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峽棺山 線上小說閱讀

第八章 青溪防空洞



  我剛一進去就是一怔,在手電筒晃動的光速照射下,見到廳內擺著許多令人意想不到的東西,我心中納悶,房前屋後怎地會有如此多「奇形怪狀」的石獅子?突然間一道長長的閃電如矯龍驚空,?時間照得廳內廳外雪也般亮,從窗戶和後門中,可以看到後院裏也堆滿了奇異的石獸。

  我們借著電閃雷鳴之際,看到封家宅的孤樓裏面,儘是奇形怪狀的石獸,心中多是疑惑,我走上近前,用手電筒照了又照,見那石獸面目兇惡猙獰,體態圓滾,與門前的石獅子有幾分相似,但並無威武氣質,只能讓人感到邪惡可憎,我從沒見過這樣的石獅子,怎麼如此醜陋猙獰?

  Shirley楊說:「這些石獸不像是鎮宅的獅子,倒似是陵區的守墓石雕。」

  孫九爺也戴上花鏡看了半天:「肯定不是石獅子,鬃毛如劍,耳朵大得出奇,鼻孔朝天,要我看──是烏羊,欲訪地仙,先找烏羊,烏羊、烏鬼就是豬啊,我一直想不明白地仙古墓和烏羊有什麼關係,本來還想著要找肉聯廠打聽一下,原來世上竟有這種石雕烏羊。」

  么妹兒是本地人,可她從沒見過這些東西,我只好問孫九爺:「烏羊石獸是古時圖騰還是鎮陵的石像?」孫教授說:「不好判斷,烏羊形態都被鬼怪化了,風格很是詭異,我從沒見有哪個陵區以此物鎮墓。也不像是神道圖騰。」說完就掏出筆記本來又寫又畫,把石獸的每一處細節都描繪下來,以作為尋找「地仙古墓」的重要參考。

  我想不出烏羊石獸怎會擺在封家宅裏,「青溪鎮」世事幾經變遷,教人無從推測,既然沒有頭緒,只好不費那腦筋亂猜了,為節省電池,就和胖子點了幾支蠟燭照亮,在樓中找塊乾燥的地方搭個火灶。先燒些熱水,好教眾人吃些東西休息,看這古鎮地勢複雜,明天是有得忙活了。

  我又在樓中上下走了一遍,將每間房子都看遍了,見二樓一間房內有木桌木椅,都是近代的簡陋傢俱,桌上牆上掛了許多圖紙。仔細一看,圖紙都是遂道礦坑的結構。詳細標準著工程進度,我以前做過工程兵,懂得看圖,一看這些圖紙,便赫然醒悟,原來青溪地區修築「防空洞」的時候。封家宅就是施工指揮部,後來國際形勢改觀,工程隨即廢棄無效化,連這些圖紙都沒在撤離時帶走。

  而那些「烏羊石獸」身上除了一層灰塵,還帶有地下泥土痕跡,顯然都不曾被人清理過。應該是施工隊從地下挖掘出來的,還沒來得及處理,就因為工程中斷被拋在了指揮所。

  說不定「烏羊石獸」出土的區域就離「地仙村古墓」不遠了,我趕緊把圖紙都捲起來帶到樓下,把這個發現告訴眾人得知。這時胖子煮熟了我們攜帶的真空通心粉,眾人早都餓了多時。當下邊吃邊研究防空洞的地圖。

  么妹兒問胖子這是什麼食品?潮乎乎地,簡直太難吃了。胖子說:「這可是美國貨呀妹子,不過這味道嘛──確實慘了點,絕不是胖爺手藝潮,主要是美國通心粉就是這種東西,據說如果哪個美國人要想慢性自殺,他就天天吃這個。」

  我卻不管味道怎樣,能填飽肚子就成,三口兩口就迅速解決了戰鬥,看了看時間才晚上九點鐘,隨覺有些疲憊,但還是強打精神仔細翻看一張張地圖,把有可能用到的幾張單獨取出來,決定明天先去地下防空洞裏探上一探。

  Shirley楊問我有什麼計畫?我把地圖展開,指點上面的圖示,跟她說了說我的構想:「青溪防空洞,是深挖洞廣積糧時期的歷史產物,我估計當初在地建造大規模防空洞,應該是與這裏地下礦井礦洞眾多有關,從圖紙上來看也是如此,施工隊將半天然半人工的洞窟加以改造貫通,使之成為縱橫相聯的戰備設施,不過圖中也標出了已有多處塌方淹水,工程進行得很不順利。」

  我用排除法,將不可能挖出古跡遺址的幾個區域圈了起來,青溪附近所有地山都被挖空了,鹽井礦道和改築為防空洞之類的地方,包括這古鎮的地下也是空的,都不可能有「地仙村古墓」,應該把目光集中在「真空區域。」

  Shirley楊是點頭會意的人,當即領悟了我的意思,說道:「很有道理,真空區域是不是所謂的礦脈盲區?烏羊石獸最後的出土位置,必定是工程隧道與礦道不重合地區域。」

  我說沒錯,戰備防空洞施工之前,附近的山川地形都被徹底勘察過了,省去了咱們許多周折,既然又知道「欲訪地仙,先找烏羊」這一重要暗示,首選的目標,自然是最有可能挖掘出「烏羊石獸」的地點,所有的礦道,都是依巫鹽礦脈的走勢開掘,所以極不規則。

  從圖紙上分析,只有青溪戰備防空洞最西邊地一段,是根據需要全新開通的,完全沒有利用原有的礦道,而且根據圖紙上的標準顯示,西端的地下隧道尚未完工,這說明這段地區地工程一直進行到了最後,至於實際情況和下一步如何行動,咱們還要實地看看才能掌握。

  Shirley楊又多了幾分信心:「不怕線索亂如麻,只怕一絲線索也沒有,既然已經找到了一些頭緒,咱們抽絲剝繭,終究能找到地仙村古墓。」

  孫教授在旁聽了半天,贊同地說:「還是胡八一這老兵油子有經驗,剛到青溪就抓住了工作重點。當年跟我一起被押在勞改農場的封團長,也是打了好多年仗的人,大概就因為太能打仗,都被部隊裏的首長們給貫懷了,根本不是服人管的性格,那人很牛氣,也夠神氣,他說他以前在朝鮮打仗時,天天都坐繳獲來的美式吉普,吃美國罐頭。有一回美軍飛機穿房檐查戶口,炸彈扔到他眼前都沒傷到他一根毫毛,這種人哪裡能夠老老實實地在採石場啃窩頭?所以才鐵了心要逃回老家,以前我總覺得他不可能活著跑到此地,現在想想,你們這些真正經過戰火考驗的人,確實是有過人之處,也不知道封團長他──」說到最後。又滿腹憂慮的陷入了沉思。

  我勸孫九爺別多想了,有人懷疑你謀殺了潛逃後失蹤多年的封團長。卻是死無對證的事,其實只有想害你的小人才會這麼判斷,他們就不想想,憑您這九爺的本事,就算暗中下手,恐怕也耐何不得那位封團長?那位爺可是跟美軍作過戰的志願軍團級指揮員。所以組織上沒定你的罪也是有道理的,這事有點腦子的人都能想明白,只不過沒給你正式澄清而已。

  我想只要封團長當年真能逃到這裏,他就多半躲進了「地仙村古墓」,不管現在是死是活,都會被咱們找到。你這宗冤案到時候就能有個了斷。

  既已有了初步的行動計畫,再無掛慮,眾人分派了守夜的順序,便先後聽著外邊沙沙的雨聲昏昏入睡,一夜無話。次日早上仍是陰雨綿綿,青溪鎮遍地都是土坑、泥溝。加上雨後山路泥濘無法行走,我們只好決定就由後院的地道下去,前往西側的戰備防空洞。

  據說這條地道本是暗道,因為封家宅在解放前,多是地主礦主地居所,因為社會局勢不穩定,軍閥土匪橫行,采巫鹽的礦主又多是黃金巨萬之富,而且皆是雙手沾滿了礦奴的鮮血,為了防備不測,除了在宅中陰養一批「死士」,作為看家護院的家丁,還特意留藏暗道,以便遭遇意外時能夠迅速逃脫。

  不過當初留下的各條暗道,幾乎都在修築人防設施時被破壞了,隱秘的入口暴露在外,內部也成為了大型防空洞地一部分,所謂「防空洞」並非只為給老百姓躲避空襲轟炸,最低限度也具有「三防」作用,當年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動不動就叫囂要對中國進行「外科手術式的戰略轟炸」,為了積極備戰防禦,全國上下才大規模進行「深挖洞、廣積糧」,這種地下設施的很大一個作用,就是隱蔽儲存大批戰備物資,上至導彈、飛機,下至糧食、被服,都可以納入其中,完全是按照戰時要求設計建造,規模很是不小。

  青溪古鎮地下的這片區域,都是相聯的圓拱形倉庫,都是在以前的礦井中修築而成,淺灰色地水泥牆,給人一種十分肅穆冷酷的觀感,水泥脫落的地方,還可以看到原本礦道的岩層,局部範圍內的滲水十分嚴重。

  雖然防空洞內每隔十幾米就有一盞照明燈,但線路都受了潮,簡易發電設備也早都損壞,無法再行使用,只能用「狼眼手電筒」照明,憑藉地圖和指南針提供的參照前進,這段地下通道並不難走,而且在通道交叉路口處,還有明顯的指示。

  在地下通道中一路向西,防空洞內部地潮濕氣息漸濃,走到半路,遇到一段塌方的洞窟,無法再按照原定路線前行,我拿出地圖看了一看,也只有從側面的岔路繞過去,當下退回十字通道處,看地圖上的標準,如果走左側的通道下去,將是一條原始礦道,已離開了防空洞的範圍,入口處設有柵欄,掛著一塊木牌。

  我舉起手電筒一照,木牌上似乎有字跡,但被泥汙蓋住了,胖子上前用手抹了幾抹,紅色的字跡當即顯露出來,胖子一字字念道:「前方塌方──危險,老胡,看來這邊是礦道礦井,可能有塌方的危險,肯定不太好走,咱們還是走右邊繞過去比較好。」

  Shirley楊舉著手電筒照了照右側通道:「右邊牆上也爭、敢於勝利──那是什麼意思?」

  我抬頭看了看右邊水泥牆上的標語,真是格外熟悉,笑道:「你肯定看不明白,這叫最高指示,地圖上表示右側是條備用通道,比較狹窄簡陋,但已經是完工了,同志們我看咱走到此地也沒得挑了,只好從有標語的這邊進去。」

  胖子說:「得勒,聽胡司令的最高指示准沒錯,走著──」說罷大搖大擺地當先走了進去,我擔心胖子走得太快脫了隊,趕緊招呼其餘三人,跟著他快步向前,西側通道的滲水更為嚴重,也可能是和下了一夜的大雨有關,兩側雖有排水管口,但地上的積水仍是有腳面深淺,水泥牆下邊都生滿了綠苔。

  黑綠色的牆根裏鋪了滿滿一層蝸牛,白花花的十分顯眼,往裏走蝸牛更多,有活得也有死亡後留下的空殼,一腳踩下去,就會傳出「喀吧喀吧」的殼體碎裂聲。

  么妹兒雖然膽大,此時腳底踩著稀爛一團的蝸牛死體,也難免覺得有些噁心:「以前哪有朗兒個多蝸牛?它們都是從啥子地方冒出來的?」

  我轉頭對她說:「這地方滲水太多,苔痕厚了才引來蝸牛,你只要別想它就不覺得噁心了,跟緊了我,千萬別掉隊──」我還沒囑咐完她,就聽前邊有人「哎呦」一聲摔倒在地,孫九爺被遍地的蝸牛滑了個四腳朝天,兩手都被碎殼紮破了。

  我趕緊伸手將他攙了起來,看他沒摔斷筋骨才略微放心,在這狹窄潮濕的通道中無法歇息,便讓他再咬牙堅持堅持,好在孫九爺是吃過大苦受過大罪的人,跌得身上青淤了也不以為意,咬咬牙還能繼續往前走。

  我見這隊伍中有老有小,真摔斷了胳膊腿也不是鬧著玩的,就讓么妹兒和Shirley楊扶著一瘸一拐的孫教授,我和胖子在前一「工兵鏟」鏟開前邊地上的大片蝸牛,給他們清理道路。

巫峽棺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