歌吟嘆道:「豈止相熟,曾經……」本來想接下去說「還大打一場」,不過覺得說來也無用,所以便止住不說。

  那女子與老者對望一眼,心裡所思都是一樣:這小子和無情公子是一路的,那老者忽然撫髯道:「白雲長長長長長長長長飄。」

  方歌吟一呆,看那老者臉上閃過一片青煞,顯然已動怒,女子微笑望自己,顯然是要自己對應那一句奇怪的句子,方歌吟囁嚅道:「老丈……我……我不懂你意思?」

  那老者徐徐站起,又問了一句奇異的話:「你過的是什麼橋?放的是什麼紙鳶?」

  方歌吟還是答不出。那老者突然一反手,閃電般扣壓他左手脈門。

  這下快如電光石火,方歌吟現今武功高強,非昔可比,但這花甲老人,出手詭異,快得無以復加,方歌吟這才醒覺,老者已拿住他的脈門。

  方歌吟用力一甩,但老者指如鋼箍,方歌吟已感半身麻痹,情急生智,猛想起東海劫餘島有一招反手奇招,當下轉肘沉腕,猛吸丹田,竟然全手一翻,似全無骨骼一般一下子摔落了老者的壓制,翻手反而搭上了老者的脈門。

  老者心裡一凜,大呼道:「果是東海劫餘島的。」語音中五指彈出,射向方歌吟脈門,方歌吟見老者五指如鋼鉤,其指力非同小可,立刻鬆手,手背仍被老者指風掃中一下,立即痛入心肺,手骨幾為之摧裂,方歌吟又驚又佩,即跳開抱拳道:「敢問前輩是淮南鷹爪王的什麼人?」

  那老者冷哼一聲,手下卻絕不容情,「唰唰唰唰」又是四爪,一面道:「什麼什麼人?老子就是鷹爪王!」

  方歌吟大驚,知是誤會,正想解釋,但對方攻勢太強,他不得不全神應付,也來不及分心說話。

  原來大名鼎鼎鷹爪王雷鋒歿去之後,淮南一系,即以北宗鷹爪王曹極為正宗,此人稟性剛烈,嫉惡如仇,後被長空幫收錄,成為長空幫五大旗主之一,也是長空幫得力人物之一。

  既然此人是曹極?便斷無可能是歹人,自己使出東海劫餘島的武功,反使他以為自己是嚴蒼茫的人,顯然曹極是衝著東海劫餘島的人來的……

  曹極一爪一爪的攻下去,方歌吟一口氣幾喘不過來,曹極心裡卻大為訝然,原來他自恃極高,前鷹爪王雷鋒之後,無一人能仗一雙空手闖蕩江湖,大都打鑄鐵手或鋼爪,唯曹極以一雙肉掌,曾生生拗斷七名淮南門高手夾攻下的銅手,淮南門中,一時無人不服。

  可是眼前這青年,仗著詭奇的步法,和繁雜的掌法,與他走了三十幾個回合,全無敗象,心中不禁大氣,每喝一聲,攻出一爪,方歌吟一直在閃避,可是他全身的衣袂和髮絲,都給氣勁激得往後緊飛。

  這是因為曹極所出的爪風,實在太凌厲了,方歌吟知不能敵,大呼道:「老丈……你再不停手,我要……拔劍了!」

  曹極怒笑道:「拔你的劍吧!難道我還需要你相讓不成?」話一說完,上抓臉門,中抓胸膛,爪風厲嘯,又刮得方歌吟幾乎一口氣都喘不過來,只聽曹極罵道:「抓裂你這無恥淫賊敗類!」

  方歌吟心裡暗暗叫苦,莫不是被人認作前幾日欺侮良家婦女的歹人才好。這時兩爪已至,方歌吟已背貼漢柏,不能再退。猛憶起在恨天教船上,宋雪宜最後所授的應付方法,不退反進,猛然蹲低,用「霹靂堂」拳功中的「雷公轟」,一拳就捶在老叟右腳足踝上,這一下反擊得極其巧妙,曹極眼看得手,方歌吟已死路一條,忽然眼前一空,方歌吟已不見,腳下卻猛受一擊。

  他「哎呀」一聲叫起來,一手抓住痛腳,另一隻腳卻絕不含糊,一腳就踹了出去,直踢方歌吟心窩。

  這一下方歌吟眼看避不過去,猛閃過自己在船上說過的硬拚硬鬥方式,在曹極腳已抬起,尚未凌空踢出之前,已抱住了他。

  這一下,曹極可狼狽之極,他一足吃痛,拿在手裡,另一足踢出,方歌吟這一抱一撞,「碰碰」一聲,把曹極撞跌在地,方歌吟十分歉意,正待說話,忽然身邊起了兩道急勁之風,只聽那女子叱道:「照打!」

  方歌吟側首一看,知是兩柄極閃亮的柳葉刀,這下閃避無及,忙用劍鞘擋撥,「噹噹」撞開二刀,方歌吟大呼道:「可是『滿天刀』葉三娘?」

  那女人笑道:「也是你索命娘娘。」她雖放出飛刀,但事先絕不與曹極二人群毆方歌吟,放刀之間,也先知照會一聲,方歌吟以為她比較講理,正待開口,葉三娘手一揚,又打出三把飛刀,品字形飛來。

  「滿天刀」葉三娘也是長空幫五大旗主之一,一身武功,不如曹極,但暗器飛刀,在江湖卻是大大有名,無人不懼的,兩河綠林大盜一聽葉飛刀,真是嚇得抱頭鼠竄,可見葉三娘威名之盛。

  這三刀飛出,方歌吟猛扒地一伏,險險避過,就在他未躍起之際,葉三娘已趕至,錚錚抽出兩把淡青色、明鏡一般的柳葉長刀,霍霍斬了下去,出手比曹極還狠。

  這下方歌吟真無可再逃,只好拔劍。

  金虹陡亮,長劍穿過雙刀,指在葉三娘的咽喉上!

  葉三娘頓住,她只覺喉嚨有一點癢癢,她甚至無法低下頭正視,那劍光何等灩亮。

  所以她也無法斬下那兩刀。

  就在這時,突然「嗤、嗤」兩聲,「叮」地又一聲,金虹劍被撞得一偏,幾離手飛去,另一急打方歌吟小腹,方歌吟猛想起宋雪宜所授天下武學中,也有「長空神指」的一些皮毛,他因親睹長空神指的威力,故格外用心學習,便雙指一挾,挾住那事物,定眼一看,原來是棋子而已,圓木中一個圓框,上書「車」字?但震得雙指發酸不已。

  打出棋子的是那青年文士,另一枚「炮」的棋子,撞歪金虹劍,仍彈飛數尺,嵌打入樹中,其手勁之強,可想而知。

  葉三娘立刻躍開,青年文士也大為驚訝,道:「哦,你也會神指?」說著徐徐起立,卻旁若無人,方歌吟知又有一番惡鬥,忽聽一人哈哈笑道:「牧三弟不要妄動,這位兄台執的是金虹劍,適才恐怕是一場誤會。」

  方歌吟掉頭看去,只見那眉清目秀的胖子商賈:呵呵笑說,十分可親,方歌吟即恍然大悟,原來那手勁極強的青年書生,便是「長空幫」五大號令天下的旗主中武功排行第二的「雷霆手」牧陽春,而那笑容可掬的胖子即是「長空幫」中,武功僅在桑書雲之下的「雪上無痕草上飛」梅醒非。

  據說此人,雙手雙剪,而且輕功高到駭人聽聞,而且為人相當隨和,唯在大節上卻分毫不讓,方歌吟知道都是「長空幫」中的英雄好漢,當下收劍指地,長揖躬身道:「晚輩天羽派方歌吟,不知是長空幫四位旗主大哥,冒然出手,多有得罪,承蒙相讓,感愧無容,尚請四位恕罪。」

  梅醒非「咯咯」笑道:「方少掌門快莫如此,你是一派掌門,與敝幫幫主同等份位,是在下等莽撞才是,少掌門快勿客氣。」

  葉三娘「咭咭」笑道:「想你必是那個……那個救小娥妹子的少俠了……早知是你,才不會誤打一場……你劍法好得很呀」

  方歌吟見四人毫無忸怩作狀,也不擺前輩架子,亦未記仇,心裡對長空幫更是景仰,聽葉三娘口氣,知是桑小娥曾向她提到自己,當下心裡甜滋滋的,一時也不知如何說是好。

  曾極仍撫住腳踝叫道:「你那一拳,倒也不輕,卻像是『伏地虎』那一類武功……你……你究竟是何門何派,怎麼功夫如此之雜,當年宋掌門人的劍法,我曹某人是服得五體投地,可是也不似你這般繁雜呀?」

  方歌吟一時也不知如何解釋,只得笑笑:「在下……剛才所使的,確實是『伏虎門』武功……至於從何學來,實一言難盡……」

  梅醒非等人都是老江湖了,見方歌吟言未盡吐,知是另有苦衷,當下便不再追問此事。

大宗師一:血河車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