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陣仗 線上小說閱讀

《大陣仗》溫瑞安

《二○一三年十月二十五日版》
《四大名捕大對決之二》
《好讀書櫃》典藏版


第一部 穿腸的毒藥
第一章 如何謀殺一陣風


  捕頭郭傷熊在出事之前,正調查著一樁案件。這樁案件不但轟動,牽涉亦大,而且毫無頭緒,根本是一樁無頭案。

  這件案一直使郭傷熊十分煩惱毛躁,所以逗留在衙裏及在外勘察的時間比較多,比較晚才回家。

  由於今晚捕頭郭傷熊終於抓到了那件案子的一點頭緒,以他鍥而不捨的性格,就一直研究下去,等他真有點疲累,感覺到要回家歇息的時候,已經是二更天之後的事了。

  他此刻披上襖袍,深夜回家,手裏還拿了幾個大燒餅,一瓶米酒,準備挖醒他熟睡中的侄兒,好好跟他討論一下案情,或許,那鬼靈精的侄兒能給他一些什麼破案的啟發。

  郭傷熊捕頭的家離衙門足有三里之遠,中間還經過一片荒地,一塊墓地。

  當晚才初七、初八,烏雲又密,月芽兒朦朦朧朧,連路也照不清楚,只有地窪的積水映著微光。

  可是郭傷熊是兩河「小四大名捕」之一,他曾經立志要自己成為真正的「天下四大名捕」,哪還會怕黑?又豈會怕鬼?所以郭大捕頭一路輕輕鬆鬆的,手裏拎著用繩紮好的酒瓶燒餅,吹著口哨走回家去。

  途中經過那塊墓地時,已過三更。

  郭傷熊每天都經過墓場,他膽大包天,仵作剖驗死人腸子挖得流滿一地,他連眼睛都未眨過,更曾到過人人畏懼的「猛鬼廟」裏去,把假扮鬼魅的土匪揪到縣衙裏去,所以半夜三更經過墳場,在郭傷熊而言,簡直當食生菜一般平常。

  但今天確實有些不尋常。

  因為墳場裏有釘鑿聲傳來。

  郭傷熊馬上停步,側耳細聽,卻無聲響,這時霧氣深重,月色昏朦,亂墓堆裏影影綽綽,依稀似有人影,但是又看不清楚。

  郭傷熊搖搖自己手上那瓶米酒,明明還沒有喝下肚裏去,不可能因為微醉而聽錯,而且幹他這一行的,就算喝酒了,眼睛閤著,耳朵也能分辨出飛過頭頂上的是夜鳥還是蝙蝠。

  否則,隨時會被人一刀割下頭顱來下酒。

  他想到這裏,不由苦笑了一下。

  吃他這行飯的,就有一位叫追命的,就算喝個十七、八斤酒,醉了七、八成,但從來沒有人能在他酒醉的時候暗算得著他一根毫毛。

  這算是神乎其技了,而他自己,還沒有這個本事,他想。

  他正那麼想著的時候,釘鑿聲又傳入耳際來。

  這次絕不可能聽錯。

  是鐵釘釘入棺木的聲音。

  三更天,居然有人在墳場裏釘棺材,真是見鬼了。

  郭傷熊很快的就暗自下了一個定論:如果正常和正當的葬禮,不可能在這半夜三更進行,除非不是葬禮,否則,就算是埋葬也是見不得光的死屍。

  一想到這點,郭傷熊左手還提著米酒燒餅,但右手已按著刀柄,身形已沒入墓堆之中。

  他沒有發出吆喝,擒賊擒王,抓盜抓贓,他決定要潛身過去看個究竟。

  他閃身過去的時候,釘棺之聲還一下一下的傳來,但等到他逼近發出聲音處不到一丈之遙時,聲音戛然而止。

  郭傷熊一皺眉頭,靜夜裏,寂靜得似死了一般,什麼也看不清楚,什麼也聽不見。

  隔了一會,雲層漸去,月光稍微朦亮了一些,郭傷熊運足目力看去,在霧氣氤氳中可以看到隱隱約約一些事情。

  這時蟲鳴、蟬鳴、蛙鳴,甚至貓頭鷹的叫聲,幾乎是不約而同地響了起來,自從深夜裏那刺耳的釘棺聲寂滅後,幾乎靜到了極點,如今突然間蟲豸齊鳴,倒令郭傷熊微微吃了一驚。

  他又小心翼翼地潛近五、六尺,已可以看見地上被掘起的黃土,三、四副棺材,鏟子,泥鍬……但沒有人!

  ──半夜三更,是誰挖起這些棺材,要做什麼?

  ──如果是人掘起這些棺木,現在人呢?

  郭傷熊目光所及,盡是紊亂的荒墳,幽冷的寒霧,遠處的狼嗥,近處被野狗拖啃出來殘缺不全的屍骸,真似一個人間鬼域一般,難道挖墳的不是人,而是……郭傷熊想到此處,不由自主打了一個寒噤。

  就在他打了一個寒噤之際,四周的蟲鳴驟然靜了下來。

  就在這時,「叮」的一聲,一道劍光,已刺到郭傷熊眉心!

  要不是在劍光之前,蟲聲忽然滅寂,令郭傷熊心中起了一個念頭「有人欺近」的話,這一劍郭傷熊必然來不及躲過去!

  唯是郭傷熊既已生起「有敵來犯」的戒心,他的刀「嗆」然出手。

  「叮」,郭傷熊一刀,架住一劍。

  對方抽劍,「嗤」地又一劍刺向郭傷熊腹部。

  對方抽劍發劍如此之快,就像這一劍,本來就刺向郭傷熊小腹一樣!

  可是郭傷熊的刀立刻下沉,「嗆」地一聲,刀劍又交在一起,發出極燦爛的星花來。

  星火激迸的剎那,只不過眨眼間,但郭傷熊就在這眨眼間看見對方青衣,勁裝,蒙頭蒙臉,雙目精光閃閃。

  這一連四個印象,已深深鐫鑽入郭傷熊腦海裏去,在剎那間能把極難認的攻擊者形貌記住,是郭傷熊的特長之一,他能在兩河之間被譽為「小四大名捕」,實非僥倖。

  就在這時,「嗤」地一聲急響,背後又響起一道劍風。

  這道來劍之迅急,簡直比劍風更疾,郭傷熊大叫一聲,將左手的燒餅酒瓶,往後撒出,令出劍的人稍稍慢了一下,回刀一架,「叮」地一聲,刀劍交擊,又迸星花!

  這剎那間,郭傷熊也看清楚了來人──一個跟剛才那個青衫勁裝蒙臉夜行人完全一模一樣的人。

  他心裏剛叫苦了一聲:見鬼了!背後那人,又「嗤」地一劍刺來!

  郭傷熊回刀招架,一面打一面退,他所退的方向,是向他原來左側的地方退去,是以他左右是敵人,但背後是空曠的地方,這樣的退法,是他身經百戰而且久經夜戰所得來的經驗,可以免於腹背受敵。

  可是這時「嗤」地一聲,背後又一道劍風遽至,比前兩人所發出的劍勢,只有更急!

  郭傷熊瞬息之間,變成左、右、後三方俱有強敵!

  按理說在左右兩面勁敵急攻之下,後面這一劍郭傷熊是萬萬躲不過去的──如果郭傷熊的外號不是叫做「一陣風」的話。

  可是他就是「一陣風」郭傷熊。

  他的武功精華,不是拳頭不是刀,而是輕功。

  他怪叫一聲,拔地而起,衝起一丈三尺,斜飛十七尺,落在一棵枯樹的椏上。

  那三人三劍擊空,「叮叮叮」三把劍尖抵在一起,借劍尖互觸之力三人齊向後一翻,迅速沒入黑暗之中,碑石之後。

  郭傷熊獨腳立在枯椏之上,久久不敢下來,他心裏尋思:要是對手三人再聯手攻擊,自己是不是抵擋得住?如果對方不止三人呢?這些究竟是什麼人,武功如此詭異劍法如此迅急?

  他忽然想到傳說中有十二個人……不禁又打了一個冷顫,隨後又想:不會的,那是十二個人,不是三個人啊。

  ──幸好是三個人!

  隔了好一會,還是沒有半點聲響,郭傷熊心裏又罵了一聲:見鬼!試探著問:「喂,朋友!」但幽蕩蕩,靜悄悄的,並無人相應。

  郭傷熊又沉住氣,等了好一會,心裏不知罵了多少句「見鬼」,終於大聲叫:「喂,朋友,別躲藏了──」

  但深夜裏沒有半聲回應,就像只有他自己一人在對著荒墳說話一般。

  郭傷熊忍不住大聲喝:「喂,朋友,有種的別躲躲藏藏,滾出來吧!」這時天已快亮了,遠處傳來雞啼聲,郭傷熊這才知道,敵人大概已經走了,這使他感覺到又輕鬆,又沮喪。

  輕鬆的當然是大敵已退,自己已無生命之虞,沮喪的是他身為兩河大捕頭「一陣風」,今個兒卻真的站在枝頭吹了一夜寒風,連對手是什麼模樣兒,半夜釘棺蓋是幹什麼來著也摸不著邊兒。

  他這個大捕頭,可還有顏面麼?

  但他的眼睛又在晨霧中亮了起來。

  他以一隻狸貓一般輕盈的步履下了枯樹,仔細得像一隻老鼠在拖一隻雞蛋一般小心翼翼,觀察那被挖掘過的坑洞,還有棺裏棺外。

  然後他眼睛更亮了。

  是他發現了什麼?

  不管他發現了什麼,從他嘴角露出來的笑意,都可以感覺得出,他所發現的令他極為滿意。

  是以他正準備離去。

  他繞著墓地走了一小段路,這時,天已濛濛亮了,他一面走著,一面留意著墓碑後有沒有匿伏著敵人。就在這時,忽然之間,他的步伐頓住了。

  他的眼光,一直留在一座墓碑上,那墓碑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但他的眼睛像蒼蠅陷在蛛網上一般,被強烈的吸引著,以致一時無法把目光收回來。

  然後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他吸這口氣的時候,眼神更亮了──無疑他是可以藉著一點晨曦,看清楚碑上的字──而如果他適才的笑容是表示著滿意的話,此刻他的臉容是充滿著詫異。

  一種發現了重大秘密的詫異。

  他又喃喃的說了一聲:「見鬼了!」跨出墳場時,他才擺擺手,旋了旋身,似乎這才想起自己為求自保時,已把酒瓶和燒餅扔出去了,所以左手是空著的。

  剛才在墳場上的凶險格鬥,就似一場夢一般。

  但對於「一陣風」郭傷熊的發現而言,這絕對不是一場夢。

  他一回到家,興高采烈的把他的侄兒搖醒,要把剛才所發生的事情告訴他。郭傷熊的侄兒雖然也是兩河「小四大名捕」之一,但就是因為他是這一帶的名捕,所以他為了辦案,已四天沒好好睡過一覺,對他的叔父天未亮就搖醒他的事情,始終惺忪著眼睛,有一半沒一半的聽著,何況,他叔父又沒有帶酒和吃的回來,故此更引不起他的興趣。

  也因為這樣的緣故,使得郭傷熊光火了,罵道:「你睡你的大頭鬼去吧!待我明天破了這個連環巨案,包管你疊高枕也睡不著!」他沒把故事的下半闕,尤其是發現了什麼告訴他侄兒,就啐了一口:「見鬼!」回到房裏去了。

  俟第二天他的捕快侄兒睡醒了之後,到房裏一看,郭傷熊已無影無蹤,侄兒去問他的弟弟,才知道叔父一大清早就穿著衙差官服大搖大擺威風凜凜的出去了,不知上哪兒去。

  侄兒一想,叔父昨晚告訴自己的事,總覺有點兒不安,於是便匆匆洗過臉,趕到縣衙府邸去,但打聽之下,才知他叔父並沒有來過!

  以他叔父平常克忠職守,每晨必依時依候到衙府巡視一趟,安排各路差役的事務,今日卻忽然有了改變,顯得極不尋常!

  所以他立刻去找與他叔父共事的一位好朋友,巡捕都頭張大樹商議。這時候已近正午時分了,張大樹得悉後,也覺得此事頗不尋常,立即分派大大小小的捕快差役去找。

  直至傍晚,郭傷熊仍是影蹤不見,消息全無,眾人這才知道事情不尋常到了極點!

  張大樹呈報知府大人俞鎮瀾,知府大人加派人手,四處尋索,但忙了一整夜,仍一點信息都沒有。

  由於郭傷熊在兩河一帶的功勳業績毋庸置喙,乃得河北大名都部署轉運使知州事吳鐵翼吳大人賞識嘉惠,所以知府俞鎮瀾即將此事呈報吳鐵翼。吳鐵翼大為震動,專任通判謝自居協助俞鎮瀾搜索,惟歷三日全無結果。

  三天後,張大樹陪郭傷熊的侄兒在午時光景步出縣衙,或許張大樹是看出他愀然不樂的樣子,便隨便安慰了一句道:「你別擔心了,你叔父外號「一陣風」,誰知道他是不是飛上屋頂去了。」

  話未說完,猛見飛簷所投下的影子,輪廓邊上多了一個團黑忽忽的事物。

  兩人疾望一眼,飛身上簷,只見飛彩繪金的瓦簷上,伏著一個人,已死去多時,屍首亦開始腐爛。

  這人當然就是郭傷熊。

  他的死因很怪,身上無一點傷痕,但由舌至喉,由喉至胃,由胃至肺,全都焦爛了,好像有一把火在他體內燒過似的,最奇怪的是他死的時候,雙手還抱著一塊墓碑。

  那塊墓碑無名無姓,只有一塊類似「閃山雲」一般的翠綠玉石,嵌在墓碑上,有人認得,這塊墓碑是「大伯公義塚」處的其中一塊無名碑。

  謝自居和張大樹,以及死者郭傷熊的侄子,都先後到「大伯公義塚」查過,可是一點線索也得不到。

  這件案子,也成了眾說紛紜的無頭公案。

  ※※※

  把這件案子發生的前後過程,告訴鐵手和冷血的,不是別人,正是郭傷熊的侄子。

  而郭傷熊的侄子,也是名列兩河「小四大名捕」之一的郭秋鋒。

  郭秋鋒外號「白雲飛」,跟他叔父郭傷熊一樣,都是輕功極高的六扇門好手。

  郭秋鋒把這件案子始末告訴鐵手和冷血的時候,並不是要他們倆去插手這件事,因為那時候冷血正在他的家養傷,而鐵手、冷血二人也正為了兩河八大家的滅門慘禍大費腦筋的時候,而且,郭秋鋒堅決認為,他叔父的案件雖迄今為止並無任何頭緒,但郭秋鋒仍堅持要親手破案,為一手撫養他兩兄弟長大成人的叔父報仇。

  郭秋鋒無疑是一個很有志氣的年青人,所以鐵手和冷血雖對他手上的案件有興趣,但因知郭秋鋒個性倔強,便沒有插手干涉。

  可惜郭秋鋒的遭遇可以說是極壞,他因受鐵手和冷血所託,保護「習家莊」二莊主習秋崖,竟然在戎守台戰死。

  這時候鐵手和冷血已破了八姓滅門的慘案,以及平息了「習家莊」奪權之亂(詳情見「四大名捕大對決」之《碎夢刀》一文),鐵手和冷血還沒有閒下來,便立意要替郭秋鋒完成遺志:照顧郭之親弟弟郭竹瘦,以及把郭秋鋒的叔父郭傷熊的案子查個水落石出。

  他們第一個步驟,是找到了郭竹瘦。

  郭竹瘦也是在衙門裏當差,只不過武功既不如他叔父和哥哥,輕功更鞭塵莫及,就連辦案能力也有一段甚遠的距離,所以郭竹瘦儘管是營營役役,也只不過是衙裏的一個雜事副都頭而已。

  他們找到郭竹瘦,是為了更進一步瞭解案情。

  因為他們的第二個步驟是研究「一陣風」郭傷熊是怎麼死的?

  ──郭傷熊的輕功如此之高,既已給他掠上屋頂,為何卻死在簷上?是什麼殺了他?為什麼要殺了他?如何殺了他?而郭傷熊那晚究竟發現了什麼秘密?這秘密跟他被殺又有沒有關聯?

大陣仗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