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峽棺山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十九章 鬼音



  孫教授說:「現在不是胡說八道窮開心的時候,古墓怎麼可能會有答錄機?」胖子趁機說:「這是胡八一同志源于缺乏知識、迷信、癡心妄想,而產生的原始奇思怪論、簡直是難以形容的幼稚想像,誰相信誰就是徹頭徹尾的神經病。」

  我說古墓裏怎麼就不能有「收錄機」?在工兵部隊的時候,聽一位地礦專家說,在深山的洞窟裏有種特殊岩層,這類岩層中含有什麼「四氧化三鐵」還是什麼「三氧化四鐵」,它產生的磁場,可以成為自然界的答錄機,晴天白日聽見山谷裏雷聲滾滾,就是這種現象作怪,我估計棺材裏可能藏有這種特殊物質製成的「明器」。

  胖子不知我說的是真是假,一時語塞,找不到話來反駁,只說:「要真有那種古代答錄機,可值老鼻子錢了──」

  我見那棺材裏的女人哭腔始終不停,著實教人心裏發毛,就招呼胖子一併上前,想拔掉「命蓋」看個究竟,我們點了根蠟燭就要動手,但走到近處仔細一聽,我才發現那奇怪的聲音,不是從棺材裏發出的,而是來源於棺下的墓磚深處。

  剛把朱漆棺材挪開,那縹緲的「鬼音」隨即中止,空虛的鬼腔似乎從風中而來又隨風而去,沒在空氣中留下一絲蹤跡。我和胖子趴在地上聽了半天,始終找不到來源了。墓磚厚重堅固,連撬開幾塊翻看,地下都只有積水浸泡的淤泥。

  Shirley楊說:「老胡你們別忙活了,那鬼音倏忽來去很不尋常,我想不會是存留在特殊岩層中的聲音,眼下還是先找地仙村古墓要緊。」

  孫教授也說:「此話在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這座古墓的地宮被盜發了幾百年了。如今什麼也沒留下,想找到地仙村恐怕還不知要費多大力氣,對了──壓葬的棺材底下刻了什麼字?是不是觀山指迷賦?」

  地仙封師古自認是得道的仙家,所以他的陵墓與常人不同,尋常的墓葬都是希望永久性封閉,讓外人永遠見不到墓中之物,可封師古的地仙墓,卻是要度化眾生得道的去處,他曾留下「觀山指迷賦」一篇。除了封氏後代,那些一心求仙的信徒也可依照指引進入古墓,不明底細的外人想進墓中盜寶,卻難於登天。

  根據在「棺材峽」的種種遭遇來判斷,我們所掌握的「觀山指迷賦」,只有當年封團長親口告訴孫九爺的那段是真,而其餘所見半真半假,往往都是將人引入絕路的陷阱,所以我一度認為,既然無法判斷「觀山指迷賦」的真假,還不如依靠自己的經驗,不去被那些故弄玄虛的提示誤導。

  但在以「觀山神筆」畫出墓門之後,我們才知道以往的經驗和見識,在「地仙村古墓」裏基本上是不起作用了,難怪當年搬山卸嶺的魁首,都稱「大明觀山太保所做的勾當,連神仙也猜他不到」,我如今卻想說:「觀山太保所做的勾當,只有瘋子才能理解。」

  此刻進了空無一物的「移山廣德王古墓」,雖然墓室空空如也,但那些莫名其妙的東西卻層出不窮,我們的裝備和精力,都不允許我們盲目地搜索整個地宮,「歸墟卦鏡」似乎還可以再使用一兩回,不過一旦鏡中海氣散盡,我就徹底無牌可出了,事到如今,只好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觀山指迷賦」的玄機之中。

  我把這個設想同眾人一說,Shirley楊和孫教授等人全都點頭同意,但前提是壓葬的朱漆棺材底部,陰刻的字跡是真正的「觀山指迷賦」。當下眾人便合力翻轉棺木,將棺底污泥髒水抹去,仔細辨認那些字跡。

  一看之下,兩口漆棺完全一樣,底部都刻有「物女不祥,壓葬而藏;南斗墓室,照壁降仙;燭屍滅燈,鬼音指迷」之語。

  明代的漆棺,都是以「壓藏」的形式埋在亂葬洞中,僅被我們發現的就有七八口這樣的棺木,按葬制應該是「俘虜、刑徒、奴卑」之人的屍骨,但我好像從來沒聽說「物女」是什麼,就對孫教授說:「九爺您是老元良了,在您面前我們不敢亂說,可知道這所謂的物女是什麼人?棺底這些文字是不是就是觀山指迷賦?」

  孫九爺雖然氣量偏窄,對「虛名」執著得近乎病態,但他研究龍骨天書,不僅把那如山似海的史料經書翻了個遍,又利用收集甲骨的機會,深入山區鄉下,在田間地頭撿過無數「舌漏」,要真論起雜學來,還真沒見有誰及得上他。

  孫教授果然知道「物女」的來歷,他說在中原地區,舊時流行各種請神降仙的事情,降下來的仙五花八門,什麼乩仙、狐仙亂七八糟地,九成九都是神棍故弄玄虛,專門唬騙愚婦的,不過信的人還真多。

  很多年前,在孫教授年輕的時候,就親自碰上過一回,當時還沒解放,天下大旱,有個陝西老頭自稱能請龍王爺上身,只要善男信女們肯出錢,保管三日內普降甘霖,為了讓老百姓相信他真有能耐請來東海龍王爺,就吞符念咒,一會兒的功夫就翻白眼吐白沫,口中念念有詞,聲稱自己是東海龍王遨廣,有誰問他什麼,無不對答如流,一時信者雲集,爭相跑拜。

  當時孫教授看個滿眼,開始也不由得不信了,可後來一琢磨不對味兒,哪不對?龍王爺的口音不對,一嘴的陝西方言,東海龍王怎麼可能說陝西話呢?肯定是那神棍不會說「官話」,雖然裝模作樣充得煞有介事,卻改不了他從老家帶出來的一嘴鄉音。

  後來也見過許多類似請神的伎倆,可孫教授再也不肯信了,但凡天下的事,最最怕人冷眼相看,所以才說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真到解放後從事古文字研究工作,深入民間收集整理文物的機會多了,才聽說這請神降仙的風俗,是打「漢武帝」那裏流傳下來的。

  據說漢武帝死了個心愛的妃子,使得他茶飯不思,有「異士」稱可以請那妃子從陰間前來相見,便設一白帳,帳後架起燈燭,請武帝王在其中,不多時那妃子的身影便浮現在白帳幕上,音容笑貌一如往日,漢武帝大悅,重賞了那名術士,這就是請仙降仙的起源,後來演變為燈影戲,表演者大多擅長「口技」,能夠「一口唱出千古事,兩手控得百萬兵」,可也常有江湖術士以此道愚弄百姓騙取民財的。

  所以「降仙」之事,在中國少說也有兩千多年的古老歷史了,世上的事,有了真的就有假的,除了神棍之外,也常聽人說真有些靈異顯現的,容不得人不信,想請真仙,就得有按宣引聖的器物,所謂「物女」就是女屍,不過並非普通的女屍,生前是專門降仙附體的「師娘」,這種女人由於經常被「仙、妖、鬼、魅」之屬上身,所以被視為通靈之體,不是善物,所以不能按正常葬制入土為安,否則其屍會被妖物所憑害人性命,但請真仙動大咒的時候,必先焚化她們的屍體,作為降仙前的燈引,在陝西秦嶺和巴山蜀水間確實曾有這種習俗,只不過孫教授沒親眼見過,不敢說是真是假。

  孫教授又說「觀山指迷賦」的內文,半通非通,不文不俗,涵蓋著數術五行,以及許多民間傳說一類的歷史典故,一般的凡夫俗子,又怎知曉這些事情?多半連聽也未曾聽過,那些求真之輩想進地仙古墓,就必須解開這些暗示之謎,一路上免不了穿危涉險,歷經種種生死考驗,可是要不硬著頭皮去破解「觀山指迷賦」,難道就此無功而返不成?這半年的努力可都付諸東流了,乾脆就繼續冒險做到底,那句「燭屍滅燈」,肯定是讓人燒了「物女」的僵屍,不如依法施為,引得古墓裏的「鬼音」出來,聽聽那仙人如何指點迷津。但「南斗墓室」又是在哪裡?孫教授就猜想不出了。

  我說「南斗墓室」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古墓內的諸間墓室,如果是按星圖佈置,要取上北下南之理,最底層的這間墓室就是南斗之耀,是用來藏納陪葬刀劍兵刃的所在。而且咱們都聽到墓中「鬼音」就是從此傳出。墓室四周的牆上還嵌著石塊代表星圖,這是無須多疑了。

  心想這事有點懸,不過照前例來看,「觀山指米賦」中的暗示,往往不可以正常思路揣摩。沒有親眼見到之前,很難預先作出判斷,也無法辨別暗示的真假,一旦照此做了,說不定會惹出什麼大禍來亦未可知。

  我咬了咬牙,暗想那點蠟燭的勾當,歷來是「摸金校尉」本等的勾當,有我們這五個在此,怕它怎地?而且我也十分好奇,難道下了引子,當真就能降下仙來?墓牆裏飄忽不定的「鬼音」又是怎麼回事?

  我橫下心來,當即將那口被撞破了的漆棺命蓋揭去,裏面的女屍並不是平躺側臥,而且果然是穿著明代服飾。據孫九爺說衣服是「比甲」,那是明代無袖女裝,套在長衣之外,也是馬甲的前身。內襯「水田服」,又名「水田衣」,是明代女子流行的雜色拼織服飾,腳穿的是「弓鞋」,因為明代婦女多纏足,弓鞋赤纏足女子所穿之鞋,形似弓,有底。不纏足的婦女也有仿製類似款式的木底鞋。

  我並沒有仔細去聽孫九爺滔滔不絕的歷史考證,因為棺材裏的情形已經吸引了我的大部分注意力。只見那棺中女屍張著口瞪著目,面容都已扭曲了,棺蓋內側都是被縱橫的痕跡,上面還有烏黑乾涸的血跡,想來是生前被活活釘在棺材裏,至今一見,仍可想像其狀之慘,竟被充做了在古墓中尋道之徒降仙請神用的「油燈」。

  Shirley楊見女屍腰上掛了一面銅牌,牌上有「觀山師娘」四字,不禁嘆了口氣,對我說道,這些「物女師娘」,皆是明代衣飾,又隨身帶有腰牌為憑,應該都是地仙封師古的同夥,她們大概死到臨頭才知道被封師古當成了殉葬品,這麼殘忍的事情哪裡會是仙家所為?實是墜了邪門歪道。在中國的傳統文化中,「仙」與「妖」雖是有雲泥之別,其實只有一線之差,進一步是仙,退一步就是妖了。

  胖子看那女屍身上首飾不少,便想要摸師娘兩件東西當作「小紀念品」,孫九爺攔下他說:「大事當前,別想著發邪財了,按古代方術的伎倆,屍體身上的衣服首飾裏,可能藏有梵煙香蠟一類的藥物,一同點燃才會引地鬼音出現,否則燒普通的屍體就能請仙了,可別因小失大。」

  胖子正色說:「誰想著發歪財了?胖爺我這不是想給她歸攏歸攏嗎,您說這師娘老嫂子招您惹您了,您為了一點私心,就非要點火燒了人家?還不允許胖爺幫她整理遺容?舊社會軍閥土匪橫行霸道壓迫人民,可他們也沒您這麼不講理的──」

  孫教授知道跟胖子這種人沒理可講,趕緊抽身而退,連說:「算我沒說,算我剛才沒說還不行嗎?你就快點火吧。」

  這時我見么妹兒顯得有些心虛,知她從沒做過這種勾當,難免心裏發慌,就同胖子把女屍體擺在墓室當中,我拿著打火機準備點火,動手前先對胖子使了個眼色,讓他對那女屍交代了幾句,其實都是讓活人安心的說辭,胖子也不推辭,聲情並貌地對著那女屍說道:「老師啊老師,我們敬愛的老師,我們知道你的靈魂早就進入了天堂,可是──可是──可是在這個冷酷而又殘忍的現實世界中,我們還離不開你,需要你的肉體來照亮黑暗尋找光明,為了追尋光明的春天,我們的鞋底都已磨穿──」

  我見胖子說得嘴滑,竟把師娘稱為了老師,而且說得內容也不太靠譜,當下就不讓他再接著抒情了,伸手點了火頭,那具屍體的衣服乾枯如蠟帛,遇火便燃,火勢立刻「劈劈叭叭」地燒了起來。

巫峽棺山 - 目錄