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師二:逍遙遊 線上小說閱讀

第六章 血河車現



  血河車!!

  就在這時,天邊,雪地,出現了八個疾馳急移的黑點,和一飛掠中紅色的方形。

  當他們定神之際,看見了,八馬長嘶,人立而起,已到眼前,又飛馳而去。

  這瞬間稍縱即逝,血光大現。

  這就是天下聞名,「血車一出,血河遍地」的血河車!

  這就是殺人無算,一旦獲得,即成武功蓋世、權力極位的血河車?這就是傳說裡有絕世武功秘笈,以及世外狂人的武林孤子所御之車?

  ──這就是使他家破人亡的血河車麼?

  ──血河車上,究竟有些什麼?

  方歌吟在這瞬息間,當真是驚疑不定。

  ※※※

  可是在這剎那間,桑書雲、嚴蒼茫的眼色已被血車映紅,有一種說不出詭異的神色。

  嚴若茫怒叱:「停下!」

  如大鳥翻撲而起,一出手,一杖力劈而下!

  這下力勝萬鈞,足可把一部疾馳中的馬車劈為兩半!但是他人才拔起,杖未擊下,已被怒馬帶起的勁風撞飛,忙一提氣,歪歪斜斜掠了七尺,才把住樁子,倒抽了一口涼氣。

  同時間桑書雲也喝道:「留步!」

  他有嚴蒼茫在先,便不硬截,猛拔而起,斜落向馬車中。

  馬車一片黑暗,桑書雲「嗤嗤嗤」發出三指,射入車中,以防萬一,人如飛葉一般,掠入車內。

  這下馬車奇快,已掠過方歌吟身前。

  桑書雲的足尖離車沿僅半尺,忽見車內一片黑暗處,有一雙明若冷月、亮如灼日、毒若蛇蠍、狠如利劍的眼睛,冷冷地、冷冷地盯著他。

  桑書雲心下一驚,感覺到自己三指射出,如泥牛入海,就在這時,嚴蒼茫又撲了上來。

  他人被疾馬勁風撞開,但半瞬未停,又扭撲向車中,這身輕功,已夠匪夷所思,就在這時,只聽冷哼一聲。

  這聲冷哼,斷冰切雪,比冰還寒,比雪還冷,同時間,車內捲出一道狂飆。

  狂飆打向嚴蒼茫,嚴蒼茫叱喝一聲,全力接掌,「砰」地一聲,全身宛若捲入一道詭奇的風中,以及無匹的洪流中,人旋即給帶飛出去,撞向桑書雲。

  桑書雲這時足尖離車沿,不過三寸,就在這時,嚴蒼茫撞向了他,他雙掌一搭,想穩住情況,但是手指剛觸及嚴蒼茫的肩膀,便如落入泥沼之中,無處著力,兩人一齊被捲了出去。

  這下如電光石火,兩人被車中人一掌迫落,人未到雪地上,血河車已駛出五、六丈外。

  就在這時,方歌吟發足一躍,把原來要對付嚴蒼茫的銳力都發了出去,躍向車後。

  ──車上的人,是不是他殺父仇人?

  ──血河車到底是什麼?

  ※※※

  血車過去,血河遍地。

  很少人能見血河車不動心,而登車者幾無一不死。

  桑書雲、嚴蒼茫同是名列天下七大高手,但尚且為車中人一掌迫落,方歌吟對武學秘笈並無野心,唯對血河車必須查明真相,不惜搶登。

  ──他,登不登得上車?

  ──車中人是誰?

  ※※※

  方歌吟足未沾車,突見一雙凌厲、冷毒、銳利、狠辣的眼睛。

  方歌吟從未見過這樣的一雙眼睛──比蛇毒、比火熱、比劍狠、比雪冷的眼光。

  彷彿動輒可以熔化一座冰山,靜則足以雪封一座火山。

  方歌吟心中一凜,一股狂飆又湧出。

  方歌吟硬接,「九弧震日」。

  那人的勁力,一接之下,全然一空。「九弧震日」,無法發揮,方歌吟往後一挫幾乎撲跌車下。

  但是方歌吟生性執拗,愈挫愈強,眼看翻落,仍堅持重心,雙足一鉤,人往後跌,卻仍然鉤住雙足,「呼」地一聲又盪了回來。

  車中的人也似意想不到。他對桑書雲、嚴蒼茫二人,出手用了八成功力,但對方歌吟,以為他區區武林後輩,隨便出手便足以致死,所以用了不到五成勁力,卻不料方歌吟居然死硬不下車,卸去強勁,又落回了車中。

  這血河車,百餘年來,能得一入者,又天下有幾?

  那人冷哼一聲,道:「你是誰?」

  方歌吟只見四周景物,不住飛掠,雪飄如飆,車後桑書雲、嚴蒼茫二人,不住吆喝追趕,但已越來越遠。

  他橫劍當胸,那人冷聲道:「哦……是宋自雪的門人?」

  方歌吟的金虹劍,在黯黑的車中,發出凌厲滲人的金芒,和車外驚心動魄的血光相映,真是觸目驚心。八馬齊嘶,放足飛駛,無可擋阻,方歌吟仗著一劍光寒,照出那人瘦削的臉型,刀鋒劍芒一般的眼光,滿頭的白髮,破舊的衣衫,不知其年齡,但見此人桀驁不馴,卻令人感覺到一種為之心驚的彪悍。

  這種感覺就像你跟一隻野獸,共處在一隻關閉的籠子裡。

  方歌吟不知此人是否武林中,名震天下,所向莫敵的「武林孤子」任狂!

  ──他心裡有千百個問題想問。

  他道:「前輩──」

  那人仰天沉思,喃喃道:「宋自雪、宋自雪──」突然手一展,身未動,卻已到了車尾,一出手,抓向金虹劍。

  這等出手,快如閃電,方歌吟見所未見,幾乎未及反應,那人已抓住金虹劍。

  金虹劍可斷金切石,居然被這人一抓而獲,方歌吟大驚,執緊劍鍔不放。

  那人一拉,一股大力撞來,方歌吟運功相抗,被激得金星直冒,但仍不放劍,被那人一扯,往前跌趨而出,那人怒喝:「你放是不放?」

  「卜」地一聲,車沿已被人搭上,原來那人與方歌吟爭奪間,血車因無人執轡,已稍緩了一些。嚴蒼茫的手已搭在車上,桑書雲亦搶近車側。

  那人怒叱道:「去」。

  「砰」一股大力狂湧,方歌吟被飛激出丈遠,但他仍死不棄劍,那人只好一放。方歌吟與金虹劍連人帶身,在雪夜空中劃出一道金色的虹,「叭」地遠飛撲在雪地上。

  在半空間方歌吟只記起宋自雪的一句話:「天下沒有人,能叫我棄劍,除非我死。」他一跌在雪地上,桑書雲稍緩一下,回頭一看,就在這一看之下,他已看出方歌吟並非重傷,他的腳步絲毫未停,但僅此一望剎那,已慢了嚴蒼茫十幾步。兩人一前一後,仍急追血河車。

  黑馬前嘯,血車飛馳,一白、一青,兩條人影,迅快無倫地追去、遠去。

  方歌吟趴在地上,一臉是血,他勉力抬起頭來,只見血河車與桑書婁、嚴蒼茫俱已遠去,他想起來再追,亦已無及。

  那人攻來的內勁,依然在體內胸腔、腹部,乃至奇經百脈,都隱隱作痛,好一會才過去。

  風雪慢慢止了。

  他緩緩站起來,天下雖大,他卻覺得無地可容。

  在被任狂震飛落車的剎那,他真以為自己死了,也情願自己死了。

  可是他沒有死。

  他覺得自己實在技不如人。

  ──可是他自己不知道,任狂在最後一撥之力,已聚了九成,最後運力一激,更是十成功力,換作桑、嚴二人任其一,都接不下這一招,方歌吟的內力充沛,已不在兩人之上,方才接得下而未死。

  他茫茫地走著,也不知道要走到那裡去。

  然後他發現自己趴著的雪地前面,約七八尺遠,有一部書,直插在雪地上,書頁迎風微翻。

  他當然覺得詫異,翻開來,只見幾字筆勁若龍飛天之際的字:

  「方世侄如唔:

  太室古剎,蒙捨命相救,余甚感恩,唯無以為報。今汝僅數十日餘生,皆由余起,問心難安。余將數十年練功所得,盡錄書中,並闢修習捷徑,汝按此法練習,當可在短暫時日內有小成。余甚望汝能在有生之日成為當世絕頂高手,並列四正,心有所寄,志有所伸,或可略弛生命遞減之懼也。……」

  方歌吟看畢,忖道:「人也將死了,名還有用麼?只望天下蒼生平安,父仇得報,小娥妹子安好,我就安心了。」心裡想著,手裡還是翻閱下去。

  只見這書裡,的確都是長空神指桑書雲的練功法門,要竅蹊徑。其中以「長空神指」為主,輕功、掌法為輔,方歌吟劍術一絕,內力豐厚,此書恰好補輕功、掌法方面之不足。

  這書敢情是桑書雲本欲交於五大旗主等,救援方歌吟時交給他,豈知少林派實力宏厚,長空幫救出方歌吟,更十分狼狽,無法交予方歌吟手中,是以桑書雲親自出來尋訪,想親交此書,後來血河車出現,桑書雲得全力追趕,只好把書留在雪地上,讓方歌吟自行拾得。

  方歌吟苦笑一下,本覺自己時日無多,學了又有何用?但是很快的又被書中所記載的習武要門所吸引,時皺眉苦思,時豁然而通,沉思起伏不已。

  一個人還有七十天不到的生命,隨時都可以死了,他會做什麼?

  ──別人會怎麼作,我們不知道。方歌吟卻仍在練武。

  然生也有涯,學無涯……

  ※※※

  初冬成了深冬,原來掛在枝頭上的黃葉,今日已剩下了枯枝。

  又過了整整二十天了。

  方歌吟的生命,最多只剩下四十五個白晝,四十五個黑夜。

  ──他心裡,是什麼感受?

  ※※※

  行行重行行。

  他在研究武學?餓了,就想辦法獵些野食,或替人砍柴粗作,換些米飯充饑;睏了,就睡,他的內息極強,故也不致畏風寒,睡時什麼也不想。

  更不敢想。

  ──也不敢想明天會不會再起來。

  ──想了,又有什麼用。

  ──反正該來的,還是要來的、會來的。

  他只覺得自己對武學,出奇的興趣,很多可以觸類旁通,博雜繁豐,但也可耗盡一生,窮研一技而不倦……可惜,他有限的生命,已不允許他再奢求下去,反而不斷的爭取時間,專心學習──學了又有何用?他沒有再想。

  ──也許在浩瀚的武學中,他才能忘卻自己,忘卻生命,忘卻一切,這或許是桑書雲傳書予他的真正用心。

  ……他行行復行行。

  這日已進入了山西的中條山一帶。

  ※※※

  中條山的解困關廟,是紀念三國時關羽的萬代瞻仰而建的,關雲長千里護姑嫂,溫酒斬華容,桃園結義,堅守氣節,天下人共仰之。

  關公雖威震華夏,義炳乾坤,但方歌吟也知歷史史實的關羽,難免有其剛愎自用、性情中人的一面。他來到中條山,已深冬了,他記得這就是昔日大俠蕭秋水,初出道時首遇邱南顧的地方。

  他生平最是仰慕大俠蕭秋水,所以對傳說中蕭秋水經過之地,莫不憑弔瞻仰一番,追迴不已。

  中條山下,氣勢奇峻,壯麗雄偉,尤其日落皚雪,或於晨曦映波之時,更令人迂懷莫勝。

  ──他剩下的時日,卻是無多了。

  他徘徊躑躅在關廟印樓附近,昔年四十八名金人要劫「漢壽亭侯印」及「青龍偃月刀」時,蕭秋水和邱南顧就在此處,同時間各打倒二十四人。

  ──可是大俠蕭秋水而今安在?

  ──自從小時在日月鄉,尚拍魂與嚴一重、董二絕、尉三遲、費四殺狙擊蕭秋水,結果董絕亡,尉遲死,嚴重未出,僥倖得存,費殺重創而逃,尚拍魂被饒得一命。可是自此一役後,就未見過蕭秋水了。

  ──但是那剎那間的相見,已使方歌吟對大俠蕭秋水的形象,終生仰慕難忘。

  ──一絲月破雲來,雷雨方過,白衣人救了個幼童,大步越林而去……。

  他正想著,忽叱喝之聲,聲音依稀間有些熟悉,隱約自樓後傳來。方歌吟聽那聲音,原本是窮凶極惡,斥責語調,卻偏偏令方歌吟想起低聲下氣、膽怯心寒的求饒狀貌。

  方歌吟心念一動,躡足閃到柱後,這時雪雖停了,黃昏漸近,景色在白晝將去,夜晚未至前,是特別幽暗神昧的,到處都像蒙上了一層灰色的外衣。

  只見樓後果有三人,斥喝的人臉黃皮焦,但身材高大,一雙小眼珠子,黑少白多,卻是不住溜動,五指如鉤,隨時都似想把別人的頭皮扯下來,另兩人一個是光頭大和尚,另一個是全身黃衣的人,方歌吟卻覺得好像在那見過,偏又想不起來。

  只聽那臉黃皮焦的人露出黃牙咆哮道:「這一點小事,都要害怕!你把那女子交給他,他才不防你,只要他一沾著手,就要倒也,到時候我們為所欲為,豈不快哉!」

  方歌吟本見這三人既是相識,斥喝自是平常,本待自行離去,不聽別人隱私,誰知這一話,嚇了他一跳,好像又要害什麼人似的,跟他童年時在日月鄉的一個經驗甚為相似,忙傾耳聽下去。

  此刻他的功力,豈是昔日隆中那黃口小兒能比?他屏息不動,這三人自然發覺不到有人就在咫尺間。

  只聽那中年和尚囁嚅道:「我……我……他是名列「三正四奇」之一,萬一發現,只怕──」

  那臉黃皮焦的人目露凶光,喝道:「怕什麼?」

  中年和尚給這一嚇,幾不敢說話,半晌才敢說:「我怕打不過他……」

  那臉黃皮焦的人突然目露殺機。殺氣一閃即過,他又閃動著那鱷魚一般的眼睛,忽然諂笑道:「他那會懷疑到你身上哩。你是五台佛光寺和尚,他相識的,怎會有所思疑?你剮了他,他還以為你是他的佛祖呢。」

  方歌吟心中一驚。這三人要對付的顯然是「三正四奇」中的人,問題是三正四奇中的誰?莫非是桑幫主,還是……?聽他們語氣,又是施奸計害人,不會是──善類,而這和尚,居然是佛光寺的僧人。

  要知佛光寺乃是名寺,始建於北魏孝文帝時,歷史悠久,俗稱「先有佛光,後有五台」。中唐時已經以彩塑精妙,佛相栩真聞名於世,至唐武宗滅法始全被毀去,旋又於唐大中十一年,女施主寧公遇施建大殿,佛光寺又香火繁盛起來,迄今不減。

  佛光寺是名寺,佛光寺的僧人,也以修行、善行聞名天下,卻不料今日這名和尚,顯然徘徊在魔佛之間,躊躇不知何從抉擇。

  只見那和尚又期期艾艾的道:「我──我們怎是他的對手?……」

  那臉黃皮焦的人知和尚已被說動,當下咭咭笑道:「放心二我們又不是明著來,待會兒滕老大就會把那雌兒手到擒來,你假裝救了她出來,交給他,他不疑有他,只要一沾到他這個寶貝女兒的身子……哈哈哈……那時就毒得像隻病貓,任人打踢了,嘿嘿嘿」

  說到這,得意至極,陰笑起來。

  那和尚卻操憂地道:「不成──你在她身上下了毒,她豈不……不是──」

  臉黃骨瘦的老者眼睛一轉,眨了眨道:「不怕,我的毒,放在第一人身上,絕無所害,問題是第二人一觸,毒性即發……至於你那朝思夜想的車姑娘嘿嘿……保管不傷毫髮。」

  那和尚臉一紅,道:「這我就放心了。」

  那黃衫人也插嘴道:「尚先生使毒,我跟他合作過,實在是毒中之神,他要毒池中的一條魚,絕不會毒到第二條去,你放心。」

  那臉黃皮焦的人又嘿嘿笑道:「你五台佛光寺的人,居然動了凡心,既然如此,便一不做二不休,殺了她爸爸,得到了她,不是過癮之至──嘿嘿……」忽然臉色一沉,陰惻惻地道:「要是你反悔,長門上人知道,可不得了哩。」

  長門上人就是佛光寺的主持。那和尚嚇得臉色都白了,忙不迭地道:「尚先生,這玩笑,萬萬開不得,開不得──」

  那臉黃皮焦的人眨著小眼,向和尚打量道:「那就要看你是不是跟我們開玩笑囉?」

  那和尚忙搖手晃首道:「絕不敢跟尚先生開玩笑。」

  那人奸笑道:「這樣最好。」

  方歌吟在一旁,卻聽得熱血上沖,頭皮發炸。

  他忽然記得那黃衣人是誰了!

  十年前,古隆中,日月鄉,這黃衣人曾謀刺蕭秋水不遂,與「青臉獸」滕雷,「紅袍怪」邱瘦合力殺了沈悟非的「黃衫客」鄧歸。

  方歌吟他記得那皮黃臉黑的人是誰了!

  他就是同在斯役中,擒鄉間小童,施毒其身,誘蕭秋水觸摸中毒的,後來又被蕭秋水神威嚇得跪地求饒的「鬼手毒王」尚拍魂。

  十年前這等人的卑鄙行徑,使方歌吟與沈耕雲二人不顧性命,出手制止,無奈技不如人,幾乎喪命,十年後的今天,卻又是遇著了他們,卻又正在這設計謀害武林前輩。

  方歌吟心中怒極,又為那和尚好色無恥,感到氣憤,正待出現之際,忽聞有衣袂之聲,來勢迅速。但呼息很是濃重,方歌吟便隱身樓後,看個究竟。

  只聽尚拍魂道:「來了。」要知方歌吟此刻武功,已然之高,放在尚拍魂未望見來人之前,已知有人掠至,是以能及時離開。

  又聽尚拍魂喜道:「滕老大果不負所望。」

  只見來人臉上一個青記,就算沒青斑之處,也滿臉煞青,背上還背了個人形的麻包袋子。正是十年前山中一戰的「青臉獸」滕雷。

  滕雷放下人形包袱,嘴裡大口大口吐著白煙,尚拍魂一拱手,招呼道:「尚先生,咱們又見面了。」

  尚拍魂笑道:「點子扎手吧?」

  滕雷笑道:「憑在下這點道行,要擒下三正四奇的後代,還辦不到,不過……」滕雷的嘴臉有一種說不出的淫邪,掏出了一隻看似欲飛非瓷非紙的仙鶴,只見鶴嘴一張一闔,可以從鶴尾吹氣的小機括道:「這迷藥,實是使得,這雌兒初出江湖,連防也沒防著。」

  那和尚急道:「滕兄沒傷她吧?」

  滕雷一愣,隨即怪笑道:「她是牛頭師兄你心肝寶貝,我怎敢傷了?」解開布包的繩子,一翻開來。

  方歌吟遠遠看去,只見一瞑目女子,輪廓很深,鵝蛋臉,眼睫長,很是靈秀。方歌吟見不是桑小娥,才鬆了一口氣。

  那牛頭和尚一見,眼睛發出異光,喃喃自語,竟漲紅了臉。

  尚拍魂嘿嘿笑道:「牛頭,你本就不該做出家人,還念什麼經,拜什麼佛!」

  牛頭和尚臉漲紅得就像柿子一樣,心驚膽戰地道:「咱們……」

  尚拍魂忽然出手,凌空連點三下,那包袱竟蠢動了起來,原來尚拍魂已解開了那女子三處穴道,那女子已可以開目,但仍無法啟口,亦不能動彈。

  方歌吟借雪光望去,那少女一臉悽惶之色,然五官臻秀巧麗,叫人憐惜莫已。那牛頭大師一見,竟呆在當前,說不下去。

  尚拍魂不耐地道:「要說快說,他就要來了。」

  牛頭和尚被這一喝,更加說不下去。好半晌才口吃的說出:「這……這樣做…做做做做不太太太好……好吧?」

  尚拍魂臉色一沉,道:「有什麼不好?我不這樣做,這女子,你得了手?嘿!嘿!」

  牛頭和尚吃力地道:「她──她她張開了眼……認出了我們……怎怎生是好好──?」

  滕雷怒道:「認出了我們又怎樣?大不了把她做了!」牛頭被這一嚇,一時又說不出話來。

  鄧歸卻想到此刻要求到牛頭,當下緩和道:「幹完了這事,米已成飯,她認不認得你,又有何干係?」

  尚拍魂一面掏出了三個盒子,小心翼翼的打開,裡面赫然是三種顏色詭異的粉末,只聽他陰笑道:「我要她能張開眼睛,又不能說話,這樣她父親更急,方才能得手。……我這三把藥粉一撤下,再在你手中佈防毒之藥物,你在此等他來,說是救著了他女兒,只要他一旦下馬,把脈察看,則必中毒無疑。嘿嘿……」

  方歌吟望去,只見這女子水靈靈一雙大眼,盡是淚水,方歌吟心中很是不忍,就想立即出來施援手。

  只聽「青臉獸」滕雷忽問道:「這次尚先生可有十分把握?」

  尚拍魂冷笑道:「滕老大這樣問是什麼意思?」

  鄧歸與滕雷結拜近二十載,心意自然相通,當下代接道:「十年前日月鄉一次,曾失過手,尚先生還是小心為上……」

  尚拍魂截道:「十年前一役,對方是蕭秋水,自然無法得手,但十年後今日…」

  方歌吟一聽,知眼前三人果乃是十年前罪魁禍首,再無疑問,正要出手,只聽尚拍魂繼續道:「何況為了他對我們這干人的趕盡殺絕,嚴大哥和費四兄,兩人至少也會來一個──」

  方歌吟聽得心神大震,他間關萬里,為的就是要找殺父仇人費殺,而今居然在這兒?聽到他的消息,心頭大是震撼。

  別種情形之下,或許方歌吟還能按捺得住,但而今乍聞仇人可能出現,唯恐稍縱即逝,又失卻消息,當下一步踏出,大喝一聲道:「費殺在那裡?」

  尚拍魂、滕雷、鄧歸及牛頭和尚陡聽一聲暴喝,如焦雷乍響,都給嚇了一大跳,以為那人來了,幾要溜走,但瞥眼一看,才知是一年輕小伙子,心中納悶,又疑又怒,他們當然不認得這眼前的人就是十餘年前被他們毒倒用以誘害大俠蕭秋水的犧牲者之一。

  尚拍魂首先恢復了鎮定,怪笑道:「你是誰?居然敢對我們嚷嚷。」這十幾年來,尚拍魂用毒越發精奇,殺人更無算,年輕一輩高手中,除了中、壯年的天龍大師、武當鐵骨道人等之外,就連鐵肩、嚴浪羽,也遠非其之敵,所以他壓根兒沒把這年輕人看在眼裡。

  這次他要對付的敵手,是三正四奇中之一,極其利害,所以不得不提心吊膽。

  而今竟給一個小伙子唬了一下,外表雖不動聲色,內心卻大感沒顏面,即刻動了殺機。

大宗師二:逍遙遊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