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峽棺山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十七章 屍蟲



  湖面上突然躍起一物,我們身在「衝鋒舟」上雖然有所防備,卻沒想到會遇到這種情況,都握緊了「工兵鏟」,同時將手電筒抬起。

  幾道光束掃在半空,我隨著眾人抬頭一看,不看萬事全消,一看看見了,心中真是又驚又奇,張開了嘴半晌合不攏來,驚得是從湖中躥到四五米的那東西是條「魚」,魚躍出水是常見現象,可這條魚不是活的,而是三米來長的一條死魚,這條大魚都已開始腐爛了,腥氣沖天,魚腹處破了幾個大洞,魚頭更是缺了半個。露處白花花的頭骨。

  奇的是死魚屍體離開水面後,竟然停滯在了半空,眾人無不訝異莫名,這時兩具漆棺順水漂動,又離得近了幾分,這才看得更加真切,原來腐爛的死魚身上,佈滿了無數奇大的黑蠅,黑蠅大如指甲蓋,全都牢牢付著在死魚上,受驚後裹著魚屍躥離了水面,嘈雜著亂作一團,兀自不散,那些碩大的黑蠅身上腐氣積聚,帶有許多磷化物,飛動起來猶如暗淡微弱的螢火,又好似千百盞鬼眼明滅變幻。

  這種黑蠅有個學名稱作「大食屍蠅」,雖然名字裏帶個「蠅」字,實際上卻是一種「屍蟲」,最喜歡啃吃腐屍,有時候在暴屍露骨的荒葬崗上,也會出現食屍蠅的蹤影,但這種生物習性特殊,從不觸碰活物,對活人不會構成什麼威脅。

  以前在潘家園的時候。我曾聽過一件關於屍蟲的佚事,說是在解放前,有個民間散盜馬五子,他常年做挑燈盜墓的勾當,平常只挖些地主富戶的小墳,用墓主從葬的首飾銀元換些吃喝,沒發過大財,日子過得勉勉強強。

  直到有一天,馬五子在一片亂葬嶺挖墳,無意間尋得一座宋代的墓穴,裏面值錢的東西不少。馬五子活了三十幾歲,從沒見過這麼多明器,只有他一個賊人根本搬取不完,他知道這事要是讓外人知道了,肯定招來禍患,就卷了幾件最值錢的金珠寶玉,其餘的東西都原封沒動,打算等到將來手頭緊的時候,再來發掘救急。

  臨走的時候忽然見棺材縫裏鑽出一隻屍蟲,馬五子就隨手把屍蟲捏住,當時鬼使神差,也不知他是怎麼想的,隨手從懷中摸出一張油紙,這油紙是用來包豬頭肉的,就拿它來將屍蟲裹了塞進了墓室磚縫裏,他可能是想把那屍蟲活活憋死。

  然後馬五子就蓋住盜洞,回到鎮上拿明器換取錢財。買房子置的過起了富貴日子,也娶了老婆生了孩子,等到馬五子的兒子十幾歲的時候,爺兒倆都染上了賭癮。俗話說「久賭神仙輸」,何況是他這兩個凡夫俗子?

  賭錢輸贏就好似以雪填井,再沒不滿的日子,可那癮頭無休無止。直輸得失魂落魄傾家蕩產,馬五子見家中僅剩四壁了。想起以前盜發的那座古墓裏還有許多寶貨,便帶著兒子再去盜取,二人尋路進了古墓,馬五子冷不丁想起他十幾年前曾把屍蟲裹了藏在牆縫中,也不知這會兒是不是成塵土了?便從原處尋找,一找還真找到了,那油紙包原封未動,拆開來一看。屍蟲又枯又癟,幾乎快變成紙片了。

  但蟲肢蟲須似乎仍然栩栩如活,他和兒子好奇心起,拿到面前仔細觀看,卻忘了盜墓的禁忌,活人不得對著死而不化之物呼吸,陽氣相觸,那屍蟲忽然活了起來,一口咬在馬五子的手指上,馬五子頓時口吐白沫全身抽畜,等他兒子把他背回家中,來不及延請醫生救治,便已一命嗚呼了。

  據說後來馬五子的後人就在北京謀生。給琉璃廠的喬二爺做了夥計,這件事是他親口所述,在潘家園和琉璃場這兩大「文玩」集散之地,聽說過的人很多,不過大夥都說這段子是假的,沒幾個人肯信,只當茶餘飯後聽個樂子。

  但我卻覺得這件事比較真實,倘若不是親生經歷過的,絕對說不著「海底眼」,屍蟲、屍蠟都是墓中化物,精通風水變化的人才知其中奧秘,當年在百眼窟裏,我就曾經險些被屍蟲咬死,不過屍蟲有許多種,「蜰虱、食屍蠅」等物皆為此類,所以在「地仙村古墓」附近見到屍蟲並不奇怪,只不知當年馬五子所遇是哪種屍蟲,各種屍蟲習性不同,有得反噬屍體。有的卻吃活物。

  我們眼前這片亂葬洞裏,雖然是蟲鼠聚集,事先卻沒想到漂在湖面的死魚會引來屍蟲啃噬,憑空惹得一場虛驚,這時只見頭上那死魚猛的一抖,大群「食屍蠅」哄然逃散開來,半截腐魚就勢落在漆棺旁的水裏,「嘩啦」一聲濺出一大片水花。

  胖子罵了幾句,揮鏟子撩水,把半空裏沒逃遠的食屍蠅遠遠趕開,他用力不小,帶得身下棺材跟著一陣亂晃。

  孫教授是旱鴨子,最是怕水,頓時嚇得臉上變色,連忙抓住漆棺上的鎖環穩住重心,叫道:「慢點慢點──棺材都要被你搞翻了!」

  胖子一臉鄙夷的回頭說:「瞧您嚇得那副忪樣,肯定是不敢吃餛飩,不過九爺您放心。回頭要是在水面上撞到鬼拉腳,胖爺就拿板刀面來招呼您。」

  我發覺地下湖水流有異,趕緊提醒他們別鬥悶子了,注意前邊有急流,話剛說完,臨時充做「衝鋒舟」的朱漆棺材,便被水流衝擊,已經開始失去了控制。

  胖子望半空裏拋出一枚冷煙火,只見地下積水湖盡頭斜插著一片峭壁,石壁上都是泉眼,分佈得高低錯落,其中兩道大泉泉口處各雕有一尊虯首老龍,有兩條白練似的小型瀑布,從龍頭內倒灌下來,恰似雙龍出水。兩道水龍當中探出一片類似闕台的奇異建築,鏤造著百獸百禽,那些珍禽異獸都不是人間常見之物。充滿了巫邪古國風格的神秘色彩,我心中一動:「這就是烏羊王古墓的墓門?」

  巍峨的城闕下有若干石門洞開,洞壁砌有巨磚,極像是墓中俑道。墓門分做三層,最底部的一排城門,都已被湖水淹沒過半,地下水泄流之勢甚急,漂浮在水面上的漆棺剛一接近,就被湍急的水流卷了進去。

  我深知孫九爺和么妹兒兩人不識水性,萬一就此墜入漆黑陰冷的湖水裏,未必能救得回來,再加上朱漆棺材並非真正的舟船,稍一傾斜就會翻倒,絕不可能指望搭乘棺木順水漂入洞內,便即打聲胡哨,招呼眾人棄船登岸。

  可此刻漆棺被湖面急流帶動,漂流的速度在一瞬間加快,只覺耳畔風聲呼呼掠過,兩口漆棺在水面上打了個轉,互相碰撞著擁入了闕台下的洞口,眾人便想跳水逃脫也為時已晚了,只好把自家性命當做白撿來的一般,硬著頭皮子伏在棺蓋上聽天由命。

  在一片驚呼聲中,朱漆棺槨在墓道中順流而下,向前疾沖了二十余米,在漆黑寬闊的俑道裏,我根本看不清周遭的情形,耳聽前邊水流轟鳴,想來墓道中段常年被水浸泡,已至整體下陷,在中途坍塌出了一片不小的窟窿,水流貫穿了下層墓室,如果被地下湖水連棺帶人一併卷落下去,多半難以活命。

  這念頭一閃,再也不敢遲疑,招呼孫九爺和么妹兒,讓他們做好準備從棺上跳下水來,此時我身後的Shirley楊早將「飛虎爪投出,掛在了墓道頂部的券石上,她在身後將我攔腰抱住,二人腳下一松,那口壓葬的漆棺,立時被水流捲進了漆黑的墓道深處。

  墓道中的地下水深可沒腰,我和Shirley楊有「飛虎爪」固定重心,把一隻手摳在墓磚縫隙裏,急忙再回身去拽孫教授。

  這時另一口漆棺正從身邊漂過。不料在湧動的水流來勢太疾,我一把抓了個空。那三人也不及伸出手來,伏在漆棺上從我面前倏然掠過,我和Shirley楊齊聲叫個糟糕,話音未落。他們三人就已隨急流落入了墓道中部塌陷的窟窿裏。

  我眼前一黑,心想這回多半是折了,忙大喊胖子等人的名字,耳中只聞水聲轟響,即便有人回答也都被遮蓋了,心中慌了一回,隨即凝定下來,知道此刻著急上火也沒任何意義,只有趕緊下去尋找生還者。

  我舉著手電筒看了看周圍的地形,推測地下湖前的墓門,已進了「移山巫陵王」陵墓的槨殿,主殿槨室都在這片地下建築內部,整座古墓採取主從疊壓的形勢構築。在分為三層槨殿門前,應該還有一條封閉的嵌石墓道,我們是從那條墓道下的亂葬洞中進入,直接「登堂入室」了,但這裏卻沒有任何「地仙村」的蹤跡。

  眼下搜救同伴是當務之急,暫且顧不上「地仙村古墓」藏在什麼地方了,我和Shirley楊攀著墓牆涉水向前,見墓道兩側設有若干側室,大小各異的洞室裏空空如也。只留下墓牆上的一塊塊殘缺不全的壁畫,眼中所睹,儘是一派被大群盜墓賊發掠過後的荒寂景象,古墓內部俑道交錯,縱向的墓道多有塌陷之處,這種情況也是主從疊壓式陵墓的一個很大缺陷,所以唐代以後不再採用疊壓佈局。

  由於墓道中水流太急,無法立足。我們只好從側室中繞行過去,好不容易才從另一側到得墓道中段的塌陷處,地面磚泥混雜,露出一個直徑數米的落水洞,怎麼看都像是幾百年前的一條盜洞倒塌形成,可能是觀山太保從地底打盜洞繞過墓牆倒斗,其後盜洞逐漸坍塌浸水所至。

  盜洞下還有另外一層墓室,內部磚倒牆傾,混亂不堪。我向下一張,只見底層墓室中黑水半淹,古墓底層土壤並不堅密,灌下去的地下水都滲入了地底。忽見墓室角落的水面上光束晃動,我定睛一看,原來是胖子正在那打著手電筒東張西望。

  我見他無事,才把懸著的心放下一半,朝他叫道:「王司令,你沒事吧?孫九爺和么妹兒在哪?」但落水聲極為嘈雜,我自己都聽不到自己在說些什麼。看看下方墓室積水很深,就尋個水流不急的地方,同Shirley楊一前一後攀著「飛虎爪」垂了下去。

  我摸到胖子身邊,見他摔得七昏八素,身上磕破了幾塊,但頭上有登山頭盔,肩肘膝蓋都著有皮制護具,落在水裏沒什麼大礙,便又將先前的話問了一遍。

  胖子使勁搖了搖腦袋,說道:?「他媽的,怎麼眼前全是金星子?剛才墓道裏水流太急了,胖爺我本打算從棺材上跳下來。可孫九爺那老東西怕水,幾乎嚇尿褲了,拽了我死活不撒手,結果讓他這麼一拽,差點害得胖爺把腦袋撞回腔子裏,么妹兒和九爺這倆旱鴨子──好像掉在水裏也沒敢鬆開棺材,要是沒在這間墓室裏,那就──肯定跟著漆棺漂到附近的墓道裏去了。」

  我看到胖子沒事,估計孫九爺和么妹兒也不會出太大意外。不過我感覺這座古墓內部似乎不太對勁,空空蕩蕩的陰冷中投著難以名狀的詭異氣氛。眼下必須儘快找到其餘的人,以免會有不測發生。

  積水的墓室中四面都有門洞,其中有面墓牆上繪著一片古怪的壁畫,是個面無表情的肥胖婦人,手捧一個嬰兒拳頭大小的枯瘦老者。匆忙間也難以琢磨壁畫中描繪的是什麼傳說,只是覺得格外妖異,無意中瞥上一眼就讓人渾身都不舒服,不得不儘量把視線避開。

  在有壁畫的墓牆上,有一道最大的拱形墓門赫然洞開。一米來深的積水向門內緩緩湧動,漆棺落水後,極有可能順勢漂進門後的墓道之中,因為周圍的另外幾個缺口,都比較狹窄。我們在墓室門前喊了幾聲,見半晌無人應答,便把頭盔上的射燈打亮,各自摸出防身器械,趟著水摸了進去。

  墓道裏常年浸水,磚牆上有明顯的水線,生滿了墨綠色的厚苔,黑暗的空氣中濕氣陰鬱,照明射燈的能見度低得不能再低,離開了落水洞向前走了很遠,仍然不見墓道盡頭。

  疊壓式古墓獨特的結構和風水地脈,使得古墓裏的聲音只能隨地氣自下而上傳導。置身漆黑陰冷的墓道中,已完全聽不到背後墓室落水洞裏的聲音了,只聞水流泊泊輕響,周圍更是驚得嚇人,我擔心孫九爺的安危,心中不免有些焦躁,正要再次開口呼喊失蹤者的名字,忽見距頭頂近一米高處的墓道頂上,又有一面斑剝殘缺的壁畫,與墓室中的風格類似,描繪一個神態如同木雕泥塑般的婦人,張開櫻桃小口吐出舌頭,她那條鮮紅的舌頭上盤腿坐著一個老者,那老者神貌似鬼如魅,只不過身形小如胡桃。

  在苔痕污水遍佈的墓道裏,這幅壁畫顯得格外兀突,我冷眼看個正著,心中著實吃了一驚,走在頭裏的胖子也說:「老胡,我瞧這壁畫怎麼如此眼熟,本司令要是沒記錯的話,咱們好像在陝西龍嶺見過,你當時還說只有唐朝才有這麼肥胖的地主婆子──」

  我深有同感。點了點頭,腳下不停,邊走邊問身旁的Shirley楊,是不是覺得壁畫很是邪門?怎麼看都像是唐代的貴婦。

  Shirley楊說:「是很邪,壁畫色彩如新,看那婦人衣飾神態應該是唐人,而她舌上的老者簡直──簡直像是惡魔。」

  Shirley楊說,這些壁畫都應該是唐代之物,顯得與「烏羊王古墓」的歷史背景格格不入,想必是地仙封師古從別的古塚裏盜發所獲,卻不知故意將它們藏在古墓最底層意欲何為?要提防這段墓道裏有「陷阱」。

  我聽Shirley楊提及壁畫中所繪如同「惡魔」,不覺心下惕然,雖然這個西方化的稱呼在我腦海中沒有具體形象,可竟然覺得這個詞用來形容唐代貴婦舌尖上的「老頭」,是再合適不過了,那乾瘦精小的老者兩耳尖豎,面目可憎,活象是從十八層地獄裏爬出來的厲鬼。

巫峽棺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